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致命淪陷!被狼系大佬溫柔甜哄
致命淪陷!被狼系大佬溫柔甜哄 連載中

致命淪陷!被狼系大佬溫柔甜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莫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樓傾辭 現代言情 陸京墨

[甜!超級甜!狼系捉妖少年vs狐族軟萌少女] 樓傾辭作為血統純正的九尾白狐從小到大是被寵上天的存在
談上一場甜甜的戀愛,沒想到男友卻是捉妖師
為保小命,分手,逃跑兩年一條龍服務
兩年後歸來再次落入「前男友」的手中
她被他綁在身邊,不允許她離開
樓傾辭:「小天師,只要不吃我,我什麼都答應你」 他勾唇:「我只要你」展開

《致命淪陷!被狼系大佬溫柔甜哄》章節試讀:

第 1章 不許離開我


卡蘭堡市郊區

深夜,一隻九尾白狐穿梭在叢林之中,周圍的樹叢發出瀝瀝的聲響。

天空逐漸陰沉,月色被烏雲遮住,時不時有閃電划過天際,小雨落下。

「別讓那隻妖跑了!都給我去追!」

粗獷的男聲在身後響起,隊伍大約有十幾個人的樣子。

樓傾辭努力蹦噠着自己的四隻小短腿向前奔跑。

心想着肯定要完,剛剛回國不會就要被捉妖師捉去吧,這大好的時光她還沒有開始享受呢……

慶祝胡漢三回來了的朋友聚會,也不知道哪個龜孫子,居然敢在她酒杯里下藥,還好她溜的及時,才沒有在外人面前顯露原形。

可真是「幸運」,正好碰上一夥捉妖師。

喝水塞牙縫都沒有這麼精準過。

樓傾辭感覺身上的力量正在逐漸消失,腦袋也愈發昏沉。

「哎呦我去……」

一個踉蹌,整個狐直接栽在地上,雪白的狐毛染上了泥土。

捉妖師隊伍追趕上來,為首長的很是野闊的男人直接抓起來樓傾辭其中一條尾巴,提溜起來。

男人大笑:「哈哈哈!這狐可真是寶貝啊!貴族血脈,還是如此純正的,居然能讓我碰上,真是天助我也!」

旁邊另一個男人殷勤開口:「師父,有了這隻妖,您的修為一定可以大漲的!」

樓傾辭咬牙切齒,使出渾身的力氣,九條尾巴狠狠一甩,捉着她尾巴的男人直接飛出去三米之遠,身體撞在了樹上。

「師父!!!」另一個男人立馬朝着長相粗獷的男人跑去。

而他們身後的捉妖師還沒有從這個反轉中反應過來。

把人甩開後,樓傾辭呈自由落體式下落,留在她以為自己要摔在地上的時候。

一隻修長的手攬住了她,隨即把她抱入懷中,少年黑髮墨瞳,眼睛裏面像是藏了星星,白皙的皮膚透露着一種病態的美感,眼尾泛着一層淡紅,我見猶憐,高挺的鼻樑,薄唇微抿。

他垂眸掃過懷中的狐狸,絲毫不介意它是否把自己的白大褂染上塵土。

看清楚少年的樣貌,樓傾辭的狐狸爪子都緊了一緊,忍不住吞咽一下。

陸……陸京墨?!他怎麼會在這裡!!!

不過,兩年沒見,他身上的氣壓怎麼變得如此低沉?

想到當年,樓傾辭不免覺得可惜,回國還真是夠刺激,先是被下藥遭受追殺,後被前任救下。

這狗血的相遇方式,真是狼狽。

被小弟扶起來的粗獷男人眼看着自己的獵物被其他人搶走當然不服。

「小子!敢搶你老子的東西!活的不耐煩了吧!」男人惡狠狠道,手心凝聚出一股紅色的能量。

只是一瞬間的事情,本來還在三米開外的陸京墨直接閃身來到粗獷男人面前,扼住他的脖子,不給他任何的機會。

其他的捉妖師本想上去幫忙,無奈發現動彈不得。

陸京墨的眉心緩緩浮現一個紅色的雙生花圖騰。

「你……你是……」粗獷男人看着少年眉心的圖案,瞳孔之中閃過恐懼之色。

他惹不起……

陸京墨眉心雙生花圖騰消失殆盡,他鬆開了手指,粗獷男人大口呼吸,整個人倚靠着大樹滑落。

「如有下次,絕不寬恕」

少年清冷的聲音在林中響起,如同高高在上的神明,讓人移不開目光。

細雨落下,打**他的肩膀。

他垂眸看着懷中的狐狸,嘴角划過一絲其他人都沒有注意到的笑意。

樓傾辭眼睛盯着陸京墨沒有移開過,當然看到了他那抹笑容。

真是妖孽啊……笑那麼好看勾狐啊。

那群捉妖師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不見了蹤影,整個林中只剩下一人一狐。

陸京墨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一把黑色的傘撐在頭頂上方,阻斷了滴落下來的小雨。

林中,一一米八九俊美少年懷抱九尾狐,右手執傘,背影挺拔中帶着絲絲的孤獨,畫面極其唯美。

陸京墨白皙修長的手指滑過狐毛,聲音低沉含笑,似是嘀咕:「這麼漂亮的一隻小狐狸,不知道烤着吃,好不好吃?」

樓傾辭聽到陸京墨的這一番話,狐狸毛都要炸起來,連忙搖了搖狐狸腦袋,聲音軟糯反駁:「不好吃,不好吃,一點兒也不好吃」

她心裏默默流淚,當初就是因為發現了陸京墨是捉妖師,所以才立馬分手的決定果然是對的,要不然自己早就被他烤着吃了。

得虧沒告訴過他自己的身份。

逃出國的這兩年就是為了躲陸京墨,萬萬沒想到,回來的第一天就碰上了。

陸京墨眉毛輕挑,戲謔道:「呦~還是只會說話的狐狸呢,那我可就更加好奇嘍」

更加好奇?這可不行,此時不跑,陸京墨這傢伙絕對會把自己帶回去——燉肉。

這也太恐怖了吧……

這樣想着,樓傾辭直接咬陸京墨的手腕處一口。

「嘶……」陸京墨倒吸一口氣,沒有料到她的舉動。

兩年不見,還是這麼的不乖。

在陸京墨鬆手的一瞬間,樓傾辭很快便跳出他的懷抱,拼了命似的逃跑。

還沒跑兩步,一股力量就牽制住了她,下一秒,又重新落入陸京墨的懷中。

「小天師,我是好妖,能不能不要吃我……我真的怕疼」樓傾辭的狐狸爪子擦擦眼角快要落下的眼淚,可憐的不行。

以她現在的情況,對抗陸京墨就像是關公門前耍大刀,根本就鬥不過。

陸京墨看她眼淚一滴一滴的掉,着實很心疼,手指幫她擦掉淚珠,輕哄:「好好陪着我,不許離開我,我就放過你,怎麼樣?」

樓傾辭瞬間止住了淚水,只要不吃她就行,留得小命在,還怕沒機會逃走嘛。

「不許反悔」她說著,伸出自己的爪子和他擊掌。

爪子和手心相碰,協議達成。

陸京墨抱着她的胳膊緊了緊,這兩年,扛不住想她的每個夜晚,她也真是狠心,丟下他一個人離開。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是他一定會弄清楚。

雨越下越大,傘更多的偏向樓傾辭,就連她的尾巴都被保護的很好。

——

希望喜歡的寶子多多支持,愛你們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