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噩夢新婚
噩夢新婚 連載中

噩夢新婚

來源:asp1 作者:晚天欲雪A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冷紹寒 葉思思 現代言情

好心救人,竟被倒打一耙,莫名其妙被扣上交通肇事者的帽子……第二天,葉思思驚悚的發展開

《噩夢新婚》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噩夢新婚


今天是葉思思大婚的日子。
別人的婚禮都是酒店或是教堂,只有她的婚禮是在供奉死人牌位的祠堂舉行。
因為她的新郎是冷紹煊是個死人。
一年前的一天晚上,葉思思開車從效區的大學城回家,發現路上躺着一個人。
下車後發現是個昏迷的男子,將其送到醫院救治。
後男子救治無效而亡。
葉思思好心沒好報,被誣成肇事者入獄。
江城第一豪門的冷家逼其嫁給已經被宣告死亡的冷紹煊,否則就要讓其償命。
要麼自己做一個死人,要麼嫁一個死人。
葉思思無奈之下,選擇嫁死人。
好死不如賴活,活着才有可能證明自己的清白。
…… 賓客散盡,祠堂里一片死寂。
葉思思穿着大紅的婚禮服,跪在冷紹煊的遺像前。
照片上的新郎五官立體,英俊絕倫,只是眼睛凌厲得嚇人。
葉思思看了一眼照片,感覺自己都被那照片上的眼神給震懾住,趕緊收回視線。
一直在祠堂熬到晚上十點,葉思思這才躡手躡腳地出了祠堂。
她要逃,她不能一直守着一個牌位活下去。
在出事之前,葉思思是有男朋友的,而她的男友正是今天的新郎冷紹煊的侄兒冷茂澤。
冷茂澤說過,讓她先假裝同意嫁給冷紹煊,讓冷家放鬆警惕,就帶她私奔。
約定十點十分在廂房見,現在只差三分鐘了。
出了祠堂,來到廂房門口,正要推門進去,突然聽到女人的聲音。
「茂澤你好壞……癢……」 這是爸爸和小三生的女兒陸美琴的聲音,她怎麼會在這裡?
冷茂澤的聲音傳來:「小寶貝,別閃啊,這不是你要的嗎?」
葉思思一腳踢開門,看到陸美琴正和冷茂澤糾纏在一起。
「你,你們……」 葉思思後背發涼,雙腿發軟,好像一下子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氣。
陸美琴摟着冷茂澤的脖子,挑釁地看着葉思思:「姐姐,新婚快樂啊!
我和茂澤都來了兩次了,你怎麼還不入洞房啊,哈哈哈……」 葉思思氣得緊握雙拳,指甲嵌進掌心的肉里。
「冷茂澤,你怎麼會她在一起?」
「姐姐,茂澤早就和我在一起了,他愛的人是我,而你,就去好好當你的寡婦吧。
滾出去,別耽誤我們繼續快活了。」
葉思思心中怒火升起,衝上去想要和冷茂澤和陸美琴拚命。
冷茂澤讓陸美琴先躲起來,然後扯開嗓子大喊:「快來人啊,葉思思想要逃跑,快抓住她!」
冷家的傭人和保鏢聞聲趕來,將葉思思重新扔回了祠堂,並關上了冰冷的大鐵門。
…… 葉思思心力交瘁,癱倒在蒲團上。
迷迷糊糊中,聽到身後好像傳來腳步聲。
葉思思嚇得一激棱,困意全消,迅速爬了起來。
這裡是祠堂,怎麼會有腳步聲?
難道…… 渾身起了雞皮疙瘩,趕緊手忙腳亂地拿起幾柱香,湊到白燭前去點:「天靈靈地靈靈,不要找我,不是我撞的你,真的不是我撞的……」 碎碎念還沒完,一隻手已經從後面扼住她的咽喉。
葉思思猛地回頭,想看清楚後面的人,但恍惚中只看到一張黑色的面具。
微弱的燭光中,那面具背後的眼睛射出寒芒,懾人心魄。
竟似有幾分熟悉。
「你放開我,你是……誰……」 黑色面具也不言語,只是扼她的咽喉更緊。
葉思思無法呼吸,感覺胸腔針刺一樣的痛。
那黑色面具的另一隻手,突然伸進了她的婚禮服。
葉思思想要反抗,卻渾身無力,被他壓倒在了蒲團上面…… …… 醒來時還在祠堂,燭火搖曳,陰風陣陣。
婚禮服幾處被撕破,身上的吻痕還在,疼痛真實,不是夢。
蒲團上一抹紅觸目驚心。
一抬頭,又看到了冷紹煊的遺像。
那眼神更覺熟悉。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冷紹煊已經被送往殯儀館火化,他怎麼可能會死而復生出現在這裡,還要了自己…… 這世上不可能有鬼,不可能的!
可是如果不是鬼,那黑色的面具到底是誰?
祠堂大門緊鎖,他是怎麼進來的?
…… 次日一早,祠堂的門終於重新打開。
按照冷家規距,葉思思這個新媳婦得去奉茶請安。
為防止葉思思逃跑,傭人一直如影隨形。
說是伺候,其實就是監視。
傭人發現了葉思思婚禮服被撕壞了幾處,但沒多想。
因為昨晚少奶奶就曾『試圖逃跑』,幸虧茂澤少爺及時發現,才被抓回來,應該是那會兒被扯壞的衣服。
洗漱過後,葉思思換了一身素凈的衣服。
她是江城大學法學院的高材生,也是江大的校花。
身材高挑,標準的鵝蛋美人臉,一雙桃花眼總是水汪汪的,看人一眼就能勾魂。
只可惜紅顏薄命,空有傾城之色,卻成了江城最漂亮的寡婦。
葉思思在傭人的押送下來到正廳。
冷家老太太陰沉着臉端坐在中間,看到葉思思,冷喝一聲:「跪下!」
葉思思梗着頭不跪。
前男友冷茂澤衝過來,一腳踢在她的膝蓋上,「賤人,還敢不跪!」
腳上吃痛,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板上。
葉思思狠狠地瞪着冷茂澤,他追了她兩年,天天給她送花,現在卻對她落井下石。
今日之辱,我葉思思一定會討回來!
冷家老太太一拍桌子,「葉思思,你既已經入了冷家,就要守規距!
如果再讓我發現你想逃,直接打斷你的雙腿!
再讓你葉家的那個小公司徹底破產!」
「一人做事一人當,你不要動我的家人!」
葉思思怒道。
冷家老太太冷笑,「那就要看你老實不老實了!
葉思思,你既然已經嫁給了紹煊,那就要盡到一個做妻子的義務!」
盡妻子的義務?
我如何對一個死去的人盡義務?
難道要陪葬不成?
「紹煊雖然走了,但冷家子弟,都在健康時為遺傳後代作有準備。
現在你作為紹煊的妻子,要履行義務,去醫院做試管,為紹煊育一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