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在修仙界修道
我在修仙界修道 連載中

我在修仙界修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木在水中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霄鳴 沈白蘇

沈白蘇原先是個道士,穿越到修仙界發現他們和自己映像中的修仙完全不一樣,我們結丹,他們結果,我們的法器靠造,他們的法器靠養,不能跟着他們一起修仙怎麼辦,那就繼續修道吧,還要防着男主隨時白切黑,實屬不易
展開

《我在修仙界修道》章節試讀:

第7章 妖化


她抿了抿唇站在原地糾結了一下,還是提着裙子跪坐在他身側,握着袖子替他擦去額頭上的汗水和唇角的血,將他的腦袋扶過來放在她的肩膀上,半環着少年疼的發顫的身子,一隻手去輕輕拍少年的背,一隻手去順撫那一頭長髮。

少年全程像一隻小獸一樣任由擺布。

「我不怕,你別擔心,你的眼睛很好看,我從沒有見過像你生的這麼好看的人。」沈白蘇的手一下一下順着長發,聲音放的緩慢又溫和。

楚霄鳴聞言愣了愣,慢慢將下巴支在沈白蘇的肩膀上,不自覺的輕輕蹭了蹭,和想像中的感覺一樣,軟乎乎的,聞着女孩身上淡淡的清香,他覺得心裏最柔軟的地方被人小心翼翼的觸碰了一下,痒痒的,身上經脈被燒斷的痛感都彷彿輕了很多。

沈白蘇拍了拍他的頭,覺得又是一個被困在世俗規則裏面的可憐人。

所以所有看上去溫柔的人,要不就是溫室呵護出來的無所畏懼,要不就是被現實磋磨出來的小心翼翼。

「很痛的話可以喊出來的,不用忍着,沒人聽得見的」

見他沒反應,她剛想再說些什麼,就感覺楚霄鳴的重量全部壓在了她身上。

好重。

「疼」少年帶着鼻音悶哼出一個字,隨即從唇角湧出更多鮮血,滴滴答答的落在沈白蘇的肩頭。

察覺到異樣的沈白蘇連忙搭上楚霄鳴的脈搏。

脈搏微弱細若遊絲,一副要斷不斷的模樣。

「怎麼會這樣,屍毒侵蝕的是有多深,怎麼會把筋脈燒斷了」沈白蘇慌了,她把周景弋支開,雖然也想到了萬一不成功她就跑,但是事情真的發生了,她是一步都邁不開。

「阿蘇,火滅了」楚霄鳴又蹭了蹭了沈白蘇的頭髮,剛說完,就覺喉間一麻,又咳出一股鮮血。

沈白蘇垂着眼眸拔掉他身上最後四根針,抓過一旁的外衫披在楚霄鳴的身上,遮住那一身的符咒,她不知道怎麼開口和他解釋這個結果。

筋脈都燒斷了,屍毒沒了,當然滅了。

這麼堅強的人,明明最痛苦的時候都熬過來了,卻要落得個身死道消的結果,好殘忍。

楚霄鳴想抬手回抱一下這個在他狼狽的時候還能給他點安慰的人,身體卻傳來新一輪的劇痛,體內的靈炁就像沒了渠溝引流的洪水,肆意橫衝直闖,瘋狂叫囂着乾涸,像是從靈魂上的訴求,難受,痛苦。

白色的狐耳立在頭頂,九條巨大的白尾猛地甩出,將屋內陳設擊了個粉碎,獨留下兩人待得地方完好如初,向四面八方炸開的毛髮像銀針一樣根根樹立,尾巴潔白沒有一絲雜質,到尾尖散發著銀光,像是被月亮鍍了一層亮,肆無忌憚的搖擺,看上去美麗又危險。

沈白蘇獃獃的看着眼前輕輕搖擺的尾巴,先前尾巴擦過臉頰時,她只覺得柔軟舒服極了,待看到全貌時,才忍不住感嘆越美麗越危險。

楚霄鳴頭頂的狐耳動了動,垂眸看着眼前白皙皮膚下的淡青色血管,嗅着這變得異常甜美的味道,喉結聳動了兩下,在牙齒刺破皮膚血液沾到他唇瓣開始徹底瓦解,本能的大口吮吸着甘甜,像沙漠中的旅人終於找到了水源。

沈白蘇身體一僵,想要伸手推開楚霄鳴已經來不及了,她只覺得脖子一痛,一股**感由上及下向全身四散開,耳邊是「咕咚咕咚」大口吞咽的聲音,她掙扎了幾下,可環着她的胳膊就像兩隻鐵鉗一般,她越動,箍的越緊,嘞的她生疼。

完了,誰來救救她,她選擇要不痛快的死去,要不壯烈的死去,這樣的死法又痛苦,又磨人,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血液的流失,感覺自己的半個身子逐漸失去知覺,感覺身體越來越冷,想她曾經一代修道天才重活一世竟是這樣的死法,太憋屈了。

幾口血液下肚,體內的躁動被平息了些許,楚霄鳴才猛然回神,感受着懷裡的身體越來越涼軟,嚇得趕緊鬆開了手臂。

沈白蘇軟綿綿的倒在一旁,靈氣的大眼睛裏盛着淚,滿是哀怨的看着他。

「對,對不起」

在她失去意識之前,看到那白耳黑髮的漂亮少年,慌亂着那雙紅眸,垂着那對狐耳,耷拉着九條大尾巴,滿是歉意的給她道着歉。

她想,真是雞賊啊,露出這麼可愛的模樣,她還怎麼生他的氣。

楚霄鳴伸出有些發顫的手上前探了探沈白蘇的鼻息,雖然微弱,好在還有,這才發現體內斷掉的經脈盡在重塑,一股生機在體內重新升起,重塑的經脈更加開闊柔韌,全身上下像是泡在溫泉里一般溫暖舒適,可是他的內心卻如墜冰窟。

她竟然是萬靈體,那個傳說中可以解百毒,讓妖族漲修為,活死肉的體質。

他現在如果吃了她,就可以一舉突破到人族洞玄,妖族妖王的級別,他也再不用擔心自己會不受控制的妖化了,可是她是唯一一個知道他是妖還會安慰他的同輩人,吃了,就沒了,可他剛剛才咬了她,還吸了她的血。

「我該拿你怎麼辦呢」楚霄鳴輕輕撫上沈白蘇的臉頰。

真軟。

「罷了,看在你的那一句安慰上,你的生死就由你自己決定吧」

楚霄鳴想,若是醒來,她怕了,就殺了她,像之前那些說喜歡他的人一樣,一旦知道了事實,就變了嘴臉,活該被他親手殺死,若是不怕,就放了她。

沈白蘇再次有意識時覺得自己哪裡都不得勁,胳膊上的**還還沒有退去,身子底下也硬邦邦的並不舒服,還有些冷。

她掙扎着睜開眼睛,看到頭頂一片繁星,覺得好久沒有見過這麼美麗的夜空了,下一秒猛地坐起來。

夜空?繁星?

環顧了一下四周,好像是在一個山洞裏,還是露天的,不知道是誰把她放到這裡的,是周景弋回來了看到妖化了的楚霄鳴把她救下了,還是楚霄鳴把她直接拐走了,目前還不得而知。

環顧了一下四周,好像是在一個山洞裏,還是露天的,不知道是誰把她放到這裡的,是周景弋回來了看到妖化了的楚霄鳴把她救下了,還是楚霄鳴把她直接拐走了,目前還不得而知。

這個洞只有頭頂一個出口,冷風呼呼的往裏面灌,洞壁光滑,沒有任何可以攀爬落腳的地方,洞底也沒有什麼植物,連個可以點火取暖的東西都沒有,更沒有什麼可以用來充饑的東西,還真是讓人無法無法言表此刻的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