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異世狂君
異世狂君 連載中

異世狂君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瘋狂大寶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帥 莫寒

一場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戰爭,打破了原本世界的格局,所有的一切都被降臨的異世界取代,人類從食物鏈頂端的神壇跌向深淵,為了生存不得不掙扎在地獄般的世界中
在這裡,沒有系統,沒有重生,人類只能憑藉自身的努力,要如何生存下去呢?讓我們跟隨主人公莫寒的腳步,看他是如何一步步從一名普通人成為末世狂君,坐上異世界的寶座
展開

《異世狂君》章節試讀:

第3章 異變初起


「是寒寒啊,外面那麼熱,今天累壞了吧,我給你倒杯水。」

萬秋側過臉,蒼老的面龐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放下手中的針線,雙手支撐起上半身,艱難地挪到床邊,準備拿起桌上的水壺倒水。

莫寒見狀,急走兩步上前,接過水杯,給媽媽倒上一杯,自己再倒上。

「媽,這些小事我來就行,我不渴,您先躺下休息。」

「唉,天天躺在床上,哪有那麼多可休息的,白天也沒個地方去...」

「這些毛線織成的小動物是幹什麼的?」 莫寒聽着媽媽的絮叨,瞥見床頭邊擺放着幾隻小白兔,長頸鹿,松鼠,還有很多用毛線織成的玩偶,看上去惟妙惟肖,很是可愛。

「哦,這個啊,是隔壁李大媽的,我在家也沒事,就幫她織這些玩偶,她白天出門擺攤的時候可以拿去賣,賣出去的收入也會分我一些。」

莫寒聽後,點點頭,知道李大媽和她丈夫在南郡市闖蕩,每天凌晨四點就得提着大包小包去外面擺攤,老家還有一個腦癱的兒子和生病的老母,生活上也很拮据。 接着,莫寒便讓母親平躺好,給她吃下藥片,開始給她推拿腿部。

兩小時後, 「媽,腿上有感覺了嗎?」莫寒擦去額頭的汗珠,關切地問道。

「唉~」萬秋仰着頭,靠在枕頭上,長嘆一聲。 「算了吧,反正也治不好,還得花那麼多錢,寒寒,你...」

「媽!」 莫寒立即打斷,一本正經地說道。

「我既然下定決心去做,就不會後悔,苦一點,累一點都沒什麼,我一定能讓您重新站立起來的,相信我...媽,這種話咱們以後就別說了。」

此時,已經是凌晨一點,工作一天的租客們已經陷入了酣睡,公用客廳內擺放着各種生活垃圾和臭鞋,散發出陣陣難以描述的惡臭,莫寒見狀不得不捂住鼻子快速通過,來到衛生間內清洗衣物,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響,接着將身體沖洗一遍,擦拭完後,將衣物晾在陽台上,便轉身回屋睡覺。

莫寒躺在地鋪上,盯着頭頂灰黑色的天花板,聽着隔壁房間隱約傳來陣陣呼嚕聲,上下眼皮也開始糾纏在一起,正準備進入夢鄉時,隱約間聽見樓上傳來床板的咯吱聲,仔細一聽,好像還有女人的嗚咽聲,嘴裏好像被東西堵住了。

聽到這,莫寒瞬間就猜到樓上在幹嘛,就算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走路啊,自己的小腹竟不自覺的跟着一陣火熱。

「這麼晚還在打撲克。」莫寒有些無奈地低語一聲,側過身不再去想,繼續睡覺,明早還得早起買菜做飯。

舊曆2030年7月10日,晴

清晨,莫寒起個大早,便趕到小區周邊的街道,那裡早已聚集了一群人,地攤上正在售賣各種東西,儼然就是一個小菜場,這裡的東西不僅便宜而且新鮮,只是動作要快,一旦這裡的工作人員上班,便會清理場地。

很快,莫寒就挑到合適的菜,付完錢拎着東西就往住處趕,此時其它房間的租客們已經陸續起床,趁着廚房還沒人使用,趕緊把新鮮的飯菜弄好,給母親留上一份,自己帶上一份,就往外面走。

「小寒,這麼早啊~」 剛出門轉身要走的莫寒,聽見一道軟膩的甜聲,疲憊中夾雜着一絲慵懶的味道,讓他忍不住抬頭往旁邊的樓梯上看去。

只見一位西裝筆挺的中年男人,右手正摟着一位妖艷女子從樓上緩緩地走下來,眼神中有着藏不住的疲憊。 而那位妖艷女子,體態豐腴,一頭秀髮散亂地披在肩膀上,臉上塗抹着淡妝,一雙眸子如同狐狸般勾人心魄,姣好的皮膚披着一套紅色的絲質睡衣,行走間渾圓而結實的臀部左右輕微地搖晃,大腿根部也隨着睡衣若隱若現,一對異常高聳的胸部,在半開的衣衫內上下跳動着,那模樣...我去,她好像沒穿內衣啊。

「啊,蘭倩姐..早上好。」 莫寒悄悄地吞了一下口水,眼睛不敢直視對方,想起昨晚聽到的聲音,便禮貌性地打過招呼,飛速離開,這成**人的魅力,真是要命啊!

蘭倩見他這般模樣,只是笑盈盈地看着他遠去,什麼話也沒說,轉頭將腦袋靠在左側男人肩膀上,輕咬一口對方的耳垂,柔聲地說道: 「李總,今晚...我還想你陪我。」 身旁的男人聞言,身體一顫,只是點了點頭,便邁步離開這棟破舊的樓房。

蘭倩靠在大門口,目送着他離去,臉上的表情從剛才的嫵媚,勾魂,慢慢地變得黯然,冷漠,還有一點不屑,接着便轉身上樓補覺,昨晚折騰了一宿,還是有點累的。

「怎麼滿腦子都是胸和大腿?」 一路上,莫寒忍不住甩了幾次腦袋,把腦海中亂七八糟的畫面屏蔽掉,想着趕緊回到奶茶店工作,這樣就不會胡思亂想。

二十分鐘後, 奶茶店的捲簾門被他熟練的開啟,燒水,煮茶,打掃衛生,整理檯面,不一會就完成了開業前的所有工作,正當他吃着帶來的早餐時,櫃檯下面突然鑽進來一個人,手上還抱着一個紙箱。

「老闆好~」 莫寒見是老闆來了,趕緊放下手中的早餐,起身接過她帶進來的箱子,見門口的小貨車上還有十幾箱,便主動將外面的箱子全部收了進來。

「小寒啊,吃完早餐把這些貨都收好,最近天氣這麼熱,店裡生意還是不錯的,我打算給你加工資,你要好好努力,以後開新店了,我就升你做店長。」

來人正是奶茶店的老闆,侯燕,穿着一條黑色的長褲,和淡藍色的短袖T恤,長相和吳巧巧有三分相似,年紀只比莫寒大八歲,身材瘦小,留着一頭精幹的短髮,嘴唇單薄,眼神犀利,讓人不敢跟她一直對視,能夠在這種地方將一家奶茶店經營五年以上,還能一直賺錢,沒點能力還真做不到。

這地方雖然破舊了一些,但街道兩邊充斥着各種餐館,小賣部,髮廊,零食店,按摩,紋身,足浴等服務場所,來來往往三教九流之類的人物應有盡有,當初來到這裡應聘,也是看到老闆是女的,自己這種剛入社會的雛鳥應該能和她好相處一些,便走到奶茶店裡去應聘。

侯燕見是一位有些靦腆,害羞,但身材勻稱,臉上掛着書生氣的陽光男生,雖然長相一般,可給人感覺比較踏實,對他也是比較有好感,便熱情的將他拉到一邊,天花亂墜地說了一大通,說什麼只要自己肯努力,以後升職加薪當店長,開連鎖店做老闆...當時這些話,把初次進入社會找工作的莫寒弄得暈頭轉向,最後竟然稀里糊塗地答應下來。

在正式成為奶茶店的一名員工後,本以為店裡還有其他人,可除了老闆娘和一位做兼職的小姑娘,店裡只有他一人,工作的地方除了奶茶店二樓的小倉庫,就是眼前這三十平米的地方。 說不後悔,那也是騙鬼的話,既然下定決心要靠自己賺錢給母親治病,便沒有什麼好挑剔的,先把眼前的工作做好,而這一做,就是兩個月。

侯燕對這位新來的店員非常滿意,為人很是勤快,做事麻利,任勞任怨,從不遲到早退,工作上的事情教他一遍就會,絕對是每位老闆心中的極品員工,就是偶爾會偷懶,做一些奇怪的奶茶,但只要不影響她賺錢,也就隨他去了,誰讓莫寒做事一個頂倆,而工資只用付一個人的。

上午的奶茶店很冷清,侯燕在交代一些瑣碎的事情後,拍了拍莫寒的肩膀,便在他的目送下離開。莫寒倚靠在櫃檯前,看着店外時不時走過的男男女女,陷入了沉思,腦海中不禁又浮現出早晨蘭倩的模樣。

「誒,這天怎麼黑了?」隔壁小賣部的老闆,踩着一雙人字拖,一臉疑惑地從店裡走出來,嘴上正叼着一支煙,正莫名其妙地盯着外面漆黑的天空喃喃自語。

「恩?」 莫寒似乎剛從睡夢中驚醒過來,怎麼最近老是犯瞌睡,剛才是坐着睡著了嗎? 揉搓了一把太陽穴和雙眼,看向外面的街道,不知何時變得黑沉沉,側身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顯示10點30分。

「徐叔,怎麼了?」 莫寒瞧着黑得跟炒菜鍋底似的天空,湊上前,點起一支煙站在徐叔旁,隨口就問了一句。

「不知道,我剛才還坐在裏面看電視呢,突然間就發現外面變黑了。」 雖然天空黑得如同一攤墨汁,四周有些昏暗,但仍然可以看得比較清楚,不過那種感覺很難形容,就像一位正常人帶着近視眼鏡在觀察四周,有種說不出的朦朧感。

就在莫寒打算開口說話時,旁邊的徐叔突然發出一聲驚呼: 「你看到沒,這?」

幾乎同時,莫寒也被眼前的情況弄得一愣,兩人下意識地看着對方,眼睛裏滿是驚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