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道尊魔
萬道尊魔 連載中

萬道尊魔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寧心問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寒 奇幻玄幻 寧心問路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世間萬道,魔道為尊
然而當今時代,魔,卻活在了傳說之中
天瀾大陸,萬族林立,人鬼神妖四大種族,神族為首,統領萬域,人族數量最多,鬼族最秘,妖族最凶
天闕神宮,神族聖地
東方鬼殿,鬼族秘聞
萬妖山淵,一代妖皇,凶氣滔天
西方極遠之地,傳說有魔族之遺,世稱「西方魔都」
展開

《萬道尊魔》章節試讀:

第2章 九鳳朝聖


血色的瞳孔?

葉寒心中一驚,但很快就歸於平靜,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他自小就一直在山村裡,沒見過什麼世面,只當這是自己見識短淺。

見葉寒伸手過來,銀髮女孩下意識地往花語懷中縮了一下,不過當她抬頭看向葉寒那雙溫和的眸子和臉上淡淡的笑容時,心中的驚慌居然被慢慢撫平。

葉寒笑着摸了摸她的頭,柔聲道:「不用怕,我不會讓他們欺負你的。」

聽着葉寒那溫和的嗓音,銀髮女孩呆了呆,眼睛緩緩蒙上一層水霧,波光粼粼,癟着小嘴點了點頭,她此時的樣子,任誰看了都會心疼不已。

葉寒看得心中一疼,轉過身來,看向那群官兵,原本溫和的眸子瞬間變得冷厲。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欺負一個小女孩!」葉寒冷聲道。

周圍的官兵一臉戲謔,那個尖嘴猴腮的官兵開口道:「小女孩?嘿嘿,野小子,我勸你還是哪裡來的滾哪裡去,這件事可不是你們這些鄉巴佬管得了的,哦,順便說一句,這個小美人兒不錯,留下來給大爺們玩玩兒。」

說完,他還朝着花語的方向舔了舔舌頭,調戲般地吹了個口哨,周圍的人也跟着一陣鬨笑。

花語目露厭惡之色,但卻不再像剛才那樣驚慌。

鬨笑聲還沒落下,只見黑影一閃,葉寒瞬間出現在了那個尖嘴猴腮的官兵身後,手中拿着一把略顯粗糙的匕首,此時鮮血正沿着刀刃向下滴落。

尖嘴猴腮的官兵一愣,旋即摸了摸自己的嘴,然後低頭看向自己的手掌,發現已被鮮血染紅。

「啊啊啊!」

劇痛襲來,他的表情一瞬間扭曲不堪,倒在地上打滾,慘叫聲不斷。

鬨笑聲一瞬間停止,眾人的喉嚨如同被什麼東西卡住,眼瞳也死死地瞪大。

只見剛才那尖嘴猴腮的官兵的嘴唇,居然被生生的切了下來!

領頭兒的官兵眼瞳驟縮,死死地盯着葉寒的身影,剛才他居然完全沒有看清對方的動作!

葉寒面色沒有絲毫變化,蹲下身來,在那尖嘴猴腮的官兵身上擦了擦匕首上的血跡,然後起身,慢慢走到了小隊長的身前,全程沒有一人站出來阻攔!

葉寒在小隊長身前站定,一雙冷厲的眸子看向他,聲音如同自九幽傳來:「你就是他們的老大?」

離得近了,小隊長才真切的感受到了那股凌厲的氣勢,心中震駭,當他對上少年的雙目時,震駭更放大了數倍!

冰冷,漠然,彷彿沒有絲毫感情!

更重要的是,他感受到了對方眼中的殺意!

難以想像,如此氣勢居然來自一個少年。

一股寒意從腳底傳至頭頂,面對眼前的少年,曾多次上過戰場搏命的小隊長此時心中竟然產生了恐懼!

他咽了口口水,擠出一絲笑意,道:「呵呵,這位小兄弟,你誤會了,我們並沒有欺負她,而是執行任務!」

這麼多人在一個少年面前認慫,着實是一件丟臉的事,但剛才葉寒的攻擊讓小隊長意識到眼前的少年不簡單,一時之間不敢妄動。

「任務?」葉寒皺眉。

「小兄弟,你有所不知,九鳳朝聖即將開啟,我們負責護送玉靈公主入朝面聖!」

「九鳳朝聖?那是什麼?」葉寒一愣,長期居住於偏遠山村,他對於外面的世界可謂是一無所知。

小隊長對此並不意外,畢竟有資格參與此事的都是達官權貴,於是解釋道:「九鳳朝聖,是百朝山每年一次的大事,每年第一層到第九層的統治者會選出他們那一層最美的女子進入第十層,獻給楚帝,九層九個女子,稱為九鳳,而供奉的女子越是美麗,得到的賞賜也會越多。」

提到「楚帝」,小隊長臉上露出了明顯的敬畏之色。

「哦?原來如此,哼,想不到這皇帝還挺會享受!」葉寒冷笑道。

一眾人臉皮抖了抖,暗道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葉寒此言若是傳出,必然會以大不敬之罪被捕。

「你們說的玉靈公主就是這個小女孩嗎?」葉寒問道。

「沒錯。」小隊長點了點頭。

「呵。」

葉寒冷笑:「這麼小的一個小女孩兒,你們把她送給那狗皇帝?難不成他有什麼怪癖?」

和那些官兵的敬畏不同,葉寒現在顯然是對那楚帝沒有絲毫好感。

聽見葉寒直接稱「狗皇帝」,一眾官兵的心臟都抽搐了一下,小隊長更是在心中**:我滴個小祖宗,你可別說了,這話傳出去夠你死幾百次了!

「咳咳!」小隊長重重咳了幾下,道:「玉靈公主不同,你看見她那血色的眼瞳了嗎?那可是傳說中的血靈瞳!據說是有輔助修鍊的作用……」

說到這裡,小隊長的聲音頓住,因為他看到了葉寒那瞬間陰沉的眼神。

「你的意思是,你們要把她送給楚帝,當成那狗皇帝用來修鍊的鼎爐?」葉寒緩緩道,聲音冰冷。

小隊長感受到來自葉寒身上的冰冷氣息,內心一震,但還是硬着頭皮道:「能夠成為楚帝身邊的人,這可是萬世都難以修來的福分。」

沒辦法,他必須和葉寒解釋,要不然恐怕沒辦法把人帶回去,如果帶不回人,他們幾個必然會被砍頭。

「福分?呵,放屁!一群人渣,簡直豬狗不如!你們滾吧!」葉寒冷聲道,他自小在山村里長大,這裡的人都很淳樸,偶爾有幾個調皮搗蛋的壞孩子也僅僅是捉弄一下別人而已,外面世界的人性醜惡,世間百態,他都沒有接觸過,眼見一個可愛的小女孩的命運被如此安排,他的心中不可遏制地生出了一股無名之火。

看見葉寒如此強硬的態度,小隊長的面色也漸漸冷了下來,道:「小兄弟,這些事都是上面的人安排的,我們只是服從命令,我勸你還是把人交給我們,如此大事,負責護送的必然不止我們幾個,要是被陳將軍知道此事,親自過來要人,你們恐怕就小命不保了!」

事已至此,他只能搬出將軍的名號來嚇嚇葉寒,希望他能知難而退,不過他自己並不希望報告將軍。此次玉靈公主逃出來,負責追查的不止他們一個小隊,如果他們能把人帶回去,必會得到獎賞,但如果被將軍知道他們被一個少年給攔了下來,丟人是小,更嚴重的,恐怕他們會被將軍給斬了。

可沒想到的是,葉寒非但沒有被嚇住,反而露出了一個嗜血的笑,口中是宛如魔鬼般的低吟:「一群狗雜碎,把你們全殺了,不就沒人知道這件事了?」

語落,還不待小隊長反應,葉寒瞬間拿起斧子,當頭猛然劈下!

小隊長大驚,沒想到葉寒會直接動手,不過常年征戰的反應能力還是讓他第一時間抽出腰刀擋在頭頂。

「當!」

低沉的金屬碰撞聲響起,巨大的力道從刀身上傳來,小隊長眼瞳爆睜,雙腿直接重重地跪在了地上,把地面砸出了兩個凹坑,舉着刀的兩條胳膊猛然彎下,刀背直接抵在了鼻尖。

小隊長一張臉憋得通紅,胳膊不斷地顫抖着,雙手的虎口已經崩裂,彷彿壓在刀身上的不是一把斧頭,而是一座大山!

他的內心重重顫盪,一個少年,居然會擁有如此力量!

葉寒單手拿着斧頭,只靠一隻手便輕鬆壓制住了那小隊長,常年與猛獸搏鬥的他早已經習慣了猛獸那巨大的力道,雖然這裡的猛獸並不具備玄力,但其力量仍然不是低境界的修鍊者可以媲美的。

這個世界的修鍊境界,由低到高,分為開玄境,煉體境,聚氣境,玄丹境,化神境,道靈境,破界境,主宰境。

每一個境界,又分為初期,中期,後期,葉寒現在的境界僅僅是最初級的開玄境初期,而小隊長的境界已經達到了開玄境中期,可是,在葉寒面前卻如此不堪一擊!

如果雙方境界差別不大,可憑藉對方氣勢外放感知到對方的境界,剛才葉寒玄氣涌動之時,小隊長已經感知到了葉寒的境界,這也是他內心如此駭然的原因之一,對方明明低他一個小境界,可居然一擊就徹底壓制住了他!如果是某個大家族的天才,跨境界擊敗對手倒是不奇怪,可是一個山旮旯的野小子怎麼會有如此實力?!

不過小隊長此時已經沒時間去思考,他的雙臂不斷顫抖,眼看着就要支撐不住。

「小……小兄弟,你先冷靜一下,有……有什麼事我們……可以商量!」他用盡全力抵禦,幾乎是從牙齒縫裡擠出這幾個字。

「商量?呵,去陰曹地府找閻王商量吧!」葉寒眼神一厲,左手猛然壓下,慘叫聲響起,只見刀背直接沒入了小隊長的脖子!小隊長倒在地上痛苦地掙扎了幾下,最終沒了聲息。

花語轉過身,擋住了銀髮女孩的視線,幾個小男孩也紛紛捂住了雙眼,不敢看這血腥的一幕。

第一次殺人,葉寒內心居然沒有泛起絲毫波瀾,平靜的連他自己都感到奇怪,雖然他經常殺死各種猛獸,但殺人終究是不一樣的,可奇怪的是,他不但沒有感到心慌,潛意識裡反而似乎覺得……理所應當。

此時,周圍其他的官兵全部都如同石化了一般,他們之中大部分人連修鍊者都不是,只有幾個人是開玄境初期,還是那種剛剛入門的初期,其他的都是一些比較強壯的普通人,畢竟第一層天地玄氣匱乏,修鍊者本就不多,況且修鍊本身就需要一定天賦,並非人人生來就是開玄境。

因此,當他們看到隊長被壓制的那一刻就直接嚇傻了過去,此時見葉寒看向他們,頓時嚇得魂飛魄散,連開玄境中期的隊長都被秒殺,他們則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了,直接轉身就瘋狂地跑。

葉寒哪裡會讓他們跑掉,一個飛斧將一個人攔腰劈斷,然後抽出腰間的匕首沖向其他人。

與猛獸搏鬥所訓練的可不僅僅是力量,更是身體的敏捷,在葉寒的速度下,那些官兵根本連逃跑的能力都沒有,很快便一個接一個被匕首割斷了喉嚨。

慘叫聲此起彼伏,短短一小會兒,那些官兵便全部命絕,橫屍遍野。

做完這一切,葉寒非但沒有感覺到不適,反而似乎還有些……爽?

停下身來,葉寒看着自己染血的雙手,一時之間陷入了迷茫。

怎麼回事?

為什麼自己殺人時不會猶豫?

為什麼殺了人沒有絲毫不適感?

難道自己天生嗜血?

還有,自己明明是第一次殺人,但為什麼殺人手法卻絲毫不生疏?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曾經經常這樣做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