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姻緣簿】
【姻緣簿】 連載中

【姻緣簿】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文君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成香君 楊繁 現代言情

成香君原本與程響驊情投意合,卻被女星橫刀奪愛
看着她一蹶不振的樣子,好友楊繁帶着她去旅遊散心
在旅遊中,成香君無意得到了一本《姻緣簿》,據說通過此書可以看到每個人的前世與今生
在一個月圓之夜,成香君成功揭開了她與身邊人的前世今生的因果關係
為了縷清關係,特將各人寫在簡介上,供參考
(今生)有以下主要人物:成香君,程響驊,沐如意,楊繁,方靜,瓊姐,貓兒妞妞,蕭岑,白導演,魏林,任老闆以及成果等
(前世)對應以上人物:丹香,周昉,碧葉公主,楚岸,江如畫,鳳姨,嬰兒妞妞,岑兒,張游,景圓,楚鴻以及無名流浪人等
此書含今生(現代)與前世(古代)兩部分,第一卷和第三卷是現代(今生),第二卷是古代(前世)
展開

《【姻緣簿】》章節試讀:

第5章 今生5


要問十七歲的成香君最喜歡哪裡,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市圖書館。

說不上來她有多喜歡讀書,上學的時候沒有好好讀書,卻對讀書人有一種莫名的好感,覺得讀書人很厲害。

每個周末她都往圖書館去,隨便借一本書,靜靜坐在圖書館裏,看着那些低頭看書的人,對她也是一種滿足。

成香君曾在某一本書上看到這樣一段話:兩個人的相遇,如果都帶着一點玄學,那就是命中該有的緣分。

她遇到程響驊那天,好像也帶着一點點玄學。

去圖書館前,她有個習慣,要在樓下的奶茶店點一杯紅茶喝完之後才上樓去看書。那天她按慣例又點了杯紅茶,摸錢袋子的時候才發現沒有帶,她有些不好意思,剛要說不買的時候,一個冷清的聲音從身後傳來:「給我也打包一杯紅茶,這位小姑娘的我來結賬。」

成香君回頭一看,一個身材高大的大男孩站在她身後,青春俊朗,眼神清澈。

那是她第一次見到程響驊,說不上來的一股熟悉感直擊成香君心頭。

她一直不知道這種感覺到底是什麼,直到她第一次讀了《紅樓夢》,讀到賈寶玉第一次見到林黛玉的時候,寶玉說:這個妹妹我曾見過,只是想不起到底在哪裡見的,或許在夢裡。她第一次見到程響驊,大概也就是那種感覺吧。

後來店員收了款,快速做了兩杯一樣口味的紅茶,男孩拿了自己那杯就走了。成香君不好意思再盯着人家看,也拿了紅茶走一邊喝。平時三兩口喝完的紅茶,今天卻有點捨不得,喝了半天還剩下半杯,成香君厚着臉皮找店員要了個小包裝袋把那杯紅茶裝了起來,拎在手裡上樓去圖書館看書。

在文學類書架前,她豎著一根食指,從第一排書架開始,一本書一本的點過去。她喜歡點兵點將的遊戲,平時在租房裡一個人太孤單的時候,她就點兵點將跟傢具說話。

食指突然停下了,因為成香君看到了另一隻食指。成香君順着食指看去,剛剛為她買單的年輕人嘴角噙笑,正看着她。

「你看還是我看?」 他問,聲音比剛才結賬的時候多了少許的溫度。

成香君沒有因為他剛才為她付款,便拱手相讓。她迎着那清澈的目光,輕聲說道:「我看。」

那男孩點點頭,選擇了另一本書轉過身就走。

成香君拿着書選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雖然眼睛看着書,但是第六感告訴成香君,有人在看着她。人有時候很奇怪,你明明沒有看見有人在看你,但是你就是知道有人真的在看你。

成香君抬頭環視了一周,恰恰就看到那個大男孩跟她坐的位置,剛好是一條直線,而且中間沒有任何人擋住。兩人的視線在空中撞在了一起。

圖書館裏明明沒有風,但是成香君卻感覺到他們之間吹起了一股清風,吹得她的心怦怦直跳。

她不轉移視線,那個男孩也不轉移視線。兩人也不知在較什麼勁,好像誰先轉移視線就會輸一樣,你盯着我,我盯着你。

一個背着粉色小書包的女生,不解風情的在他們中間坐了下來,兩人才停止了這種鬥雞眼般的遊戲。

以後再去圖書館,好像多了一份喜悅和期待。看書不再是目的,單單是看陌生人也不再令人滿足。成香君第一次這樣渴望每天都見到那個人。

好幾次,成香君假裝無意拿掉書,透過空架子偷窺低頭看書的程響驊,陽光柔和的灑在他身上,彷彿那是他自己發的光。

成香君半倚在書架上,拿着書遮住半邊臉,假裝看書,眼睛卻往人家身上瞟去。不料剛剛明明還站在那裡選書的人已經失去的蹤影,成香君焦急的四處張望,卻不小心撞上了身後的人。

「對不起······」

一抬頭,成香君瞬間臉紅了。她要偷看的人正嘴角噙笑看着她。也不知到底是誰在看誰了。成香君有些訕訕的退了半步,人家也就一語不發的走過去了。

後來,成香君從他的借書卡上知道了他的名字,她一遍遍的用手指描繪這那三個字:程、響、驊。兩個人的名字這麼相似,他姓程,她姓成,都是cheng。成香君覺得有意思極了。

再後來,成香君又通過別的渠道聽說了程響驊是本市重點大學的大一學生,還是當年高考的文科狀元。父母都是高知分子,是典型的書香門第。

成香君有心要認識人家,挑了個周末,梳洗打扮一番,買了兩杯紅茶,等在圖書館外面。她早已摸透了他的時間規律,知道他午時三刻肯定要離開了。

圖書館門外人來人往,都是一些可愛的年輕人,每個人看着成香君的眼神都有點心照不宣。大家都很寬容,也很樂見有情人終成眷屬。

可是那天偏偏左等右等都等不來她想等的人,平時都是這個時候走的人,那天不知為了什麼事就沒有按時離開。就在成香君耐心即將告罄時,程響驊和一個青春靚麗的女孩子有說有笑的終於從圖書館出來了。

成香君那掛在臉上的笑容耷拉了下來,手中的紅茶早已沒有了熱氣,拎在手裡簡直重逾千斤。她冷哼一聲,轉身就走,途經垃圾桶,原本已經走過去的她,停一停,想了想,又退回去,狠狠的把兩杯紅茶塞了進去。成香君還有點不解氣,又踢了垃圾桶幾腳。

「不是要送給我的嗎?」

突然身後傳來那熟悉的冷清的聲音,成香君心中一跳,站住不動了。

程響驊走了上來,低頭往垃圾桶看了看,戲謔道:「原來不是請我喝的,是請垃圾桶喝的。」

成香君不說話,低着頭看自己的腳尖。心中卻想,原本就是請你喝的,可惜你沒那個口福。

只聽程響驊說道:「那個女孩子只是我高中同學。」

成香君抬頭,卻只看到程響驊一個人,剛才那個女孩子不知道去哪裡了。她轉頭四處看了看,卻聽程響驊笑道:「不用找了,她先走了。」這個「先」聽在成香君耳朵里有點靈性,那就是他們還要回去匯合的。

「你剛才請垃圾桶喝紅茶了。換我請你喝茶好了。」

成香君心情低落,說道:「不了,你的茶我喝不起了。」說著轉身就要走,程響驊跟上她的腳步,奇怪道:「為什麼?」

成香君沒有心情再廢話,加快了腳步,想甩開他。誰知程響驊的大長腿邁的比她還大,她走兩步還比不上人家一步。成香君甩不掉人家,卻被人家甩的差了兩步。成香君有點無語,想到剛才那個不管衣着還是五官都很漂亮的女孩,自己雖然經過了精心裝扮還是輸人一等。雖然程響驊還特意解釋「那只是他的高中女同學」。成香君心中就是很不快,悶的發慌。成香君乾脆放緩了腳步,既然甩不掉人家,乾脆漸漸落後好了。

「對了,」程響驊還沒有發現她的小伎倆,繼續說道:「喝別的茶可以嗎?我之前去的那家奶茶店出了一款新品,比紅茶好喝多了。」

看着程響驊自己慢慢走遠了,成香君感覺又有點好笑,叫道:「哎,程響驊!」

程響驊微微一愣,才發現自己走的太快,把人甩在了後面。他回頭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說道:「什麼?」臉上突然帶着驚奇,問道:「原來你知道我的名字啊?成香君。」

他也準確無誤的叫出了她的名字,成香君又高興起來,但她想隱藏住那點喜悅,卻又忍不住揚起了一邊嘴角,得意說道:「你不也知道我的名字嗎?」

兩人都有些不好意思,默默站在原地不再說話。風把兩人的衣擺吹起,像吹皺了一池春水。

還是成香君先打破了那份尷尬的沉默:「我還是喜歡喝原來的紅茶,你還請客嗎?」

程響驊微笑着點點頭:「只要你願意。」

成香君終於笑了,微風拂面,笑顏如花。

那天,坐在茶室的小沙發上,程響驊從桌底下用小手指輕輕勾住了成香君的小指。兩人表面上都一副嚴肅的表情,心中的雀躍卻已經藏不住了,都用餘光掃描彼此,發現對方的臉色都漸漸緋紅了。程響驊和成香君心照不宣的低頭抿嘴笑了起來。

剛好是戀愛的季節,剛好又是到了戀愛的年紀。一切都剛剛好。沒有遲一步,也沒有晚一步。

就是從那天開始,成香君和程響驊的戀情拉開了序幕。大概大部分的戀情都是一場戲,有開始的那天,也會有結束的那天。只是開始的時候,沒人知道會結束在哪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