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從陰間開始再也不受壓迫
從陰間開始再也不受壓迫 連載中

從陰間開始再也不受壓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徐自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野菊次郎 奇幻玄幻 肖炎

【究極折磨】 【無限打壓】 劉野菊次郎 小日子國最刻苦的打工仔,為了能給女朋友一個安心的家,小劉透支十年薪水做首付,販賣三十年勞動力,與個人企業的老闆簽下賣身契 甜甜蜜蜜的小日子在小劉的努力小,精心過了半年 意外發生了 半年後的某一天,小劉被老闆安排出差 原本十五天的出差日期,在小劉日夜不停的趕工下,終於得以提前回到公司交差 當女朋友和老闆同時走出了辦公室時,小劉忍痛,選擇原諒 回到家,家裡也被鄰居家的小孩子一把大火焚燒乾凈 女友得知家被燒後,徹底與小劉分手 當晚,小劉將一切罪責歸咎於鄰居,並於深夜,殘忍將其一家捅殺 本以為切腹自盡可以解決掉所有痛苦 沒想到,到了陰間後,還是碰到了鄰居家的小孩子!!!展開

《從陰間開始再也不受壓迫》章節試讀:

第六章:陰間的黑暗時代降臨


悄然展開了…

礦山入口

二道杠輕撫着小劉的背後,示意他放鬆,而後向礦區中的混子們說道:

「他,劉野菊次郎,一位負等級達到一百五十級的傢伙,我想,這在你們之中,只能算做中等水平吧」

切~

礦下傳來一陣不屑

縱眼看去,一名負二百級的傢伙縱情嘲笑着小劉的阿歡:

「他還帶着一個累贅!」

小劉憤怒的還擊道:

「阿歡不是累贅!」汪!

「不是累贅?」二百級有些低沉:

「很好,等到沒有人的時候…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累贅…你要…呵呵,保護好它哦~」

二百級的威脅顯然不可能是一句空話,小劉表示無奈,阿歡是自己有意識以來唯一願意和自己吃苦的靈魂,絕不能讓阿歡受到傷害

而自己終究還是躲不過戰鬥,看來前世留下的罪孽,即使是死也不能換來平淡的生活,平淡二字,只能是奢望了

「年輕人,我很欣賞你」

身後的二道杠給小劉打氣

小劉攥緊了拳頭:

「我只想早日清除罪孽,然後出去過我想過的生活」

唉…

二道杠拍了拍小劉的肩膀:

「苦難才剛剛開始」說完,面向礦區說道:

「我知道你們之中有很大一部分傢伙已經做好了長期住在礦區的準備,但我告訴你們,從今天開始,你們的好日子結束了,我,希特在此宣布,刀鋒礦區地獄時代,正式降臨!」

而後手臂高抬,隨着一聲開始

二十位一道杠監工如疾風一般,一一下礦

「噤聲!所有贖罪者禁止移動!」

「你們要幹什麼!」贖罪者們逐漸慌亂起來

咚!

隨着警戒棍傳出的一陣悶砸

礦中再也沒有了其他動靜

「聽着,因你們之中有太過懶散的傢伙導致礦區生產量急劇下降,我希特再此宣布,每人加罰五十級,限期一月內完成!」

「什麼!!!」

百級依然無所謂

可憐那些二三十級的傢伙,眼看便要熬到頭,怎麼附加的懲罰比來到這個世上還要罪惡!

「這不公平!」

話音剛落,一道銀光刷得一下,攔腰將他分解

一道杠監工從容的收了刀,他那毫無波瀾的臉上寫着,剛才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

希特說道:

「這一刀,將他劈成兩半,兩半靈魂將各自飛往一座主城進行輪迴,你們之中有想要和他一樣,不需勞作就能輪迴的嗎?」

「我願意!」這時,一位四百七十七的贖罪者毫不猶豫的伸出了手

「斷大哥,你怎麼!」

他的行為令百級們很是震驚

斷一言不發,徑直走到一位監工面前,遮住了頭上的黑色魂環,頭向上仰,伸出了脖子

面對四百多級的大傢伙,監工很是難辦,眼神中,似乎在向希特詢問

見希特點了點頭

旋即一刀瞬斬

四百七十七級魂環瞬間崩裂

伴隨着兩道光華衝天而起

刀鋒礦區的一大贖罪者,就此落幕

他無聲的抗議不但沒有換來好的結果,反倒成了希特威懾礦區的標靶

「明白人…」希特微微點頭

入口處,任誰也沒有想到,兩道杠竟然有了三道杠的執法權

同時一個重要疑問環繞在眾人頭頂

四百級的惡魔

即使一分兩半,一半也有着二百多級的破壞力,仍屬於半個贖罪者

還沒有完全凈化的贖罪者,就這樣送去投胎了?

這一刀下去,讓整座礦區陷入了絕對安靜的境地

「給你們五分鐘的時間思考!」

希特拉扯着小劉坐下,撫摸起了阿歡

「你是不是覺得我很殘忍?」

小劉想了想,決定把疑問全盤托出

「我聽聞,把沒有凈化的靈魂強行打入主城既會對靈魂造成不可磨滅的灼燒,也會讓城池中的百姓遭受痛苦與迫害,您這樣…恐怕不妥吧…」

希特說道:

「爭鬥的暗流已經滲入了各大位面,骯髒的靈魂即便不被發往主城,各大主城也會衍生出邪惡的魔法師,論起破壞力,魔法師可比你們這些殺手強上一萬倍不止!」

「殺手??」

在小劉的自我意識里,自己就是因為刺殺肖氏一家才落得這麼一個下場

「我只想做個好人!」小劉憂心忡忡的說道

希特苦笑:

「五百年前或許可以,現在…恐怕不行」

不行???

小劉抓住了希特的衣領,瘋狂的問道:

「我死後也不得安寧嗎!!」

沒出意外,被希特一掌掐住手腕,而後肘關節猛遭強壓,被迫趴在了地上

「你沒有資格對我吼叫!」

希特冷冷說道

嗚,喔喔…

小劉被死死按在地上,嘴裏滿是土屑

許時,希特鬆了手,沉沉的說道:

「死,只是一種逃避,並不是解脫!!」

一言落下,徹底擊破了小劉的心理防線,他已不堪屈辱,就這般抓着塵土在地上無力的捶打着

這時

希特的聲音再次變得洪亮:

「五分鐘到了,贖罪者們,想好你們的出路了嗎?」

放眼看去

數以百計的贖罪者仍然默不作聲

兩位數的沒有表態,他們默認要在這個地方挖礦,直至自由

「看來,你們都決定在此挖礦了!」

話音未落

一雙來自三百級的大手赫然伸了出來

「我心不安,我有疑問!」

「請講…」

「我從未走出過這片礦區,可我知道,我的靈魂依然承載着前世的罪孽,即便將等級磨成零級,我的內心依然充滿戾氣,我憎惡這個世界,憎惡所有以權利掌控我平凡人生的獨裁者,我的活着對他們來說是籌碼,是使用工具,我要往上走,哪怕做到與他們平行都會威脅到他們的權利,所以我善於為惡,因為這是我的權利,我想問,我會補胎,這個世界的破單車多嗎?如果我被劈成了兩半,四瓣,八瓣,他們都可以活下去嗎?」

希特大驚:

「魔法師的思維!這是魔法師的思維!」

是嗎!!

三百級雙眼泛光,在兩位監工的襯托下,把身板拔的更直了

希特說道:

「將他請進靈魂研究院,仔細查清楚他的屬性,我們刀鋒礦區,決不能錯過任何一個天才!」

是!!

「我是…天才??我活了好幾百年,從未有人這般看的起我!!」

三百級被架着,邊走邊熱淚盈眶的回頭喊:

「兄弟們~苟富貴勿相忘,等我出來~」

一時間群情激憤

「我們聽從領導安排!!」

「領導的方向,就是希望!!」

小劉愣了愣,一個鷂子翻身站起身來,低聲問希特:

「你玩邪的??」

希特冷麵道:「你太直接了!」

說完,一腳橫踢在小劉膝蓋上,下一掌刀劈在準備汪汪的阿歡脖頸上

「帶下去!關進小黑屋!」

小劉猛然覺悟:

「你,你才是惡魔!」

咣當!

一瞬間的黑暗,讓小劉有些難以接受

到底誰才是惡魔?

當九百級大惡魔與獅王的樣子浮現在漆黑的空間里,竟變得不再那樣可怕

反倒一向有耐心的希特,此時卻如同千年寒冰一樣,雖解酷暑,但也能將你牢牢粘在冰上,直至冰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