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廢柴魔神被偏愛
廢柴魔神被偏愛 連載中

廢柴魔神被偏愛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937不吃蔥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念兮 澹然

機緣巧合下,何盼之穿越到了魔域,在鑄魔林中,遇到了兩位前來尋找自己的魔域人,溫柔似水的是魔皇蘇琛,冷若冰霜的是魔尊顧沉知,還稱呼茫然的何盼之為魔神
在魔聖澹然面前,念兮被妖媚的魔帝洛塵嘲諷,何盼之說想回21世紀,卻被魔聖一句話問到啞口無言,還告知自己真名叫念兮
念兮偶然發現自己的真實身份,知道了流落人間的原因,在這個講究尊卑的魔域,念兮首先要做的便是維護魔神的身份,只有地位才有權利
可保住地位之路坎坷至極…念兮覺得倒還不如找個靠山罩着自己來得輕鬆,首先得找一隻魔獸代步,方便走動
「阿滿,你知道哪裡有魔獸可以抓嗎?」念兮滿懷期待的看着阿滿
「這…」阿滿面露難色
「你是傻瓜嗎?魔獸是說抓就能抓的?」未見其人,先聞其聲,洛塵的聲音從遠至近
念兮大失所望的對着門口罵道「晦氣!你怎麼又來了?」 「那我倘若說,我有辦法幫你呢?」洛塵得意地笑看着念兮
「我覺得你的形象瞬間高大了起來,真的
咱們邊走邊聊
」 還未出大門,澹然便攔住了去路,眯起眼,「去哪?你的芳華獸,我替你尋了回來
」 說罷,澹然顧自往裡走去,念兮喜出望外的看了眼身旁的洛塵,屁顛屁顛的跟上了澹然
「誒誒…」洛塵氣惱的甩了下衣袖,緊緊跟了上去
展開

《廢柴魔神被偏愛》章節試讀:

第6章 夢境


許是太累了,念兮在洛塵的懷裡沉沉的睡去,還打起了輕鼾。

洛塵覺着這樣的念兮甚是可愛,蓬鬆微卷的黑髮,纖長黑亮的睫毛,桃腮帶暈,溫玉般的肌膚,心裏歡喜的緊。

念兮,在大殿上看到你,我真當是喜出望外,高興的不得了,可我偏偏又要面子,強掩着不同你說話。但你看都不看我,一直盯着魔聖的背影,我真是又氣又惱,忍不住故意出聲說了說你,看你窘迫的樣子,我心裏又後悔剛才的言行。念兮,我仍然愛你,以前現在將來。念兮,別來無恙。洛塵萬句言語,滿心想說,又怕吵醒熟睡的念兮,只好在心裏悄悄的說著。

赤靈狸就像一團火球迅速的在黑暗裡移動着,幾乎就是瞬移,很快便到了洛塵的寢殿門口。門口的侍從輕輕將寢殿門打開,洛塵擺手示意,屏退了他們,躡手躡腳的進入殿中,溫柔的把念兮輕輕放在床上,貼心的為其蓋上被子,凝視着念兮熟睡的臉。

夢裡,念兮似乎看到了一個長得與自己八九分像的女子,眸含春水,清波流盼,鼻樑高挺,嬌唇**,煙羅軟紗,白衣勝雪,合適而有當,一切美得恰到好處。氣質卻迥然不同,夢中人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讓人為之所攝,不敢褻瀆,念兮自行慚愧。

畫面一轉,夢中女子不知怎的倒在了路邊,一隻大鳥從天空俯衝下來,它的背上下來了身穿黑袍的男子。這男子似乎...有些面熟?男子掃視了下周圍,在女子面前蹲下,用手探了探鼻息。正打算轉身離去,女子着急忙慌的站了起來,輕抓着男子的胳膊,銀鈴般的咯咯直笑,波光灧瀲的看着男子道「魔尊顧沉知,我之前見過你一面,知道你心善,倒不是有意騙你,我只是想進你們魔域看看。」「姑娘,你故意躺在這兒,也能臉不紅心不跳的說出不是有意為之。魔域沒什麼好看的,姑娘請回吧。」顧沉知看着前方的鑄魔林,平靜的說著。原來是顧沉知啊,我說怎麼這麼面熟呢?等等?心善?顧沉知能和心善這詞掛上鉤?這姑娘真是眼盲心瞎啊。「我不走,我偏要跟着你進去。別這麼小氣嘛。」女子輕輕搖晃着顧沉知的胳膊撒嬌。「姑娘,你自重,還請放開手。」顧沉知徑直向鑄魔林走去,女子歡欣鼓舞的撒開手,蹦蹦跳跳的緊隨其後。

鑄魔林深處,顧沉知停下腳步,眉頭一皺,「你是怎麼進來的?」

「跟在你身後呀,這片鑄魔林自當不敢變幻陣法,早就聽聞魔域里的鑄魔林只認人。不過憑着我的聰明才智,多花些時間也是能破了這些陣法的。」

「那你為何還要死皮賴臉跟着我?」

「魔尊是魚嗎?忘得這般快。我是你光明正大請進來的客人,不然在剛進林子時,你怎麼不阻止我跟隨你呢?再說能偷懶就偷懶嘛,因無聊的小事花費時間,太浪費腦子了。」

「那你如願以償了,現在可以離開了嗎?」

「哪能啊?我又不是偷偷摸摸進來的,魔尊該請我喝杯茶,儘儘地主之誼。」

「喝完茶,能走了嗎?」

「再說唄,先帶我喝個茶,暖暖身,潤個喉。」

「大夏天的暖什麼身......」

「美少女的事,魔尊你少管。」

顧沉知覺着啼笑皆非。

畫面又一轉,女子站到了一面鏡子前。

她的臉色看起來很不好,面色慘白,眉毛擰成一團,兩隻眼睛黯淡地盯着前方的鏡子,額頭冒出細密的冷汗,汗水彷彿小溪一般,順着額角流淌下來,將參差的額發濡濕,貼在了臉頰上面,好似經歷了一場大戰,痛苦不堪。最終,她還是下定決心,耗費巨大的能量將鏡子打了開來,將有着不同色彩的零散能量封存進鏡子中。念兮數了數,不多不少正好五片。

隨即,她又幻化出一把至寒至潔的上古兵器——霜冷九州,念兮心裏冒出這把劍的名字,好似不是第一次見。

「九州,千年不曾讓你出現於世,今日,你便伴我今世最後一次,了我心愿。霜冷九州,其氣凜冽,其意蕭條,出則霜華滿地,今天我願以心頭血封你神力,機緣未到,你不可再現於世。」說罷,女子毫不猶豫的將九州插入心中,地上的冰霜像閃電一樣迅疾回到劍中,雖然插在女子心窩,但念兮卻痛苦的真實,似一把利劍不斷攪動着她得心臟,她疼得齜牙咧嘴,眉宇間涔涔的細汗,胸膛劇烈地起伏着,兩隻冒着冷汗的手緊握成拳頭。

「念兮,念兮,你怎麼了?」洛塵急切的輕拍着念兮的綿軟玉臂。

蝕骨的寒意侵蝕着夢裡女子的四肢百骸,她狠狠地閉上了眼睛,又睜開,眼裡的光亮暗沉,平靜如一潭死水,透着被無盡黑夜吞噬的絕望。「澹然,你的愛如沼澤,沉重又污濁,裏面帶着許多讓人不快的東西,我卻仍深陷其中,難以自救。帶着絕望的愛赴死是我贈予你永遠的禮物。」

夢中女子的身體開始消融,點點白光夾雜着一點紅光飄向星河,「今晚夜色真美。」她帶着溫柔的笑意緩緩閉上眼睛。

星河之下,愛意消散。

趕到的魔聖澹然伸出手拚命想抓住這些光點,卻是徒勞,手裡的光點從指縫中不斷流逝出去,毅然飛向夜空。

數不清的落寞簌簌散落進澹然目光里,蒙塵似的黯淡,光喘不過氣。澹然緩緩抬手,摸到臉上冰冰涼的淚,原來流淚是這種感覺。

澹然在瞬間好似被抽空了所有力氣,氣若遊絲般吐出「念兮」二字,眼神空洞的看着夜空,透着一股無法言說的悲涼。

忽然,一點紅光引起澹然注意,他伸手用法術將紅點慢慢封進自己的心中。

洛塵看着睡夢中不安的念兮,眉頭緊皺,本想進入念兮的夢中查看夢境,又擔心反噬,將念兮困在夢中,畢竟她現在已是凡人,不一定能承受住。

「念兮,念兮。」洛塵試着喚醒念兮,而念兮只是翻了個身又打起了輕鼾。

洛塵鬆了口氣,替念兮捏了捏被角,趴在床邊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