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身懷絕世醫術劍法,被迫當小白臉
身懷絕世醫術劍法,被迫當小白臉 連載中

身懷絕世醫術劍法,被迫當小白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地上一隻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徐清風 林沐晗 都市小說

【都市 神醫 扮豬吃虎】 師傅傳我絕世劍法,我卻用來砍菜切瓜,師傅傳我逆天醫術,我卻用來醫牛治馬
身懷各種神奇本領,徐清風卻不想出人頭地,只想守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本想低調做人,奈何實力不允許
展開

《身懷絕世醫術劍法,被迫當小白臉》章節試讀:

第3章 初露鋒芒


一旁的張道玄忍不住了,撫着長長的山羊須道。

「哼,痴人說夢,林先生根本就沒有生病,談何中毒一說,只是年紀到大了,身體器官開始衰竭了。」

林翰勛可是他濟世堂的搖錢樹,林家財大氣粗,一次付的診費比他五年的營業額都多,而且是每隔一段時間就付一次。

對於徐清風這種當眾挖牆角的人,他可不能坐視不管。

徐清風覺得有些好笑,看了張道玄一眼。「林老年紀還沒你大呢,你都還活蹦亂跳的,怎麼林老就先器官衰竭了呢?」

「每個人體質不同,何況老夫從小學醫,一直使用中藥溫養自身,自然比常人衰老的慢。」

「生死輪迴是每個人都無法擺脫的,就算是林先生也不例外。」

徐清風不屑道。

「連病因都看不出來,拿生死輪迴當借口,可真行。」

「林先生明明沒病,你卻硬說有病。若真想讓大家信服,你就拿出證據來!」

張道玄知道林翰勛身體的種種異象並不是正常衰老,但他卻看不出原因。

給林翰勛治療也只是封住了某些特定的穴道,讓血液的流動速度和身體的代謝變慢,進入一種類似烏龜冬眠的狀態,以此控制病情。

中醫講究的是日積月累,他潛心鑽研中醫一輩子,他十分有自信,連他都看不出的病,徐清風一個十幾歲的小輩,絕對不可能看的出來。

「爺爺,你不要相信他,這人指定個騙子!」此時林家耀也在一旁道。

「住嘴!」林翰勛語氣雖然孱弱,但透露着一股不可忤逆的威嚴。

林家耀訕訕的退到一旁。

「小友莫要見怪,小輩無禮了,我替他向你道歉。」

「小友說可以治好我的病,那你可知道我這是什麼病。」林翰勛面帶微笑的看着徐清風。

林翰勛長時間受病痛折磨,他對徐清風的話也是半信半疑,但是他不想放棄一絲一毫的希望。

「病只是誘因,讓你變成現在這樣的其實是你身上的毒。」徐清風答道。

「毒?你在開什麼玩笑?如果我爺爺真是被別人下了毒,那尿檢,血檢不可能查不出來。」林沐晗在一旁冷冷道。

徐清風看了林沐晗一眼,沒有理她,繼續對林翰勛說。

「你的雙腿是一年半前喪失的行動能力,半年前,呼吸開始出現困難,胸悶氣短,感覺隨時都可能喘不上來氣,而一個月前,你感覺上半身開始逐漸麻木,不聽使喚。」

張道玄則不以為然道:「哼,你說的這些,醫院的檢查報告單上也是有的,想知道這些不是難事。」

「好,那我再說點別的。」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七天前林老爺子的右臂就已經完全失去知覺,而現在,左臂的上半截也已經麻木,只有小臂勉強能動。」

「而且從前天開始,每天起床的時候,整個身體都是麻木的,需要過一個小時左右,僅存的小臂才會漸漸恢復知覺。」

林翰勛吃驚的看着徐清風,他說的分毫不差,看向徐清風的眼神中透出一絲希望。

看到林翰勛的反應,張道玄知道,徐清風說的分毫不差,他有些急了。

若是真讓徐清風把這個大客戶拐跑了,那對他濟世堂可是天大的損失。

他再也忍不住了,他必須阻止徐清風,張道玄冷聲道。

「一派胡言!如果我沒猜錯,你應該是在某本古籍上看到過類似的癥狀,然後就起了歪心思,打算在林先生身上碰碰運氣。」

「若是治好了,自己就會成為林家的大恩人,若是治不好,可以說林先生的病已經深入骨髓,神仙都救不了,直接就把責任從自己頭上甩掉。」

「當真打的一手好算盤!」

張道玄這麼一吆喝,林翰勛林沐晗等人猶豫了。

徐清風若是有真本事那自然是最好,可如果真如張道玄所說,徐清風不過是來碰運氣的,誰知道他的治療方法會不會對林翰勛的身體造成什麼損傷。

如今林翰勛的身體可經不起任何折騰。

林翰勛試探道。

「咳咳...咳。既然小友能準確說出我的身體情況,那小友的治療方法是?」

「先用針灸緩解你現在的癥狀,然後給你開一副藥方,堅持每天服用,再配合後續的針灸理療,半月左右就能痊癒,包括你的雙腿。」徐清風淡淡道。

一聽自己的雙腿也有希望恢復,林翰勛有些心動。

就在這時,一旁的林沐晗開口了。

「我想請問一下,你說我爺爺中毒了,那你可知是什麼毒。」

林沐晗沉聲道,冰冷的語氣加上她生人勿進的氣質,散發出一股無形的壓迫感。

這些年她們林家花費無數財力人力,請遍世界各大名醫,最後卻連病因都沒有查出來。現在卻被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出來的人說能治,她本能的有些懷疑徐清風是否可靠。

「一種精心調配的毒藥,只是對普通的食物進行特殊的配比,例如蘿蔔和橘子一起吃會導致甲狀腺腫大,西紅柿和紅薯一起吃會導致胃結石。」

「那種毒藥尋常人吃了沒什麼問題,但對你爺爺就是慢性毒藥。」

「因為只是正常食物,對你爺爺身體的蠶食又是逐日加深的,所以很難被察覺到,這應該就是你這些年四處求醫卻查不出病因的原因。」徐清風道。

這時張道玄又道「你如果真有把握,就簽一份保證書,如果沒治好,就要承擔相應的責任!」他希望徐清風知難而退。

徐清風沉默不語,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見對方猶豫了,張道玄心中大喜,當即就確定了自己的想法,徐清風也只有很小很小的把握治好林翰勛。

「賭約是吧,沒問題。從一開始你就在那嘰嘰歪歪,那如果我治好了呢,你是不是也要付出什麼代價。」

「哼,你要是治好了,條件隨你提。」張道玄果斷道。

「好!我如果治好了,我就要你門口掛着的那塊牌匾,如果我最後沒治好,我就自斷雙臂,從此不再行醫!」

見對方開的條件如此狠毒,張道玄惡狠狠的盯着徐清風。

那塊牌匾可是他老祖宗留下來的,傳了三百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