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夫君為我撐腰
夫君為我撐腰 連載中

夫君為我撐腰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夜之星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夜之星言 現代言情 肖梓潼

我一直在做一個夢,致使我這幾天一直睡不好覺,而且還總會遇到奇怪的事情!事情還從那幾天說起
  小時候我總能看見奇奇怪怪的東西,大家都視我為異類
展開

《夫君為我撐腰》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奇怪的事


。  我一直在做一個夢,致使我這幾天一直睡不好覺,而且還總會遇到奇怪的事情!事情還從那幾天說起。

小時候我總能看見奇奇怪怪的東西,大家都視我為異類。

直到父母車禍雙亡後,弟弟就是我唯一的親人!弟弟卻查出ⅩX病後,正在讀Z大的我宛如晴天霹力。我讀大學一直在靠自己的勤工儉學,弟弟學費靠父母死亡賠償費用,但費用一直在舅父手裡,弟弟也一直跟着舅父。後面我才知道,舅父一直對弟弟不好,一直剋扣費用,致使弟弟吃的東西不如一頭豬,穿着不如乞丐。可弟弟從來不告訴我這些,直到弟弟快住院,舅父把弟弟趕了出去。

我記得這一家人嘴臉,爸爸媽媽死去前只要他們不怕花,報應遲早會來的。所以任淺淺你不可以倒下,你要堅強!你要給弟弟治好病!我開始逃學,開始從一份工作換成三份工作。

直到一天我上廁所時在廁所上看到一則小廣告,

「只要和結一次婚,報酬一百萬。註:必須是7月15日晚上12點出生。電話:………………」

廁所門上時常都會有這些小廣告,要麼是什麼上門服務,要麼是開鎖什麼的……已經是見怪不怪了。而我見到這條小廣告時,盯了一會兒…居然鬼使神差打了電話,因為我正好是7月15日晚上12時出生的,或許是一百萬真能救我弟弟吧!如果是騙子我反正也沒什麼錢可以騙的,不如賭一賭!

是的,我賭贏了。

當我打通電話,通知來到一所名叫肖府的大院時。一名身着灰色長袍長滿鄒紋,躬着背的老者早已站在大門等候禮貌作出請的手勢,像古裝劇里的管家一樣。

我一驚。

「請問是任淺淺小姐嗎?」

我點點頭:「是的,您好。」

老者微微一笑,臉像菊花一般:「我是肖家的管事,肖厲。任小姐,你可以叫我肖主事。」

「肖主事,您好。」我禮貌道。

「任小姐,請您把手機給我。我們宅子不能拍照的,你放心我不會害你的。」肖主事和藹道。

我:「……」

這不會是傳銷吧?!我心中有些打退堂鼓,可一想到病床上弟弟……還是默默將手機交了出去。

「請隨我來。」肖主事拿着我的手機,淡淡道。

我跟在肖主事身後,進入了肖府。但我還是被震撼到了!

院子呈口字,門堂上二旁邊種着二株桂花樹,桂花樹前有一口天井,井中的水清澈見底可見水中紅色鯉魚游擺,旁邊還有縮小版的假山。天井旁四周鋪的全是碎玉石,走道上都擺放着蘭草。

四周長廊都刻着精美的浮雕,彷彿進入了古人名貴人的家裡。我很難想像,在這繁華的城市裡居然還藏有這麼安靜的院子。或許這是真正有錢人住的地方吧,像什麼別墅實在太庸俗了。

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房子,除了在電視里或在書中。眼光總收不住,我微微停下步子。

在對面長廊上,身穿玄服的人披着長長頭髮背靠柱子手裡拿着書籍,十分認真在看。

。。。。

肖主事見我沒跟上輕輕咳了二聲:「任小姐?」

「啊?」我盯了一會兒,立馬回神。可能玄服人聽到我二人聲音,他將頭偏了過來看了過來。

我的心像漏了一拍,天啦!怎麼有這麼好看的男人!連我這個女人都不如!簡直沒有天理。

「任小姐?」肖主事語氣中有些不快。

我急忙收回目光,跟上肖主事。再用餘光看去,人不見了?

我正想好奇問肖主事那人是誰?

「任小姐,別怪我沒有告訴你。在肖府里千萬別和任何人說話,別人叫你也別答應。除了我安排的人外,望任小姐謹記。」肖主事告誡我。

「為什麼?」我好奇問道。

肖主事眯眼:「沒太多為什麼,主要不想任小姐出什麼意外。」

我索性閉嘴不再多問。

自稱肖主事帶我穿過長廊,帶我來到一個包廂。包廂門外早有身着一紅一綠衣服二個丫頭在早早等候,她倆向肖主事行禮後,又向我行禮。我見裝扮一個古人比古人還要古人!有點接受不了,我瞧那二丫頭面色蒼白宛如一個吸血鬼看着我全身都開始發毛。

「任小姐,這個身着紅衣的叫紅衣,身着綠衣的叫翠花。」肖主事介紹道:「現在任小姐就是你倆主人,好好伺候。」

我心裏不斷吐槽,我又不是什麼正宮娘娘,還什麼伺候不伺候的……在這21世紀是有多扭別啊!再說我可是三好青年,才不會剝削人民了。

「任小姐請您再跟我來一個地方。」肖主事像請求我一樣。

「行。」這麼大房子,你老人家帶我去哪兒都沒問題,我自己走?迷路怎麼辦?況且我就為那一百萬而來的,搞得好像我是一個尊貴主人一樣。

左拐右拐的,這個大房子除了安靜以外就是安靜,連蟲鳴都聽不到。

「肖氏祠堂」

牌匾上寫着金燦燦的四個大字,彷彿要亮瞎我的狗眼。木門上掛了一把巨大的銅鎖,肖主事上前毫不吹灰之力將銅鎖打開。也不知從哪兒吹的一陣風,我背脊一涼。

木門緩緩的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木門開了。映入我眼前的是一塊又一塊的靈位牌匾及數不清的長明燈!最矚目是在所有靈位牌匾前擺放着一個黑色的長棺材,在棺材上方單獨點着一盞長明燈。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在棺材上長明燈陰影中我看見剛才那長廊玄服男子坐在上面還在看書,他好像知道我在看他,他回頭微微一笑。我揉了揉眼睛並沒有什麼東西。難道真的是我工作太過勞累了,導致自己眼花了嗎?

肖主事又朝我做出請的手勢,我咬了咬牙!管他丫的,為了一百萬!值了!

一進門便聞到重重的燒香氣味,十分刺鼻。但我強忍着這種不舒服的感覺,畢竟這可是別人祖先的祠堂,找死還是要看日子的,我可沒有這麼蠢。

「任小姐,冒犯一下。請你伸出一個手指。」肖主事像命令又像請求我一樣,我沒有拒絕,也沒有去問為什麼。因為……要害你早就死了,何必這麼拐彎抹角?

陰暗中頓時走出一名侍女手端銀盤,上面還托着一隻銀碗和銀針及一株點明蠟燭。

卧槽!我差點脫口而出,但還是強忍着了。因為這簡直就是大變活人,挑戰心臟啊!也不知這侍女從那兒冒出來的,剛剛進來明明祠堂是上鎖了的,而且也沒帶侍女……突兀就出現了誰受得了啊?難道這世界上真有鬼?

我盯着這侍女,發現也沒什麼異樣。於是,我伸出自己一個手指,我大許知道是幹什麼的了。

。。。

「任小姐,多有冒犯了。」肖主事拿起銀針在蠟燭上烤了烤,頓會兒往我手上一紮。我微微鄒眉手指上血就像琥珀一樣一滴滴滾落在銀碗中。

大約有一小碗底血後。

「可以了,任小姐。」聽到肖主事的發話,我立馬將流血的手指含入口中,以免在次流血。

肖主事端起銀碗,轉身朝那口漆黑的棺材走走。然後將銀碗中的血倒入棺材上的長明燈,燈盛中。我不可思議看着這一舉動,接下來發生的事或許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長明燈燭火原本是明黃色的,在倒入我的血後,長明燈從明黃色開始慢慢地變為血紅色,血紅燭光與身後長明燈顯得格格不入,更加妖異。

「大人,這次您終於滿意了嗎?」肖主事有些激動。

我一愣,大人?難道我就是被人賣了還在幫人數錢?我想走了,可那一百萬!有些猶豫不決。

「呼~」棺材上的殷紅的長明燈突然熄滅,緊接着供那些祠堂的長明燈也全都熄滅了。祠堂陷入一半光明,一半陰暗。

嘎吱……嘎吱……門居然自動關了!

「肖主事!」我大叫道,心裏開始發毛!真的被人賣了!

無人應我。

「肖主事!……」我在叫道,不死心朝門口走去,儘管門已關,我用力扯,任抱有一絲希望。

我慌了,不知為何祠堂此時徹底陷入了昏暗,我本來就有些近視,難道這真進了狼窩,我這花季的二十幾年啊可不想栽到這裡,我還沒上王者,還沒和江南狗賊和影……更重要的是弟弟還在等我回去,不能沒有我!

我越想越後怕一邊摸索一邊磕磕碰碰。

「彭!」好像撞到什麼硬的東西,緊接着一陣寒氣讓找直打哆嗦。

腰間一緊。

卧槽!色狼!

我掙扎,但他握的越緊,絲毫不給我機會掙脫。

是的,一隻寬大的手緊緊摟着我的腰,我的臉此時緊貼着他的胸膛間。但,我很冷!我老臉此時紅的像紅蘋果一樣!等等!在這人身上我聽不見任何心跳!

我開始恐懼,全身發抖。

「呵,你在害怕嗎?」他開口道,聲音和他體溫一樣冷。

「你是孤的妻,一輩都是。」他將我身子一傾,府下身子。

我更加慌了:「你是什麼髒東西!」

「那種髒東西?」他一頓「孤的妻居然把孤和這種低級生物和孤做比較。」

《夫君為我撐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