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邂而不逅的相遇
邂而不逅的相遇 連載中

邂而不逅的相遇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維多利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詩詩 現代言情 韓蘇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里,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你要記得,那年那月,垂柳紫陌洛城東
虛幻大千兩茫茫,一邂逅,終難忘
相逢主人留一笑,不相識,又何妨
只緣感君一回顧,使我思君朝與暮
展開

《邂而不逅的相遇》章節試讀:

第2章 再次驚嚇


今天的資料真少,我噼里啪啦整理完了之後打開QQ開始聊起來。

一到上班的時間,找我的人就少了起來,除去一個中毒的Q號過來發H色圖,另有三個無聊時加的Q跑來對我搭訕,內容如下:「美女,你好!」——寂寞煙起;「妹妹,你多大?」——柏拉圖&*&;「嗨,接。」——就愛看美女。

那個打『接』的人最缺德,一個接過來,一個視頻提示框緊隨着就出現在我面前。我剛準備接收一個資料,被他這一彈給卡了一秒,一不小心就點了接受,我手起刀落次啦一下把攝像頭對準了正在木訥地盯着屏幕看不知云云的東西的我的老闆。

老闆那標誌性的地中海,透露着成功人士的知識淵博,略帶油光的圓臉,鼻尖和額頭的亮度為高光區域,屏幕的劇情在他油滑的臉上依稀透射而來,嗯,看來劇情到了高的那段了。他的眼睛瞬間就亮起來,賊光四射中,眉毛還一聳一聳的,嘴緊抿着,倒缺了特色,不過他下巴處稀疏的絡腮鬍子,帶着時令流行的文藝人士范兒為他增色不少。

對方發了一個大大驚嘆號過來,我瞅準時機發了一個鮮紅的紅唇過去,回復——就愛看帥哥。

老闆突然「嘎——」的一聲笑了,那一霎,猶如走路突然掉進下水道里令人驚恐無措,我趕忙截圖保存下來,發給了柏拉圖&*&回復——那你說哥哥我多大呢?

至於寂寞煙起,我直接發了一句:嗨~哥哥,寂寞嗎?需要好基友嗎?

然後這三個人同時安靜了。

很好,華麗的一戰,我滿意地點點頭,本來以為QQ世界就此安靜時,屏幕右下角,有隻小企鵝不安分地跳啊跳。

鼠標移過去,提示——「曾雪炎」。

這個丫頭辭職後和男朋友去了外地,這是多久沒有見面了呢?

我正一邊想着她時,一邊點開了她的QQ。

——親愛的,我回來了。

哈?回來了?

——什麼時候回來的?還回去不?會來找我的?和你男朋友一起回來的?

我噼里啪啦地把敲着鍵盤,十秒工夫輕鬆回復過去。

——昨天,不,你想多了,是。(一個可愛笑臉)想你了呢,你呢?

我對着屏幕點點頭。

——我也在想你。

我記性不好,半年不見長啥樣都模糊了,我努力想啊想。

——真的?親愛的,你想我要雙倍的哈,因為我是兩個人在想你。

納里?我愣了下,轉念想想,回復過去。

——你男朋友就不用想我了,我無福消受。

——笨啊,我們現在是三口之家了,不,現在是兩口半。

我驚喜地睜大眼,心情好起來。

——你養狗了?小狗or太監狗不可能是殘疾狗吧!兄弟,你的那個半個令我無比糾結。

對方回復了一連串的感嘆號。

——你腦子什麼時候正常一點,二次元生物什麼時候能把思維3D化嘛!親愛的,找個好人,嫁了吧,好好把你拉進正常世界中。

我咬着手指,看着這一段話一陣委屈,我看動漫都看到是3D的,再說,我的話有什麼不對嗎?還有,這跟嫁人有什麼關係嘛。

——嫁人能嫁山下智久么?嫁人能嫁已經娶媳婦的赤西仁么?還有各色花美男么?只要一日不嫁,我就能同時擁有如此多的對象。

——得,得,你就繼續活在YY的世界裏吧,不跟你這個被電腦腐蝕宅乾的寂寞老女人繞了。一句話,本姑娘有下一代了!

哈!我驚得十指猛地陷入鍵盤裡,噌地一下子跳起來,「不會吧?不會吧!」聲音飆了好幾個高度,夾着顫音,把正躲在一旁偷偷樂呵的老闆嚇得渾身一抖,全體同仁齊刷刷地朝我射來不解的目光。

我乾咳兩聲,無視大家的反應。噌地一把坐下,把凳子往屏幕處挪近了些,整張臉貼近電腦,顫着手指,哆哆嗦嗦地打了兩個字:——恭喜!

——吃驚吧?

——是驚嚇

——哼,羨慕吧,嫉妒吧,我要生龍寶寶了,哈哈,我家寶寶七月份出生喲。

我盤起手指一二三四地數起來。

——哇哦,懷了五個月了啊。不錯不錯,是女的叫做七公主,昵稱小龍女,是男的叫做龍太子,昵稱小龍人。嗔嗔,怎麼都能跟大牌神仙套點關係。

我努力淡定我這瘋狂跳動的心臟。

五個月了,五個月了……和我同齡的雪炎,同齡的雪炎……同齡......

這個消息比任何催促我找對象的話語帶來更真切的震撼力。

我腦中甚至浮現出雪炎的孩子模糊的面孔,拎着醬油瓶學着他/她媽的表情,趾高氣揚地對我說:「林阿姨,我都會打醬油了,你的男朋友怎麼還沒有找呢?」

我的頭撲通一聲栽到鍵盤裡。

各種怨念。

抬頭時,屏幕又多出了她的消息。

——不說了,我不能待在屏幕面前太久了,親愛的,加油噢,找個男朋友不難的。

腦海中出現了一張得意揚揚的臉,幸災樂禍地對我吐了一下舌頭。

啊,這傢伙,我終於想起她的臉了。

一直都是這樣,讓我一直在打擊中站起來又被打擊下去的臉。

指引我的人生磕磕碰碰,引導我的思想坑坑窪窪,導致我的性格猶猶豫豫的惡魔式臉。

遇到了她,我就大徹大悟了損友這兩字的精髓。

掐指算算,初識雪炎是兩年前。

那時候,我應聘上個公司的工作成功,第一天,映入眼帘的就是雪炎白皙**的臉。

美女耶!我是顏控,對一切長得漂亮都帶有各種美好的感情。

可是到了新的地方不熟悉,我結巴了半天,羞澀地擠出兩字:「你……好。」

紅臉的時候,我暗暗告訴自己,先窩囊幾天,後面來個大爆發給大家亮亮。

雪炎瞥了我一眼,不算友好,也不算不友好地點了點頭,算是給我的存在感給了肯定。

我無不緊張地坐下,對於面對久居屋內閉關的宅女來說,面對新環境是多麼忐忑啊。我十二萬分地期望我能和同事們處好關係,或者大家都把我自動屏蔽,讓我自由自在地活在我阿Q精神的海洋里。

我和雪炎是搭檔,我剛來不熟悉環境,老是辦錯業務,我乾脆帶個筆記本,噼里啪啦地記下來,一天的工作日程,並告訴自己熟能生巧,雪炎工作時表情認真,我在敬仰之餘不免心生怯意。在老闆不小心把她資料弄亂後被她說了一通後,我堅定了雪炎在我心中的威嚴形象,並且努力避開與她正面交鋒的機會。

敢當面罵老闆的人,一是直率,二是脾氣暴躁。

雪炎和她名字相符合,擁有雪一般清冷的面孔,和一顆活火山般的心。

對於我和雪炎未來的發展,我一直持消極態度,我性格膽小,她往往一個眼神就能把我秒了,說話大聲了點我就忐忑不安,我惶惶不能終日,生怕被她生吞活剝了。唉.......貓和老鼠,怎麼可能成為朋友!

2.14那日我早早地錄完資料。想着歡喜的那個韓劇今天大結局,心情那個激動啊,見到誰都笑吟吟的,雪炎成為我的表情直接觀眾。

「情人節到哪裡過?」她見我笑咧的嘴臉,也笑了笑,隨口問了句。

「家裡,和電腦過,今天大結局,我跟你說,那個劇超級好看的,就這麼完了還有點捨不得。你呢,和男朋友到哪裡過?」我高興起來隨手抓着東西就開始扯啊,繞起來。

「我分了。」她表情倒是分外淡定。

我卻嚇了一跳,「分了,昨天不是來看過你。」

「可他今天想和小三過,我們就分了。」

「納里?!」我驚怒交加地猛地一扯,當電線插頭出現在我手中,我的電腦也黑了,心瞬間拔涼拔涼的。

「糟了!糟了!沒保存!沒保存啊!」我急得對着電腦慘叫一聲。

我看身為搭檔的她,眼裡含着毒辣的目光,我連忙一口把我後路堵死:「我錯了!我錯了!我加班,一個人弄完。我真錯了,你別生氣!」

她的神色稍緩,嘆口氣,悠悠拋來一句:「鬱悶。」

我也挺鬱悶的。

六點大家都下班了,我欲哭無淚地加班,客戶今天要,我電腦被我扯掉電線,我連對天長嘆的份兒的時間都沒有,辛苦地整理資料,錄入。

雪炎同情地看我一眼,「可憐的孩子。」搖着頭嘆着氣背着包包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公司。

我對着她的背影施加哀怨值,想到畢竟還有個人同情自己,我安慰自己道,適才寬慰了些,把哭臉減淡變成苦臉繼續錄入。

過了將近二十分鐘後,我正在與文字和符號進行殊死搏鬥時,突聞一股美妙的雞肉飯香。

飢腸轆轆得我不假思索地朝香味發源處望去,肯德基。嗔嗔,再看看,美女。

美女配肯德基雞肉套飯,多麼絕妙的風景啊,特別我看到是帶的兩份時,雪炎和雞肉套飯都泛着各種美好的光輝。

我伸出手忙要去接,謝謝馬上就要脫口而出了。

「弄完了吃,我等你。」

……做完了吃啊......

所謂的等我,就是讓我在一旁問着雞肉飯的香味,一旁大快朵頤,我在精神和肉體的煎熬中工作着。

「誒,誒,這個錯了,該是這個。」她用餘光監督我的工作進展,一有疏漏,用腳尖猛踢我的椅腳。

這個算不算變相虐待呢我在無比怨念中打完最後一個句號。

我伸手就要往雞肉抓去,她手飛快地把紙蓋合上,瞥我一眼,「先保存,把資料發給客戶,雞肉隨時有,資料不能丟。我去把這飯打熱,我回來之前全部搞定,不然……」一個兇狠的表情。

「下次拔電線前記得保存。」半道甩來一句重重的叮囑。

我連食慾都給嚇沒了,點着頭照做,心裏暗暗腹誹,但是想想,突然笑了。

這個人挺不錯的。

後來網上有朋友問我那個情人節是怎麼過的。

我無不感嘆着回答:「小三,電腦資料,肯德基,飯,雙面美女,電線。」

「是不是你在電腦查出了小三的資料,得知他在肯德基約美女吃飯,你跟隨過去,結果那女看似柔弱卻用一根電線把你成功制服了?哇哦,這是情人節歷險記啊。」對方很顯然是已經跳脫二維和三維進入四次元的超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