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成了還珠格格
穿越成了還珠格格 連載中

穿越成了還珠格格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桃花仙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小燕子 永琪

趙小棠,科班出身的正宗演員
有模樣,有演技,可惜始終沒有機會
只能穿梭在橫店裡飾演一些無人問津的小角色
直到有一天,她穿越了! 還穿越成了還珠格格里的小燕子! 還珠格格她熟悉啊? 裏面的劇情她簡直是倒背如流
如今自己成了主角小燕子
等等,小燕子的結局是什麼劇情來! 不,那時小燕子,不是她小薇
既然老天爺讓她來了,那她就要做一個不一樣的小燕子! 永琪,紫薇,皇阿瑪! 我來啦!展開

《穿越成了還珠格格》章節試讀:

第二章三個請求


乾隆皇帝面含柔情的看着趙小薇。

「孩子,你放心,從今以後你就是朕的女兒了,有皇阿瑪在,你再也不用害怕了!」

額~這個節奏有點快啊,既然後面的劇情她都清楚,那就不妨讓節奏更快一些。

「皇阿瑪,你能不能答應我三件事?」

皇后娘娘:上來就提要求,果然居心叵測。

令妃娘娘:「這個孩子有點上道,以後可以拉攏拉攏,據為己用。」

皇上:「她果然是我和雨荷的女兒!」

「好孩子,別說三件事了,三十件事皇阿瑪也會答應你的。」

「第一,您既然現在認下了我,以後就不要再質疑我的身份,那樣真的會傷害我們來之不易的父女之情的,我母親在九泉之下也不能閉眼啊?」

「你放心,信物我都驗過了,都是我親手送給雨荷的,絕對錯不了,你就是我和雨荷的女兒!」

乾隆皇帝飽含慈愛的目光看着趙小薇,引起了皇后娘娘的一陣不滿。

她嫌棄的撇了撇嘴,然後擺正身體,義正言辭道:「皇上,事關皇家子嗣和顏面,切不可草率啊?」

「皇后娘娘」

令妃溫柔的聲音再次適時的響起。

「皇上的信物我也看了,這麼多年了一直保存的很好,而且當年皇上是微服出巡,跟夏姐姐的這一段情僅限於夏家人知道,外面是無人知曉,咱們萬不可因為過度猜忌傷了孩子的心啊?」

趙小棠的眼睛微微的眯了一下。

令妃娘娘這句話說的可是綿里藏針啊!

「過度猜忌」這幾個字用的是相當的漂亮。

果然,乾隆皇帝立馬擺手,冷下臉來,示意皇后不必再說。

「好了,這件事情就這樣定了,日後誰敢再提出質疑,朕定不饒恕。」

正所謂,天子一怒,紅顏枯骨。

一向強勢的皇后娘娘也不敢再置喙,面露不快的坐回了原地。

令妃娘娘再次勝了一局,兩隻纖縴手指捏着玉白帕子在唇邊按了按,掩了下去那抹得意的笑。

趙小棠抽了抽嘴角。

怪不得她能和乾隆生了那麼多孩子,宮斗高手啊?

那看起來就直不愣的的皇后可不是她的對手。

她想起了皇后的下場,有些同情的看了看她。

皇后也正在眼含怒意的朝她看來,四目相對,趙小薇卻對着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友好的笑臉。

皇后娘娘再不受寵那也是中宮皇后,大權在握,是後宮絕對的Number ones。

你看看電視機那小燕子因為不與她為善,受了多少的折磨啊?

她趙小棠好不容易穿越而來,可不想受那些皮肉之苦。

人在屋檐下,該低頭就低頭。

況且,她在學校四年,別的沒學,就學演技了。

她在前世,一肚子的演技無處安放,現在可算是有了用武之地了。

李白怎麼說來?

天生我才必有用!

「第二,您要答應我,不許動不動就要砍我的腦袋。」

「朕為什麼要砍你的腦袋啊?」

乾隆有些微微的詫異,這個孩子從哪來的這些奇怪的想法啊?

「我來民間,不像從小就長在宮裡的格格懂規矩,將來,萬一我做了什麼出格的事情,您答應我,不跟我計較吧!畢竟我就一個腦袋,真砍了就沒有了!」

趙小棠演戲的癮有點上來了,她先是垂眸,待再次抬眼,眼裡已經含上了淚水。

等認真的看着乾隆的時候,眼淚一顆一顆的落了下來,晶瑩剔透,楚楚可憐。

瓊瑤阿姨的哭戲標準,她曾經對着鏡子練習過百八十遍。

早就已經輕車熟路,信手拈來了!

她在心裏暗暗得意,上次這樣哭還是想到了過世的姥姥才能落下淚來,今日就完全不用了。

這樣是不是說明自己的演技有些爐火純青呢?

乾隆皇帝不知道她內心真正的os,心疼的親自用帕子將她的淚拭了去。

「朕答應你,只要你不做違法犯罪的事情,朕都不會砍你的頭,規矩可以慢慢學嘛?朕讓令妃親自教導你,你看如何。」

「這種條件都能答應,皇上乾脆賜她一塊免死金牌好了?」

皇后娘娘拿起一杯茶水,吹了吹本不存在的熱氣,不咸不淡的道。

免死金牌,她怎麼沒想到啊?

有了免死金牌,以後如果真的被發現自己是個冒牌的假格格,是不是就不用像原來的劇情一樣逃獄去浪跡天涯了?

「謝皇后娘娘,還是皇后娘娘想的周到。」

皇后一口茶水差點噴了出來,因怕在皇上和令妃面前出醜,強行咽了下去,嗆得咳個不停。

令妃趕緊上前輕撫着她的後背。

趙小棠一雙無辜的大眼睛帶着期盼看着乾隆。

小鹿一樣怯怯的眼神,帶着對父愛的期盼,這誰能受的了啊?

乾隆大筆一揮,准了!

尖細的聲音第三次響起。

「賜免死金牌一塊!」

趙小棠第一次覺得這個聲音有點好聽。

她的臉上綻開了花一樣的笑容。

這個嘴角上揚的弧度她也是專門練習過得,會顯得她俏皮純真又可愛。

乾隆皇帝看着她滿足的笑容心裏也高興的很。

「那第三件事情呢?」

「第三件事情我現在還沒想好,等我想好了再跟皇阿瑪提可以嗎?」

又來,皇后娘娘簡直咬牙切齒,不過這次她不敢再輕易開口了。

這次,連令妃娘娘的眼角也跳了跳。

她看這個貌似單純的小姑娘第一次有一種棋逢對手的感覺。

不過她也沒有太把趙小薇當回事兒,她對自己的手段還是相當有自信的。

畢竟是打遍全後宮無敵手的令妃小公主。

乾隆皇帝也讓她的出其不意打了個措手不及,他的兩撇小鬍子抖了抖,尷尬的咳咳一聲。

「也好,朕就再許你一個願望,只不過不能違背祖宗遺訓,不能違法犯罪,不能危害朕江山社稷。」

「那我們擊掌為誓吧。」

趙小棠俏皮的笑了笑,對着乾隆皇帝伸出了自己的一隻素白小手。

乾隆直直看着她憔悴卻生動的臉,彷彿是透過她看到了自己年輕時的那段美好的時光。

畢竟是真的辜負了那個柔情似水的女人,如今,怎麼多寵寵她的女兒也不過分的。

乾隆日理萬機,囑咐了趙小薇好好養傷,很快就走了。

她一走,皇后娘娘也懶得在這裡待着,起身帶着那一大群人離開了。

房間里,就只剩下她和令妃。

趙小棠終於問出了她目前最關心的一個問題。

「令妃娘娘,射我一箭的人是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