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在陸大佬懷裡肆意撒嬌
重生後,在陸大佬懷裡肆意撒嬌 連載中

重生後,在陸大佬懷裡肆意撒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大酒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繆歲 陸知野

《重生 甜寵 團寵》 繆歲到死才看清渣男渣女的真面目,上一世被渣男渣女利用,與父親疏離,害死真正愛她的,陸知野
重活一世,繆歲天天纏着陸知野求貼貼,發誓這一世,一定要讓陸知野嘗到愛情的甜
看着眼前想要撲上來的小女人,陸知野頭疼不已
「好好坐着,別沒事往男人身上拱,你是豬嗎」 「對呀,拱的就是你這顆白菜」 「......」 繆歲不死心,一個箭步上前撲倒陸知野
懷裡的小女人露出甜甜的笑容,陸知野冰冷的心,瞬間被融化,嗓音低沉有磁性「這可是你自找的,別後悔」 說完,緊緊地把她摟在懷裡,永不放手!展開

《重生後,在陸大佬懷裡肆意撒嬌》章節試讀:

第7章 做飯給你吃


「你明天上班,直接來我家,把重要文件帶上」 陸知野吩咐道。

秦蕭訝異的看着他 「???」

然後笑嘻嘻的提醒陸知野。 「boss,明天我休息」

陸知野黑不見底的眼眸盯着他,明顯不悅,眼神清晰的透露出『總裁都沒休息,你身為特助,有什麼資格休息』。

「明天繼續上班」

秦蕭垮着個P臉,幸福走的太快,就像龍捲風,只剩斷壁殘垣。

資本家,就是拿來唾棄的!

呸.呸.呸

陸總裁在腦海里,幻想驚喜的無限美好,覺得既然人家都準備好驚喜了,他再空手而去,顯得太沒有禮數,理應買點禮物。

沒錯,爺爺從小教導,禮尚往來才是最好的禮數。

陸知野為自己的機智點贊,薄唇得意一勾,再次吩咐秦蕭。

「再買一束玫瑰花」

秦蕭見他美滋滋的表情,怕他得意忘形,鑒於繆歲以往的表現,萬事得有個萬一。

秦蕭就像面對昏君,冒死進柬的忠臣,凈說大實話。

「Boss,我看還是別買花了吧,怕打臉」

好好的心情,瞬間沒了,陸知野黑眸散發出幽幽的光。

「讓你準備就準備,少說話,多做事」

秦蕭無奈,果然忠言逆耳,古代的大臣都是這樣被暴君殘害的。

城昭狗兒子說的有道理,少說話,多做事。

第二天,陽光躲進了雲層,天氣陰沉沉的。

繆歲起了個大早,心情愉快的把餐廳布置了一番。

長方形餐桌上的花瓶,放着她剪好的玫瑰花,還有兩個燭台,桌布也換成溫馨的顏色,看起來很浪漫,繆歲很滿意。

為了今天能夠完美展示她的廚藝,決定和家裡的廚師一起去買菜,她要去挑選陸知野愛吃的菜,這樣顯得更加有誠意,修復關係就更快。

陸辰這隻綠蛤蟆,是在繆歲離開半小時後到的。

這幾天繆歲不接電話,他很着急,前兩天沈落找過他,說繆歲有點反常,結合上次醫院繆歲的態度,讓他心裏隱隱的不踏實,今天就特意過來哄哄她,再趁機向她要錢。

繆家的保姆周姨,是知道他和繆歲的關係,和以前一樣,直接把人放進來。

陸辰進屋後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一副主人的樣子。

「繆歲呢」

繆歲出門的時候,是有給周姨講的,說是今天有客來,她要親自買菜做飯,如果來了讓周姨好好招待。

繆歲沒說是誰,所以看到沙發上的陸辰,加上他們的關係,周姨就理所當然認為繆歲買菜做飯是給他吃。

周姨熱心的招待他,給他端茶倒水。

「小姐,出去買菜了,說是要給你做飯吃」

「什麼」 陸辰睜大眼睛,不可置信。

陸辰知道繆歲對他好,甚至言聽計從,他完全沒有想到,繆歲居然還要為他下廚房,一位從小嬌生慣養的小姐,給他做飯吃,陸辰心裏充滿成就感,沒想到繆氏集團千金小姐,也拜倒在他的西裝褲下。

哼,女人,就是不能太慣着,這幾天雖然給她電話,但是沒來找她,她肯定慌了,看看...現在不就趕緊做飯討好他嗎!

周姨的一句話,讓他原本還有點不安的心,瞬間落地踏實,他覺得應該趁機問繆歲多要點錢。

上午十點,陸家別墅。

秦蕭滿含怨念悄悄的瞄了一眼,對着鏡子,認真系領帶的陸知野,然後又盯着書桌上,一份未動的文件。

呵,男人!

見陸知野對着鏡子左右看了幾下,又又又又開始皺眉,這副愁眉不展的模樣,秦蕭今天一上午已經見到很多次了,連忙好言相勸,阻止他換衣服的手。

「boss,我覺得像您這樣身材高大,長相俊美,氣質出眾之人,穿衣有型,脫衣有肉的男人,衣服只是襯托,繆小姐也同樣是看重您的這個人,而並非是衣服。」

陸知野對着鏡子扯了扯領帶,看向鏡子里秦蕭的身影,冷眼掃過。

「說人話」

秦蕭直言 「您已經很帥,不需要再換了」

言語中多少帶點埋怨的私人感情。

陸知野冷哼一聲,滿意了,拿起桌上的玫瑰花 。

「走吧」

秦蕭扶額,甩掉不存在的汗!!!昏君難伺候。

繆陸兩家住在同一片別墅區,也就10分鐘左右的路程,限量版的勞斯萊斯緩緩停靠在繆家門口。

秦蕭似乎也被陸知野的好心情感染了,帶着愉快的快速下車,按響門鈴。

叮咚~叮咚~

陸知野一身剪裁得體的墨藍色西裝,他確實氣質出眾,平時蘊藏着銳利的黑眸,此時透露着愉快溫暖的氣息,白皙纖長的手拿着玫瑰花,他低頭嗅着玫瑰誘人的花香,性感薄唇不由上揚,站在秦蕭身後,等待花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