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靈界舊事
靈界舊事 連載中

靈界舊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三夏淵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臣 祝芊歌

靈人統治的歲月悄然流逝
念,以無畏的姿態逆卷而來
靈人九大謫仙,傳承未斷,靈人永存
念族八張王牌,所為,不過是徹底覆滅靈道
這是一場潛藏,暗殺,算計,是一場以生命,種族為賭注的殺局
孤膽,聲名狼藉,一切值得與否?展開

《靈界舊事》章節試讀:

第5章 劫屍


陰森的地下一層,仙島特意挖出來的地下空間,一開始建造的目的是用來安置些重要的俘虜,後來屍體沒處放,也就堆放在這裡,成了仙島太平間一樣的存在。

現在的仙島地下一層,只有一小半設有囚籠困着俘虜,另一大半都是停屍房,到處散發著屍體的惡臭。

王在的屍體比較珍貴,被放在俘虜區的一間房間,單獨享有一間房。

俘虜區門口有兩名守衛守護着,兩人清一色七階的高手。

幽長的小路上,飄來幾名身着白衣的身影。

「科研處提取屍體,還請不要妨礙。」

來者都穿着寬大的實驗服,整張臉蒼白不堪,毫無生機

守衛見到來人身體止不住一哆嗦,整個仙島除了那九名謫仙及他們的代理人,最不好惹的就是科研部的怪人。

他們個個都是絕頂的天才,瘋子中的瘋子,別看有些可能實力並不強勁,那是因為他們沒把精力放在修行而已,但大多數實力還是在七階以上的,只是他們的七階完全不匹配七階的實力,純粹用藥物堆疊出來只為增加壽元。

每一個核心科研人員,都是靈族最珍貴的寶藏,活着才能創造更大的價值。

「大人,有議會授予令嗎?」

研究員沒有任何錶情,手掌中多出枚血紅色的令牌,沒有想遞過去的意思。

守衛不願多視,感知氣息基本沒錯,拱手退開在一邊,低頭等候研究員過去。

研究員手一翻,將令牌收回納戒,從守衛的腰間取過一大串鑰匙,目不斜視,徑直向內走去。

俘虜區和存屍區一樣瀰漫著屍體的惡臭,在這兒,死亡日日都在發生,一般屍體差不多腐爛了才會被處理。

周圍的牢房裡都是奄奄一息的俘虜,有的痛苦地捂着頭來回翻滾,這類一般都被記憶提取,大腦已經處於半死亡狀態。

有的人餓的瘦骨嶙峋,地下一層完全是靈力真空區,即使俘虜被抓前可以做到光光吞食靈力維持生機,在這兒也只能靠專門的投食員投食。

至於投食頻率,完全看投食員樂意,早些時候因為投食員忘了導致大批俘虜死亡的事情也不是沒有發生。

說是俘虜,其實就是一個個死刑犯,靈念兩族誰都不可能做出交換俘虜的行為。

當然,一些比較重要的俘虜牢籠內配有大量的食物,投食員來也會為他補充足夠的食物,比如前頭有一房內就有一老者安逸的吃着東西,四面八方都向他投去艷羨的表情。

乾枯的手臂穿出囚籠抓住一名研究員的腳腕:「大人您行行好,賞口飯吃,我一定知無不言。」

被抓住腳踝的那名研究員一抖腳甩開他的手,狠狠踩了一腳,聽見骨頭碎和那人凄慘卻又輕微的慘叫。

真有骨氣的都已自盡而死,還能像狗一樣被關押在這兒的都是些貪生怕死之輩,沒什麼值得憐惜的。

死不敢,活不得,這就是懦夫的下場。

研究員們沒再理一旁痛苦**的俘虜,向最深處走去,越是重要的東西存放的地方就越深。

囚籠里王在的屍體因為還需要研究,用精華保護着,雖然屍體邊都是臭蟲在爬行,但無一敢靠近屍體。

他們從鑰匙串中取出B12的鑰匙打開籠門,從納戒中拿出仿生箱。

仿生箱是種專門用來保存屍體的器具,會根據屍體種類的不同提供相對適宜的溫度和條件防止屍體受到損傷,有些富貴人家就是將死去的親輩永世存放在仿生箱中,防止腐壞。

仿生箱本身的價值和運作的代價都非常大,即使在大家族也只有些德高望重的長輩死後能享受這待遇。

為了保證屍體的絕對完整,他們動用了仿生箱。

帶上專業的防菌手套,研究員們的臉色都不好看,都表現的比較嫌棄,搬起屍體小心翼翼地放進仿生箱中,將箱收回納戒。

納戒除了不能收容活物,其他物品都可入內,包括屍體。

任務完成,持有鑰匙的研究員猶豫了片刻,隨後故意從那一大串鑰匙中取出一把扔在地面上,旁邊有一個俘虜看到了這一幕很疑惑,但研究員還在的時候他不敢輕舉妄動。

他是念族的重要人物,靈族曾向念族承諾不殺他,可能他們反悔了,現在想借個欲私自逃跑的罪名弄死他。

想到這兒,他明白了,對向角落那個監控攝像頭使勁地做鬼臉。

想騙我上當?沒門。

研究員們眼神交流了片刻,不準備再多搞什麼其他事,儘快撤退就好。

即使早就做了易容處理,在出去的過程中還是不自覺地低下了頭。

在通過入口的時候,拿着鑰匙的研究員一聲不吭地將鑰匙串放在門口的小方桌上,邁着略帶焦急的步子,向入口走去。

在地下一層入口處,一行人碰上了另一行身着白大褂但卻明顯更為虛弱的研究員。

兩行人都停了下來,新來的那行人疑惑地看向另一行人。

許久,新來的那行人中一個人說話了。

「是,常一手下的獵人?」

……

「楚先生,最新消息,他們已經取出王在的屍體。」

破舊小店的地底,竟別有一番洞天。

地底是套三室一廳的小住宅,雖不奢靡,但也能生活的很愜意。

在客廳里,楚臣懶散地靠在木椅上,喝着自己帶來的茶,一副閑散的模樣。

反倒是坐在他對面的常一本來老褶子擠成一團,只有在被傳到消息後才眉開眼笑,霎時喜上眉梢。

「不錯。看來是我多慮了,自作聰明地想着如果出了意外狀況還能指導一下。」

楚臣拍拍身子,站起來向常一握手:「常老大,合作愉快。」

常一誠惶誠恐地彎下身子和楚臣握手:「還是您指揮的好,要是我們自己來,只能強攻了。」

「多謝科研部吧,是他們的平日里的威嚴才讓我們有機可乘。」楚臣微微一笑,沒有意外常一手下人能劫屍成功。

仙島裏面人有多怕科研室的人他自然清楚,當初那場災禍的爆發,他也是見證人之一,雖然是被爹抱在懷裡屏蔽五感,但記憶還是非常深刻。

那次,死傷太慘烈了。

四溢的飛血還是有不少濺在了他的臉上。

那是他第一次觸碰到鮮血,也是他第一次發現自己的特殊。

「不好。」常一臉色突然巨變。

楚臣從回憶中掙扎出來:「在離開的路上被發現了?」

「不是,是碰到同行了。」常一艱難地說,「這不對,他們不是和我商量着再也不幹了嗎?」

「很正常,在絕對的利益面前,沒什麼是絕對的。」

楚臣並不慌,真奪不來,也不是多大多要緊的事,他就算奪來頂多自己放幾天後就扔回仙島還,只不過是想讓他們多引起注意而已。

仙島辦事突出一個字,慢。

王在已經死了有兩天了,居然還沒被拿去檢驗,他們不急楚臣急。

「你們中間應該不存在黑吃黑的情況吧。」

賞金獵人雖說看錢行事,但是在行業內還是很講究信譽的,黑吃黑這種事在行業里是大忌。

「原本不存在,可現在,不好說。」常一搖搖頭,黑吃黑不發生一般是在同一任務限定條件下才存在的,而更重要的是同一任務發佈的人是同一位。

如果不是同一位,這就不叫做黑吃黑了,不過是為了拿到客人想要的東西,誰管從哪裡得到的。

賞金行業里確實是這麼規定的,被同一任務不同發佈人奪走,那隻能說你無能,而不能說是對方不講行規。

「儘可能撤退,不要起爭執,如果對方來挑釁。」

「不妨也讓對面看看為敵族賣命的下場。」

常一聽到心中升起自豪,通過靈訊迅速傳音,儼然忘了曾經他們也是對面的一員。

……

「按照老大的吩咐,各自逃散。」

那批偷出屍體的賞金獵人分散開,各自向不同的方向逃散去。

「記下來了誰有納戒了嗎?」另一批人中一人詢問到。

「嗯。」一名矮小的男子點點頭,手指點了三個方向。

「分成三批追擊,記得注意隱蔽,切勿引發守衛注意。」

……

「沈摩大人,我的兄弟們已經發現常一那個賊子的手下,正在追擊中。」

沈摩沒有什麼欣喜的神情,這次,他應該不會失算。

起身,去接一個人。

……

「楚臣大人,修夜那個混賬的手下真準備黑吃黑。」

常一咬牙切齒,一用力捏碎了茶杯,好茶濺了一手。

「暴殄天物,下次別再想喝我的茶了。」

楚臣平靜無波,淡淡說了一句,是時候回家了。

……

仙島後花園。

多名穿着白大褂的賞金獵人被剝下了人皮面具,露出了真實面容。

很明顯,這次修夜準備的比常一充分多了,不僅人數上遠遠多於對方,綜合實力還比對面強,不出一刻鐘,不止有納戒的那幾名,常一的所有手下都被抓了回去,無一人逃脫。

「交出來,興許還有活路。」

修夜手下的頭目優哉游哉,笑眯眯地,不擔心對面不就範。

同為賞金獵人,他太懂對生命的重視了。

果不其然,一人爬着到他腳邊。

「大人,東西在我這,請您過目。」那人跪着遞上納戒。

頭目拿過納戒沒說話,看向眾人:「我不知道這裏面是否有我想要的東西,如果是詐,我不想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給你們一個機會,幫我開啟這個納戒,或者,手上有東西的那位將東西拿出來,都可換一條生路。」

遞上納戒的那人面如死灰,裏面當然沒有東西,有的只有數不盡的毒物。

「哈哈,老夫來吧。」

傳來爽朗的笑聲,身後的草叢中鑽出一名國字臉中年人。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二十八核心議會成員之一,程羅。

……

「司令大人,您總算出來了。」

仙島邊緣,一個面色土灰的人正在那邊游晃,他想離開,但是苦於沒有工具。

長久被拘禁的他修為一落千丈,根本無法支撐他順利飛出仙島。

正不知所措之時,空中飛過一所飛梭,門打開,沈摩在門內向那人招手。

「你是……小沈?」那人猶猶豫豫地說,他和沈摩是同一波來到白帝城的,不過沈摩是以卧底,而他是以俘虜的身份。

「是啊,是我,大人上來再說。」

飛梭放出傳送帶,那人沒有猶豫,他隨時都有被發現的風險。

沈摩也順着傳送帶出去迎接那人。

「傳聞仙島不是對飛梭控制很嚴格嗎,你怎麼能駕駛進來。」

「大人,我現在已經是文化部副部長了,這點權力還是有的。」

「好啊,副部長好啊。」那人很激動,「有你們這種奇才在,覆滅靈族指日可待。」

「多謝大人誇讚。」

突然,沈摩捏住那人的脖子,將他憑空拎起,不理他瘋狂折騰的雙腿與幾乎要突出眼眶的眼球,手掌慢慢收攏,他的瞳孔漸漸放大失焦,被活活捏死在空中。

「可惜,大人,您看不到了。」

擦擦手,沈摩回到了飛梭中,將傳送帶撤銷。

那人的屍體狠狠砸在了仙島地面上,翻滾了數圈,帶着不甘,帶着絕望。

徹底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