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拙仙記
拙仙記 連載中

拙仙記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端午沒吃粽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喬語 奇幻玄幻 端午沒吃粽子

凡人修仙 輕度日常 搞笑飆車(不是) 原本是袋鼠送貨員的苦逼林語,在一次外賣配送中為搶時間而闖紅燈,給自己本就枯燥的人生來了個究極快進......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展開

《拙仙記》章節試讀:

第7章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


喬語認真回憶起剛才所讀段落,劉師兄在旁給他講解的很清晰易懂……他感覺沒過多久,自己就按照《清虛妙法》中的靈力運轉軌跡完成了一個小周天的運轉,期間每當他感覺要控制不好時,就會有一股靈力自體外輸入幫他矯正靈氣走向。

一回生,二回熟。

隨着喬語一遍遍運轉,在他第四個小周天運行時就順暢起來,再沒有出現靈力不受控制的外溢或走偏……而隨着這一個小周天的結束,喬語能感覺到外界一股股精純的靈氣湧入體內,略微滯澀的進入丹田,稍稍盤旋一陣後化為更加精純的靈力,只是這其中損耗似乎有些嚴重。

又進行了幾個小周天,待喬語運功越來越順暢後,他方才再次睜眼,此時喬語已然不知不覺完成了一個完整的大周天《清虛妙法》功課,看天色似乎過去了沒多久?但喬師兄神情明顯有些憔悴,不過眉宇間的欣慰也藏不住。

「不錯!只用了2天2夜就掌握靈力走向,完成了一個大周天,比師兄第一次強……強了那麼一點點。」

別看劉師兄面相三四十歲,但內里真是個逗…啊不,妙人!

「多謝師兄!」

喬語怎能不知是劉師兄幫助才有這番好結果,看着他憔悴的樣子,不禁又是愧疚又是感激,當即起身以師父禮儀跪拜此大恩…劉師兄本要拒絕,但是看到喬語眼中的懇切與認真後,便內心通達舒暢的受了這一禮。

小師弟果然是個知恩圖報有情義的性情中人

好哇(*^▽^*)

以後等小師弟出息了,我看誰還敢說我劉郝識人不明!

「起來吧。」劉師兄欣慰的將喬語扶起,隨後又遞給他一兜含百多塊靈石的儲物袋,鄭重吩咐道:「你現在已經通融《清虛妙法》第一層,往儲物袋裡打入一分靈力用作標記,隨後便將雜物和靈石都收入其中……但切忌丟失儲物袋,這種低級袋子能防凡人但防不了修士。

「還有這些靈石切勿露白,修仙界可不比凡間,一旦財富露白足以引起一場殺人奪寶的血光之災,可沒有破財免災這一說!就拿這一塊靈石來說,在凡世都是萬金難求的寶貝!」

「謹遵師兄教誨。」

不過這靈石給的是不是太多了?即便喬語還不知道靈石價格幾何,但也大概能從師兄羨慕和肉疼的眼神中看出絕對不少。

似乎看出他心事,劉師兄笑道:「這10塊是核心弟子入門的賞賜,另外100塊是汝父跟之前在你練功時與我交易的,你安心收着便是。」

「.…..」

這次喬語沉默並深深一拜。

萬金難求的寶貝豈是能用凡物交易到的?劉師兄這麼說其實就是想讓喬語別有太多心理負擔。

所謂大恩不言謝,他欠劉師兄的恩情,等以後自己有能力,有機會時,定要湧泉相報!

「去吧,你家人一定都等急了,尤其是你娘親和……」劉師兄笑笑,隨後將「玻璃球」給喬語,並未明說,「輸入靈氣再觸碰他人,便可知是否有天賦……不過師弟,也不要抱太大希望啊。」

喬家給喬語踐行的晚宴自是極盡奢華,但因為劉師兄需要恢復法力所以並未參加,依舊如往常那般隱匿在府中凈室。

一家人甚是熱鬧的圍坐在桌邊,老爺喬真面色紅潤興奮彷彿年輕了十歲,主母劉氏也笑的合不攏嘴,但目光掃到喬語時又有些不舍,畢竟養這麼大的豬仔就要出手了,萬一被哪個狐媚白菜拱跑了咋辦?

而作為主角的喬語,則有些神不守舍。

半柱香以前……

喬語趁着眾人都在忙裡忙外,偷偷帶着小雅來到偏房。

小妮子以為少爺想玩新的劇本play,配合的要演繹被惡少強逼的可憐侍女時,誰知少爺竟然從褲襠里掏出一個玻璃球,讓自己雙手捧着。

難道這次是劫寶play?

小雅當即聽話的拿過玻璃球,捧在手心,楚楚可憐的看向一臉期盼的喬語,「大人,求你別搶小女子的寶貝,只要你肯放小女子一馬,今天…今天女家任你擺布好嗎~?」

但小雅馬上發現不對,少爺愕然的看向她手裡平平無奇的玻璃球愣住了……哼!這有什麼好看的嘛?也不會閃光,除了個頭大一點,和尋常玻璃球也沒什麼區別嘛?

誒?等等!難道是劇本不對嘛?

噢~~~我明白啦,角色錯了!

隨後小雅臉上委屈褪去,表情瞬間變得兇惡,舔着嘴唇威脅道:「嘿嘿嘿小郎君,你今日若想把傳家寶要回去,就得把姑奶奶伺候好了,否則…哼哼哼!」

再後來殷小雅就暈過去了,等她醒來時頭暈沉沉的,任由公子背着她往房裡走。

「奇怪……我剛怎麼了?」

小雅有些疑惑,但隨後這些小煩惱就被她拋諸腦後,幸福的摟着喬語的脖子,聞着他身上的令人安心的味道,整個人都**起來,膩聲撒嬌道:「少爺累不累,奴家醒了,自己下來走吧。」

「不用……」喬語轉頭,笑的有些不自然,「就讓少爺背你吧……以後可能背不了多久了。」

後半句喬語說的很輕,幾不可聞。

「啊?」

「沒什麼。」

「少爺好壞~又在人家面前搞神秘!」雅兒抱得更緊了,這樣踏實的真實感讓她無比幸福……沒來由的,她突然憶起往昔舊事,表情瞬間陰霾了一下,但隨即又靠在喬語肩膀上,閉上眼睛,擰在一起的五官也慢慢重新舒展開。

殷小雅你既然都放下了,那麼過去的就過去吧……

我現在就想安靜的陪在公子身邊,抱着他,哪怕沒有名分,生不出一兒半女,只要能時時看着他就夠了……就當這些幸福是老天對雅兒過去苦難的補償吧!」小雅滿足的眯着眼睛,就像一隻找到歸處的小野貓。

……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喬語和雅兒恭敬對父母行禮後,帶着幾位尋常護衛,登上馬車。

「回去吧娘親!」喬語從車後面探出腦袋,眼圈紅紅的對不肯進門的劉氏揮手。

「你在外要小心,別冷到了!遇見人多讓着點!!」

母親擦着眼淚,聲音哽咽的再三囑咐兒子,直到馬車消失在長長的街道上,才依依不捨的回頭,狠狠瞪了喬老爺背影一眼,「沒良心的!」

「走了好。」喬真留給眾人一個有些佝僂的背影,他長吁一口氣,輕身登上房頂,抬頭看向遠方翻湧的雲海,「走慢點,走遠點,走高點!」

「什麼亂七八糟的…」喬夫人氣呼呼的回屋,一路碎碎念回到主屋,坐在梳妝台前打開一個被藏在暗格的精巧木盒,那裏面都是喬語小時候用過的東西。

「我的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