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唯君是絕色
唯君是絕色 連載中

唯君是絕色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蘇州長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良矜 辛禾

琉璃行宮,魔笛鳴簫,百妖群樂間,有一白骨夫人,身嵌肉皮,不飲泉酒,醉骨生香
——題記 「從21世紀穿越到這個凰州城已經一天半了,回想穿越之前在橋東區的公寓里還燉着骨頭湯,一湯一命,今天鄰居該通知我那便宜老爸給我收屍了吧? 倘若這是一場夢,只要可以醒來,我發誓再也不拔老房東的白花花的鬍子,且拿出我所有積蓄給他賠禮道歉
」 不以為然,我摸了摸撞牆留下的血跡和禿嚕了皮的大額頭,疼痛的感覺緩緩襲來,並告訴我這不是夢
根據昨天的記憶衝擊分析,我想我是穿到了凰州城武靈山的山頭姐——辛禾身上
既然能佔據一方山谷,必然是個狠角色,能制服一窩小弟嘍啰,想來肯定得有結實硬朗的身軀,凶神惡煞的臉蛋和渾厚粗獷的嗓音
我木訥的看着自己骨瘦如柴的身子,遠山芙蓉的臉皮子以及青蔥嫩白的柔荑,一聲柔弱清靈的嗓子更是攝人心魂的樣子頓時語塞
「大姐頭!那楚霽風又來鬧了,嚷嚷着要單挑你
」我的得力小弟斐尚中踉踉蹌蹌的跑進雅間,臉色焦慮,直直的盯着我
這個叫楚霽風的到今天已經登山拜訪六次,次次都衝著我來,我都讓小弟攔在山腳不讓上來,今個兒倒好,直接溜到山寨門口
「嗯,容我換個衣裳,你帶他去偏廳坐着罷
」我揉了揉太陽展開

《唯君是絕色》章節試讀:

第6章 浮華如夢·6


武靈山腳下,一妙齡少女揮着手裡的七尺劍,往山路兩邊的花草砍去。

「臭師兄!就知道差遣我……」女子收了劍,看着前方的青泥路靈光一動,挽起袖子躍躍欲試。

孤川派邶氏祖傳飛毛腿不是蓋的,在無忌山她稱第二無人敢稱第一。

「師兄交代上山頂偵查那個破山寨,就讓我來看看這山裡頭住了什麼貨色……」邶嵐邁開長腿,如股疾風嚯的一路向前跑去。

「老大,我怎麼感覺背後涼颼颼的。」牧華扯了扯杜飛的衣服,鬱悶道。

「心靜自然暖,趕緊把草藥紮好,該回寨了。」杜飛背起籮筐,目視着山腰泥路。

「也不知道姐姐和阿斐怎麼樣了……」杜飛吁了口氣,轉身欲走。

一陣邪風帶起的灰塵撲面而來,杜飛嗆了幾口氣,定睛看去,看見一個人樣的玩意正向自己飛奔而來。

「牧華,快跑!」杜飛推了牧華一把,自己也邁開腿向前跑去。

牧華有些呆愣,只靠壁抱頭蹲下了。

杜飛跑至一小段路,見牧華沒跟來停了步子,一個轉身就被推倒。

後腦勺重重的磕在地上,生疼。杜飛緊皺着眉頭,不敢睜眼看壓在自己身上的玩意。

「喂,你別裝死呀!」邶嵐往杜飛臉上輕輕扇了兩個耳光。

見杜飛沒反應,邶嵐俯下身子細細端詳着他的臉蛋。

杜飛緩緩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放大的人臉,「啊啊啊啊啊!妖怪!」雙手想推開邶嵐,一不留意碰到了胸口。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杜飛的臉上。

邶嵐雙手捏住杜飛的鼻子,嬌嗔道:「臭流氓,罵誰妖怪呢!」

好一會,杜飛才看清眼前人的模樣:墨紅道袍,挽着雙平鬢,相貌可人,估摸十五六齣頭。

兩隻大手抓住邶嵐的雙臂,將人挪開。杜飛起身站立,瞧着坐在地上的邶嵐,冷冷道:「這山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現在就回去罷。」

「我還就偏不走了,你能拿我怎麼辦?」邶嵐撇撇嘴,氣鼓鼓的瞪着杜飛。

杜飛聽罷,蹲下身子對着邶嵐皮笑肉不笑道:「那我不介意讓你了解下什麼叫臭流氓。」

蘆花村——

葉良衿摸着村頭的石碑,眺望村舍,疑惑道:「正值春夏,怎麼沒人出門勞作?死氣沉沉的沒點人煙味。」

吳衙役向前一步,解釋道:「這蘆花村本不景氣,劉大郎出事後村民更是不敢出門耕作了,說是害怕劉大郎來索命。」

臨舍的農田散發著腐爛的氣味,村道**桑樹下的木桌板凳褪了色,旯角結生了蜘蛛網。

我和葉良衿跟隨吳衙役一同去往劉大郎的家,在隔壁一家木門緊閉的瓦房我頓住腳步,透過門隙一股濃郁的紅薯香傳進我的鼻孔。

紅薯……

「傻蛋兄弟,那是劉大郎妹妹家。」吳衙役一邊解着劉大郎家門口的鐵鎖,一邊提醒我道。

「怎麼了?傻蛋。」葉良衿伸手在我眼前揮了揮。

我微微搖頭,應道:「沒事。」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