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仙靈路之校園奇遇
仙靈路之校園奇遇 連載中

仙靈路之校園奇遇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暗影道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狼文 王天知

在這個人人都能修仙的國服,宿舍里不同性格不同背景的八人在修仙校園裡會有什麼樣的搞笑經歷呢,此書只為致敬我兒時的修仙夢和真實求學路上的人和事,如能為諸位的生活帶來半點笑容則是此書發出的意義所在,感謝支持
展開

《仙靈路之校園奇遇》章節試讀:

第4章 突圍!當各顯神通


此時距離進島已經過了半天時間,幽之禹仍然在樹林里打轉,「果然又回到了這裡」,幽之禹看着自己半天前就留下的記號說道。

「吆,看來這裡有人迷路了呀」,原來是蓋哥那一隊的獵捕者,握了握拳頭說道「還是讓學長們送你回到安全的地方吧」

幽之禹嘴角微微上揚:「求之不得。」

「上,抓住他!」只見兩位獵捕者擺出仙靈二十四式擒拿的樣式向幽之禹展開攻擊,但在二人觸碰到幽之禹時才發現只是個幻影,真正的本體早已在他們身後,「抓住了」,幽之禹拍了拍兩人的肩膀,「不過是我抓到了你們」,二人趕忙伸手向背後抓去,幽之禹迅速回跳蹲下並單手撐地,

幽之禹:「『驅魔十二式,印記,地牢!『』

這時二人才發現肩膀上的印記不過為時已晚,在二人的腳下突然伸出數雙泥手將二人拽入地中,二人瞬間掙脫不得

幽之禹走到二人面前:『』帶我去,出口。"

二人:"救命啊,來人啊!"

幽之禹:「我已經給過你們機會了」

說完幽之禹便在手中聚集靈力準備最後一擊,而就在這時空中出現三道靈力化成的飛鏢朝幽之禹飛來,不過被幽之禹手中靈力形成的手盾彈到了周圍的樹上,留下了三道劍痕,又有一人運用二十四式擒拿將幽之禹雙手鎖住又有一人凌空一躍將幽之禹踢開,原來是追趕蓋哥一隊的獵捕者聽到同學呼喊趕了過來。

「快把我們救出來,這人不簡單!」被困在泥土裡的二人說道,

獵捕者甲:「你倆廢物就在裏面待着吧,看好我們是怎麼操作的。」

獵捕者乙:「好好學着點,讓你們知道什麼叫配合。」

「你們會後悔的!」只見乙丙人迅速繞到幽之禹身後,乙凌空而起揮拳攻擊上路,丙直接一個掃堂腿攻擊下路,甲趁機用靈力凝結六道飛鏢向幽之禹中路飛去,但飛鏢卻從幽之禹身上穿過,乙丙二人也是撲了個空。

獵捕者甲:「幻影?」

此時幽之禹突然在甲背後出現拍了一下甲的肩膀:「你,說對了」

甲轉身瞬間向後踢腿卻被幽之禹抓住中心被幽之禹甩了出去,乙丙趕忙跳起接住了甲。

幽之禹:「印記,雷劫」,空中一道閃電從三人附近地面炸裂將三人瞬間震飛並且倒地昏迷。見三人已經無力反擊,便將目光看向土裡的二人「那麼,你們。」

二人:「我,我們後悔了」「對,我們帶你去,」,「我們會好好珍惜這次機會的。」

幽之禹:「很好。」

此時狼文兩兄弟正走在樹林中。

狼默:「停!」

狼文:「怎麼了哥」

兩人四處張望,突然狼默背感涼意,在回頭之時兩人突然被人摁倒在地,「別殺我」,狼文閉着眼睛說到「我已經半天沒吃飯了,你勝之不武名聲會臭的。」

「哈哈,狼文狼默兩位兄弟」,虎結翼笑着說到,「沒有嚇到吧」

狼默:「怎麼可能不嚇到。」

狼文一看是虎結翼打了虎結翼幾下,:「你開什麼玩笑,我去,我以為我寄了呢。」

虎結翼:「哈哈,這下好了,咱們三個一起伏擊,生存率更高了。」

狼默:「不,是突圍率更高了。」

狼文:「對啊虎子,我們沒有三天的物資,要不還得去找獵捕者打架,還是一起突圍吧。」

「物資?你們看這些夠不夠三天」,虎結翼指了指上方掛滿樹枝的背包,兩兄弟看到瞬間驚訝的一批。

狼默:「你這是,團滅了半個學院?」

狼文:「恩咳咳嗯,那個,我說兩句啊,其實吧,突圍雖然很刺激,但存活明顯更穩重一些,所以哥,還是聽我的,咱們狗着吧。」

虎結翼:「那你倆餓不餓,不是說半天沒吃飯了。」

狼默:「他胡說的,剛才才吃過。」

狼文:「但是剛才一嚇我,我又嚇餓了。」

虎結翼:「哈哈沒事,吃吧,管飽。」

學院給的學員的背包里物資少的可憐,兩兄弟里狼文是勉強吃飽了,狼默其實還餓着,三人隨即上樹邊吃邊聊虎結翼怎麼伏擊的事情。

狼文:「這獵捕者的物資豐盛啊,還有飲料呢,咱們就在這樹上住到軍訓結束吧。」

狼默:「出息。」

虎結翼:「哈哈軍訓結束可不能,管教官也不同意啊。」

就在三人剛剛吃完,此時在樹林不遠處傳來求救的聲音。

狼默:「有人求救。」

虎結翼:「我也聽見了。」

狼文躺着並且翹着二郎腿着說:「管他呢,跟他很熟嘛去救他。」

狼默:「好像,確實很熟~悉。」

狼文聽後坐起來說:「啊?」

虎結翼:「我好像在哪裡聽到過這個聲音,但,怎麼就想不起來呢。」

「哎呀,」狼文拍了拍手「,「這不小趙的聲音嘛。」

虎結翼:「」哎呀,我這個腦子,快去救人。」

虎結翼和狼默趕忙起身在樹枝上來回跳躍趕往求救聲的方向,而狼文也想跳卻跳折了樹枝,「哎吆,」狼文揉了揉屁股,「忘了這倆大牲口了,我跟着跳個嘚啊」,說著狼文扶着腰一瘸一拐的趕過去。

而此時趙玄也正朝着三人的方向努力的奔跑着,而緊跟在趙玄身後的是整整兩個小隊,只見小隊中靠樹飛起給了趙玄背後一記靈力鏢趙玄因看向背後而撞到了一顆大樹上,也恰好躲過了這一鏢。

「我,我一個沒武功的」趙玄氣喘吁吁的說到,「你,你們六個人追,要不要點臉。」

獵捕者甲笑着說道:「我們要分數,臉就不要了。」

趙玄:「六個人分我一分,有這時間抓其他人多好,我跟你們講你們別逼我,我要使出我氣功來你們非死即傷。」

「哈哈哈」眾人大笑。「來來來,你使,也讓哥幾個開開眼。」

趙玄:「是你們逼我的,別後悔。」

說著便紮起馬步打了一組公園老大爺的晨練太極拳。這更是讓眾人笑得合不容嘴,「這是個啥,廣播體操嘛」,說完一人還站在趙玄面前,「來來來,讓你一拳。」

「還是讓我打一拳吧」,幾人抬頭一看,虎結翼從樹上撲下來,而站在趙玄面前的人首當其衝被一拳擊飛,而狼默瞬間落到幾人背後

狼默:「靈狼之魂,影襲!」

只見靈力在狼默手中形成利爪向兩人划去,兩人急忙雙臂交叉用靈力形成護盾抵擋,但狼默瞬間一個掃堂腿將兩人踢倒,又以極快的速度利用樹木跳到另一人身後將這名獵捕者一拳擊倒,而這時虎結翼對剩下的兩位獵捕者打了一整套虎形拳,兩人瞬間倒地不起,而被狼默掃倒的兩人見勢不妙運用仙靈式法形成一道閃光使狼默短暫閉眼,而在狼默睜開眼睛時兩人也已經逃走,然後再回頭看向趙玄,只見趙玄正全身抱着虎結翼哭訴呢。

趙玄「哇嗚啊,你們可算來了。」

虎結翼:「哈哈好了好了,這不沒事了。」

狼默左右看了看:「狼文呢?」

虎結翼:「哎呀,不是應該和我們一起嘛?」

狼文:「我來了。」狼文拖着屁股扶着樹緩緩走來,看來是摔的不輕。

虎結翼:「狼文老弟,是誰把你打成這樣的?」

狼文:「還好意思說,你們倆大牲口嗖一下子就竄出去了,害的我從樹上摔下來了,哎吆,疼的一批。」

虎結翼:「哈哈哈,不好意思了。」

狼默:「笨,不過看來這裡不能呆了,我們一人背上兩個書包趕緊離開這裡突圍。」

虎結翼:「好!」

狼文:「啊?還走啊,能不能體諒體諒我這屁股,跟了我好多年了。」

狼默:「你也可以選擇留下給他們沖分。」

虎結翼:「那感情好啊,這樣你就能被他們抬回去不用自己走了。」

狼文:「那算了吧,我屁股還能再堅持下。」

趙玄:「那快走吧,一會他們就來了,他們跑的可快了。」

轉眼間四人來到樹林邊緣,這時就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出現在眾人面前,那就是前面是一片開闊地,沒有絲毫的掩體,眼中可見的就是眾多的獵捕者在草地上休息,趙玄不會武功和狼文又摔傷了,如果強行突圍恐怕只會被拿下。

趙玄:「這可咋辦呀,這麼多獵捕者。」

狼文:「要不等他們休息完了離開這裡的時候再過去?」

虎結翼:「恐怕不妥,你看他們走了一批又來了一批人,恐怕是交替着在這裡休息的。」

確實如虎結翼所說的一樣,為了避免學員在島的邊緣渾出去,學院派了一部分已經得分的獵捕者在此巡視也同時休息調整。

狼默:「我們趕緊收集地上的草做成草堆,利用這片長草地趴着過去,那片短草地和沙灘就趕緊跑過去,他們實力不是很強,我們應該能強行突圍出去。」

虎結翼:「也只能這樣了。」

說罷四人趕忙收集樹枝和地上的長草並鋪在自己身上,此時時間已經接近黃昏,四人本想在日落之後再過去,但沒想到後面有幾隊獵捕者趕來,無奈四人只能提前進入草叢匍匐前進,但就在經過人群中時,一名獵捕者不小心踩到了狼文的屁股上。

獵捕者甲:「什麼時候這裡有個草堆,(又踩了兩腳)還挺軟的」

雖然狼文心裏罵罵咧咧但好在狼文忍住了疼痛。

獵捕者乙:「害,草堆草做的能不軟嘛,快來接着喝,明早還得抓人呢。」

獵捕者甲:「唉,也是。」

但就在四人剛爬出人群進入短草地時,獵捕者甲突然尿急。

甲:「哎吆,周圍有廁所沒。」

乙:「瞧你這屁事,隨便找個地解決吧,你他喵的離這遠點,死心眼啊!」

甲來到了短草地發現了四人的草堆並且來到狼文的頭上,「怎麼這裡也有草堆,哎,正好了。」

狼文忍無可忍飛起一腳踢倒了甲並且上去補了幾拳:「踩老子屁股就算了,還隨地大小便,還想在老子頭上解決,你妹的。」

此時所有休息的獵捕者迅速包圍了過來

狼默:「快走!」

虎結翼:「得跑了,走可不行了。」

說罷抱起狼文就跑,但無奈距離太近眼看就要被追上了,虎結翼又拎起趙玄原地轉了幾圈利用慣性將狼文趙玄扔出了突圍圈,就在此時後面獵捕者找準時機對虎結翼背後發動偷襲,但好在狼默跳到虎結翼身後用利爪和腿法抵消了獵捕者的攻擊,此時獵捕者將二人團團圍住,狼默和虎結翼背靠背準備迎敵。

而突圍的趙玄和狼文也被小**扶了起來,同時趙玄和狼文也看到了盤坐在一顆斷樹上的王天知,王天知的手裡也正不慌不忙的用紙符疊着什麼東西。

趙玄:「你還有心情疊這個,也不來幫幫我們,而且,沙灘上怎麼會有樹的。」

狼文:「我們快回去救他倆吧!」

小**:「不行,走出來了就不能再回去了,而且我們要幫忙得話會被當成作弊取消資格的。」

狼文:「那怎麼辦,難道我們就這麼看着?他倆打不過這麼多人的。」

這時獵捕者也發動了攻擊,虎結翼和狼默只能奮起抗擊,背對着作戰,虎結翼憑藉著過硬的拳法腿功把近身的獵捕者一頓胖揍,並用靈力使自己的身體變得更加堅固來抵擋獵捕者的飛鏢,狼默運用自己的靈狼之魂,再加上自己矯捷的身手,亦攻亦收,但獵捕者的人數過多隨着時間的流逝自己的體力也逐漸不支,就在兩人背靠背氣喘吁吁之時,幽之禹從人群中殺出,運用驅魔之法打退了一面的敵人,但很快周圍的獵捕者又包圍了上來,三人背靠背迎敵但狼默和虎結翼實在是沒有力氣在發動攻擊了。

狼文在外面看着正着急,王天知也折好了他的小鳥,「怎麼樣,折的還不錯吧。」

王天知拿着紙鳥展示給三人看,但被狼文一掌拍落。

狼文:「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這裡逗樂?!」

王天知又練起了小鳥:「哎呀,着急和生氣是最沒有用的事了,像現在這樣只能等待變數再作打算,與其着急,不如給你們變個戲法穩穩情緒。」

狼文:「你。。」

只見小鳥在王天知手中慢慢的打開了翅膀,逐漸變成了一隻真正的鳥,並緩緩的向島中的樹林飛去。

小**:「哇,好厲害。」

狼文:「所以呢,要給你頒個獎嘛?」

狼文現在已經成了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轉。

王天知又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隻笛子說到:「莫急莫急,看老夫如何扭轉乾坤。」

只見王天知吹奏着笛子,空氣中有陣陣微風吹來,樹上的葉子也彷彿跟着音符跳動,隨着王天知的節奏加快,微風也變成了疾風,樹林中的樹木也開始了劇烈搖動,草地上的眾人也感覺到了不對。

甲:「哪裡來的大風啊。」

幽之禹:「別放棄,說不定有機會。」

在王天知繼續吹奏時一隻樹葉圍聚成的大鳥在樹林上空出現,緊接着隨着王天知的一聲吹奏大鳥向人群中飛去並炸散,只見不知數目的葉子在眾人中飛舞,眾人瞬間看不清任何東西,只能看見葉子在亂飛。

虎結翼:「我們趁亂趕緊走吧。」

狼默:「不行,看不清楚方向了。」

狼文:「變數!變數來了。」

王天知不再吹奏笛子,而是用笛子有節奏的敲打着胯下的樹樁,嘴中也在極小聲地念着咒語,此時在樹林中飛出一顆斷木飛向幽之禹三人的胯下,三人分不清楚狀況,只覺得有東西在自己屁股下面,就隨着感覺坐了下去,然後樹樁馱着三人就飛到了沙灘上,位置正好在王天知身旁,風與樹葉也隨之消失。

狼文小**和趙玄此時已經目瞪口呆:「好厲害啊。」

而王天知的行為也被周圍教官們發現了,「你在幹什麼,剛才的風是不是你們弄的。」

王天知:「怎麼了長官,吹笛子助興也不行么,風?什麼風,剛剛吹的太投入了,發生什麼事了。」

狼文:「不知道啊,吹的太好了,都聽入迷了,唉,哥你們怎麼突圍出來了。」

小**:「教官你不是說不能進去幫忙嘛,我們也沒進去呀。」

督察官:「行,我說不過你們,現在開始你們不準在做任何小動作了,否則就判你們違規。」

狼文:「好的長官,我們會宿舍了行吧,自證清白。」

在回宿舍的路上虎結翼止不住的誇讚王天知的本領:「天知兄弟,你真是好本領啊!」

王天知:「哈,一些小把戲罷了,也就唬唬人,實際沒什麼大用,不足掛齒。」

而在此時眾人也遇到了從後面趕來的凌風。

趙玄:「凌風大俠,你什麼時候出來的。」

凌風:「我剛剛出來,在裏面實在找不到你們就突圍了,出來之後聽說你們回宿舍了,就趕來找你們了。」

原來凌風在樹林中一直在找他們卻又找不到,但是找到了大皇子,兩個人慢悠悠的邊聊邊走,獵捕者認識兩人的身份也深知凌風的本事也不敢招惹,於是便繞開尋找他人去了,而兩人也就順順利利的突圍了。

小**:「咱們宿舍可是唯一一個全部第一天突圍的宿舍呢。」

趙玄:「哇,真的嘛?」

小**:「對的,我幫教官統計突圍人數來着。」

王天知:「那還有沒有和我們一樣較早突圍的宿舍呢。」

小**:「有,隔壁班的有個名號叫蝙蝠法師的那個宿舍,直接在人群里殺出來的,也是和天知一樣用的可厲害的法術呢。」

王天知:「哦?有意思。」

凌風:「看來能人不少啊。」

小**:「先別說這個了,我們能修整四天呢,走,咱們下館子去,我請客!」

虎結翼:「哈哈,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狼文:「好啊好啊,我肚子早餓扁了。」

狼默:「出息。」

伴隨着打卡下班的日落,眾人在剩下的一抹餘暉中有說有笑,一起走向歡樂的夜晚,不管是訓練的辛苦,還是突圍的艱辛,彷彿在朋友的陪伴訴說中自覺的溜走了,也不管未來的路是否通向哪裡,是否常伴歡樂,在這觥籌交錯下都不以為然,哪怕酒足飯飽之後,躺在樹石草地上仰望這畫卷般星光閃耀的夜空,也只覺得只要一路有你們,未來一切皆可期。

——暗影道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