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覺醒當世最強系統:卻要諸天逃亡
覺醒當世最強系統:卻要諸天逃亡 連載中

覺醒當世最強系統:卻要諸天逃亡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冰鎮涼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厭塵 秦雪兒 都市小說

明明覺醒的是當世最強系統,卻被迫要諸天逃亡
「系統,你不是說我是當世最強嗎?」 「嘀,她不屬於這個世界
」 「嘀,準備開啟諸天逃亡
」 (熱血)(多女主)(黑化)(搞笑)展開

《覺醒當世最強系統:卻要諸天逃亡》章節試讀:

第3章 很弱很弱的哥哥


想像中的悲劇沒有發生。

秦厭塵推開房間門後,發現一名銀髮少女正背對着他,打量着四周。

秦厭塵的房間布局很簡單,一張床,一張電腦桌以及一台電腦,外加一個衣櫃和書櫃。

「雪兒?」

看到銀髮,秦厭塵微微皺眉,試探性的叫了一聲。

銀髮少女轉過身的那一刻。

秦厭塵似乎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在震顫中發出一聲失控的吶喊。

秦雪兒身着藍色淡雅雪紡拼接的連衣裙。

柔軟玉臂以及光滑的小腿如軟白玉般裸露在外,冰肌似雪,彷彿輕輕一捏能捏出水似的。

挺俏的瓊鼻,嬌嫩的唇瓣散發著迷人的光澤,似花瓣,若珍珠,讓人情不自禁地想去品嘗。

銀白色的髮絲如流水一般順肩而下,直達腰間,黑色長長的睫毛下,如同水晶般湛藍的瞳孔清澈而又靈動。

一如秦厭塵盯着她目不轉睛,秦雪兒也在靜靜地打量着秦厭塵。

一時間二人皆是無言。

秦厭塵心中翻起滔天大浪。

翻遍所有詞典,也找不出任何的語言去形容秦厭塵此刻的心情。

面前的少女...是他近十年未見的妹妹秦雪兒?

秦厭塵嘴唇動了動。

明明就這麼近距離的看着身前,身為自己妹妹的秦雪兒。

秦厭塵心中卻依舊盤踞着一種深深的虛幻感。

因為秦厭塵的潛意識裡,根本不敢相信世界上竟會存在着如此完美無瑕,美絕人寰的容顏。

要知道,蘇墨瞳是碧海高中歷代校花第一,縱然放在雙子市,也幾乎沒有女子可與之比擬。

但秦厭塵最初面對蘇墨瞳時,也僅僅是短暫失神。

而看到秦雪兒容顏時,秦厭塵感覺到自己的靈魂都被重重的敲擊。

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因為一個人的容顏,產生如此強烈不堪的心靈動蕩。

而那人還是自己異父異母,曾經跟自己一起生活了八年的妹妹。

不過。

秦厭塵咬了咬舌尖,疑惑的皺起眉毛,目光停留在了秦雪兒的銀髮上。

不對勁啊。

記憶中雪兒髮絲的顏色就是黑色啊,現在怎麼變成了耀眼的銀白?

眸子確實是跟小時候記憶中一樣,是漂亮靈動的天藍色。

這個倒好解釋,後媽的老媽,是英國人,眼睛藍色應該是反祖啥的吧,自己生物也沒學好。

但小時候,雪兒的發色絕對絕對是跟蘇墨瞳一樣,純正的黑色。

而不是現在這樣,如同聖銀般閃耀的銀白色,這其中是不是發生了什麼誤會。

比如說後媽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個絕美的銀髮少女戲弄自己?

雖然這銀髮少女很符合他的審美觀,但是......

「哥哥。」

「好久不見。」

秦雪兒目光垂低,聲音異常好聽,似水如歌,清澈明晰。

還真是雪兒。

秦厭塵更加震驚了。

話說妹妹今年跟自己一樣,十八歲吧。

所謂傾城傾國,紅顏禍水就是以她這種女人為代表的吧。

想想那個以前那個天天跟在他後面喊哥哥哥哥的可愛妹妹,如今漂亮的不敢讓人置信。

甚至自己在面對她,還有一點點自卑的感覺。

秦厭塵心裏不由感嘆一聲時間過的好快啊,感覺一下子,就從什麼都不知道的小屁孩變成大人了。

「好久不見。」

總歸是自己的妹妹。

秦厭塵很快就調整了心態,微笑道。

「哥哥,好像這幾年沒長高多少呢。」

秦雪兒接下來的一句話,彷彿一道天雷劈在了秦厭塵身上。

同時打破了秦厭塵曾經記憶中,乖巧美好妹妹的幻想。

秦厭塵也說不出反駁的話。

因為他確實悲催的發現,雪兒站在他面前,只矮他一點點,估計雪兒有一米六八的女生黃金身高。

「雪兒,其實身高他並不是很重要。」

秦厭塵半天后勉強憋出了一句話。

「但是哥哥看上去,也是一副失敗者的模樣。」

秦雪兒又不依不饒道。

什麼,他是失敗者的模樣,怎麼看出來的?

等等,他的妹妹秦雪兒,不會是毒舌吧。

還是說單純的天然呆?

怎麼說話這麼容易讓人上火?

明明記得小時候她很愛對自己撒嬌,就連看到蝴蝶也要哥哥、哥哥的跑過來躲在自己身後。

遇到不會的問題就來問自己,總是把他當成無所不知的天才看待。

甚至還會在下雨打雷或者做惡夢時,一邊小聲哭泣一邊從她的被子里躲進他被窩裡睡覺。

這樣乖巧的妹妹,如今怎麼變成了這樣。

「不要光看表面,我過的其實挺好的。」

秦厭塵擰着眉頭,還是勉強笑着。

「但是,哥哥,你書櫃的第三層,第七本書.....」

終於,秦厭塵右眼皮底下還是忍不住跳了幾下,心中莫名的火氣騰的就冒上來了。

「不教育你我妄為兄長!」

「唔。」

當秦雪兒發現秦厭塵的意圖時,她已經逃避不了了,或者說,她壓根不打算真的逃避。

秦厭塵用兩手拚命地揉着雪兒的銀髮。

揉多年不見妹妹的銀髮,是個十分危險的舉動。

搞不好就會被當作自作多情,一見面就愛動手動腳的哥哥而遭到妹妹的厭惡。

畢竟已經近乎十年未見了,誰知道當初小時候的兄妹情誼還剩多少。

但即便明白這點,秦厭塵也無法忍住。

雪兒說話真是太氣人了,不教育一下的話說不定今晚自己都睡不着。

他大力地揉搓着,就像揉着不聽話的小貓一樣,揉着秦雪兒柔順靚麗的銀髮。

話說這小妮子的發色雖然奇怪,但真是特別漂亮啊。

璀璨而唯美的銀髮,每一縷髮絲都細膩淡雅如碧玉,嫩滑於指間,即使是頂尖的綢緞也不能與之媲美。

就是容易被弄亂啊。

明明沒怎麼用力摸,這小妮子的銀髮便翹起來不少。

蓬鬆的呆毛看上去像是從二次元里走出來的銀髮萌妹子少女。

「別、別揉了。」

秦雪兒既沒有像樣的抵抗,言語也顯得蒼白無力,甚至舒服的微微眯起了雙眸。

不論是誰都看不出她在抗拒。

因為秦厭塵兩手用力揉着她的銀髮時,她感覺十分舒服。

舒服得甚至想哥哥繼續下去。

雖然因為害羞,她嘴上說著別揉了,但心裏卻渴望他繼續下去。

時隔多年,秦雪兒終於再次親身體驗了被哥哥摸頭的感覺。

真的很想念。

秦雪兒心中充滿喜悅、快樂和幸福感。

兩人的此次打鬧彷彿是回到了小時候,隔閡一下消失了一大半。

「所以現在還敢說我嗎?」

「失敗的哥哥只能欺負妹妹。」

「......」

「算了,你的銀髮是怎麼回事?」

秦厭塵見教育無效,暗暗嘆了一息,收回了手。

再揉下去就不禮貌了,畢竟妹妹本來柔順的銀髮現在已經立起了許多呆毛。

如果雪兒不是自己妹妹的話,真難以想像自己居然會有機會和這樣的美少女如此親近。

秦雪兒一邊整理着後面的頭髮,一邊道:「我也不清楚,反正就變成了這樣子。」

「回答了跟沒回答一樣。」

秦厭塵有些無語。

「那我認真回答,其實我是知道原因的哦,但是不能跟哥哥說,因為哥哥現在很弱,不配知道哦。」

秦雪兒重新整理好了柔順的銀髮。

「什麼話,這是什麼話,我很弱?」

秦厭塵不服氣的擼起袖子,露出手臂道。

「就是很弱哦。」

「可惡。」

居然被妹妹說弱什麼的,秦厭塵實在是有些不能接受。

秦雪兒忽然湊到他耳邊,氣若幽蘭。

秦厭塵頓時臉紅,不敢妄動。

房間又沒有其他人,根本不用這麼小聲,但秦雪兒的聲音仍像蚊子般小。

「但是雪兒會好好保護很弱,很弱的廢物哥哥的。」

秦厭塵先是一愣,等他回過神來,秦雪兒已經走出了房間。

「可惡,居然罵我廢物哥哥,被妹妹瞧不起什麼的,太可惡了。」

秦厭塵當即就決定今晚再出去夜跑。

既然一天揮舞十萬拳不能長肌肉,那就加強訓練!

我就不信,我不變強。

秦厭塵沒發現的是。

走出房間的秦雪兒修長白皙的雪頸開始慢慢泛紅,彷彿是染上了一片緋紅的煙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