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異世刀皇
異世刀皇 連載中

異世刀皇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斷更小旋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斷更小旋風 李煜

李煜穿越異世,開局一把刀,裝備全靠打,我的刀就是我的理,我的刀能砍多遠,決定了我的理有多大,你越猛我越興奮,你越興奮我越瘋
展開

《異世刀皇》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釀酒少年


漢城,漢陽街。

卻烈日灼灼,太陽炙烤着大地。但並不影響漢陽街的熱鬧非凡。

街道上人頭攢動,熙熙攘攘,叫賣叫買聲不絕於耳。

以前漢陽街並不熱鬧,甚至可以說是冷清。但自從搬來一家酒坊,一切變得不一樣起來。

相傳這酒坊釀出來的酒,十里八鄉都非常有名。愛酒的,不愛酒的,皆排着隊的購買。

這家酒坊沒有掌柜,沒有小二,只有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老闆。許是年少的原因,這老闆賣酒有個規矩,每日只在午時的時候賣一個時辰,時間到了絕不再賣。

雖然如此,但買酒的人卻絡繹不絕,更沒有人不滿。

據傳,這酒的酒質上乘,酒漿清透,喝在口中猶如人間瓊漿,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一口美味的烈酒,可謂萬金難求。

午時已近,如煜酒坊門口長長的隊伍從早上排到了現在。

隨着咯吱一聲,酒坊門緩緩打開,走近一看,少年大概十四五歲,一臉稚氣。少年劍眉星目,高挺的鼻樑下面長了幾根絨毛,厚薄相間的嘴唇,一身白衣,滿頭青絲扎着一個高高的馬尾,這讓他俊俏的五官更加清晰。

這身打扮,根本看不出來他是一個釀酒的師傅,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哪個富家小公子呢。

少年抬眼看了看門前排着長長的隊伍,似乎早就習以為常,他從門後拿出一塊牌子,上書:「自帶酒罈,限購一斤,賣完即止!」

「啊……老闆,昨天不還能買五斤的嘛?怎麼今天只能買一斤了?我都排了三天隊了都沒買到,昨夜一夜沒睡,就為了排個前排,本想着多買一點的……!」排在前面那個黑漢扯着嗓子,話語中有些不快。

「愛買不買,不買趕緊滾蛋,別擋着老子打酒。」黑漢剛說完,他後面的人立馬開口吼道。

少年抬頭看了看那漢子,也不說話,只是笑着把手伸了過去。

他賣酒有個規矩,只賣酒,不賣酒罈,要買酒的自備酒罈。

黑漢嘆了口氣,哭喪着臉把懷中抱着的大酒罈遞了過去,酒罈很大,盛個五斤酒綽綽有餘。看得出來,他這是準備一次買個五斤的。

很快,少年就把酒打好,把酒遞出來的同時,開口道:「白銀十兩,謝謝!」

話不多,但聲音極為好聽,軟糯的聲音中,帶着幾分變聲期特有的音色,讓人如沐春風。

「這……這麼貴?十兩白銀一斤?」黑漢似乎是第一次買他家的酒,聲音無比驚訝。

要知道,十兩白銀在別人家可以買一百斤酒了,難怪他會如此驚訝。

「你可趕緊滾吧,買不起別他媽來搗亂。」少年還沒說話,那黑漢後面的人立馬罵道。

「唉……」

黑漢嘆了口氣,咬咬牙,從腰帶里拿出一張皺巴巴的銀票,剛好十兩。在他不舍的目光中,少年把銀票接了過來,直接丟在一旁的木盒當中。

隊伍中許多人看到黑漢花了十兩白銀,就買了一斤酒,很多人都悄摸摸脫離隊伍,沒辦法,這酒實在是太貴了,本想着來買二兩嘗嘗的,但十兩白銀才能買一斤酒,確實有點承受不起。

當然,這並不影響少年的酒賣的熱火朝天。

說是賣一個時辰,但剛開門半個時辰左右,少年就掛出一個牌子,上書:「酒已賣完,明日請早。」

在他旁邊那個裝錢的木盒,此時已經裝的滿滿的,裏面全是白花花的銀子,銀票也有不少。

一些排在後面的人,看着少年掛出這個牌子,氣的垂頭頓足。

「老闆,你就再賣點給我們吧,我從早上就排到現在了,一口水都沒喝呢。」

「你可趕緊滾吧,老子天不亮就起來了,婆娘都還沒抱夠,老子不也沒有買到嗎?老闆,別賣給他,賣點給我,我起的比他早。」

少年微微一笑,「今日已經賣沒了,明天再起早一點。」說著,順手把門關了起來,絲毫不理會門外那些罵罵咧咧的買酒人。

在他關門的時候,酒坊對面的牆角,兩三個混子眯着眼盯着他那個裝錢的木盒,眼睛冒着貪婪的光芒。

「二哥,咱們今晚來干他一票,這一盒子,起碼有三四百兩。」一個混子看着他的頭頭,悄聲說道。

頭頭身材瘦小,長了一張玉米嘴,尖嘴猴腮,賊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對,二哥,干他,你沒看見他就一個人,咱們多叫兩個兄弟,干他一票,這叼毛肯定還有更多錢。」另一個混子附和道。

「啪啪……」

兩聲脆響,剛才說話的兩個混子皆矇著臉,一臉迷茫的看着頭頭。

「兩個蠢貨,你們他媽的只看見他的錢盒了嗎?」說著,頭頭拿出一個酒罈,打開放在鼻子下聞了聞,咽了咽口水,一臉陶醉的道:「老子要搶了他的配方。」這酒,正是少年店裡買來的。

「對,對,二哥高見。」

…………

關了門,少年嘆了口氣,半躺在椅子上自言自語道:「塔爺,你說我這樣賣酒,要賣到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釀酒很累的!」

「滾犢子,小王八蛋,不賣酒你拿什麼來買修鍊的材料?財侶法地,修鍊之人,財排第一位,沒錢你修鍊個鎚子。」少年剛說完,一道粗糙的聲音傳來,尋聲找去,竟然是他面前桌上那座巴掌大的小塔在說話。

「可我都已經修鍊了五六年了,現在才築基期,這也太慢了吧!」

少年翻了翻白眼,這塔當時說的好好的,只要隨便練練,他就能整個破道期出來,這尼瑪,已經幾年過去了,現在才武者三段,離破道期還有十萬八千里呢。

當時明明說好,隨便練練便能修到破道期,他就能打破時空壁壘,重返**,但尼瑪這叫隨便練練?重返**根本就是遙遙無期。

「哎,小子,你也彆氣餒啊,修鍊就是這樣,前期慢一點,後期會很快的。」看他有些灰心,小塔循循善誘。

「滾犢子吧塔爺,在**玩遊戲我都知道,等級越高,需要的經驗越多,越後期越難升級。」少年擺了擺手,眼睛都不想睜開和塔說話。

小塔沉默……

「塔爺,你跟我說實話,咱倆是不是回不去了?」少年有些悶悶不樂。

「……」

「又不說話,每次說到關鍵的時候就不說話,早晚賣了你個破塔。」

少年說完這句話,陷入深深的回憶當中。

他名叫李煜,其實早就已經死了,二十二歲,肝癌。

當時他都已經魂歸地府了,都是這個破塔不知從哪裡鑽出來,然後找上他,告訴他只要跟塔去一個地方,隨便練練就可以打破時空壁壘,回**重活一次!

然後他就被塔忽悠到這個世界來了,沒成想,來到這世界後他並不像小說中的那樣,一路開掛,神器遍地。

小說中的主角都是直接生在什麼修仙家族,大宗門,出生就當少主。

他倒好,出生在一個鐵匠鋪里,是倒是少主,可惜的是他爹和他娘的少主!

而且他爹李老二是個打鐵的,別說修仙了,連武功都不會。

在李煜五歲那年,李老二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一塊隕鐵,誤打誤撞打出了一把寶刀,哪知道,這塊隕鐵成了他一家的催命符。

老李鐵匠鋪打出一把寶刀的消息不脛而走,大批江湖人士殺到,僅僅用了一炷香的時間,整個老李鐵匠鋪被屠戮一空。

要不是李煜有着二十幾歲的心智,寶刀剛出世就抱着寶刀躲了起來,怕是連李煜又再一次魂歸地府了。

想起這些,李煜直接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假的穿越人,別人穿越都自帶外掛,他穿越就帶了一個時靈時不靈的破塔,除了能陪他聊聊天之外,毛用沒有!

「唉……」

一聲長嘆,李煜從旮旯里找出那把被他用破布包着的長刀。

長刀沒有刀鞘,李煜扯開破布,刀長三尺,在幽暗的酒坊中閃爍着森森寒光,與尋常刀不同,此刀僅有二指寬,刀身纖細,刀尖微微上翹,看起來似一把長劍。

「噹啷……」

李煜隨手把長刀丟在地上,發出一聲脆響。

「破玩意兒,毛用沒有!」李煜嘟囔一句。

「嗆……」

不知是不是錯覺,李煜竟然聽到一聲刀鳴。

「卧槽卧槽,小子,你爹給你打了把寶貝啊。」

正要彎下腰去查看,桌子上的小塔突然滿血復活,發出一聲驚訝的聲音。

「你撿起來給你塔爺看看。」小塔聲音有些急促,有一種後悔沒長兩隻腳的感覺。

「寶貝?」李煜帶着疑問,趴下去把長刀撿了起來,這刀是倒是一把寶刀,但應該還沒有寶貝到讓塔爺驚訝的地步吧,要知道,平時的塔爺,對任何東西都是不屑一顧的,就算拿幾大塊金磚放在它的面前,它都會不屑的說聲垃圾。

李煜把長刀放在塔前,小塔沉默了一陣,「卧槽,酸了酸了,小子,你這把刀不得了啊,竟然誕生出了刀靈!」

「刀靈?什麼是刀靈?是不是**那些玄幻小說中說的那種,可以自動戰鬥的劍魂?」李煜好奇寶寶一般,反正以他看了十幾年玄幻小說的經驗,他感覺自己怕是要開始開掛了,他這一世的便宜老爹隨便打把刀,竟然都是有刀靈的。

「想的美的你!」小塔無情嘲諷。

「你這個頂多算是產生了刀靈,離成為刀魂還差一個西天取經的路程呢,還想要自動戰鬥那種劍魂,你怕是想多了。」

小塔說著,頓了頓接着道:「所謂刀靈其實和劍靈一樣,都是某種器物產生了靈性,但想要這靈成長為魂,中間要經曆數千年甚至數萬年,要達到你說的那種劍魂的地步,起碼幾十萬年起步。」

李煜聽的直接暈倒,媽的,還以為要開掛了,按這樣說來,到他死的那天,這破刀都不一定能有啥用呢,真是一刀傳百代,人死刀還在!!!

「塔爺,你是塔靈還是塔魂?你活了多久了?」李煜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

「滾犢子,不要拿你塔爺跟這些垃圾靈相提並論,我不配!」小塔並未告訴他塔齡多少,但想來應該活了不少年了。

李煜:「……」

「小子,你不是嫌升級慢嗎?老子這裡有一套刀法,練不練?」小塔一副大爺模樣,「頂級的哦!」

聽到有頂級刀法修鍊,李煜激動的把小塔放在手心,「練你這頂級刀法,要幾天能打破時空壁壘,重返**?」

「哈哈,幾天你就想練成刀法,打破時空壁壘?你在想屁吃!」小塔笑道。

「滾犢子,毛用沒有的破塔。」

李煜黑着臉,直接把小塔丟到角落裏面。

小塔:「……」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