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傲嬌總裁的小甜妻上線
傲嬌總裁的小甜妻上線 連載中

傲嬌總裁的小甜妻上線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炸蛋有點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華逸 現代言情 許星執

話癆甜美小畫商*高冷傲嬌總裁 先婚後愛 日常甜寵 前世許星執聽信渣男謠言,誤會華逸,還要同他離婚,慘死後才知道誰是真正愛着自己的人
總裁不善言辭?沒事,她人美聲甜會撒嬌
總裁高冷木訥?沒事,她火辣熱情會調教
這一世她踹開渣男,專心婚後談戀愛,搞事業,把畫商生意做的風生水起
展開

《傲嬌總裁的小甜妻上線》章節試讀:

第7章 回來陪你了


「躍禮,我可以再叫兩個菜打包回去嗎,我家人還沒吃飯,讓我給他帶飯回去。」許星執撩起鬢邊碎發,不好意思的笑着。

連躍禮忽然覺得自己連呼吸都變得困難。

家人?她現在說的家人不就是華逸嗎?他請她吃飯也就算了,還要請她老公吃飯啊!這簡直沒有天理!但他能怎麼辦呢,他現在還在裝着不知道許星執已經結婚的事。他咬牙切齒道:「可以。」

賬單送到他手中的時候,看着賬單上的四位數,他感到胸悶氣短,還有點想吐。

華逸坐在客廳一盞昏黃的落地釣魚燈旁抱着筆記本電腦處理公事,看看右下角的時間,不禁感到些煩躁。

許星執不是說好的一會就回來,這都過去一個多小時了怎麼還不回來,她的一會未免也太長了。

說曹操曹操到,華逸正想到此處,就聽見密碼鎖解鎖的聲音。

許星執手裡提着打包回來的飯走進玄關,左腳蹭右腳的將鞋子隨意地脫在地上,穿上拖鞋,邊說著「怎麼不開燈」,邊把客廳的燈打開往裡走。

華逸一個人在家的時候不喜歡開太多燈,留一盞照亮自己周圍的一小塊地方就足夠,只有一個人的房子太亮時總顯得空曠。

可當許星執從門口進來後,他總覺得這所空曠的別墅發生了一些變化,即使他們還未開始交談,他也莫名覺得這棟房子被添上許多溫馨。剛才還空落緊張的心,竟逐漸安定下來,剛才小小的怨氣也在見到她的那一剎那就煙消雲散。

「你還是有在家乖乖等我的嘛。」許星執語氣輕快地說道。將手中打包的飯舉到胸前朝他晃晃,「給你帶飯回來啦,我們一起吃。」

接着走向餐廳把飯放在餐桌上,打開餐廳的燈。「等我會,我去拿盤子餐具。」

進到廚房門口時見他還沒動,朝他招招手,「快過來吃飯呀。」

華逸有些不明所以,他不明白許星執怎麼突然對他這麼好,好像他們之前什麼矛盾都沒發生過一樣。又覺得有些恍惚,他是見過許星執陽光活潑的一面,可這一面卻從未展現在他面前。饒是冷靜如他,也不得不懷疑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他揉揉一直看電腦有些疲憊的眼睛,合上電腦放到一旁,起身時還整理下襯衫,這才走到餐桌旁,先為許星執拉開一邊的椅子,自己再走到對面坐下。

這是他做夢也不敢想的場景,他們竟然將要像一對真正的夫妻一樣,面對面坐着享用一頓飯菜。餐廳頂上暖黃的燈光投射到光滑的大理石桌面,他這時才覺得家裡的餐廳不再是個沒用的擺設。

可他又有些害怕,怕這些只是許星執給他編織的易碎的夢,只是為了變種方式勸他離婚。想到這,本有些溫熱的心又冷下來。

許星執拿來青花瓷餐盤,將打包的菜在盤子中盛好,再將手裡拿着的餐具擺好,最後坐下。

「快吃吧,這菜好貴呢,別浪費了,最重要的是別把自己胃餓壞了。工作再忙再重要也要注意身體。」許星執一口菜吃進嘴裏,腮幫子鼓鼓囊囊,說起話來有些急促又不清楚。

華逸夾起一筷子菜,吃進嘴裏咽下去後才輕輕道了聲:「好。」他看似惜字如金,其實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有多珍惜這片刻時光。

「不過這才沒花我一分錢。哦,不對,應該說沒花咱倆一分錢,都是我那個朋友掏的。不過他也算不上我朋友。總之他想利用我,我要反過來將他一軍。」許星執說著,臉上還顯露出小小的得意之色。她的這些小表情,向來能使華逸心中最柔軟的地方隨着她輕顫。

不過仔細一琢磨她的話,華逸又覺得有些不對勁。她既然已經知道那個人要利用她,幹嘛不離他遠點呢,她想報復那個人,可她萬一鬥不過他被他傷害怎麼辦,還有,他們兩個人到底什麼關係?

華逸腦中生出一堆疑問,但他還是一一壓進心裏沒問她。她想做什麼便隨她去做吧,反正自己會在她身後一直注視着她保護好她,絕不會讓她被別人傷害。至於她和那個人什麼關係,只要不是太過分,隨她開心就好。只要她不是想和自己離婚,那就怎樣都好。

「你不是吃過飯了?」華逸提問的語氣都很淡,說出來像是個陳述句。

「跟他我哪有心情吃飯啊,根本沒吃幾口,跟你——」許星執立起筷子戳戳臉,目光將他上下掃視一遍,最後停留在他那張鳳眼凌厲鼻樑高挺的英俊的臉上仔細打量,「那才叫秀色可餐。」

仔細一看,這華逸長得比連躍禮不知帥哪去了,簡直不在一個維度。華逸的嘴唇很薄,唇色有些深,唇峰卻線條分明。優越的下頜線,纖長的睫毛,狹長的鳳眼,濃密有型的眉毛,五官中每一個單獨拎出來都很精緻,整體看也十分協調。

肩膀寬厚,手臂的肌肉被襯衫緊緊包裹着,顯出起伏流暢具有力量和美感的線條。

但他的氣質太過清冷,透着疏離感,一張英俊帥氣的臉總是沒什麼表情,讓人感知不到他的喜怒哀樂,揣測不出他的所思所想。也正因為如此,前世許星執才一點也察覺不出華逸對她原來是有感情的,還因此鑄成大錯。幸好上蒼垂憐,給她一次改過自新重新開始的機會。

華逸被她看的有些發毛,更多的還是疑惑——她今天到底哪根筋搭錯了,跟自己說話的方式和之前完全不一樣,是她從哪裡學到的新手段嗎?

「如果你想用這種方式讓我同意離婚,我勸你還是省省力氣。在你沒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之前,我都不會簽離婚協議書。」

許星執內心嘆口氣,心道:這華逸真是木訥的跟個榆木疙瘩一樣,一點都沒情趣,也不知道配合自己,竟說些沒趣又煞風景的話。好吧,也怪她之前一直和華逸鬧離婚,給他整的有點ptsd了。

「我沒有要和你離婚的意思,我承認之前是我做的不對,這不是算給你賠禮道歉了嗎。從今往後我都不會再跟你提離婚了,我發誓!」許星執舉起四指起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