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假千金是戰力天花板
重生假千金是戰力天花板 連載中

重生假千金是戰力天花板

來源:asp1 作者:林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即墨奚 現代言情 謝衍

她可是末世的喪屍王,如今不僅被人陷害,還被驅逐出家門,假千金的身份真不好當
聲名展開

《重生假千金是戰力天花板》章節試讀:

第2章 恩公,他叫謝衍


天色昏暗,噼里啪啦的閃電夾雜着雨水,那雨大的就像是有人站在雲端上往下倒。
不過轉瞬即墨奚就被澆成落湯雞,衣服全都黏在身上,後背傷口疼的呼吸都困難,可她卻像沒知覺似的。
一步一步堅定不移的往前走,不知走了多久,雙腿開始變的綿軟無力,連抬起都困難。
即墨奚抬頭,僵硬的歪了下腦袋,毫無徵兆一頭栽倒。
「撲通!」
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清晰的腳步聲,由遠及近走來兩個人。
那男人身姿挺拔,寬肩窄腰,兩條大長腿包裹在黑色西裝褲內,撐着一柄黑雨傘。
眉眼低垂,瀲灧多情的桃花眼就這麼撞入即墨奚眼裡。
「我去!」
身旁的人被嚇了一跳,「這什麼情況,怎麼傷成這樣?」
地上的雨水都被染成血色,形成一條紅色血河,觸目心驚。
即墨奚躺在地上,意識逐漸模糊,面無表情的看着他,旋即伸手輕輕拽住他褲腿。
沒有求救,眼眸中無悲無喜,一片麻木。
「六爺,這小姑娘傷的很重,要不要幫忙送醫院去?」
身旁的人起了惻隱之心。
男人看了她一眼,即墨奚已經昏厥,沒有遲疑的彎腰將她抱起,卻摸到一手血。
「我天!」
幫忙打傘的人看着即墨奚背後血淋淋一片,驚叫出聲,「她後背上都是血,什麼人這麼狠心將人打成這樣,太殘忍了吧……」 「開車。」
男人一記冷眼掃來,打斷他的喋喋不休。
六點,醫院。
即墨奚睜開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沙發上坐着的男人。
他穿着白襯衫,袖口微微挽起一截,露出一小段健壯的小臂,白皙的手指正端着玻璃杯。
指如蔥根,瑩白如玉。
光線透過窗戶落在他身上,暖黃微醺,像是打上一層濾鏡,顯得愈發妖孽矜貴。
注意到她的目光,男人起身朝她走過來,「你醒了,有沒有哪裡不舒服,要喝水嗎?」
聲調很冷冽,卻意外的好聽,低低的有些撩人。
即墨奚看着他,蒼白的小臉面無表情,嘴唇反覆張合好幾次,「恩公。」
男人正彎腰倒水,被她這聲『恩公』喊的手一抖哆嗦了下,渾身都不自在,輕咳一聲,「我叫謝衍,叫我名字就行。」
「謝衍。」
即墨奚跟着默默念了一遍,又指着自己說,「即墨奚。」
她有名字了,從今以後就叫即墨奚。
「喝點水吧。」
謝衍將水杯遞過來,那隻手骨節分明,異常好看。
即墨奚盯着他的手看了幾眼才低頭喝水,剛喝了兩口,病房的門就被人撞開。
「奚奚!」
一名中年婦女風風火火闖進來,發梢凌亂,氣息不穩。
看到病房的謝衍時明顯愣了下,直勾勾盯着他上下打量。
這男人是誰?
光看那穿着打扮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腕錶最起碼值七位數。
長的還這麼俊,定然非富即貴。
謝衍微微頷首,「即墨女士你好,既然您已經到了,那就不打擾了。」
說罷低頭看了眼病床上的即墨奚,對她點點頭才抬腳走出去。
房門被關上,即墨瓊立馬就問,「奚奚,剛才那男人是誰?
你跟他是什麼關係?」
眼前的女人約莫三四十歲,穿着一條淺色碎花連衣裙,身材姣好,容貌柔美,雖上了年紀,但保養的還不錯,有幾分姿色。
這人叫即墨瓊,正是季柔養母,即墨奚的親生母親。
兩年前,即墨奚跟季柔陰差陽錯的人生才被公之於眾。
季柔被接回季家,即墨奚本是要被送回即墨瓊身邊的,但心地善良的季柔央求父母將她留在季家。
這之後季柔更是沒忘記即墨瓊這個養母,偶爾會帶即墨奚一起去探望她。
即墨瓊很疼季柔,總囑咐即墨奚要聽話,要對季柔心懷感恩。
在她心裏,疼愛季柔遠勝過即墨奚這個親生女兒。
即墨奚面無表情看着她,「跟你無關。」
聽見這話,即墨瓊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徹底爆發,「什麼叫跟我無關,你說的叫什麼話?
即墨奚你有沒有良心?
我接到醫院的電話馬不停蹄趕過來,一路上擔驚受怕,生怕你有個什麼好歹,你就對我這種態度?」
即墨瓊指着她,怒氣沖沖的質問,「即墨奚我還沒問你呢,為什麼要將柔柔推下樓?
她可是把你當親姐姐,我之前都是怎麼教的,你怎麼能做出這種惡毒的事情來?」
季柔打電話說即墨奚惹季金龍生氣被戒尺抽的渾身是傷,還被趕出了季家,叫她看看生怕出什麼事情。
即墨瓊追問事情緣由,季柔卻支支吾吾不肯說,還是她打電話給一個傭人才問出事情的真相。
之後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一路上是又急又惱,擔心即墨奚,又惱怒她傷害季柔。
還是這種態度,怎麼能不叫她生氣。
「我知道你嫉妒柔柔,可她才是季家正兒八經的千金小姐,你偷了她的富貴生活,享受那麼多年不屬於自己的,還有什麼不知足?
這一切本就應該是她的,是她心善沒跟你計較還把你留在季家,你怎麼能恩將仇報?」
即墨瓊語氣憤恨,一幅恨鐵不成鋼的模樣,見她臉色蒼白,語氣緩了緩說,「真是個糊塗東西,我們家窮比不上季家的榮華富貴,你怎麼就不開竅?
如今被趕出季家我看你以後怎麼辦!」
「你先養傷,等傷好了就跟我去季家給柔柔和季先生道歉,哪怕是下跪認錯,也要讓季先生原諒你,知道嗎?」
對她的喋喋不休,即墨奚理都沒理,順手取過手邊的雙肩包,那正是原主的東西。
拉開拉鏈,裏面是原主的手機和證件等東西。
即墨瓊立馬道,「這是柔柔打電話叫我取的,看看她再看看你,這時候還不忘替你考慮,對得起她嗎?」
即墨奚取出那隻鑲着紫色水鑽的手機,這東西是這個世界的必需品,可以隨時聯絡想聯絡的人。
可惜…… 下次一定要跟謝衍要個聯絡方式。
「即墨奚我跟你說話呢有沒有在聽?
一天天就知道玩手機,我怎麼會生出你這麼個不爭氣的東西!」
即墨奚被她吵的蹙眉,面無表情道,「好吵,你出去。」
還嫌她吵?
自己做錯事還有理了?
即墨瓊被她這副油鹽不進的模樣氣的一口氣上不來,「行,我還不樂意管了,自己用腦子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