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成為異國公主
穿越成為異國公主 連載中

穿越成為異國公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伊人忘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梓 月笙

本以為此生無法得到的家人和愛,竟因為一次意外的穿越,與自己撞個滿懷
月笙從未想到,自己會因為不起眼的平地摔穿越到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棺材裏
她更沒有想到,她一直所期望的東西,在這個陌生的大陸得到了
月笙用盡全身力氣爬到奄奄一息的葉梓身邊,將他攬入自己懷裡
「小葉子,你快醒醒......你還欠我一場婚禮呢......我們還要早生貴子不是嗎,你快起來啊......你看看我......」 葉梓殘留的最後一絲聽覺傳入他的大腦:遠處奇怪的聲音是什麼......我愛你?是什麼意思呢
展開

《穿越成為異國公主》章節試讀:

第3章 第三章


如果一直被莫名其妙的視線冷冷的盯着,任誰都會渾身難受吧。

月笙**裸的目光盯得葉梓十分不自在,又不敢輕舉妄動。

他努力忽視掉月笙奇怪的注視,清洗好碗筷,假裝輕鬆地走進茅草屋裡。

月笙也緊跟上去,手中把玩着在墓中隨手撈來的玉如意。

一個有些冒險的想法浮現在她的腦海,深思熟慮後,她還是決定試一試。

畏手畏腳可不是我的風格。

不顧葉梓兇惡的眼神,月笙像是在自己家一般,毫不客氣地躺在床上。

「那是我的床。」

葉梓冰冷的聲音在頭頂幽幽的響起。

「喏,這夠不夠?」

月笙將手上的玉鐲子摘下,在葉梓眼前晃了晃。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墓里隨手撈走了那麼幾顆珍珠金器,我視力很好哦~」

一副看穿一切的樣子,真是惹人發恨。

看着葉梓被看穿的不安神情,月笙在心中毫不客氣的大笑起來。

「每天累死累活那麼危險,還不一定能賺個本錢,為什麼不換個更清閑的工作呢?」

葉梓白了月笙一眼。

這話說得真是輕巧。

他一個孤兒,從小跟着師父四處倒斗,哪有別的本事。

如果不是只會這個,他又怎會願意冒着這麼大的風險求得生存呢。

儘管他懶得搭理月笙,但為了穩住她,只好應付着。

「我只會倒斗。」

「確實,菜做的難吃死了。」

葉梓火冒三丈,不再克制。

他剛伸出手準備拎起月笙丟到門外,就被她大膽的言論打斷。

「你功夫不錯,做我護衛,怎麼樣?」

「護衛?」

葉梓只以為眼前這女人想用錢財換取自己不對她動手,卻沒想到她如此膽量。

他們彼此並不相識,也根本不知對方底細,這樣的做法對她來說無疑是風險極大。

月笙笑着點點頭,把玩着手上的玉鐲,不急不躁地等待着葉梓的回復。

「如果告訴我你的真實身份,可以考慮。」

月笙聳聳肩,感到毫不意外。

早就猜到這塊兒大冰川不會輕易應下自己,但她本也不打算隱瞞。

畢竟她對此處一無所知,如果再被詐,她也不能保證自己是否還能撿回一條命。

編造身份風險太大,不如直接自爆來的更讓人放心。

「Ok,當然可以。那我長話短說。」

她端正坐起來,傷口不慎碰到床邊,惹得她眉心淺皺。

下一秒她又帶着飽含笑意的杏眼,注視着眼前安靜等待的葉梓。

仔細一看,還有些小帥。

只是額頭那延伸到右眉的疤,讓原本秀氣的臉龐增添了幾分匪氣。

「喂?」

低沉的嗓音將月笙出走的神魂拉了回來,她輕咳一聲,朱唇輕啟。

「我叫月笙,是二十一世紀的女大學生。」

她警惕的觀察着葉梓的表情,果然,除了冷,什麼都看不出。

「我在自家客廳里摔了一跤,然後暈了過去。等我醒來就在那個棺材裏了。」

月笙攤開手,長嘆了一口氣。

她甚至不明白自己是如何從光潔的地板上平地摔的,更不明白為什麼她會穿越到一個屍體身上。

「......」

葉梓臉上依舊風輕雲淡,但月笙知道,此時此刻他心中正打着小算盤。

「我不會逼問你什麼,對你也不感興趣,你只在我回去之前保護好我就行,價格好說。」

只要不跟我漫天要價就好,畢竟我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的物價是多少啊!

雖然月笙的話聽上去十分離譜,可葉梓怎麼也看不出其中有撒謊的意思。

單是不知道月笙公主是丞相之女,而非皇室血脈這一條,就足以看出眼前的人並非生活在這片大陸。

畢竟當初又是冊封又是賜婚,鬧得沸沸揚揚,赤、青、炎三國乃至外邦皆知。

也或許她都知道,只是在欺騙自己。

管她說的是真是假,只要等她放下防備,再隨手解決就好了,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直接跑路,先把錢拿到手再說。

見過月笙公主真容的人不多,況且這個冤大頭還會給錢,難得清閑的話,何樂而不為呢。

「好,我答應。」

月笙將玉鐲丟到葉梓懷裡,笑容可掬。

「哎呀,看你都順眼了呢~」

葉梓懶得理她,走到木架上翻出一個小小的圓瓷瓶,又尋到幾片乾淨的白色薄布。

沒等月笙躺下,這一瓶一布就被塞到她懷裡。

「這?」

葉梓沒好氣的指了指她腳腕上的傷,月笙一下明白過來。

感情剛剛不拿出來是因為沒給錢啊,這傢伙真是掉錢眼裡了。

她拉過葉梓,用指甲輕輕在他手背上掐出一個小口子,眼看見了血才停下。

「嘶......幹什麼!」

真是個不由分說的瘋子!

葉梓努力想要抽出手,卻被月笙死死握住。

誰能想到,一個比他矮了一個半頭的小姑娘,不僅能夠跟上他的輕功,力氣還這麼大!

打開小罐兒,將那有些許難聞的膏體塗抹在葉梓被自己掐出血的手背,月笙緊握的手這才鬆開。

原來是怕自己對葯動手腳,只是這個驗證的方法也太粗魯了。

孤男寡女,她這麼動手動腳,倒真不怕自己對她做些什麼。

雖然自己根本不會對這種粗魯的野人感興趣。

在葉梓揉着手腕的一記白眼下,月笙終於放下心清理了傷口。

「表現不錯嘛,還知道給主子拿葯,賞!」

她學着電視劇里皇帝的口氣道。

真是蹬鼻子上臉!

葉梓嘆口氣,不再搭理她,吹滅蠟燭就要往床上躺。

「哎哎哎,你幹嘛!」

古代不是都遵循男女授受不親嘛!這個人是怎麼回事啊!

「這是我的床。」

葉梓懶洋洋道。

「不是鐲子都給你了嗎!」

月笙盡量保持笑容,咬着牙道。

「哦,只夠一半。」

說著他用手在床**比划了一條線,隨後就轉過身背對着月笙打起呼嚕。

你他媽!真不怕老娘半夜給你嘎了腰子賣掉是吧!

罷了,反正老娘又不吃虧,哼。

月笙也轉過身面朝牆壁,然而一陣疼痛過後,她又老老實實平躺好。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頭啊。

窗外的蟬鳴吵得月笙一個頭兩個大,她活想向外面丟個燃燒彈,把聒噪的蟬都燒個精光!

唉,真是好想念我的空調,我的西瓜,我的快樂水啊。

才約了宿舍那群傢伙一起出去,這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去......

會不會我回去了,還是如此年輕貌美,她們已經成了老婆婆啊,哈哈哈那也挺有意思的。

可是,果然是想跟她們一起變老啊。

月笙眼中流露出幾分落寞,眼角閃爍着晶瑩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