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秦晚晚霍連城小說在線閱讀
秦晚晚霍連城小說在線閱讀 連載中

秦晚晚霍連城小說在線閱讀

來源:2tuiwen 作者:秦晚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晚晚 霍連城

以前她嫌秦晚晚痴傻,現在她卻巴不得秦晚晚還是從前那個什麼都不懂的樣子
霍連城聽得滿臉窘迫
他都多大的人了,還當著他媳婦的面說他是兔崽子
之前他是打算去挨槍子的,所以才會跟秦晚晚和離,放她走的
...展開

《秦晚晚霍連城小說在線閱讀》章節試讀:

秦晚晚霍連城小說在線閱讀第52章  


也是霍連城把她的奢望扔在地上,像是垃圾一般的碾碎。
她突然就明白了,或許她就該是一個人的。
有什麼好解釋的,他拿出和離書的時候,她不是問過了為什麼要離婚么!
那時候霍連城不肯說,現在又想起來說了?
可秦晚晚不想聽了。
很多事,過期不候。
他們本身就沒什麼關係的,就像是兩條毫無交集的交叉線,某一天不小心就匯聚成了一個點。
但是終究要奔赴不同的方向,成為彼此人生中的過客。
「沒什麼可解釋的,我們本身也沒什麼關係不是嗎,你不欠我任何解釋,前路漫漫,只願你我各生歡喜!」
她聲音沒有任何起伏,冷淡到了骨子裡。
本就是薄情的人。
霍連城還想解釋,可良久之後他只是艱難的吐出了三個字:「對不起!」
一抹苦澀從胸腔蔓延到他的口腔,唇齒之間都是苦澀的味道,比他用口腔給秦晚晚喂葯的時候還要苦。
他是下了決心放秦晚晚走的。
不管他是為了什麼,有什麼苦衷,那都不是他可以推開秦晚晚的理由。
他明白,那些解釋,縱使說出來,也是撼動不了秦晚晚離開的決心的。
雖然相處的時間還不長,但是霍連城覺得他懂秦晚晚。
她跟他一樣,驕傲不可一世。
霍連城想着,不如,就放她走吧!
他是要去跟人玩命的,誰能保證就能完好無缺的回來?
只是,心怎麼空洞洞的,還散發著星星點點的疼痛?
最終,霍連城還是從馬車下來了。
來不及解釋那麼多了,碼頭最後一班船就要開了,他還得趕去跟周向北會合。
他們要離開煙城,要走的第一條路就是水路。
秦晚晚看看身上的衣服,吁了口氣,對車夫吩咐道:「我們走吧!」
車夫聞言輕輕揮動馬鞭,馬兒就往前走了,馬蹄聲混着車軲轆轉動的聲音,在夜幕的街道里顯得悠遠又孤寂。
霍連城遠遠的看着馬車漸行漸遠.......他的心底有個聲音在告訴他,快追上去,否則你這一生都要錯過她了。
未曾擁有過。
卻心痛的好像已經死去了千萬次。
最終,霍連城還是沒能按捺住心底的那份悸動,在馬車即將消失在街角的時候,他追上去了。
他攔在馬車前,車夫沒來得及停下馬兒,只得用力的拉住了韁繩。
馬兒前蹄揚起,整個馬車也因為馬兒受驚大幅度晃蕩。
眼看着一雙鐵蹄就要踏在霍連城身上,他拉住韁繩,一把翻身就躍上了馬背。
或許是他身上的悍氣震懾了馬兒,馬兒將鐵蹄放下之後發出了一聲長鳴,然後乖乖的再也不敢動彈。
秦晚晚察覺到了馬車的異常,等馬車停穩之後,她才拉開了帘子問道:「怎麼回事。」
一抬頭,她就看見了馬背上的男人,筆直修長的一雙長腿緊貼着馬腹,腰肢挺拔,肩膀寬闊,一頭黝黑的短髮在夜色下散發著柔和的光。
霍連城回頭看着馬車上的秦晚晚,他聲音低沉:「我這趟出去,生死未知,秦晚晚,你等我三個月,若我能活着回來,你就聽我跟你解釋。」
「我不會.......」不會等你的。
秦晚晚話還沒有說完,霍連城就已經從馬背上跳了下去,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秦晚晚,然後大刀闊步的向著與馬車相反的方向走遠了。
他沒有再回霍家,而是直接往碼頭的方向趕。
這會回去,被江素雲逮住了肯定少不了一番盤問,他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耽擱了。
馬兒受驚,車夫被嚇的夠嗆。
好不容易才回過了神,他忍不住問道:「這夫妻倆沒有隔夜仇,我看霍少爺不像是對夫人無情的樣子,夫人真打算就這樣走了?」
「我們已經和離了,算不得夫妻的,繼續走吧!」
車夫見秦晚晚不想多說,只能拿起馬鞭繼續趕路。
秦晚晚靠在車窗上,心中思緒萬千。
她在想霍連城說的話,生死未知,他是遇到了什麼危險的事情?
不過她隨即又搖了搖頭,不讓自己去多想了。
霍連城有什麼事,跟她有什麼關係?
她捏了捏被折成方塊放在衣兜里的和離書。
他們已經和離了。
以後都不會有什麼關係了。
這時,秦晚晚左手邊的一個麻袋一陣顫動。
她伸手拍了麻袋一巴掌:「別動,再動我弄死你!」
麻袋裡裝着容嬤嬤,是秦晚晚打暈之後裝進麻袋,讓下人幫忙抬上馬車的。
容嬤嬤手裡還有秦晚晚想要的秘密,秦晚晚自然不會忘了她。
聽到秦晚晚警告的聲音,容嬤嬤立馬就老實了,她嘴裏被秦晚晚塞滿了布條,連輕微的嗚咽聲都很難發出來。
夜風習習。
馬車走了很久,都沒有到秦家。
秦晚晚在心中暗算,這馬車跑的時間,都快要趕上大婚那天她坐轎子的時間了。
「師傅,還有多遠!」
秦晚晚不禁問道。
車夫含糊不清的回應:「快了快了,這就到了。」
突然,秦晚晚感到腳下一陣顛簸。
她覺得奇怪,就拉開了馬車窗戶上的窗帘。
馬車駛進了一條狹窄逼仄(zhe)的巷子。
這不是去秦家的路。
馬車夫想做什麼?
秦晚晚心中大驚,正在心中思慮對策,馬車就已經停下了。
馬車夫在外大喊:「阿柴哥,出來驗貨了!」
巷子深處,一個刀疤男罵罵咧咧的拉開了院門:「李二狗,你小聲點,生怕別人聽不見啊,怎麼,又有新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