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落入凡間的劍仙大人
落入凡間的劍仙大人 連載中

落入凡間的劍仙大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今天也要吃炸雞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文沁 白樂

白樂,是四大劍仙之一,本該在天庭養老的他,不慎遭遇暗算,落入凡間
當代天帝病入膏肓,性命垂危,一場有關天界的陰謀正在醞釀......展開

《落入凡間的劍仙大人》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暗算


「白樂,不要再逃了,今天你的性命必交代於此,落魂谷是個好地方,你死在這也不冤了。」

「白樂,枉你是四大劍仙之一,寧願跑,都不敢與我們一戰,傳出去,只會成為天下人的笑柄吧!」

白樂皺了皺眉,並沒有回應,身上的傷勢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如果再不找一個地方休整,恐怕今日是凶多吉少了。

腹上的劍傷還在撕裂着他的神經,那一劍不偏不倚,恰好插在了他的丹田一側,若不是他反應快,往右邊轉了一下,不然丹田就會立馬被搗碎,體內的靈力不斷的在流逝,過不了多久就會幹涸。

白樂已經好久沒有如此狼狽了,處於七轉仙境巔峰的他,位於四大劍仙之首,除了天帝能壓他一頭,其餘任何人他都不懼。

可這群戴着面具的黑衣人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個個處於七轉仙境,雖說只有一個七轉中期,其餘都是七轉初期,離他修為的差距不小,但幾個人聯手,竟然隱隱達到了七轉巔峰之勢,他感到了一絲壓力,若是平時,就算白樂打不過,但跑還是跑得掉的,可如今卻暗遭偷襲,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今天本是奉天帝之命,前往落魂谷尋找頂級幽魂草,可幽魂草還沒找到,便被這幾人給暗算了。奈何他實力再強,也架不住群毆加背刺啊,白樂苦笑了一聲,加快了飛行速度,向更遠的群星方向飛去。

黑衣人依然窮追不捨,雖說白樂與他們保持了不小的距離,但在一炷香之內,他體內的靈力便會消耗殆盡,被追上就是鐵板釘釘的事情。白樂的背後又是兩道劍氣斬來,白樂深吸了一口氣,緊握手上的神影劍,回首一揮,一道鋒利的白色劍氣與那兩道劍氣在空中碰撞,產生的爆炸攜帶着風,將白樂吹的更遠了,但他明白,他已是強弩之末,處境非常的危險。黑衣人也洞悉了他的傷勢,保持着一個不遠不近的距離,時不時放幾道劍氣,干擾他前進的速度。

眼見着自己的情況越來越危險,白樂內心產生了一絲緊張感,但憑藉著數百年的戰鬥經驗,他穩住了自己的心神,用出了仙階·多重影化,白樂瞬間多出了幾十個分身,向著各個方向飛去,黑衣人見狀,也分散了隊伍,勢必要將白樂斬殺於此。

白樂深知這只是緩兵之計,身下是一座凡人的城池,擺在他面前的只有兩個選擇,要麼封印丹田,隱藏氣息,躲藏在凡人的城中,要麼向更遠方逃去,嘗試擺脫他們的追逐。

白樂明白,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若有一點拖泥帶水,便會陷入萬丈深淵,他用剩餘的一點靈力,使出了仙階·五行封印術,將自己的丹田封印,然後迅速向城中飛去。

「老大,怎麼辦,感知不到他的氣息了。」

「哼,這小子逃的還挺快,不過這一時半會,他也跑不到哪去,這樣,老二,你跟老三去凡界找他,其餘人跟我追,他現在很虛弱,若是找到了,格殺勿論。」

「是,老大。」

天韻城 文府

「小姐,練了這麼久了,休息一會吧。」

「沒事,小蝶,只有把修為提上去了,才能為我爹分憂,如今天韻城四大家族,只有我文府沒有四轉強者,處處受到別的家族的打壓。」

說話的女子是文府的大小姐,文沁,她的身材格外修長,三千青絲披在雙肩,一身白衣勾勒出任何一個部位都美到令人窒息的軀體,雪膚如脂,腰纖若柳,在她微傾的月眉下,眸子水霧朦朦,美若仙幻的容顏下透着一絲少女的酥粉。

「沁兒,又在練劍嗎?」

伴隨着宏偉的聲音,迎面走來的是一個身材魁梧,威風堂堂的中年男人,歲月沒有將他的稜角磨平,反而更讓他有一種穩重的氣質,這個男人,就是當下文府的老爺,文長毅,一位三轉巔峰強者。

「爹,你怎麼過來了啊。」文沁面若冰霜的臉立馬揚起了一絲笑意,向著那位中年男人走去。

「當然是來看看你,練了這麼久的劍,快休息一下,你現在還年輕,更要珍惜自己的身體。」

「爹,你還說我,你自己都長白頭髮了,那三個老傢伙又為難你了吧。」文沁帶着一絲怨念的眼神望着文長毅。

「唉,想我文家祖上也是出過仙人的,如今卻落魄到連個四階都沒有,真是敗在了我們這些後輩手上啊。」文長毅嘆了一口氣。

「好了不說這些煩心事了,你娘今天心血來潮,特意下廚犒勞我們,快去嘗嘗她的手藝有沒有下降。」文長毅笑着說道。

「嗯嗯,爹。」

天韻城 北城

白樂坐在一戶人家的後院里,家中的主人似乎出門了,院子顯得格外冷清,他現在身上沒有一件完整的衣物,頭髮也顯得十分凌亂,劍氣在他原本清秀的臉上留下了幾道痕迹,他將衣服脫了下來,扯了扯,纏在了小腹傷口上,他看了看地上的碎布,嘆了一口氣,轉頭又看了看空曠的房間,在內心給自己打了一口氣,進入了房間。

整理完自己後,白樂對着鏡子照了照,一個棕發,褐瞳,亞麻襯衣,體型單薄的男人顯現了出來。

為了躲住那些黑衣人,白樂用灰將自己的臉抹黑,又在自己的嘴唇旁邊點了一顆大痣,在臉上點了許多麻子,拿桌上的剪刀把自己的頭髮全剪光了。現在的他,是一個皮膚黝黑,滿臉麻子的光頭,再配上那件亞麻襯衣,活脫脫像一個街上的乞丐,如果不近看,誰也認不出他現在這個形象。

白樂走出了院子,這段時間必定要在這城裡生活下去,只有找個事干,避免引起他人懷疑,才能渡過這段被封印的時間,白樂暗想。

「瞧一瞧,看一看,新出的徐家特製還元丹,只需一塊碎靈石,一顆提神醒腦,兩顆長生不老!」

「新出的壯陽丹,男人的福音,一夜七次不是夢,半塊碎靈石就能買到,限購50顆,限購50顆!」

「小哥要來一顆嗎,只要半塊碎靈石哦。」一位商販拉住了白樂,白樂搖搖頭,示意不用,他並不需要這種東西來加強自己的能力,況且他現在身無分文,狗都比他有錢,為此,他才更需要一份工作,不僅是為了掩人耳目,更是為自己的溫飽作保障。

白樂現在終於體會到了兜里沒錢的窘迫。從出生起,他對錢就沒有什麼概念,他的爹娘也是天庭的人員,可惜在那場邪教的圍剿戰爭中,爹娘受到源血教拚死一搏,不幸遇難。天庭給予了他充足的撫恤金,三輩子都不愁吃,可惜的是,白樂出門帶的靈石,都在追逐戰的遺落了,而丹藥也所剩無幾。

白樂尋找了許久,可有的工作要麼是太過招搖,要麼會菊花不保。直到看一塊告示欄上,上面寫着:「文府招一名雜役,有意者巳時到天韻城文府進行面試!」

他覺得可以去試一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