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雙界:緣起
雙界:緣起 連載中

雙界:緣起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青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陳雙界 青炙

未來世界,鋼鐵洪流,一顆巨大的藍色星體與地球相撞... 當第一隻外星生物踏上了這片陌生的土地時,人們驚奇的發現,它們竟有着與人類十分相似的外表
相撞帶來的究竟是毀滅?亦或是新生? 人類的每一次探索,都是一場關乎文明的偉大嘗試
——陳雙界展開

《雙界:緣起》章節試讀:

第3章 百分之一


導彈炸裂的熱浪向著四周蔓延開來,強烈的推背感將陳雙界脆弱的身軀輕易地抬起,此刻的他就如同驚濤駭浪之下的一葉扁舟,火熱的灼燒感烤的他臉龐生疼。

可天雷根本不會給他喘息的機會,如果說他此行的目的本來還是為了教訓一下這個小子,可這手炮的出現卻讓天雷徹底動了殺心。

這種級別的武器不可以出現在組織以外的人手上,如果陳雙界不願服軟,那他就只有死。

天雷右手再度變換,一柄赤紅長刀代替了他的右手,結結實實的朝着陳雙界劈去。

手炮來不及充能,陳雙界只能抬起左臂硬生生扛下此擊。

金屬的碰撞聲不絕於耳,天雷此刻就如同一尊戰神,揮舞着長刀一下一下的劈在陳雙界手炮之上,劈在他的心頭。

二者的武器雖說都是阿爾法級,但使用者卻不可同日而語,陳雙界肉體之軀根本不能與足足有幾百公斤重的機械義體相比。

每一下的劈砍都好似有一柄巨刃從天而降,陳雙界恨不得用盡全身的力氣去抵抗,卻依舊無濟於事。

赤紅長刃拔地而起,將陳雙界挑飛出去。

陳雙界在地上不停的翻滾,雖然他現在處於劣勢,但頭腦卻異常的清醒,不論從什麼方面來看現如今他都不佔優勢,只有拉開距離或許還有一線機會。

現如今他體力消耗巨大,陳雙界暗暗打定主意,再試最後一次,還是不行他便找機會逃走,此地雖然是星河的地盤但卻常年無人來往,這裡蜿蜒曲折的小巷對陳雙界來說是絕妙的隱身之處。

天雷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他絕對不會給對方這個機會。

終於,第二發手炮充能完成,陳雙界目露精光,右手黑星a56對着天雷頭部一頓點射,在後者擋住視線的同時陳雙界幡然躍起,手炮凝聚的光波結結實實的打在其心臟之上。

陳雙界想的很清楚,作為一個改造人,必然知道大腦是自己的弱點,因此自己想要擊中他的頭部難度無異於登天。

但他卻可以藉此機會攻擊對方的心臟,雖然不會造成他的死亡,但是卻可以讓他喪失行動力,進而暴露自己的弱點。

至於剩下的幾個人陳雙界倒未放在眼裡。

脈衝光波洞穿了天雷的心臟,剎那間天雷的機械義體彷彿失去了動力之源,雙臂無力的垂下。

陳雙界解放左手手炮,一顆煙霧彈驟然在兩人身前炸裂,陳雙界悄悄隱藏在煙霧之中,自腰間掏出一柄短刀,奔着天雷的天靈蓋扎去。

「保護隊長!」

「咳咳,該死,我看不到他了。」

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陳雙界已然近身,面對這近兩米的龐然大物,陳雙界憤然躍起,短匕高高的舉起。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天雷的機械義體突然發出了聲響,眨眼間向前跨出一步。

「逮到你了。」

兩隻大手高高舉起,猛然拍在了陳雙界太陽穴上。

叮——

陳雙界感覺大腦一片空白,刺耳的轟鳴聲覆蓋了全部的聲音,一抹腥甜順着他的眼角流下,滑落在嘴邊。

陳雙界的四肢無力的癱軟在地,他想要站起身,可身體卻根本不聽使喚,短短兩秒鐘,在他眼裡卻好像走了數年。

周遭的一切變得模糊,陳雙界只能聽見自己粗重的喘息聲。

直到他閉上雙眼,耳邊傳來天雷戲謔的聲音。

「想法不錯,可惜,我的心臟動力在右邊。。。」

至於後面的事,陳雙界沒了記憶,面對着在腦中幻想了無數次的死亡,陳雙界此刻只有一個念頭。

真他娘的疼......

煙霧消散,露出天雷雄厚的身影。

其餘幾人面露驚訝,本以為隊長必然要被陳雙界所殺,卻不成想這麼短的時間內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逆轉。

「回去之後此事切莫向紅鈴提起,我們今日只去了**之城,你們明白了嗎?」

「屬下明白。」

「可隊長,這小子如何處理?」

「把他的手炮帶走,把這裡搜一遍,看看能不能找到這小子把貨藏在哪了,至於他。」

天雷瞥了一眼躺在地上七竅流血如同爛泥的陳雙界,開口道:「隨便找個地方扔下,在這荒涼之地不出兩日就會被野獸吃個乾淨,不必管他。」

「是!」

天雷率先一步跨上機車,其餘幾人進到屋裡四下搜尋。

天雷望了望胸前的窟窿,心中後怕。

不得不說這姓陳的小子確實有些本事,能以一具肉體將他傷到這個地步,已經很罕見了。

若不是這小子太犟,收為麾下必是一員猛將,起碼比他手下這些菜鳥強多了。

「報告隊長,沒有發現。」

陳雙界的屋裡別說值錢的玩意,扒手進去都能含着眼淚走,自然也沒什麼收穫。

「算了算了,走走走。」

天雷不耐煩的擺擺手,幾人將陳雙界的屍身連帶着槍械彈藥扔在一處破爛場,駕駛着機車揚長而去。

陰暗潮濕的角落裡,野狗正在低聲尋覓,圍繞着陳雙界的軀體虎視眈眈。

當天邊的第一抹陽光透過殘磚碎瓦照耀在陳雙界的身上,一道無言的聲響似在腦中炸裂。

「在黑暗與光明的邊界,鐵與血的交融,孕育着新生。追隨他吧,追隨他吧,追隨他吧....」

聲音在陳雙界的腦海中不斷擴大,如雨後驚雷,如驚濤駭浪。

「基因解鎖,0%,重啟中,重啟失敗。重啟中,重啟失敗。重啟中,重啟中,重啟中。」

試探的野狗終於按捺不住誘惑,飢腸轆轆的軀體抵擋不住這近在咫尺的美味,瘦骨嶙峋的身體如一支離弦之箭,猙獰的爪牙撲向那脆弱的胸膛。

「重啟成功,基因序列解鎖進度,1%」

陳雙界猛然睜開雙眼,上半身直直的坐起,右手如迅雷之勢準確的握住了野狗的脖子。

野狗口中艱難地發出一聲嗚咽,陳雙界雙眼中似乎閃動着盈盈綠光。

只聽一聲咔嚓,野狗癱軟在地,沒了氣息。

陳雙界呼出一口濁氣,白茫茫的眼前逐漸浮現出周遭的場景。

望着眼前熟悉的景色,陳雙界清楚的知道,他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