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冷暖漫長
冷暖漫長 連載中

冷暖漫長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俞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於爾 王景瑞 現代言情

成績優異的於爾和少年時遇見的三位男生的故事
在一次紀錄片拍攝中,於爾再次遇見時隔十年未見的王景瑞,多次輾轉,在旅途中治癒對方
展開

《冷暖漫長》章節試讀:

第3章 北斗星之下


十年後,於爾已經脫去稚氣,是北京師範大學地理系大二的學生了。

"魚,劉教授找你說了啥?"一個身材高挑,留着一頭黑長發的女孩坐在沙發上問道。

女孩叫周子玄,北京人,是於爾的大學同學以及房東。家裡做酒店生意的。精緻的臉蛋,與生俱來的清冷氣質,是公認的校花。家裡人在學校附近給她買了套房,在周子玄誠摯且熱情的邀請下,於爾住進了她家裡。

"五個月後有個紀錄片準備籌拍,劉教授受邀做固定嘉賓,並且需要一個在校學生參與錄製,教授準備帶一個小助手。"十年後的於爾說話已經少了許多語氣助詞。從她的身上總能看到冷靜兩個字。各項成績都優異的於爾無疑是劉教授的最佳人選,在大學的這兩年里,所有活動和課題以及科研項目,於爾都積极參与並且取得的成果也是令人矚目的。認真對待每一件事情的習慣,從小到大都是這樣。

"你說的該不會是《授之以「旅」》吧",本舒適地在沙發上的周子玄跳起來。

「你也知道?」於爾問。《授之以「旅」》是**廣播電視台聯合出品的紀錄片,節目擬定幾位當紅明星和一位大學教授以及一位在校學生共同探尋大美中國。

「我的天哪!那你一定要去。我托關係爭取到了一個隨從機會來着。上個星期我已經向學校申請假期了。」 周子玄雖然讀的是地理學但對攝影有着執着的追求,大學期間有機會便會去到一些劇組裡學習有關知識。並且這個節目的副導演劉憑其是周子玄敬慕的新人導演,周子玄是非去不可了。

「我還沒答應,我之後的計劃會被打亂的。」於爾有所顧慮。

「考慮這麼多幹嘛,我們倆都去互相有照應。去了也可以學到很多。你還直接省了旅遊的費用,我還得自費機票什麼的,一舉兩得的好機會要珍惜呀。」周子玄軟磨硬泡着。在於爾思考時,周子玄也未曾放棄,不停地舉着參加錄製的優點。

「雖然你不追星,但我小道消息聽說王景瑞是常駐嘉賓,飛行嘉賓還有……」

「等等,王景瑞?」還沒等周子玄開啟自己的報菜單模式。於爾沉思就被迫停下了。

周子軒發現了於爾的動搖。「對呀,大帥哥誒,這你都不去。」於爾下意識的用手托住了下巴,手指時不時地輕輕敲打着臉頰。

「我明天告訴你。」說罷,於爾走進了房間。

那天夜裡於爾睡得並不好,童年時的玩伴,十年未見的玩伴,現在只能在屏幕上了解的玩伴,在這十年里於爾時不時的會想起小時候和她打鬧了一整個夏天的三個男孩,他們好像是她的朋友,又不像認識彼此。於爾一直把這個小美好埋藏在心,隻字不提。如今有一個見面的機會擺在她的面前,這個機會來的實在是突然。她就像是一位乞討者,突然變成了富翁一樣,既開心又不安。於爾清楚地明白自己和男孩們的距離已非昔日之近,她想像着一萬種和王景瑞見面的畫面,輾轉反側。

第二天於爾找到了劉教授,表明了自己的意願。

「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還可以跟着您走遍各地,見證教材上生硬文字的本體。我很榮幸自己能獲得這個機會。」於爾和劉教授說道。

之後的五個月,於爾在家和學校間兩點一線。這段時間她不僅提前完成了原先的學習任務,而且為了錄製節目做了充足的準備。收集分析了將要拍攝的城市的地理特徵和歷史等材料,還幫教授寫了一些口述文稿。

六月份,是節目開始的時間了。於爾和周子玄兩人提前到了節目錄製的第一站——重慶。拍攝的工作人員和嘉賓住的酒店不同,所以周子玄和於爾也就沒有住在一起,兩人約定之後見面憑緣分。劉教授從上海飛往重慶,其他工作人員也陸續到達重慶。

兩天後,人員都已到齊。主要的參與人員先要進行第一次見面,在一個工作室里開簡短的小會。於爾和劉教授坐的士從酒店出發,這是於爾第一次來重慶,腦海里不斷浮現出曾有一個男孩告訴她,如果有機會一定會帶她到重慶玩。那時的男孩驕傲地介紹着自己的家,我家在那北斗星之下。「君問歸期未有期」現臨山城,三橋的奇秀,磁器口的熱鬧,洪崖洞的流光。長江、嘉陵江緩緩流過,群山環繞……不難心動。此時此刻,王景瑞又在哪條匆忙的路上呢?

穿梭在山城之中,不久,便到了工作室。工作室坐落在南濱路長江大廈里,於爾和劉教授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上了電梯。電梯上,於爾不自然的左顧右盼,右手食指下意識的扣着左手甲蓋。

「叮」電梯門一開,並不像於爾想像中的那樣嘈雜。只有前台的小姐姐詢問了一下姓名,把師徒二人領進了會議室。會議室門一開,兩三個男子擁上。

「劉教授您好您好,一路上辛苦了。」

「我是劉憑其,本次節目的副導演。之後多多關照,合作愉快哈。」周子玄跟於爾提過劉憑其,這名男性穿着一身小西裝很得體,與於爾印象中大部分的發福導演不同,長得清秀,眉眼間透着文化人的氣息。難怪周子玄喜歡呢,於爾在心裏想着。

「你好,之後的行程希望可以一切順利。哦對,這是我學生於爾。」劉教授將站在身邊的於爾推向前,於爾標準的笑了,和幾位導演握手。

「我是於爾,目前大二,之後還得勞煩幾位老師的關照。」幾句問候過後,會議室的門又開了。眾人一致回頭,只見身穿一件白色T恤和牛仔褲的男生走進會議室,乾淨利落。進來的還有一名男性,兩人是王景瑞和他的經紀人。此時此刻,世界彷彿靜止了。於爾的五臟六腑好像在打架,她感受到自己快要燒起來了,心跳聲從頭頂傳到腳趾,頸部的脈搏跳動和心跳雙重演奏,她緊張了。

「來了來了」劉其憑和其他幾位領着教授朝着王景瑞的方向走去,於爾也跟着。

「不好意思哈,路上小堵了一會兒,讓各位久等了。」王景瑞開口說道,他的聲音很好聽,連道歉都帶着清冷的氣質而又不缺乏教養,這樣的男生誰又會不喜歡呢。

「沒事的,來,介紹下。這位是北京師範大學地理系的劉教授」

「劉教授您好,我是演員王景瑞。」王景瑞的身體微微向前,面帶着微笑和教授握手。

「這位是北京師範大學的學生,也是劉教授的愛徒,於爾。」只見王景瑞先是把頭轉向了於爾,接着側過身體。

「你好,我是王景瑞,多多關照。」是王景瑞先開的口,也是一樣的溫柔。他伸出了右手,於爾見狀也緊忙伸出手。

「於爾。」在握手的那一剎,於爾好像沒有那麼緊張了,這感覺很熟悉。但他還是不記得我,於爾被打消掉的緊張也許是因為憂傷佔據了此時此刻的她。短暫的握手之後,眾人入座。

在工作人員準備會議相關內容的時候,於爾和王景瑞乖乖地坐在位置上,兩人像小朋友一樣,認真翻閱着節目流程表。於爾看着一行行的字,將自己的目光集中在那一本小冊子上,但她卻什麼也看不進。

「我有個朋友也叫於爾,就是你的於爾。」王景瑞偏過身子,把自己的冊子移到於爾面前,指着人物介紹中於爾的名字。於爾從發愣中驚醒,王景瑞的靠近再一次使她全身發熱。於爾不得不強裝鎮定,笑了笑。

「那你是不是還給她取了好多外號,比如釣魚的魚餌。」於爾努力使自己的語氣輕鬆,她的憂傷也如退潮的海水慢慢褪去。

「還真是,你也被別人取過嗎?」王景瑞挑起了眉毛認真的問道。這時的氛圍很好,好到兩人都很放鬆。

「當然,因為我就是那個於爾。」於爾不由自主的說出來了。她不再顧慮重重,現在就是兩個老友的寒暄。王景瑞瞪大了眼,歪了歪頭,看着於爾,滿臉不可思議。面前這位扎着高馬尾,瓜子臉清亮,一雙明亮閃爍的眼睛,高高的鼻子,臉頰兩側隨着笑顏忽隱忽現的酒窩。

「真的是你啊!剛剛你介紹自己的時候怎麼沒提。我們有十多年年沒見了吧……」王景瑞表達着自己的震驚,他對沒有認出於爾表達歉意。但居多還是遇見於爾後的出乎意料,那個小時候和他一起鑽洞看海的於爾,那個被他們幾個男孩取了好多外號的於爾,那個突然沒有聯繫的於爾,現在,放大版的她就坐在他旁邊,並且他們還將會相處很長一段時間。

「好久不見,老朋友。」於爾再次伸出手。這一次,她摒棄掉一切緊張,自如地伸出了手。

他們又握手了。這一次相比於十分鐘前的握手要來得有力且深切。這次握手既是對彼此關係的肯定,也是對之後的無限期待。

這天,她在他曾說過的北斗星下與他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