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鴉爸
鴉爸 連載中

鴉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白昊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韋應寒 韋芷蘭

韋應寒被人打死了之後,放心不下年幼的女兒,為了守護她,投胎變成了一隻烏鴉
從此過上了人不人,鳥不鳥的鳥人生活
且看他如何守護自己的女兒,翱翔天下宇宙星空
展開

《鴉爸》章節試讀:

第2章 人嚇人


伍間聽了,臉色一變道:「噓,不要亂說話,這說法是真的!」

韋正光沒好氣的道:「什麼狗屁真的,難道你還見過不成?如果見過,你還能活到現在?你別告訴我,你和九叔一樣,會抓殭屍!」

伍間道:「老子是沒見過,可我師傅遇見過!」

眾人一聽,來勁了,圍過來道:「你師傅見過?那他還會沒事收你做徒弟?別被你師傅騙了!如果他見過,早就死球了!還能活到前年?而且他是病死的,你別告訴我們,他是被殭屍咬死的!」

伍間陰沉着臉道:「我師傅沒被殭屍咬死,但我師祖是被屍變咬死的!」

眾人一聽,趕緊道:「到底是怎回事,快講給我們聽。」

說著,有人倒了杯酒,遞給伍間。

伍間接過,一口喝了,眉頭一皺道:「韋老大,今兒個這六年西鳳,你也咽得下去?」

韋正光道:「沒辦法,我過來時,人家已經喝上了,總不能一來,就說這酒不能喝吧?」

申軍沒好氣的道:「快說吧!伍間。六年西鳳都難喝,怎不上天去喝瓊漿玉液?」

伍間舔舔唇,開口講道:「五十多年前,我師傅還沒出師,跟我師祖到河灣埋人。當天晩上,守靈的人睡著了,跑進去一隻大黑貓。」

說到這裡,伍間又喝了口酒。和平趕緊道:「後來怎麼了?死人從棺材裏爬起來了不成?」

伍間抹了把嘴角的酒漬嘆氣道:「貓去吃供桌上的祭品,把碗打破了,把守靈的人驚醒了。」

和平聽了,沒好氣的道:「嚇死老子了,搞半天是守靈人醒了,我還以為死人從棺材裏爬出來了呢?」

說完,和平也灌了一口酒,緩緩自個剛被嚇的有些緊張的神經。

伍間沒理他,繼續道:「守靈的孝子見了,趕緊去捉貓。沒成想,沒抓住,反倒把貓趕的爬上靈堂高處。孝子們夠不着,只好拿了根哭喪棒捅貓。貓被捅的掉了下來,剛好掉在棺材上。」

說到此處,伍間似乎也有些害怕,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

秦翔趕緊替他滿上,開口問道:「後來如何?」

伍間壓低嗓子道:「只見大黑貓在棺材上喵得發出一聲慘叫,滾下棺材跑了。」

眾人鬆了一口氣。

伍間繼續道:「孝子見了,收拾好打破的碗碟,來到靈前點了柱香。然後去擦棺材板上、貓留下的腳印。突然,棺材蓋咔嚓一聲,掉到了地上,死了七八天的老頭,從棺材裏坐了起來!」

眾人聽到這裡,不覺間,頭皮一緊,背心隱隱覺得有些發涼。

和平聽了怕的要死,卻又不由得想聽,張開嘴,用有些顫抖的聲音道:「後來如何?」

伍間用陰惻惻的聲音道:「孝子嚇了一跳,喊了一聲,兄弟兩個想轉身逃跑,卻挪不動腳步。只見已經有些腐爛的屍體,伸手一把抓住孝子,一口咬在脖子上。就地開始吸血。」

嚇的和平嘴裏,發出一聲:「我的媽呀,」臉色蒼白,渾身開始發抖。

伍間繼續道:「孝子的慘叫聲,把人驚動起來,大夥跑去救孝子,可屍變雖然行動僵硬,卻力大無窮。最後在我師祖指揮下,眾人拿着繩索棍棒,把它困住。」

眾人聽了,屍變解決了,鬆了口氣。「伍間,你師祖指揮解決了屍變,怎又會被殭屍咬死的?」

伍間道:「當時,主家的孝子一死一傷。幫忙救人的死了兩個,還有幾人受傷。我師祖善後時,一個受傷者突然發狂,一口咬在師祖的脖子上。動脈斷裂,就地死了,當天總共死了七個人,其中就包括我師祖。」

眾人聽到這裡,全都寂靜無聲,氣氛在寂靜中有些異樣的壓抑。

忽然,靈堂方向,傳來一陣貓咪打鬥的慘叫聲。「喵嗚……喵…嗚哇…」

眾人聽了,頭皮一炸,個個頭髮倒豎起來!

韋正光顫聲道:「我操,不會這麼邪門吧?說啥來啥!」

伍間有些緊張的從包里,掏出個巴掌大小的陰陽鈴,顫聲道:「咱們過去看看,要是貓進了靈堂,千萬不要亂來,別讓它靠近棺材就行,只要把貓哄出去就好了。」

眾人應着,強行提膽,慢慢的向靈篷靠近。

只有和平,一個人縮在火堆旁瑟瑟發抖,沒敢跟去。

忽然,靈堂篷布上,有個人影,從棺材的陰影中升起,張牙舞爪的移動着。

只聽見「砰」的一聲,發出木頭的撞擊聲、貓咪發出一聲慘叫,變得悄無聲息。只有靈篷上臃腫的影子,做着遲緩的動作,似乎正象幾人移動。

不知道是誰,發出一聲驚叫。幾個人一哆嗦,「我的媽呀!」轉身就跑。

韋正光落在最後,他想跑,但就是動不了,好像被下了定身咒。

這時,靈堂後面走出個人影,沒好氣的罵道:「你們都他媽的在幹什麼?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么?靈堂跟前半夜嚇人,這是開玩笑的地方?」

轉身奔跑之人,一聽到人聲,不覺得鬆了口氣,放鬆了下來。眾人一看,卻是裹着大衣的韋應寒。

韋正光一見是弟弟,一屁股坐在地上,渾身乏力,全身直冒冷汗。

伍間見了,沒好氣的罵,「你他娘的是什麼人?沒事躲在這裡嚇人做什麼?」

韋應寒沉下臉冷聲道:「怎麼?我在這守靈,你們他娘的跑來裝鬼叫嚇人,反倒是老子的不對了?是不是真覺得老子好欺侮,給臉不要,開始蹬鼻子上臉了?老子躲都躲不掉?」

說著,憤怒的韋應寒就要準備動手。

秦翔申軍見了,趕緊抱住他道:「別亂來,小寒,都是誤會,這位是風水師伍間,誤以為你裝鬼嚇人!沒見你老大都嚇的坐地上了?」

韋應寒聽了,見伍間手拿陰陽鈴,應該是個平師。而自家老大,癱坐在地上,臉色蒼白,滿頭大汗。

韋應寒見了,這才作罷,走過去扶起哥哥問:「怎回事?不好好的喝酒,跑過來做什麼?」

韋正光在弟弟的扶持下,驚魂未定,抬手就對弟弟的頭上來了一巴掌,嘴裏罵道:「你他媽的整天不學好,嚇死老子了。你能不能有點人樣?做點人事?」

韋應寒頭上挨了一巴掌,委屈的道:「我好好的在守靈,聽見靈篷後面有貓打架,就起身過去查看,扔了塊石頭,把貓趕走。剛轉過來,就見你們鬼叫着嚇人。我怎不做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