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源神道
萬源神道 連載中

萬源神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雲耀之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雲耀之星 奇幻玄幻 項少軒

項氏一族,傳承億萬年,家族落魄,被仇敵誣陷,家主項無名被殺,家族被屠,項家少年項少軒全身血液被封,項母求葯未果,在生死存亡之際,無奈踏入項氏墓地
  項少軒的一柱靈血喚醒遠祖破碎的記憶,而後承繼遠祖傳承,重鑄體魄,從天才中走向聖天才,查清冤枉父親的兇手,還項家大白於天下
  項少軒歷艱險,闖萬地,娶紅顏,逐步查清遠祖被殺的真相,探求出項氏億萬年來的秘密,登臨仙境,再遭神秘之力的算計,身分九體,經歷九體撕裂之痛,九體散落天地間九處極地,歷經神之極苦,承受神之極痛,練就神之極武,最終九體歸一,榮上天神之境最高,得永恆,除魔神,統蒼生
展開

《萬源神道》章節試讀:

第1章 攜女帶子,跪求聖葯


赤炎大陸,源火王國,中火城內,聖葯殿外!

「原大哥,原大師,您就行行好,救救我的兒吧!」

說話的是一名中年婦女,她面容憔悴,雙眼紅腫,穿着一件棉布長衫,長衫面料雖然上佳,可也被撕破出幾條口子來,此刻她早已失魂落魄,內心忐忑,手足無措,正跪在聖葯殿殿外。

在中年婦女的身後,是一個亭亭玉立,貌美如花的少女,年方十歲,臉頰划出兩條長長的淚痕,顯然不知哭了多少回了,她緊緊地跟在寧梅的身後,見到母親跪下來求葯,自己也撲通一聲跟着跪了下來。

在她們的身後,躺着一個渾身沾滿鮮血的白衣少年,少年衣服破爛不堪,被一柄柄鋒利的短劍刺穿了手臂和雙腿,每條胳膊和腿分別被六柄短劍刺穿,胸部也插入了六柄短劍,唯一沒有刺穿的就是心臟附近的部位,此刻,少年面容慘白,沒有一絲血色,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身後的大地上留下一條深深的血跡,想來是被這個中年婦女和這個少女拖着來到聖葯殿求葯來的。

「原大師,看在您和我夫君曾經是生死之交的份上,求求你救救我的兒子吧,你瞧,他還有氣,你看,他還留着一口氣呢。」

說完,中年女子跪着前去搖晃重傷少年的胳膊,少年聽到母親的呼喊,微微睜開沉重的雙眼。

原千大師是一名中年男子,身着七星藥師袍服,是一名七品大丹師,看到少年虛弱的樣子,嘆息了一口氣。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寧梅,我念在你的夫君項無名曾經救過我一命的份上,今日就不下殺手了,你速速帶着你的逆子離去,休得玷污聖葯殿的威名,不然,就休怪我手下無情了。」

「原大師,不,原大哥,你不能這麼做啊,你不能見死不救,軒兒還叫你一聲伯父啊,你不是從小就很疼他的嗎,為何現在連看他一眼都不肯了。」

寧梅苦苦哀求道,額頭滿是鮮血,磕得地板都裂開了縫。

「寧梅,你要再這樣,休怪我不客氣了。」

原千大師話音剛剛落下,聖葯殿的八名護衛開始靠近寧梅三人,就要開始趕人。

此刻,聖葯殿已經聚滿了大批購買丹藥的武者,看熱鬧的也紛紛湊了過來,開始議論紛紛。

「那躺在地上的少年不是項無名的愛子項少軒嗎?」

「是啊,正是,奇怪,他的身上插着的不是封血劍吧?」

「是啊,正是封血劍,那可是城主趙萬仇的兵器。」

……

「據說,項家項無名一向和城主和和睦睦,雙方還定下了婚約,就在近日,項少軒和城主愛女趙悅將要舉行婚禮,為何今日項少軒的身上插着城主的兵器,還被折磨得這麼慘。」

「誰說不是哩,雖說封血劍不會要命,可是身上一下子插了這麼多把,不死也會被折磨得痛死了吧。」

「這你們都不知道,項家最近幹了一件十惡不赦,罪無可赦的惡事,真是天怒人怨。」

「兄台,這話怎麼講?項家一向行俠仗義,為民做主,雖說這項家獨子項少軒有些風流,可畢竟是個孩子,也無傷大雅。」

「都被項家裝善的表象給蒙蔽了,最近發生的十三少女姦淫案,正是項家父子聯手犯下的命案,據說整個項氏家族除了寧梅和這兩個孩子,其他人全部被處以極刑了。」

「啊,這是項家犯下的,找到證據了嗎?」

「證據確鑿,這項無名和項少軒正在行兇之時,恰好被趙城主和中火城幾大家主給逮了個正着,項無名要挾城主和幾大家主,卻突然暗下殺手,想要殺人滅口,雖說項無名功力蓋世,是中火城的第一人,可城主和幾大家主聯起手來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最終,項無名寡不敵眾,被亂劍分屍,屍骨無存,城主一時心軟,便在這少年身上插入三十把封血短劍,讓其受盡痛苦的折磨,自生自滅。」

「真是禍害啊,活該被滅門,趙城主真是厲害,又為中火城除去一大惡患了。」

……

項少軒被痛苦折磨得昏迷,又折磨得醒過來,反反覆復,不下上百次了,要不是心中憋着一股怨氣,靠着堅挺的毅力,怕是早就絕命了。

四周一片指責、一片怒罵,聽到這些對他們項家指指點點的聲音,項少軒顫抖地舉起雙手,看向憔悴的母親:「娘…我們…走…」

「兒啊……」

聽到此話,寧梅的心更加的痛苦,心如刀絞。

「就是這個紈絝浪子姦殺了我們的女兒,鄉親們,我們一起殺了他,為我們的女兒們討還公道。」

這群鄉野村夫正是受害者的家屬,此時,他們見到了行兇者,都怒火衝天,拿着斧頭、木棍朝着項少軒砍來。

「住手,聖葯殿豈是爾等動手的地方。」

原千大師真氣外泄,瞬時就阻止了這些村夫的進攻,將他們打倒在地。

而正在此刻,一道憤怒清冷的聲音,從聖葯殿內傳出。

「寧梅、項少軒、項少潁,你們還要不要臉了,居然還敢跑來聖葯殿求葯?」

聽到這個熟悉卻又陌生的聲音,項少軒知道,這個女的不簡單,一直在騙他,一直在利用他,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燒起來。

這群人中,以一個中年婦女為首,此女雍容富貴,穿着金絲長裙,身姿玲瓏,看着十分高貴典雅卻又冷清,此女正是城主趙萬仇的夫人胡蘭心。

胡蘭心高聲說道:「項少軒,我趙家已經將你當作乘龍快婿,沒想到你還不滿足,竟是一隻禽獸,居然和你的父親一同姦淫殘殺十三名少女,她們可都是少女啊,你們父子倆怎麼能夠忍心,怎麼下得去手啊?」

這話一出,圍觀的武者和群眾都豎起了耳朵傾聽,怒色都開始湧上心頭,更加確信了項家犯下的罪孽。

胡蘭心又看向原千大師,望了望被打倒在地的受害家屬們道。

「原千大師,這可是受害者的家屬,他們可是都失去了女兒,喪女之仇,不共戴天,如今他們要討回公道,難道你要違背民意,進行阻攔嗎?」

「趙夫人,原千並沒有阻攔的意思,只是城主有令,不允許對他們下殺手,聽天由命,殺了他豈不是太便宜了他,讓他自生自滅,在痛苦中死去,才是對亡者最好的回報,若是民怒難平,在下放開就是。」

原千隨手一招,命令護衛離去,不再阻止受害家屬。

受害家屬怒氣衝天,仍舊喝着、怒罵著、舉着棒槌、斧頭,不過礙於城主的命令,終究沒有下手,在中火城,城主的命令就是王道、就是天道,即使他們心中有怨,也不敢違背,否則就是違背城主的命令,也會被殺。

胡蘭心笑着說道:「既然城主有命,我們自當遵從,就讓這三人自生自滅,享受痛苦和折磨的快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