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高冷人設今天翻車了嘛?
高冷人設今天翻車了嘛? 連載中

高冷人設今天翻車了嘛?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十方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知州 鍾卿

鍾卿從小就就知道自己有一個定了娃娃親未婚夫
但是從來沒見過面,家人一直說他在國外, 一個從未見過的男人卻要藉此共度一生,鍾卿是拒絕的,但是父母的諄諄教誨於耳不消
只能暫且應下 秦知州聽說了自己有個未婚妻,就想起來小時候那個軟糯糰子,嘴角微不可查的泄出一絲笑意,誰想見到之後,嬌嬌軟軟的奶團長大之後怎麼一副冷若冰霜地模樣,但是不妨礙自己被她吸引着 但是隨着二人的不斷接觸,鍾卿發現好像這個便宜未婚夫還不錯的樣子
秦知州也發現冷漠面具下的那不堪回首的秘密 最後 秦知州「老婆,你不是不願意結婚嗎?那咱們去離個婚,我放你離開」 鍾卿「別,我喜歡結婚,不離,打死不離」 秦知州「這和劇本不一樣啊!」 鍾卿「我不管,我賴定你了」 秦知州眼神閃過一絲暗芒
「那我想要一個和你一樣的小不貝比,這樣我就相信你」 鍾卿「好,今天我們就去搶一個回來」 秦知州「..............................」 鍾卿「不行嗎?哥哥家的小孩有個挺像我的,讓哥哥過繼給我」 秦知州「卿卿,你是在糊弄我嗎?」 鍾卿「....」展開

《高冷人設今天翻車了嘛?》章節試讀:

第2章 秦家父母來訪


「既然昨天事情已經明了,那我們談談小卿和秦家長子的婚事」鍾爸悠悠地開口

鍾卿一振,目光閃了閃,歪着頭看向鍾爸,面露疑惑

「這麼突然,人不是還在國外嘛?」

「什麼國外,昨天就是人家送你回來的,你還恩將仇報地吐了人一身」

鍾銘賤兮兮地給鍾科普昨天秦知州臉色有多難看

鍾卿汗顏「…………」______啊這!

「好了,別貧了,爸媽就是想讓你們先定下來,讓你們先熟悉熟悉。」古女士溫柔的說著,看向鍾卿

「小卿你覺得如何呢?」

「我覺得沒有感情基礎地婚姻不會幸福,爸媽也是逃離了父輩定下聯姻才幸福地在一起,為什麼現在又把老一輩的思想重聚呢?」

鍾銘附和着「我覺得小卿說的對啊!你說兩個不熟的人在一起都沒有共同語言,怎麼交流呢?爸媽你們要不再思量思量」

鍾爸鍾媽聽完之後也沉默了良久,最終開口道「卿卿,不是爸媽思想封建,這個是媽媽和秦阿姨之前說好的,現在出爾反爾不太妥當。秦阿姨家我們知根知底,父母也放心。」

鍾卿繼續辯駁「可是我覺得兩個不熟悉的人相結合本身就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行為」

古女士「哪不是沒讓你們現在結婚,只是訂婚,這段時間你們多來往不就熟悉了嘛?我們也是為你好,還能害了你不成」

「媽,您明知道我不是這個話意思,您別斷章取義」鍾卿扶着隱隱作痛的腦袋說著

鍾爸「你就聽你媽一回,到時候實在不合適,我們也不會亂點鴛鴦譜」

鍾卿「爸,你怎麼也跟着媽胡鬧,這是可以隨便定的嘛?那我不就成為言而無信之人了嘛?」

鍾爸皺着眉,不語

古女士看着聽着女兒的話也有點動搖的心思,但是又想萬一兩孩子看對眼了呢?那不就少走彎路嘛?

「卿卿,這還媽媽和方阿姨從小就定下來的娃娃親,你說現在取消,媽媽面子往哪兒擱啊!」

鍾卿「您和方阿姨那麼要好,您要是說的話,方阿姨也不會怪您的,」

古女士「可是,媽媽也是要面子的,你給媽媽一個面子,到時候不合適咱們就和平分開,總得試試才知道是不是」

鍾卿感覺到一陣無力,聽着古女士苦口婆心勸解着,鍾爸在一旁思索着什麼 眉頭緊皺。看態度應該也是站在媽媽那邊的

「那我聽爸媽的」既然暫時改變不了他們都想法,只能順了他們地意,至於婚約,結婚尚且能離婚,更何況只是定親。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也算了了他們一樁心事

古女士輕柔的拍了拍鍾卿「好孩子,你可要懂的媽媽的苦心」

「媽,我懂是非,但是……」後面的話悄然而至最終倚在古女士的肩膀上 悶悶

翌日

剛從學校回來地鍾卿,踏入家門就發現今天比以往要熱鬧一些。

客廳沙發上的人被聲響吸引,轉頭看見站在門口換鞋的鐘卿,一名貴婦看向古女士,只見古女士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貴婦驚喜萬分的感嘆道

「時間過得真快呀!我仿若昨日才見證孩子的出生。真是恍若當年吶!」

「誰說不是呢!彷彿牙牙學語跌跌撞撞的叫媽媽還在昨日」

二人的感嘆,鍾卿一概不知,她知道客廳中和媽媽聊天的是方阿姨,便上前打了個招呼。

「好孩子,讓阿姨好好看看,小時候就覺得卿卿可愛乖巧,軟軟糯糯的,沒想到長大後越發水靈了 」

「伯母,還是如此的年輕,一如既往的知性優雅,」

方阿姨笑容滿面

「你這小嘴,跟抹了蜜一樣,說出的話讓人聽了心裏美滋滋的」

鍾卿嫣然一笑對着古女士和伯母說道「我就是實事求是,媽,阿姨,我就不打擾您們聊天,我先上去了」

看著鐘卿手裡還拿着學術資料,示意她先去忙她的,

鍾卿走後,秦伯母感慨着說道

「阿月,說起來我們也許久未見了,明天約着一起逛街怎麼樣.好久沒體驗過了」

「好啊!我們先規劃一下,明天的路線…………,我們先去……」倆人加起來都已經過百的人現在像個小孩子一樣,爭論不休着明天要去哪兒。全然忘記了今天的正事。

鹹魚群裏面

鍾卿狂轟濫炸地刷屏

鍾卿「要瘋了,要瘋了」

「他們動作也太快了一點吧!突然有點後悔當初還是太草率了」

「悔啊!悔不當初啊!」

「人呢,人呢,出來支個招,再不出來,你們的好姐妹就要步入已婚婦女行列了」

「在線等招,急,真挺急的」

白禪「………………」

「你刷的太快了,都沒看見發了什麼」

鍾卿「那你往回翻」

白禪「好的,加一個死亡微笑」

司方羽「小姐姐,不要慌,就算你結婚了,我們也不會嫌棄你的,安啦!」

「………………」

「什麼玩意,你要結婚了,卧槽,那個瘌蛤蟆想吃天鵝肉」

鍾卿「你這腦迴路短路了吧!就不能來點正常的,不是演習不是演習,迫在眉睫啊!」

徐琴「…………%mnjejdbjdn」

鍾卿@徐琴「你說對面什麼玩意,打中文」

徐琴「我再記低頭呢!登輝給你數」

白禪友情翻譯@鍾卿「她說她在擠地鐵,等會回去再說」

司方羽「我想到了,你逃婚吧!霸道總裁在線逃婚小嬌妻」

白禪「冷漠臉………………」

鍾卿扶額@司方羽「能不能靠譜點」

白禪「我想不出來」

鍾卿「朕要爾等有何用」

苦惱的鐘卿癱瘓在床上翻來覆去,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自暴自棄想着走一步算一步吧!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鍾卿下樓看見古女士和秦伯母激烈的討論着誰誰誰比較帥,哪兒哪兒的東西好吃。並未看到秦家兒子,可能對方也不贊同這門婚事吧!

旁邊談完正事的鐘爸和秦爸,大眼瞪小眼,插不進去話,只能充當吉祥物,給妻子遞遞水,投喂水果。

鍾卿看着着啼笑皆非的一慕,有些心生嚮往,她所追求的不過是兩情相悅。怕也是虛妄

大人們看見鍾卿走了下來,停止了幼稚地行為矜持優雅的端坐着。鍾卿坐下之後,兩家大家開始選一個黃道吉日定親

鍾卿坐在一旁,看着大家討論的很是激烈,內心毫無波瀾

最終定在了10月5號,這天剛好是鍾卿大三放假之後,也可以休整休整幾天,沒那麼急躁。

大家問了鍾卿的意見,鍾卿乖巧的表示都聽父母的安排。

所以就這麼定了,而故事裏主人公卻沒有一人是心生歡喜的。

秦家父母吃了晚飯之後和古女士依依不捨的告別了,走時還拉着鍾卿說了好一會話,喜愛之意不言而喻。

鍾卿目送着車漸行漸遠,直至淹沒於黑暗中,鍾卿想上樓休息了,煩心事重重堆積在心頭,壓的她有點喘不過氣了

和父母說了一聲,就踏着沉重步伐回到了卧室,關上門,深深呼吸了一下,打起精神,繼續看着桌上的文件,試圖讓這些東西讓她忘記那些糟心事。

第二天清晨

早上六點半鬧鐘還沒響起,就被一雙芊芊玉手給無情關掉了。床上人翻了個身,閉着眼,卻怎麼也睡不着了。

最後只能無奈地起床,簡單收拾了一下,下樓就看見只有鍾銘還在用早餐。

「今天有點稀奇啊!大早上還能看見我親愛的妹妹」欠欠的語氣鍾卿都已經無感了,也不搭話,直徑坐下,拿着早餐細嚼慢咽

鍾銘見人不搭理他,頓感無趣,一個電話響起,說了兩三句就出門去了,這下家裡安靜了。

今天沒什麼安排,鍾卿撐着下巴決定給自己放一天假,反正今天周末,去遊樂園玩一場,說干就干在群里艾特全體人員,問道

「有人一起遊樂園嘛?」

………………

十分鐘過去,無人應答……

白禪「我天回老家了看奶奶了,鄉下信號不好」

徐琴「我要上班,哭唧唧」

司方羽「卿,我和男朋友在外面呢!你要過來嗎?我把地址發你 ,然後我們一起去遊樂園玩,」

鍾卿「………………」

「算了,算了,我自己去吧!你好好陪你男朋友吧!」

司方羽「好吧!那你注意安全哦」

好吧,看樣子,只能自己去了,換好衣服,讓司機送自己去遊樂場。

___________

看着眼前眼花繚亂的娛樂設施,鍾卿躍躍欲試,首先她體驗了過山飛車,一路上高歌猛進,尖叫聲不絕於耳

覺得還是不夠刺激,又去玩了大擺錘,那真是人在天上飛,魂在後面追,鄰座的小姐姐都已經快哭了,死死拉着自己男朋友的手不放。鍾卿倒是沒什麼感覺。

隨後她把遊樂場刺激的項目玩了個遍,還是覺得缺了點什麼,抬頭一看,眼睛亮了,對哦,還有蹦極,

站在40米高度的跳台上,俯瞰大地,有種跳下去就解脫的奇妙感覺,鍾卿張開雙手感受着微風拂過臉頰,帶着髮絲隨風共舞。

教練說準備好了,話音剛落,一道靚麗身影毫無畏懼地跳了下去。極速墜落下在半空中感受耳邊刺啦啦的風聲。

過程不過十秒,卻令鍾卿茅塞頓開。

醫院病床上躺着一名狂躁不安的年輕女子,被人束縛着,病床邊上人急地團團轉,手裡不斷的打着電話 ,問那人什麼時候到

電話那頭冰冷的話語在黑夜裡尤為刺骨。「商柯凡,這是我最後一次幫助你,沒有下一次」

商柯凡焦急的說道「知州,我也不想麻煩你,但是芮芮只認你。我也沒其他法子了」充滿了無力感

「那是你的家事,我不做評論,但是我希望你明白,這不是長久之計」

「我知道,我已經在找這方面的專家了,」

「嗯」

電話掛斷,商柯凡看着床上不復往日溫婉的妹妹,眼神溢滿了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