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成被流放的八歲小姑娘
穿成被流放的八歲小姑娘 連載中

穿成被流放的八歲小姑娘

來源:asp1 作者:晴善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傅心宇 傅心慈 穿越重生

傅心慈是一名空間異能者,某次執行任務的時候,竟被人偷襲,臨死前才發現對自己下黑手展開

《穿成被流放的八歲小姑娘》章節試讀:

第2章 孟慶平的過往


說起來原因很狗血,原身的祖父孟慶平是孟國公府老一輩庶出的二老爺,自小就被嫡母和嫡兄聯手打壓。
孟慶平也是個心中有溝壑的,他卧薪嘗膽在國公府隱忍了二十年,憑藉著自己的真才實學考中了進士,所謂一鳴驚人。
只是哪怕他滿腹經綸,很有真才實學,卻在嫡兄的壓制下,只能在一個偏遠的小縣城裡,謀了一個七品縣令的職位。
孟慶平沒有氣餒,也沒有怨天尤人,對他來說,能光明正大的走出國公府就好了。
收拾了簡單的行李,帶着一名他姨娘留給他的老僕人就去赴任了,從此再也沒有回過孟國公府。
孟慶平在自己管轄的小縣城裡,很快就遇到了自己心儀的姑娘,姑娘姓傅,是一家小飯館老闆的獨生女。
他和心儀的姑娘,說了自己所有的故事,姑娘心疼之餘,他們很快就成親了。
二人成親之後,可謂是恩愛有加,舉案齊眉,他也終於感受到了家的溫暖。
平靜溫馨的日子一天天的過下去,就算兒子出生,他也沒有忘記國公府的滔天權勢。
居安思危,他為了自己的兒孫不在受嫡兄的壓制,執意讓唯一的兒子從了母姓,為此樂壞了以為自家要斷了香火的岳父和岳母。
時光荏苒,白雲蒼狗。
顯然,他的擔心不是空穴來風,哪怕他每三年的考績都是優秀,小縣城被他治理的井井有條。
可是在嫡兄的壓制下,一直沒有升遷過,也沒有調任過。
他在這個小縣城裡,一待就是二十多年。
孟慶平熟悉這裡的每一條街道,小縣城裡的居民也喜歡這位平易近人的父母官。
休沐的時候他會帶着妻兒下田干農活,沒事的時候還會悠哉悠哉的坐在衚衕口的條石上,同那些上了年紀的老頭老太太們聊聊家常。
他以為自己要在這座不起眼的小縣城裡待到致仕,就讓兒子把城外岳父岳母留下的老院子修葺一新,又置辦了三十畝田地,準備這三年任滿後致仕。
以後一家人,就可以安安穩穩的,過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園生活。
只是天有不測風雲,今年的破事好像特別多,暮春時節的一場大雨下了一天一夜,縣城上游的堤壩岌岌可危。
兒子孝順,見他年邁就主動代他去監工修繕堤壩,兒媳婦為了方便照顧自家夫君的日常起居,也跟着去了。
幾日後,堤壩是保住了,可是小兩口卻下落不明。
他抱着孫子孫女兒,老淚縱橫。
老妻因為傷心過度,丟下他和兩個孩子就這樣撒手了。
他三天湯水未進,抱着老妻的棺木痛哭失聲。
他當時也想隨老妻去了,可是看着懂事的大孫女兒和懵懂的小孫子,這都是他的心肝呀,就咬牙挺過來了。
可是誰會想到,更糟心的還在後頭。
現任孟國公,也就是他那位嫡兄,貪贓枉法,草菅人命,被當今聖上查明之後,褫奪了爵位家產充公。
直系親眷十五歲以上的男丁待秋後問斬,孟氏其他族人無論男女老少全部發配遼東。
人人艷羨的孟國公府,一夕之間倒塌了,苦主們是拍手稱快,有那些膽子大的,甚至結伴拿着爆竹到孟國公府正門口去燃放,惹的附近人家都出來觀看。
至於孟慶平這位一直被國公府打壓的孟二老爺,國公府的光是一天沒藉著,卻受他們連累成了階下囚。
在他心灰意冷之際,他轄下的那些百姓,萬民請願,押送他們祖孫的囚車與萬民傘一起送至京城。
這奇怪的場面,是絕無僅有的。
不僅讓路途上的百姓長了見識,也讓京城裡的官員刮目相看。
這一路上鬧的動靜太大,當今聖上看見萬民傘的時候,差點兒被氣抽了。
誰能想到從根子爛到底的孟家竟然出了一個清官好官,卻被壓制在一個小縣城裡待了二十多年。
這是他這個做皇上的失察?
還是金鑾殿上這些官員的失職?
盛怒之下,面有愧色的當今聖上,就更加痛恨原孟國公了,恨不得現在就把他拉出去就地正法。
孟家的死對頭趁機上奏:聖上乃真龍天子,金口玉言哪能朝令夕改。
該流放,還得流放。
他們好不容易才把孟國公府踩死,豈能因為孟慶平這個變故讓孟家死灰復燃。
所以,哪怕他們明知道孟慶平是個好官,還是要他同孟氏族人一同去遼東。
只是,他們也怕這樣的行為給自己留下罵名,被世人詬病,公文里有提及,孟慶平祖孫三人是隨着族人一起遷徙,到了遼東也是以平民的身份落戶。
瞧瞧,多麼冠冕堂皇的借口。
流放出京城的那一日,國公府里的那些女眷和族人們是怨聲載道,哭哭啼啼的在原地轉圈圈就是不肯往前走。
那架勢就好像,他們不走就能留下似的,一個多時辰過去了,還在城門口磨嘰。
尤其是國公府那位已經年滿十歲的嫡幼孫,長的人高馬大的,卻不肯走路,非要官差給他雇輛馬車才肯前行。
氣的押解的官差狠狠甩了他兩鞭子,抽的他嗷嗷叫喚,才肯老實的跟着上路了。
孟慶平面上卻沒有任何錶情,他默默的牽着孫子和孫女兒的小手,義無反顧的順着官道向前走。
終於押解上路了,這些官差們也知道孟慶平的事情,對他欽佩的同時,也替他惋惜。
可聖命難違,除了惋惜,他們什麼都做不了。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孟慶平不屬於流放,就不用和孟氏族人拴在一起。
這樣祖孫三人自在多了,就是吃的,也比那些流放的族人好上一些,這一點讓那些孟氏族人很難接受。
憑什麼呀!
同樣都是姓孟的,待遇咋能差那麼多?
只是說來有些意味深長,這些孟氏族人,無論是平輩的,還是晚輩,同孟慶平都不熟。
就是國公府里那位孟慶平同父異母的庶弟,因孟慶平離開時尚在年幼,對他也沒有任何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