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霸道總裁的替嫁嬌妻是只狐狸精
霸道總裁的替嫁嬌妻是只狐狸精 連載中

霸道總裁的替嫁嬌妻是只狐狸精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丁小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雲深 現代言情 蘇允兒

蘇允兒是一隻丟失了內丹的狐狸精,她想方設法尋找自己的內丹, 替妹妹嫁的這個男人暴虐,脾氣陰晴不定
傅雲深體內有一隻狐狸精的內丹,內丹保住了他的命,但他也深受折磨
展開

《霸道總裁的替嫁嬌妻是只狐狸精》章節試讀:

第1章 婚房


京城傅家繼承人傅雲深,性子暴虐,陰沉嗜血。

且這位爺性子坐擁權勢,陰晴不定。

京城人人聞風喪膽。

你不知道他什麼時候高興,什麼時候生氣,一個不小心惹怒他,便是不可挽回的下場。

她就是要嫁給這樣一個人。

沒有婚禮,沒有儀式,她就像一個禮物,從蘇家接到了傅家。

傅家別墅。

蘇允兒坐在二樓新房中。

巨大的頂燈照在她蒼白的小臉上,她睫毛微微顫動,正忐忑的等待着未知的命運。

想起那個人的傳說,蘇允兒不禁一陣膽寒,雙手忍不住攥緊身下的錦被。

替妹妹嫁到這裡,真是剛出狼窩,又進虎穴。

她的命運怎麼就這樣,她這種身份,不應該呀!不合理呀!她氣得拳頭狠狠錘在床上。

後背猛然傳來一陣劇痛。

「嘶」

這是妹妹蘇清兒誣陷自己偷了她的首飾,父親為了「正家風」,拿鞭子抽的。

「還偷不偷東西?!」

「說!」

父親狠厲的聲音伴隨着鞭子的抽打聲,打在她的身上,也打在她的心上。

她紅着眼哀求着辯解:「不是我……」

「還不承認!從鄉下帶來的臭毛病,我看你改不改,承認不承認!」鞭子繼續狠狠地抽,不停落在她身上。

她咬着牙,不肯認,她雖在鄉下長大,但從來不偷東西!

委屈的情緒蔓延到心頭,她覺得渾身累極了。

這時候,她身後,那大紅色的喜服處,一隻毛絨絨的尾巴頂了出來。

通紅的,濃密油亮的大尾巴,豎得高高的,在空中搖曳着。

在冷色調燈光下顯得異常詭異。

她驚了一下,忙回過頭去按住尾巴,調整思緒,嗖一聲將尾巴收進去了。

她是修行的一隻狐狸,十年前,被人騙走了內丹,差點魂飛魄散。

在山上遇到剛剛死去的蘇允兒,借用她的身體,這才勉強活下來。

這些年,她代替蘇允兒,也真的活成了蘇允兒,渴求着那點家庭的溫暖。

可是……

這時,門,咔噠一聲。

人,來了。

蘇允兒驚慌抬頭。

傅雲深一身黑色西裝,身形高大,一張臉如同雕刻般,是驚世駭俗的英俊。

只是臉蒼白的可怕,一對眸子陰沉冰冷,深處藏着若有若無的厭惡感。

他邁着大長腿踏入,室內溫度彷彿立刻低了幾度,蘇允兒不由自主打了個寒顫。

傅雲深銳利陰沉的眸子掃了一眼坐在床邊的蘇允兒。

煩躁般扯了扯領帶。

蘇允兒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她站起身,想打聲招呼。

卻聽到厭煩至極的兩個字。

「滾開!」

蘇允兒扯了扯嘴角,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有些尷尬。

果真,這是個瘟神,別惹到他。

反正,他也活不了太長時間了。

忍忍吧。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蘇允兒在心中默念幾句,保持着微笑,乖乖站到了一邊。

男人環視一周,新房桌上還有些瓜果,酒杯。

只見他走過去。

一腳將桌子踢翻,「嘩啦」一聲。

蘇允兒嚇了一跳。這位爺是怎麼了?自己也沒惹他呀!

有病吧!

地上一片狼藉,酒杯碎裂,酒香灑滿一室。

聞着酒香,蘇允兒不自覺吸了吸鼻子。

傅雲深彷彿沒看見地上,將西裝一脫,隨意一扔,大腿一邁,上了床。

他斜倚在床頭,長腿半搭在床邊,白色襯衫鬆開了幾個扣子,露出蒼白鎖骨。

他不說話的時候當真是俊美之極。蘇允兒還沒有見過如他這般帥的人。

斜眉入鬢,長睫下微閉的眼睛呈現狹長之勢,鼻樑高聳有型,嘴唇薄而蒼白。

眼睛閉着,手指在眉心捏着。

如果忽視周身凜冽的氣場,那妥妥一個病美人的樣子。

蘇允兒呆在原地,心中腹誹,這個瘟神,長得真是人神共憤,可惜是個命不長的瘋子。

空氣寂靜到極點,蘇允兒不知是繼續這樣站着還是上前伺候。

正糾結間,門鈴聲適時響起,蘇允兒快步走去開門。

是傅府的傭人:「老太太聽到聲響,遣我來看看。」

蘇允兒回頭看一眼地上的狼藉,歉意道:「不好意思,我會立刻收拾的。」

床上的傅雲深睜開陰鷙的眼睛,手隨後一伸。

床頭上的小燈毫無預兆的擦着蘇允兒的耳朵,砸向門口的傭人。

蘇允兒驚叫一聲,耳朵滲出血來。

而那傭人正中額頭,鮮血嘩啦啦從頭上流下來,傭人渾身顫慄着,眼神中滿是恐懼。

「你有病吧!」蘇允兒捂着耳朵,下意識回身向床邊的男人吼道。

吼完,她就瞪大了雙眼,這才意識到,自己一急之下,犯了一個什麼樣的錯誤。

此刻她恨不得把嘴鋸掉,她幹了什麼呀!慌亂之下,她先去查看傭人的傷勢。

傭人捂着頭,沒理會她,跑掉了。

此刻,只剩下了她和那個男人,她閉了閉眼,她可不可以也跑掉啊。

「過來」男人道,語氣冰冷不含一絲情緒。

他不會殺了我吧,蘇允兒戰戰兢兢,不敢動彈。

「我說,過來!」,男人重複了一句,語氣中已帶着怒意。

傅雲深看着門口一動不動的女人,狹長的眼眸眯起,打量起來。

敢吼他?

蘇允兒一身緊身的紅衣,盡顯妖嬈的身段,只是神情瑟縮,像一隻受驚的小兔子。

倒是一點不減剛才吼他的氣勢,可以說,判若兩人。

傅雲深嘴角微勾了下,手指敲了敲眉心,身上暴戾的氣質越來越盛。

蘇允兒雙腿打顫,她覺得自己走不出這間房子了。

這時,傅雲深不知從何處掏出一粒紅色的藥丸,吞入口中,連着,吞了三粒。

若隱若現的腥甜味,蘇允兒吸了吸鼻子。

是很熟悉的味道。

那紅色的藥丸,是用什麼做的?一定是她熟悉的東西。

只是一時之下,她還想不起來。

吃完葯,傅雲深從床上起身,眼睛微眯起,緊盯着蘇允兒,抬手理了理袖口。

邁開長腿,一步一步向蘇允兒走來。

高大的身影一步步臨近,蘇允兒渾身汗毛豎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