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聖域時間之火狐馳過
聖域時間之火狐馳過 連載中

聖域時間之火狐馳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愛吃印象回坊的蚩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蔣貝蕾 賈小貝

已婚賈小貝在一場大火中喪生,發生了一些很奇怪的體驗
沒想到靈魂穿越到蔣貝蕾身上,她懷疑自己被謀殺,情緒大起大落
為查清真相,經歷了一系列的人情冷暖,最終成長為時代的先驅者
展開

《聖域時間之火狐馳過》章節試讀:

第2章 無法淡定,精神病院


小貝想明白了,於是開始行動。

她總得有個手機唄,媽媽來了,問媽媽要了手機,說自己要去外面靜靜,想一想。

她走到僻靜處,回憶自己的手機號碼,一直無法接通。於是打她老公手機,一直無人接聽。打她父母手機,一直無人接聽。

打她哥哥手機,終於有人接了,她問道:「我是小貝朋友,有點事,打小貝手機一直沒人接,希望小貝有空可以聯繫我。」

她哥哥道:「小貝死了。都死了。」

她驚道:「都死了,還有誰?」

哥哥說:「還有孩子們!」就掛斷了電話。

她仔細的回憶着,那都不是夢!

可她明明看到有人進來,為什麼不把她們救出去呢,要拖到另一個屋子裡去?

突然兩個字從腦海里飄過來:謀殺!到底是誰要謀殺自己呢?還有孩子們?

是李梅梅嗎?除了這個女人希望她和孩子們去死,還會有誰?可是她是怎麼做到的呢?一個弱女子怎麼能做到呢?可是她都決定要離婚了?為什麼還要殺她呢?人性不至於這樣吧?可火是怎麼燒起來的?門都打不開,竟然有人打開了,捂死了自己。

可是後來她見到的這一切怪事又是怎麼回事?她是什麼時間死的呢?她明明聽到老公的哭泣聲。這些事情真是太怪了,她想不通。

她恨不得立即回去看看發生了什麼,她好想用第三視覺,用可以看見一切的視覺看看,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越想越想不通,想的頭都要炸了。

孩子們都死了,她是多麼不容易把這三個孩子養大啊,就這樣死了,她要瘋了!

她得去看看,必須去看看。可她現在這樣的身份,也沒有錢。她回去告訴「媽媽」說要去蘇城,快點給點錢。家裡人都不同意,說去蘇城幹嘛?她說她要去看看,要去看看?家裡人不明白她要看什麼,說清。

可是說不清,說不清啊。

誰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了,到底是怎麼了。

她真的要瘋了,哇哇大哭起來!

這個哥哥說不讓她再發神經病了,叫來醫生打了鎮定劑。她是真的無力,癱到了床上。這個媽媽抽泣着,也不知道她的父母又哭成什麼樣?

她恨自己那晚為什麼要喝酒,為什麼這樣迷迷糊糊的,弄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她無力的望着天花板,無聲的流着淚水。感覺自己被囚禁了!她想着偷跑出去,打個車吧,先到目的地再說,只能對不起司機了,要騙個賬了。

深夜。她拿着手機悄悄溜出去,等車。

終於看到一輛空車來了,她露出了一絲微笑,急切的要上車。

突然被兩個人抓住了胳膊,她拚命掙扎,用盡了全身力氣都無法掙脫,最後累的癱軟倒地。

家裡人輪流數落她,說這樣對她不放心,說她糊塗,讓誰看都有點精神不正常,幹嘛那麼多胡話,可不可以讓家裡人省點心。放着好好的大學不讀,發什麼神經。又是抑鬱症,又是自殺,又是撞車,到底要怎麼樣才行……老這樣,真得送精神病院了!她嫂嫂說著就要聯繫這方面的醫生。

一家人就這樣出院了,回到了家,為了防止她亂跑,將她捆到床上,監護着。

第二天一早,來了一個醫生,問了很多狀況。又問了她一些亂七八糟的問題,翻她的眼球看。說道不嚴重,可以住院看看。

她怎麼向他們證明自己不是神經病,自己每時每刻都想發瘋,都充滿了無力感。她想着就去精神病院吧,和這些家裡人在一起是無法逃跑的,沒有一個人會理解她的。

來到了精神病院,醫生和家裡人互相交代着。

除了媽媽擦着眼淚,感覺別人都鬆了一口氣。她忍不住冷笑了兩聲。隨着醫生繼續走。手機被沒收了,還好分給了她一個單人間。她聽話的被人安排着,尋找着機會。

夜裡被一陣哀嚎聲驚醒,時而聽到奇異的哭聲,怪異的笑聲,還有各種罵罵咧咧的聲音。可能是太累了吧,她竟然躺着很快的睡著了。

早晨被巡房的人檢查過,吃了飯後,她來到院子里溜達。看着地形,想着有沒有機會溜出去。看見遠處一個男人對着樹講話,她走過去,聽到他和樹在吵架,在罵樹。覺得有些可笑還有些可怕,那人扭過頭來沖他笑了笑,她也禮貌的假笑了一下,那男人突然惡狠狠的瞪着她就開始罵她,什麼小妖精,甚至還要上手打她。嚇的她趕緊逃跑了。覺得精神病人真是太可怕了,喜怒無常,她決定誰也不同情了,因為還有人比她更可憐嗎?她應該好好同情一下自己。

於是,她也下意識的開始躲着精神病人。她對他們並不感興趣,她想她自己都泥菩薩過江,連自己也保不住,先保住自己,再去想其他辦法吧。

她每天在精神病院的各個角落瞎溜達。這天她突然想起了那個罵樹的精神病人,忍不住有些心疼。她如今也是個沒人說話的人,不如她也和植物說說話吧。

她來到一片草地邊,看着小草:「你說我可憐嗎?你說我該怎麼辦?聽說人死了,想知道什麼就可以知道什麼。我想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一隻螞蟻爬過來,爬到附近的一棵小樹上,這是一棵小蘋果樹,枝幹很是光滑。小貝看的很專註,不知不覺忘記了時間。突然有些難過,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她還是一個年輕女人,就被父母送進了精神病院,這個世界還有誰可以相信的。

她思忖着,如果有一天,她出了精神病院,去見她真正的父母。告訴他們她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有人相信她嗎?可是相信又怎樣,不相信又怎樣。

如果真的是她丈夫存心害她,那又怎樣去復仇,這樣的唯物世界,她還是神經病吧。

她也不是神仙,她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即使她知道些玄幻知識,一會兒又感覺雲里霧裡的,似真似假。頭疼極了,活着幹嘛,不如死了……

可是死後的世界也沒人告訴她,她並不知道。

既然活着,既然出現了這樣的奇蹟,靈魂穿越,對不對?!

那麼為何不利用這些,去找找真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