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妻子秘密
妻子秘密 連載中

妻子秘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上官小娘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尹月嬋 都市小說 陳明澤

當看到自己的妻子尹月嬋被另一個男人攬進懷裡後,陳明澤幡然醒悟
原來尹月嬋曾經對他說的那些話不是玩笑,而是試探
陳明澤感到了一種成年危機,而尹月嬋接下來的舉動令陳明澤更加難堪
他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女人的號碼…… 多年後,陳明澤一直在自我救贖,他想改變現狀,擺脫妻子帶來的精神內耗
然而,難以預料的事情接二連三,他該如何面對?展開

《妻子秘密》章節試讀:

第6章 婚變


就在陳明澤等人還在為生計而苦惱之時,他們的另一個發小王發野在外闖蕩多年回來了。

確切地說,他是衣錦還鄉。

村裡人都說他回來時,開着高級小轎車,見人就發煙,吃的煙大家都沒有見過。

沒多時,村裡就傳出王發野給他父親留下二十萬讓他隨便花,不夠了再給。

不僅如此,他還在縣城裡全款購買了一套電梯房,這幾天在忙着裝修呢。

王發野的發跡讓王發野幾人猝不及防,確切地說,令他們幾人分外眼紅。

不過很快就有人說,王發野的暴富是沾了他老婆的光。

他老婆 長的亭亭玉立,尤其是一雙大眼睛分外迷人。

早年間,王發野就已經跟他老婆離了婚,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後來兩個人又走在了一起。

傳言說,王發野跟他老婆離婚後,兩個人依然生活在一起,不過沒有在大家眼皮子底下,而是選擇出遠門打工。

不過王發野之所以會跟他老婆離婚,卻是因為一個男人。

東窗事發之後,王發野跟他老婆吵了一架。他老婆名叫左玲玲

「你說!你到底什麼意思!我們馬上就要結婚了你還想腳踩兩隻船嗎?」

王發野憤怒地質問着左玲玲,這個另他深愛了三年的女人,這個三年里光是手機費就為她花費了七八萬的女人,這個幾乎每天都要跟她通三次電話的女人。

現在的她居然偷偷用手機給另外一個陌生的男人發送了這樣一條消息:

「我現在真後悔跟了他!家裡又沒錢,他也沒車沒房,個子又長的小,我也不知道嫁給他是圖了什麼?與你比起來他差遠啦!」

這樣的話語深深刺痛了王發野的心,他不明白左玲玲都到這個節骨眼上了為什麼還要這樣貶低他,更不明白為什麼三年里他從來就不知道她還有另外一個男人!

「左玲玲,我現在不想跟你生氣,但是請你老實告訴我,對方到底是誰?跟你是什麼關係!」

左玲玲躺在小旅館的床上,陰沉着臉一言不發。

過了一會,她終於開口說道:

「王發野你不要太過分了!我跟他怎麼啦?不就是給他發了一條消息么,有什麼大不了的啊!你至於嗎!」

「我才不管你給誰發消息呢,關鍵是你也不能如此貶低一個人吧?況且我們馬上就要成親了,我馬上就是你的丈夫了你懂嗎?貶低我難道不是在貶低你自己嗎?」

「行,我告訴你,他是我高中的一個同學,當過兵,現在在市裡鐵路上是正式工,他有車有房,我知道他對我有意思,但是我並沒有答應他」

聽到左玲玲這樣講,王發野沉默了。

他知道,自己才剛大學畢業,工作沒有着落,自己也沒車沒房,結婚的彩禮錢是他父親求爺爺告奶奶地四處借貸了十幾萬才湊夠。

「左玲玲,你了解我的個性,我只希望你有什麼事都要告訴我好嗎?我最怕女人欺騙我了,尤其是我最在乎的女人」

「你真會說話,你真的在乎我嗎?你如果在乎我,我們倆就不會到今天這種境地!」

左玲玲說的沒錯,後天就要結婚了,王發野父親只給了王發野三千元的三金一銀的錢,說實話,這些錢只能買個克數很小的戒指。

王發野的當地結婚彩禮這幾年水漲船高,不僅如此,男方結婚前必須陪女方到市裡給女方買三件金首飾一件銀首飾,這是當地不成文的規矩。

當然,男方也可以不買,但是要把三金一銀作成錢給了女方。

三千元已經是王發野父親家裡僅有的錢了,其他的錢都湊了彩禮給了左玲玲家裡。而這些錢實在是無法滿足三金一銀的要求,左玲玲回家後也無法跟她父母交代。

無奈之下,兩個人只好現在市裡住一晚,王發野說他出去想想辦法。

走在繁華的大街上,王發野極度鬱悶。眼看萬事俱備,卻被這個規矩擋住了他的幸福。

他拿出手機翻看着通訊錄里的人,覺得關係好的發小以及同學他都問遍了,結果沒有一個人能有錢幫他。

他知道,他認識的這些人與他年齡相仿,情況大體相同。都是大學剛畢業還沒有正式工作。哪裡有錢幫他?

王發野想到了自己的發小陳書貴。畢竟陳書貴困難的時候王發野三番五次地幫助過他。

有一次,王發野正在大學上課,陳書貴突然打來電話問他借一千元,說有急用。

王發野細問之下才得知,原來陳書貴借了別人一輛新買的電動車在街上剛買完一盒煙,轉身一看,電動車不見了!

原來就在他買煙的空檔,小偷將他的電動車偷走了。

陳書貴只好借錢給人家重新買一輛。可是他又沒有錢,只好跟王發野去借。

王發野知道後,二話沒說就將自己的兩千元生活費分給陳書貴一千元還問他夠不夠,不夠再給他想辦法。

此時他撥通了陳書貴的電話,可陳書貴說他剛去煤礦上班,身上也沒錢。

掛斷電話後,王發野苦惱萬分,不得已他又返回小旅館,沒想到左玲玲看到他回來後趕緊就將手機藏了起來。

在王發野的追問之下,她才不情願地將手機拿給他看。之後就發生了剛才的一幕。

「不如這樣,我們先去飾品店裡買一些假的你先戴着,等結了婚我一定給你買真的你看這樣行不行?」

「隨便你,反正就這些錢你安排吧!」

左玲玲不情願地跟着王發野在街上給她買了幾件假的首飾,總共花下來還不到三百元,剩餘兩千多元錢王發野全都交給了她後,兩人住了一晚就各自回家準備結婚事宜。

王發野的村子在山區,迎親的隊伍浩浩蕩蕩來到左玲玲家裡後,王發野在親戚朋友之中發現有一個年輕男子坐在角落抽着煙。

從他的穿着打扮來看王發野心裏犯起嘀咕,難道對方就是左玲玲發消息的那個人嗎?

王發野走到男子面前,笑着給他發了一根煙問道:

「您是左玲玲的親戚嗎?」

對方笑了笑說道:

「不是,我是她同學」

「哦?同學?我怎麼沒聽她提及過」

「兄弟恭喜你啊!娶了個漂亮的老婆,你可真有能耐」

「看你說的,我能有什麼能耐,只不過人實在,從來不會做對不起別人的事而已」

王發野話裡有話,他這是在提醒對方。

男子「呵呵」一笑,站起身坐到了旁邊的一個椅子上跟其他人攀談起來。

終於,在親戚朋友的見證下,兩人順利完婚。

村裡有個習俗,新婚妻子三天後要回娘家。

第三天,左玲玲就坐上班車回到了她的娘家。然而當王發野第四條給左玲玲打電話時,左玲玲居然說她在市裡。

王發野感覺不對勁,問她去市裡幹嘛。左玲玲支支吾吾地說:

「我去退婚紗去,順便看看工作」

「看工作?看什麼工作?我怎麼不知道你找了工作?」

「哦,前段時間我見網上發的一個禮品店裡招聘營業員,工資還挺高的,我今天去看看」

掛斷電話,王發野起了疑心,他知道那個男子也在市裡上班,難不成她去找他去了?

王發野越想越坐不住,他騎上摩托車火急火燎地就下了山,然後坐上大巴車朝着市裡趕去。

大約一個小時後,王發野到達了市裡。他給左玲玲打電話問她在哪裡,左玲玲問他要幹嘛?

王發野告訴她,說自己也來到市裡了。

左玲玲說讓他在車站等一會,他辦完事就去見他。

王發野一直等到天黑,左玲玲才坐了一輛的士過來。

看着左玲玲好像也很着急的樣子,王發野說道:

「怎麼這麼長時間才過來啊,我都等你等的肚子都餓了」

「我找下工作了還幹了一下午,老闆覺得我不錯,決定讓我明天就上班」

「哦?明天,那豈不是要租個房子?」

「是啊,不然住哪裡?」

「這樣,今晚我們先住旅館,每天你去上班,我給你租房子」

第二天,左玲玲果真去上班去了,王發野就在她上班的附近給她租了個房子並給她購買了日常生活所需。

中午吃飯時間,王發野手機響了,原來他父母喊他回去幫忙收玉米。

王發野前腳剛走,左玲玲後腳就拿起電話給一個人發了一條消息。

看來,左玲玲依然是死心不改,後來,王發野結婚後沒多久就跟左玲玲離了婚。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離婚後的兩個人居然有走到了一起。而且還跟左玲玲在外賺了大錢。

王發野可謂走了一步險棋,但是他也許命好,賺錢之後就收手了,再有沒有出去過,全心全意地照顧妻兒老小了。

陳明澤羨慕王發野如今的成就,卻不羨慕他曾經的所作所為。在他看來,人還是要走正道,那種歪門邪道賺來的錢留不住。

可是生活和現實一步步的緊逼令他開始懷疑自己的認知。

有句話叫做:人無橫財不富,馬無野草不肥。一板一眼的工作不一定能夠讓你成功,反而那些走捷徑的人早早就走上了人生輝煌。

陳明澤此時開始思索,王發野短短几年就攢夠了人生積蓄,而自己曾經在某電子廠苦幹了七八年卻依然一事無成。這到底是為什麼,自己到底錯在了哪裡?

那些蓋了一輩子樓房的農民工到頭來沒有一套樓房是屬於自己的,那些風裡雨里送外面送快遞的人也沒有因此而發家致富。難道是自己的價值觀錯了,還是社會出現了問題?

手機里存的那些雞湯和正能量猶在耳邊,那些激勵他要刻苦流血流汗付出的話振振有詞,可是,陳明澤開始有些猶豫,到底誰對誰錯。

無論如何,王發野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所有人都不在乎他的曾經,所有人都在羨慕他現在的光鮮亮麗。

王發野的父親去世的早,他現在的父親是後招來的入贅的。想當年王發野父親剛去世那幾年,收秋打夏,別人家有牛可以耕地,有農用三輪車可以拉莊稼。

王發野一家眼看着麥子熟透了就要落在地里了,卻沒人也沒三輪車給他拉回去。

大家嘴上都說著王發野一家如何如何地可憐,如何如何令人憐憫,卻沒有一個人願意主動幫他。

可是現在,王發野不一樣了,他有錢了。大家爭着搶着給他家幫忙。真是應了那句話:天下只有錦上添花,人間哪有雪中送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