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天朝之國
天朝之國 連載中

天朝之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七星小書蟲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七星小書蟲 李煒 穿越重生

非凡的人生就是一次又一次意外疊加,理科生---李煒因一次探險旅行,意外穿越到隋朝末期,從穿越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他走上了逆襲的道路
時逢亂世,他從一無所有,從零開始,又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蹟
巨額的財富,至高的權利,開疆拓土,他只為給天下百姓開拓一片可以過上幸福生活的凈土,耕有所獲,種有所得……展開

《天朝之國》章節試讀:

第7章 聚福樓


在胡叔寶他們離開後,李煒開始思考接下來的規劃......

現在是大業八年,也就是公元612年,根據自己歷史的發展軌跡,大隋今年出征高句麗失利後開始逐漸進入動蕩時刻,各地農民和地方勢力紛紛起義,然後大隋覆滅。

隨着大隋的傾覆,國內開始進入勢力割據的時期,大唐太宗皇帝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恢復統一的局面,這是大勢。

不管在哪個時代,做什麼事都需要財富的支持,所以必須有財富作為支撐,其次在勢力割據的時期最為寶貴的就是武裝力量,那麼有兩條路可以走,要麼選擇一方勢力,要麼創造一個勢力,李煒思量想去更傾向於打造自己的力量,如果能弄個皇帝做做也不錯。

但目前首先需要解決生存問題,然後再看情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希望天下百姓少受一些苦難......

看着沉思的李煒,二虎沒有打擾他,而是默默地坐在旁邊,時不時給李煒地水杯續茶水。

想清楚後面大概規劃後,李煒問二虎:「二虎,你的理想是什麼?」

二虎撓了撓後腦,一臉疑惑地問:「煒哥,理想是何物?」

李煒解釋:「理想就是,就是你最想做成的事情,或者說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二虎笑呵呵地回答:「我最想的事就是每天都能吃上肉,每頓都管夠。」

李煒一臉鄙視地看了他一眼:「你這是立志成為吃貨啊,就這點出息?還有沒有其他想法?」

二虎滿臉通紅,支支吾吾細聲說道:「我還想娶婆娘,然後給俺家傳宗接代。」

李煒被二虎地憨厚耿直逗樂了,哈哈一笑:「有前途,跟着我保證你這兩個願望都能實現,第一個願望今天開始就可以實現。」

接着鄭重說:「我對你有個要求,就是以後一定做一個善良地人,不做違背良心的事情,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

二虎心中默念了一遍: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抬頭看着李煒認真的說:「煒哥,我記住了,我一定不做惡事,不然你只管收拾我,打死我都行!」

李煒看着一臉認真的二虎,微微笑了笑:「我相信你,我也會監督你的。」

二虎嘿嘿地笑着撓撓頭,然後想到了什麼問題:「煒哥,接下我們做什麼?」

李煒哈哈笑道:「我們自然要做點事情,不然我們會被餓死的,不過不需要我們自己做。民以食為天,我們先去弄一個酒樓,賺點錢再說!」

二虎看着李煒:「煒哥,開一間酒樓需要不少本錢呢,你有多少錢,劉叔給我一兩黃金,可以換10貫錢,我把錢先給你用好了。」

李煒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自開一間酒樓得多長時間啊,我們去跟人合作,不用出錢人家還給我份子,你信嗎?」

薛二虎:「呵呵,煒哥說什麼我都信!」

李煒笑罵道:「你這馬屁拍的,好了我們去吃飯去。」

他們在城裡走了一圈,二虎跟在李煒屁股後有些奇怪地問:「煒哥,我們去哪裡吃?敦煌吃飯的地方我們都走遍了。」

李煒指了指眼前「聚福樓」說:「就這家吧。」

聚福樓規模挺大,有2層樓,一層面積有兩百多平方,從目前來看生意不怎麼好,在這裡吃飯的人很少。

他們走進酒樓,店小二看到有客人進來開心的不得了,他們酒樓近來受到同行打壓,生意不是慘淡二字可以形容的,現在有客人來了必須拿出五星的服務,於是熱情地迎了上來:「兩位客官裏面請。」

引客坐下後躬身笑着問:「兩位客官,想吃點什麼?」

李煒:「你把你們的拿手好菜都上一份,再上兩壺最好的酒。」

小二乍一聽,這可是貴客啊,嘴角快咧到耳根了,連忙回道:「好咧,兩位稍等,馬上安排。」

等小二走了後,二虎小心翼翼地問:「煒哥,這也太多了吧,吃不完就浪費了。」

李煒有意逗一下二虎,於是一臉正經地說:「你不是要吃肉嗎,管夠的,我這是實現你的願望呢!」

二虎一下但不上來了,一臉苦逼的樣子:「這,我,我.......」

由於沒有什麼客人,上菜的速度那叫一個快,不一會菜就齊了,小二介紹道:「客戶,我們的拿手菜,燉大骨,烤羊排,煮牛肉,還有難得的野生鹿肉,上等的好酒,情慢用!」

看着滿桌的好菜,二虎咽了咽口水,李煒看二虎的樣子搖了搖頭道:「趕緊吃吧,和我在一起不要那麼拘束,趁熱才好吃。」

二虎看李煒開吃,這才拿起筷子吃起來,一邊吃還一邊贊道:「唔,真,好,吃!」

一陣胡吃海喝,酒足飯飽後,李煒拍了拍肚皮,看了下桌上乾淨的盤子,嘀咕:二虎的戰鬥力還真不是蓋的!

店小二看李煒他們吃飽了,於是走了過來笑着問道:「二位客觀吃好了,味道怎麼樣?」

二虎猛點頭,而李煒則是白了他一眼,轉頭對店小二道:「你們這菜真是太差勁,我家旺財吃的都比這好吃多了。」

店小二看着桌上乾淨的盤子,本以為客戶會對店裡的菜肴十分滿意,李煒的回答讓他本來想好的對白憋回了肚子,愣住了不知道如何作答。

李煒輕聲道:「把你們的掌柜叫過來。」

店小二轉身去叫掌柜去了。

不一會掌柜和小二一起走了過來,笑着拱手道:「兩位客官,阿福說二位對本店的菜肴不是很滿意,能不能具體說說什麼問題?」

李煒看着掌柜笑咪咪地道:「菜肴講究色香味俱全,貴店的菜肴賣相就不說了,味道也是不敢恭維啊。還有,這酒根本就不能稱之為酒,我家旺財都不願意喝!」

掌柜聽了李煒地回答,幾乎可以確認這人是來找茬的,於是臉一下黑了下來:「這位客官,既然本店菜肴一無是處,為何吃得乾乾淨淨,一點不剩!」

李煒頓時露出八顆大白牙,笑道:「菜肴再不好吃,總不能浪費了不是?珍惜糧食,光盤行動從我做起!」

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掌柜壓下心頭的火氣,咬牙切齒問:「這位客官,鄙人受教了,這是本店廚子不能滿足客官的要求,這頓飯我給打五折如何?」

李煒收起笑容,一臉正經的回道:「掌柜誤會了,一頓飯錢在下還付得起滴,只是據我看來貴店生意十分慘淡,再這樣下去,可是離倒閉不遠嘍。」

掌柜聽了李煒的話,深深嘆了口氣,看着李煒說:「唉,你說的一點沒錯,本來本店生意很好的,同行眼紅,所以聯合起來打壓我們,現在實在是難以經營。對了,兩位客觀怎麼稱呼?」

李煒拱手道:「在下李煒,這是我的兄弟薛二虎。我想問掌柜,你想不想讓你的聚福樓紅紅火火?」

二虎聽到李煒說自己是他朋友,沒有把他當下人而是把他當兄弟,心裏甜絲絲的,自己算是跟對了人。

而掌柜聽了李煒的話愣了一下,心想這人到底什麼意思呢,難道他有辦法不成?他疑惑地看了李煒一眼,拱手道:「李公子,鄙人邱銘,剛才失禮了。公子你的意思是?」

李煒:「我的意思是,我有辦法讓聚福樓紅火起來!」

掌柜懷疑地問了一句:「你真的有辦法?」

李煒站了起來,拿出錢袋:「就你這店的生意,我騙你有什麼意義,難道就為了一頓飯錢?掌柜不信就算了,結賬吧!」

邱銘心想:也是,他能騙我什麼呢?聚福樓都快要倒閉了,收他一頓飯錢還能起死回生不成,萬一他說是真的呢,算了,死馬當活馬醫吧。

想清楚其中關鍵,他臉上立馬堆起笑容,將李煒拉住:「哎,李公子,別著急,我相信你,你有什麼辦法不妨直說?」

李煒看到邱銘的舉動知道第一個目的已經達到,他笑呵呵地收回錢袋子,反而問道:「邱掌柜,你這聚福樓生意最好的時候一天收入幾何,獲利幾何?」

邱銘聽了李煒的話,回想到之前的紅火的聚福樓,他一臉得意的回答:「聚福樓生意最好的時候,一天營收2萬多錢,盈利一萬四千錢上下!」

聽了邱銘的回答,李煒心中瞬間就有了個大概,聚福樓上下兩層,大概有七八十桌,按平均一桌消費100錢,一天200多桌客人這樣。

他沉吟片刻後,看着邱銘說:「邱掌柜,如果我有辦法聚福樓達到日盈利3萬錢呢?」

邱銘聽了李煒的話,心頭一驚,那可是聚福樓巔峰時刻的兩倍呢,立刻道:「那怎麼可能?」

李煒淡定地笑着說:「那要是能達到呢,該當如何?」

邱銘做了近十年生意,知道天底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於是問道:「如果你能達到你說的,你提條件,只要不過分,我都答應了。」

李煒微微笑道:「如果達到我說的條件,我要佔有聚福樓的四成股份,如果盈利達到六萬錢以上,我需要六成股份。」

邱銘有些似懂非懂的問:「何為股份?」

李煒解釋道:「就是把整個聚福樓的價值算成十份,四成股份就是四份,六成股份就是六份。」

邱銘終於理解了李煒的意思,於是扣着手指算了一會,如果達到上述條件,怎麼算自己都是賺的......

思考片刻後,他咬了一下牙,答應了李煒的條件:「好,答應你提議,不過我們得事先簽訂契約,把條件一一寫清楚。」

李煒呵呵一笑:「邱掌柜說得對,生意就該如此,白紙黑字,寫清楚了我們兩人都簽字蓋手印。相信我,邱掌柜,今後你會為今天的這個決定感到自豪的!」

邱銘親自將剛才商量地條件擬定了兩份契約,雙方看了沒有異議後都簽字按了手印,雙方各執一份。

簽好協議後,邱銘問李煒:「李公子,契約簽好了,你說現在該怎麼辦?」

李煒笑道:「接下來先關門,根據我的來告訴你如何整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