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越武俠世界:父親是個大奸臣
穿越武俠世界:父親是個大奸臣 連載中

穿越武俠世界:父親是個大奸臣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憤怒的小奶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憤怒的小奶鳥 李清水

朝堂腐敗,兩族相爭,落日太后高居廟堂,正在忙着怎麼征服全球,掃清武林,然而一個不起眼的小知縣正在慢慢崛起... 這是一個蛟龍入淵,並非束縛,而是深淵之外皆是螻蟻的故事
強者隱居山林,不問世事,弱者正在奮鬥,努力爬上最高的天梯
展開

《穿越武俠世界:父親是個大奸臣》章節試讀:

第5章 禁煙大使李正道


桌子上擺放上各種精美的菜系,叫花雞躺在精美的白花瓷器上,散發著調料包括的肉香味。

這個世界的調料一應俱全,什麼茴香,肉蔻,花椒,八角之類的...

做出來的菜系也是色香味俱全。

最為奇特的是,火鍋裏面竟然還放了罌粟提香。

透過記憶得知,我滴個乖乖,原來是這一世的父親就是大金國的禁毒大使,李正道,掌握海外貿易,經常與西方大陸打交道。

李清水似乎有些明白,為什麼李府看起來簡單樸素了。

誰都知道貿易油水大,不知多少人盯着。

人老成精的大奸臣加夏族的反骨仔,想必日子很難受,落日太后分明就是將李正道放在火上烤。

得罪西方大陸,日子難受,得罪落日太后,日子難受,甚至是在金族和漢族之間都十分夾腳。

這一世的東方朝廷弱勢,尤其是金族,掌控大面積的國土,資源豐富,富饒之地被武者把控,朝廷受武者節制,許多事情都很難決斷。

就比如神仙膏這種害人的毒物,只要吸納一口,整個人飄飄欲仙,放飛自我,容易上癮,且價格昂貴,不知多少人因此家破人亡。

最早是從西方大陸傳入金國,金國沒有阻攔,原因很簡單,夏族的死亡,金族一點也不在乎,可隨着神仙膏在金國各地風靡,金族的權貴竟也愛上神仙膏。

就像是蔓延的病毒,一旦流行,很難抑制。

龐大的利益使人瘋狂,多數宗門也會私下製造神仙膏出售給平民老百姓。

朝廷沒有能力清洗整個武林,即便有能力,也會兩敗俱傷。

落日太后一看情況不對,立馬將李正道升為海貿大使,雖無兵權,但掌握着金國的所有海貿。

李清水都在懷疑,李正道是怎麼活到現在卻安然無恙。

金國如今可是嚴禁神仙膏。

※※※

「喲,清水回家了嗎?」

李清水唰着火鍋,吃着正香,一道聲音傳來,抬頭看去,正是自己的父親,李正道回來了。

此時的他,身穿紫色長袍官服,看起來四十有餘,一頭短髮,個頭瘦高,五官看起來偏書生氣,十分斯文,大方落座,拿起筷碗,自夾自食。

勾月一點也沒有下人的舉動,自顧自吃着火鍋,常與清水搶食。

和記憶中一樣,家庭溫馨和諧。

「爹,下午就回來了,睡一晚,明天還要去縣衙呢。」李清水吧嗒兩口飯,笑道。

「吃飯的時候,你們爺倆可別討論官場了,我一個婦道人家可不喜。」上官霜話鋒一轉,引導着話題道:「清水也不小了,我覺得要討個大家閨秀,免得整天不回家,沒人管着,都快飛天了。」

說到這裡,李正道放下筷子,用手帕擦了一下嘴巴,掏出一根煙,用火柴點燃,神色變得有些憂鬱。

李清水看的雙眼發亮,好想點一根寂寞的香煙,前世的自己可是老煙槍,整天在家守着電腦,吞雲吐霧,如今看見,有些心癢。

李正道察覺到李清水的目光,遞給李清水一根煙,為其點燃。

李清水抽了一口,有點嗆嗓子,煙絲並非烘烤煙絲,抽起來不順口,這具身子第一次抽煙,對煙味自然十分敏感。

「小小年紀抽什麼煙,別學你爹,滿嘴的煙臭味。」上官霜手中的筷子敲打着桌子,教導的口吻。

李清水撇了撇嘴,將手中的煙踩滅。

李正道不敢反駁,掐滅手中的煙,嘆氣道:「徐老頭在書信中常跟我叨嘮,說我悔婚,這能怪我嗎,他那女兒長的國色天香,且武功過人,清水若是娶了這樣的娘們,豈不是害了他的女兒。」謊言+1。

上官霜點頭,沒有否定,實誠道:「這樣的女子世間少有,清兒確實把握不住。」

李正道神色怪異,對着李清水道:「清兒,我定給你娶個賢德的妻子。」謊言+1。

好傢夥,若非謊言戒指,我差點就信了。

對於從未蒙面的未婚妻,身材與長相,確實是國色天香,帝都早有瞎子傳聞。

為什麼是瞎子?因為見過他真面目的人,全都瞎了。

瞎子都這樣描繪,眼眸如星河般璀璨,看上一眼便會沉迷其中,臉若白玉般精雕細琢,輪廓分明,五官線條弧度猶如毛筆勾畫,像是從畫中走出的仙子,神光赫赫。

但是,女人重要嗎?

前世在網上閱女無數,只要坦白相見都一樣,女人嘛,可有可無。

況且如今的身子才十六歲,不着急。

「老爺,你看我怎麼樣,我做少爺的妻子。」勾月聽聞,放下碗筷,急忙用袖子擦掉嘴邊的油污,嘴巴一圈油光程亮,一雙眼睛像夜空中星星,充滿了光亮,一臉期待望着李正道。

李正道聞言,神色一愣,嘴角有些抽,就你這樣,和賢德不沾邊,不如就此罷手。

「不急,不急,清水還小,依我看,還可以再等等。」李正道的頭頂冒出謊言之氣。

「對對,還小,我再等等。」李清水連忙附言回應,自己的頭頂竟然也有謊言之氣冒出,看來這句話確實有些昧着良心欺騙勾月。

「月兒也可以等。」勾月的眼睛笑成一條縫,拿起筷子吃着火鍋。

「你們先吃,我去書房處理一些公事。」李正道害怕勾月纏住自己,連忙找個借口脫身,臨走時囑咐李清水:「這兩天,你若是看見一個名叫徐如煙的女人,盡量躲着點。」

好傢夥,徐如煙不就是自己的未婚妻嗎。

李正道是怕自己眼睛瞎了?

對於自己入神藏境,沒人告訴李正道。

要說為什麼。

李正道對於武學不感興趣,就像上官霜對於官場的不感冒。

用李正道的話來說,你武功再高,高的我家媳婦嗎?

沒有就滾遠些,別來煩我。

李正道縱橫官場多年,就從未被人武力威脅。

畢竟他的政敵都很清楚,武力殺他一人,不但全家被上官霜殺光,還有周圍的動物及相關人員,全部死絕,沒人敢去武力威脅。

哪怕是高居廟堂上的落日太后都有些懼怕上官霜的存在,曾經派遣宮內高手去暗殺上官霜,當天晚上,落日太后的枕邊便多出了幾顆血淋淋的人頭。

從此以後,無人敢挑釁上官霜。

不要困惑上官霜的強大為什麼偏居一隅,更不要小瞧皇宮裡的強大,很多高手都是深居不出,保護着皇族之人的安全,只要不威脅到皇族的性命,真正的高手不會輕易出手。

蛟龍入淵,並非束縛,而是深淵之外皆是螻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