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把驚悚遊戲玩成沙雕冷笑話合集
我把驚悚遊戲玩成沙雕冷笑話合集 連載中

我把驚悚遊戲玩成沙雕冷笑話合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小廢廢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葉小北 懸疑驚悚 柳無常

驚悚遊戲降臨全球,引發全球恐慌!死傷無數! 柳無常開局覺醒十萬個熱笑話系統,給鬼講笑話就能獲得獎勵?還有這種好事!幫鬼完成願望也能獲得好感值?我可是良好熱心市民啊!沒問題!在暗中把鬼嚇哭,就這也能獲得獎勵?那我只能勉強的成為鬼眼中的怪談咯~ 記者:請問鬼為什麼怕您呢? 柳無常攤手:鬼又沒見過沙雕,怕我很合理吧?我只是一名平平無奇的沙雕罷了! 記者:???展開

《我把驚悚遊戲玩成沙雕冷笑話合集》章節試讀:

第5章 給鬼講笑話!鬼蚌埠住了


血屍當然不是傻子。

它就算非常愛聽恐怖故事,也不能就此輕易息怒。

畢竟對方犯了大忌!

一個人類,招惹到鬼了!

不出意外的話,都是無力回天的情況。

這一次遭遇也告訴了柳無常……真不錯,惹鬼的感覺真不錯。現在不拿小鬼鍛煉鍛煉,以後遇到大鬼怎麼敢出手呢?真男人,從來不會猶豫!

因為,

猶豫,就會敗北!

嗯……這傢伙腦迴路一如既往的清奇。

「我講的恐怖故事,不一般,出乎意料,新鮮感爆棚,絕佳情節,保證您滿意。」柳無常不開玩笑地說道。

輪椅血屍猶豫。

琢磨了片刻。

好像答應了。

「你先講試試。記住,這不代表我放過你了,如果這個恐怖故事不合我胃口,或者是沒有到我的滿意程度,你一樣會被我殺死。」輪椅血屍殺機凜然地說道。

絲毫不給他機會。

不過此時的輪椅血屍並不知道面前這個男人會給它講一個多「恐怖」的故事……傻乎乎地期待着。

「行,咳咳……我要開始講了。」柳無常清了清嗓子。

用沙啞瘮人的嗓音開口說道:

「聽好了。」

「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個同學叫小明。」

「上學的時候,同學們都笑話他,說,哇,小明你的頭型好像一個風箏啊!」

「小明很委屈,生氣地跑出了教室。」

「跑着跑着……他就飛起來了!」

「哈哈哈哈哈哈!!!!」柳無常說完「恐怖故事」突然哈哈大笑。

「噗呲!」因為這個笑話有點離譜,結局出乎意料,再加上柳無常的笑聲有着超強的感染力,讓血屍瞬間噗呲給笑出來了,也不知道它是真笑了,還是氣笑了。

血屍蚌埠住了!!!!

它狂拍大腿,哈哈大笑:「哈哈哈,同學說他頭型像個風箏,他氣得跑出了教室,結果跑着跑着飛了起來!哈哈哈哈!!!」

「來自輪椅血屍的好感值+1+1+1+1+1……」

【叮咚!系統檢測到輪椅血屍因為宿主的笑話蚌埠住了!獎勵青銅級鬼物「噶腰子鬼斧」!】

界面彈出獲得的新鬼物信息面板。

【物品名稱:噶腰子鬼斧】

【品質:青銅級】

【噶腰子鬼斧作用:只要割破鬼皮,就能瞬間偷取對方腎臟!不過對高等級的鬼很難起作用,除非這個鬼極度腎虛,或是後續宿主將鬼斧等級提升。】

【噶腰子鬼斧用途:虛弱對方一半體力,噶掉兩個腰子就是幾乎全部體力被偷取!有時候,在絕佳時機,有意想不到的作用!】

【切記:這炳鬼斧元氣大傷,每天需要一個鬼的腰子恢復元氣,如果宿主不能滿足它,它將自動解除綁定!後續也可通過餵食鬼腰子讓它進行升級!】

「乖乖,這還是個可以升級的鬼物呢,世間罕見呢。」柳無常驚訝道,「不過從它是一炳元氣大傷的斧子的介紹中就可以看出,它原本的實力並非如此!看來是獎勵到了一個寶貝。」

柳無常是這麼覺得的。

「就是每天都得喂它一個腰子……這個條件也不是不行。可以升級的鬼物,後期的戰鬥力絕對不俗!用途大概率也不可能局限於噶腰子!」

「哪怕不能升級,也能賣個好價錢,賣不出去也能給人皮經文還我欠下的債。不過我感覺它還是很強的。畢竟能竊取鬼的重要器官,別說一般人了,哪怕是鬼打鬼,也得打的你死我活才能有割下對方腰子的機會。」

【系統被動觸發!對方因為宿主的笑話蚌埠住了,強行將對方怒氣值削弱90%!】

關閉掉系統彈窗。

血屍笑的前仰後合。

讓柳無常有點意外。

一個中規中矩的笑話,竟然讓血屍笑得如此開懷。

「不過仔細一琢磨吧,也合理。血屍生活在驚悚世界裏,這裏面全是殺戮,死亡,暴虐,哪有一個正常人給你講笑話呢,血屍可能從小到大都沒有解除過笑話這種東西,笑點低得離譜……也難怪。更何況一個合格的包袱是結局出乎意料,但又符合笑點。這個包袱讓它笑成這樣,也不難理解。」前世是相聲演員的柳無常對包袱的結構還是頗有研究的。

柳無常想通之後,開口道:「請問主管,我的這個恐怖故事……怎麼樣?」

「哈哈哈……不錯不錯……不對啊!」血屍臉色猛然一變!

「你這特么的是恐怖故事??」

血屍這才反應過來,它要聽的是恐怖故事,

結果聽了個笑話。

雖然這個笑話非常好像,但這和恐怖故事有一毛錢的關係嗎?

血屍想發怒,但是又沒有殺心。

抬起來要一巴掌拍碎柳無常的手變得沒有意義。

抬起手幹什麼?

殺死這個人類?

有什麼用?

血屍不知道的是,它心中的怒火有百分之九十被消除掉了,還有百分之十因為笑話過猛,也幾乎消失了。

沒有了怒氣的血屍,對於殺掉柳無常這件事已經沒有了執行的意義。

哪怕有着外人對此的不理解,會說什麼一個主管被人類戲耍了居然不發火。它也沒有殺心了。

其實它更納悶。

為什麼聽了個笑話,竟然有這麼大的作用。

奇怪……

但無論如何,血屍想怎麼憤怒也憤怒不起來了。

面前這個年輕人態度誠懇,講的笑話非常好像,道歉也可以接受……

「殺掉他沒有意義,留着的話,說不定還能從他身上多聽幾個笑話呢。」

輪椅血屍冷哼一聲。

臉色冷了下來。

放過柳無常的想法雖然出來了,但是做起來的話,作為堂堂一個主管,總要有威嚴的嘛。

「哼,罷了。先留着你一個狗命吧。」

「運動員馬上到了。殺了你也會耽誤很多事情。」

「現在人手緊缺,你趕緊回到工作崗位上!把你的事情做好。」

「對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血屍像個皇帝一樣地說道。

「我決定了,你的職務從服務人員淪為一個低級的擦鞋工!拿着你的工具,趕緊下去!」

「是。」柳無常走出房間,沒再說話,為自己的不公平待遇爭取些什麼。哪怕這個血屍在此時給他穿小鞋,也得暫時忍着。

開玩笑,鬼的世界裏,尊嚴哪有命重要。

不過,現在丟掉的尊嚴,日後一定會加倍拿回!

「哼,給鬼擦鞋,還是那些個暴躁的運動員鬼,你就等死吧。沒死我手上,也得被它們分屍!」辦公室里,輪椅血屍看着柳無常的背影陰笑道,「桀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