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開局獲得黃金瞳
末世:開局獲得黃金瞳 連載中

末世:開局獲得黃金瞳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明月幾何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偉 陳述之

「哈哈,你的能力我也有了!」 陳述之一臉狂笑,黃金之色的瞳孔,右眼虹膜之上又形成了一道黃金色同心圓環
現在他的雙眼黃金圓環左右各兩道同心圓環,共計四道! 一道黃金同心圓環,代表一種能力! 雷超一臉不可置信,驚駭的看着陳述之,帶着一絲的恐懼:「你的眼睛?難道這才是你真正的能力?」 陳述之恢復了冷峻,右手一握,瞬間金色的電弧閃爍不定
「那就讓你嘗嘗你自己能力的滋味!」 「雷蛇!」 陳述之說著一拳揮出,剎那之間,雷超眼前金光閃動,聽到猶如千鳥鳴叫之聲,一條由金色雷電組成的長蛇,扭動着身軀,帶着狂暴無匹的氣勢向著他轟去!展開

《末世:開局獲得黃金瞳》章節試讀:

第2章 詭異生物


陳述之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嚇的叫出來,身體又後退了幾步。

還好他的門比較厚,是鐵制的,雖然被洞穿,但是沒有被破開。

而後一聲聲嘶吼之音在陳述之的小區中響起。

而這時陳述之門外也傳出一聲嘶吼之音,聲音高而尖銳,讓陳述之的耳膜生疼。

似乎門外生物沒有弄開陳述之的家門,好像就放棄了,將目標轉向了其他,六把長刀一般的組織抽了回去,緩緩的離開了,隨後他聽到一聲玻璃碎裂,像是什麼東西跳了下去。

他嚇的直接縮在一個角落裡,身體輕微的顫抖起來。

過了許久,陳述之感覺沒有了動靜,這才緩緩的站了起來,開始東張西望。

「走了嗎?」陳述之瘋狂跳動的心臟這一會平復下來。

「這是什麼東西?」陳述之小心翼翼的走向門前,通過被戳出的幾個洞外望去,樓道中一片漆黑,但是嘶吼之音和鳴啼之音絡繹不絕,他感覺自己的小區像是在動物園中一樣,不,應該是在原始森林中,各種各樣的動物的叫聲都有,讓他本來平靜的心再一次顫抖起來。

突然一道龐然大物從上空飛過,嚇的陳述之連忙將卧室客廳的窗帘拉了起來。

「到底發什麼了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剛才門外的是什麼東西,那不是刀,而是像刀一樣的生物組織,這到底是什麼玩意。」

「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電器化為粉碎,又出現了那種恐怖的生物,是這個世界太瘋狂了,還是我被嚇傻了,出現而來幻覺了?」

「這還是原來的世界嗎?」

陳述之現在腦中一片漿糊,並且使勁的拍了拍自己的臉頰,不知道該怎麼辦為好,頓時急得冒冷汗,隨之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但是感覺嘴巴很乾,感覺自己很長時間沒有喝水了。

所以他想起來一件事情,跑到廚房裡一看果然是停水停電。

「沒有電都不要緊,但是沒有水這可如何是好?」

陳述之慌了,沒有吃的他還能堅持一段時間,但是沒有水他又能堅持多長時間,難道要這讓他等死嗎,外面的情況讓他不敢出門,只能躲着,可是沒有水又能躲幾天呢,要麼被渴死,要麼就是餓死。

「咕咕咕!」

突然他的肚子叫了起來,陳述之翻箱倒櫃之後,就找到了一些餅乾零食,填了一會肚子,結果噎住了。

好在他的杯子里有點水,喝了幾口,他也不敢一次性喝完,將所有的零食吃完,他感覺還有點餓。

「吃了這麼多東西,我怎麼還沒有吃飽,我啥時候飯量這麼好了。」

陳述之突然大氣哈欠起來,有點瞌睡。

「怎麼回事,怎麼這麼疲乏,就像瘋狂了三天三夜一般。」

「不行,不能睡。」

這個世界變得未知,他嚇的不敢睡覺,不停的打着哈欠,但是身體的疲憊和困,讓他無力抵抗,他感覺自己像是幹了三天三夜的活一般,是在太累了。

「不行了,堅持不住了。」

陳述之想盡了任何辦法,想讓自己保持清醒,但是他頭稍微一點,便熟睡了,窗外的一切彷彿與自己無關,只能聽見一陣陣鼾聲。

迷迷糊糊之中,陳述之耳邊傳來了幾聲嘶吼,將他嚇醒。

拖着沉重的身體,陳述之偷偷的將帘子拉開一點,外面黑幕降臨。

但是外面怪聲不斷,什麼怪音都有,突然急速尖叫之音頓時響起,而他的玻璃嘩啦嘩啦響起,隨後砰的一下碎裂。

讓陳述之心頭一顫,隨後耳堵一陣疼痛,感覺自己的鼓膜要被震碎,所以連忙堵住了耳堵,疼痛稍微減緩,最起碼處在陳述之能夠忍受的範圍之內,他只能強忍着疼痛,雙手捂着耳堵,全身顫抖着蹲在一個角落咬着牙堅持。

片刻過後怪音停止了。

「這是什麼怪音,居然有如此威力。」陳述之心有餘悸。

此刻冷風出來,讓陳述之清醒了幾分。

「見鬼,這夏季了怎麼這麼冷。」陳述之立馬上了床報上了被子。

而帘子在冷風的吹拂下一擺一擺的,陳述之突然想起了什麼,抹黑在廚房中摸到了一把菜刀,拿在手中讓他有了些許安全感。

就這樣,陳述之抱着菜刀披着被子迷迷糊糊的到了天亮,也被一泡尿給憋醒了。

「咯咯!」

「咯咯!」

陳述之猛然被驚醒。

「咯咯!」

又是一聲。

陳述之仔細聽來,臉色一白,他確定這聲音是從自家的客廳中,嚇的陳述之一動不敢動。

「咯咯」

「咯咯!」

聲音越來越近,陳述之身體有點顫抖,心臟不爭氣的瘋狂跳動。

「咚咚!」

像是有什麼東西試探的敲門,陳述之不敢無動於衷或者什麼都不做了,緊握着手中的菜刀,顫顫巍巍的悄悄的下了床。

但是敲擊之音驟然加快了頻率,陳述之害怕至極,只能將門抵住。

然而卧室之門只是普通的木質之門,在神秘生物的敲擊之下,居然顫動着,並且一下比一下大,按照陳述之的估計,沒有幾下,這東西絕對會破門而入,陳述之急了將床頭櫃以及床給拉過來,能搬來的東西擋住。

陳述之的動靜似乎被外面的生物徹底察覺。

「砰砰!」

陳述之看到木門之上出現了出現了道道裂痕。

突然一聲清脆的響聲,一隻有十來歲兒童手大小。

又很像雞頭的東西帶着細長的脖子直接刺穿了木門伸了進來,並且它還長了四隻眼睛,兩雙眼泛着詭異的光芒,帶着好奇之色歪着脖子看着陳述之。

陳述之看着這玩意,嚇的一聲怪叫,本能的將手中的菜刀揮下去。

血花四濺!

但是刀不太鋒利像是卡在脖子上了,這生物吃痛,瘋狂的扭動着脖子,強大的力量差點將陳述之甩起來,而自己的房門頃刻間變得四分五裂。

可是這樣給了陳述之機會,陳述之猛然按住菜刀,往懷中用勁一拉。

一柱鮮血濺射到牆壁之上,就連陳述之臉上都有少許。

「噹!」

這隻很像雞頭的東西,掉落在地上,而眼睛還眨了眨看着陳述之,眼中異光閃爍,讓陳述之心中發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