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家妻主是寵夫狂魔
我家妻主是寵夫狂魔 連載中

我家妻主是寵夫狂魔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草莓不是藍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君凝煙 明瑾 現代言情

【穿越 女尊 1v1雙潔】 君凝煙是仙界的祖師,沉睡了五百年後剛醒來,就被系統綁定去小世界做任務
(小世界是女性為大,男主內女主外) 明瑾是明家的二少爺,生來就身體不好,養了幾年,身體還不見好,看到明瑾這樣,明家覺得他嫁不出去了,就準備把他賣出去,而買家正是君家
展開

《我家妻主是寵夫狂魔》章節試讀:

第2章 洞房花燭時


她靜靜的看着任務,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時,一個煤球向君凝煙飛了過來,最後停在了距離一米的位置。

【主人,嗚嗚嗚嗚,你不愛我了。】

【主人,奴家好難過,好難過,嚶嚶嚶…】

系統上躥下跳的向君凝煙表達自己的不開心。

君凝煙看着不靠譜的系統,頓時無語凝噎,「本尊累了,這次睡個一千年吧。」

說著,便準備離開系統空間。

系統看到自家宿主不僅不搭理它,還威脅它,於是像顆導彈一樣向君凝煙飛去,然後消失在了系統空間。

君凝煙離開的時候只想說聲埋埋皮。

…………

一陣頭疼過後。

君凝煙看着自己這身大紅袍,便知道這是在梨苑,原主的婚房,現在正是原主和明瑾洞房的時間。

系統看着自家宿主,想從她的神情中看出是否生氣。

它顫巍巍的飛在空中,【主人~對不起,奴家,不是,我錯了。】

君凝煙本來就打算做任務,只是時間提前了而已,於是便沒有責怪他,而是繼續擺弄着自己的衣衫。

【主人,我和你說說這個世界的任務吧?】系統膽戰心驚的詢問自家的宿主。

「不用,本尊已知道。」

【主人,那我…】系統還準備問君凝煙有什麼需要幫助的。

「滾吧。」君凝煙沒好氣的停下動作,看着傻系統。

系統聽到宿主沒有生氣的話,便馬屁精的說:【好嘞,主人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助的,隨時喊我。】然後便消失了。

君凝煙聽到系統說的幫助,淡笑着搖搖頭:「傻子。」

她看着房間的擺設,從原主的記憶里可以看出,這就是一個簡單的樣板房,對於君家來說,這應該是最小的房子了。

心想:原主可真是不討喜啊,那麼大的家,就只分配到這麼小的房子,看來,君家是準備放棄她了。不過,再想想,以後的生活,對方不騷擾,自己也不打擾他們,如果對方想惹事,那便一起解決了吧。

君凝煙看着床上帶着頭紗,死死摳住自己褲腿的小人兒,想到他前世的結局,心裏不禁一陣心疼。

環顧四周,看到桌子上放着一根桃木棍,想來這是用來挑頭紗的。

她拿起棍子,向床邊的明瑾走過去。

聽到腳步聲,明瑾心裏頓時感到慌張,他知道,說得好聽的,自己是嫁過來的,說的不好聽的,自己是被賣到君家的,而且是賣給君家最不受寵的二小姐。

如果對方強迫自己,那,那,還能怎麼辦?明瑾越想越絕望。

君凝煙看到明瑾的手越摳越快,就差沒把褲子摳破一個洞。

她安撫的說:「莫怕」,聲音乾淨卻又帶着一絲寵溺。

然後輕輕的將明瑾的頭紗掀起來。

頭紗下的面容五官極其精緻,但是由於多年的操勞,顯得很憔悴。

明瑾還停留在君凝煙說的話上,除了爹爹,從來就沒人這麼溫柔的對自己說話。

淚珠順着姣好的臉頰流了下來,想到今日是自己結婚的日子,便拿手擦拭,可惜眼淚不聽話,越擦越多。

明瑾害怕君凝煙罵他,便加了一點力氣,眼睛越來越紅,直到一雙修長的手握住了他的手,他才停下來。

「不抬頭看看我嗎?」君凝煙知道明瑾是個除了爹爹沒人疼的小可憐,便將自己的語氣變得更加溫柔。

明瑾聽到君凝煙的話,聽話地抬起頭來。

四目相對的氛圍很好,如果不是眼下的情況,君凝煙好可以繼續和他眼對眼。

她放下握着明瑾的手,向桌子上的兩杯酒走去。

明瑾以為君凝煙生氣,急忙從床上站起來,但他高估了自己坐了很久的腿。

眼看着從床上跌下,忽然一雙纖細的大手將他抱了起來。

君凝煙很慶幸無人屏蔽自己的法力,否則,只能看到自家小主君的屁股落地了。

她將明瑾安穩的放在床上,摸了摸他柔軟的頭髮,「乖,我去拿酒。」

說完,沒有聽到明瑾的回答,便自顧自的去拿合巹酒。

明瑾被君凝煙的的一手操作給驚住了,這麼遠的距離,她是怎麼接住自己的,他怎麼也想不到和自己結婚的不是原來的君凝煙了。

君凝煙將合巹酒遞給明瑾,「喝了這杯酒,你便是我的人了。」

明瑾羞澀的臉蛋瞬間變得通紅。

等到他們喝完合巹酒,君凝煙將杯子放在桌子上,想到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明瑾紅潤潤的臉頰變得更加紅了,手指情不自禁的摳住褲子,牙齒也不自覺的咬着下唇。

君凝煙看着明瑾緊張神情,頓時瞭然。

【主人,小主人真是害羞了。】系統煞風景的突然出現,讓君凝煙心底的悸動瞬間消失。

「滾!沒有我的允許以後別出現。」

系統知道自己做錯了,便圓潤的滾開了。

君凝煙走到床邊,用手輕輕的撫摸住明瑾的嘴唇,試圖解救可憐的下唇。

明瑾看到如此溫柔的君凝煙,心裏的不願意早已不復存在,他想再相信一次,「妻,妻主,我們睡,睡覺吧?」

君凝煙看到了他眼裡的慌張與迷茫,靜靜地嘆了口氣。

「脫衣服,該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