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詩壓萬界
詩壓萬界 連載中

詩壓萬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吳題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題 奇幻玄幻 李賽白

畢業後不務正業,帶人上分的李賽白猝死了,所幸上天給其再來一次的機會,穿越了
原以為就要普通的度過一輩子,卻可以用詩詞催熟靈藥靈樹
缺靈藥,一詩催熟
缺法寶,一詩催熟
缺什麼都可以一詩催熟
李賽白表示什麼都可以用詩來催熟
展開

《詩壓萬界》章節試讀:

第三章 隱匿樹


築基時引起的異象,若不是有着大陣的守護,李賽白將暴露在長青門的修士面前,到時被逮着搜神,變成傻子就是最後的結局。

一個五靈根的弱雞能夠完美築基,你敢信,反正長青門是不會信的。

這件事給李賽白一個提醒,要解決修行引起的異象,還有以後以詩催熟靈藥時也有些異象,都是大麻煩。

如今還沒有強大起來,等到超過長青門最高戰力:元嬰大圓滿。那時可以浪一下吧。李賽白默默的想着。

萬古靈藥大典的介紹讓人熱血沸騰,其中說了這個大界以前的靈藥因為天地靈性強,所以可以栽種具有特性的靈藥都可以結出自己想要的丹藥。

比如結丹樹,只要靈性足夠,便可以結出不同境界的修行丹藥,根本不用辛苦的像如今的煉丹修士,費力煉丹,還總是失敗,越是高階的丹藥成功幾率越小。

並且煉丹修士煉出來的丹藥,還有丹毒,吃多了對人沒有好處,對修士的根基損傷極大。

結丹樹結出來的丹藥,不僅沒有毒,還能補全修行的不足,提升修行之人的資質,就這一條就可以引起血雨腥風。

結丹樹就是如今長青門山門前的那顆大樹,無數年前,長青門稱霸這個大界,全靠那顆樹。

如今沒有了靈性加持,早就不能結丹藥了,不過旁邊好多的小樹,也是結丹樹的小苗,李賽白的目標就是那些小樹,將其移栽到自己的小院,用詩詞反覆催熟,看看能否結出丹藥。

不過如今最重要的是尋找隱匿樹,這種樹可以掩蓋一個地方平凡如俗世,不顯非凡之力。

李賽白在萬古靈藥大典上看見過這種樹的樣子,圓圓的葉片,最高三丈,盯着其看可以讓自己眼睛產生幻覺。

記憶中小時候與師父去採藥,在距離長青門萬里之外的隱霧山見過,不知如今還在不在哪裡。

飛舟向著天空極速遠去,一會便遠離了長青門。

李賽白等人離開了山門,就將飛舟速度降了下來,貼着地面走。因為高處經常遇上結丹以上的修士,若是自己茫然的撞上去,這裡是野外,沒有門派保護,人家把自己揚灰後就倒霉了。

不過空中不安全,地面也不會安全就是了。

已經很低調的李賽白,還是遇上了他的仇人吳生了。

吳生現在是練氣期圓滿境界,因為門中築基丹都給了單靈根以上的修士,所以還要等着築基丹來築基的吳生別說多鬱悶了。

修行界資源就是這樣的,特別是一個門派,資源都優先給資質好的門人,這裡不講親疏關係的,除非你是長青門第一大佬的兒子,否則免談,因為大家都盯着築基丹,你想搞特殊,想多了吧!

吳生從小跟着他爺爺吳髮長老,一個築基期的外門長老。如今見着李賽白應該也要叫一聲師弟了,修行界沒有嚴格的輩分,達者為先,沒什麼好說的,弱者就只能低頭。

此刻吳生正奮戰在外門十大美人之一的王曉玲身上。白日宣淫,這也是這些目中無人的有着所謂強硬後台的修士一貫的作風,不過今日遇上李賽白,只能自認倒霉,對於一心想着殺害李賽白的人,李賽白表示早點送其輪迴,那就絕不等着其有坑死自己的機會。

王曉玲在吳生的身邊,所以李賽白不想讓其有機會揭發自己,滅口也不符合李賽白的心性,只能將其強行的滅殺掉,然後快速的離開。

雖然李賽白築基了,但是還沒有來得及學習攻擊的法門,只好仗着完美築基後強大的真氣與肉身,在對方還沒看到自己前,一擊必殺。

彎下腰,真氣聚於手心,等着吳生舒爽的那一刻,悄悄的滅掉對方。

一點點的靠近,儘可能的收斂自身氣息,雖然可以遠程打擊,但是不想傷害王曉玲,李賽白只能靠近後直接取了吳生的人頭。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這兩人也是折騰的厲害,差不多有一個時辰,才看到吳生四肢抽搐,李賽白明白機會來了,施展出世俗武功「柳絮隨風」身法,如今因為身體和真氣的強大,這世俗武功一點也不像當初的那樣晦澀,李賽白就如一縷煙,在千鈞一髮間與吳生兩人錯過,吳生頭就沒了。

王曉玲只看到一縷煙氣向著遠方而去,一會就不見了,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傻傻的看着李賽白消失的方向。

過了半天王曉玲才明白自己惹禍了,對方沒有殺害自己,已經是大幸,但是自己這樣回去,若是被吳髮長老問起來,自己怎麼回答,說是一縷煙殺了吳生,這種話王曉玲都不信。

能夠修行到練氣九層的都不是傻子,王曉玲當然不是傻子,不然就不可能到了練氣九層,以她沒有後台,只憑着美色混跡在宗門優秀修士之間,快三十了才來到練氣九層,一路走來,各種心酸,只要築基,未來還有大把的時間給其享受,怎麼能死在說不清楚的殺人案上。

不能分辨,那就讓人不能發現,這就是修士一貫的做法,何況今日出來也沒有人發現自己與吳生一起。

只見王曉玲手中出現一道火焰,對着吳生餘下的屍身丟去,眨眼間就化為一個人字形的灰燼,再一陣風,這個天地就再也找不到吳生了……

李賽白拿着吳生的人頭,將其頭顱煉化在掌心,才找出小舟法器,消失在遠方空中。

半日後,隱霧山上空一道流光飛來,到了山頂化為一艘小船,上面一青衫青年收起小船緩緩的落下。

李賽白終於到了隱霧山,十幾年前他還是一小童,師父將其帶着來隱霧山小住了一陣。

因為難以築基,門內有築基丹都給了資質好的修士,對於李賽白師父這種三靈根的修士,宗門除非築基丹多到用不完,才可能讓三靈根的修士有機會服用。

一般的修士服用築基丹都不可能保證就能築基,更何況門內不可能分給你更多的築基丹。

那時師父已經八十多歲了,自知此身無法築基,就來隱霧山居住,說是人生就如隱霧山的霧,風一來就散了,沒有奇蹟,也就短短百年人生。

李賽白那時也不懂,陪着師父每日看花開花謝,雲捲雲舒,每年都來隱霧山住一陣子。

隱霧山後山的山坳里,李賽白站在一株小樹前。這麼多年了,這株小樹依然還是這麼的小,半米多高,圓圓的葉片,上面一層灰色,顯得很是平凡。只有李賽白知道,扒開葉子,樹榦卻是生機勃勃,有着靈光一圈圈的閃過,這就是隱匿樹,傳說中可以結出隱匿丹的神樹,吃了它結出來的丹藥,可以讓自身隱匿掉一切氣息,如凡人一般,還能隱匿身形,如今修士界的所謂隱匿功法,哪怕你修的再高明,在隱匿丹的面前就是個屁。

很期待詩詞能否讓隱匿樹結出丹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