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末世:我只是想求生啊
末世:我只是想求生啊 連載中

末世:我只是想求生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大污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傾 泠雪 都市小說

【末世 系統 不聖母】 末日來臨,主角李傾覺醒任務系統
看着系統發佈的各項奇葩任務, 李傾無奈表示:我真的只是想求生啊!展開

《末世:我只是想求生啊》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大災變?


「呼…呼…呼…」

李傾大口喘着粗氣。

看着熟悉的寢室天花板,他長吁一口氣。

他隨手拿起枕邊的手機,柔和的屏幕光驅散了一小片黑暗。

凌晨2點。

還是這個時間。

他揉了揉太陽穴。

李傾已經記不得自己是第幾次做這個夢了。

那裡真實的不像是夢境。

在夢裡,李傾會痛,會餓,會死。

有時候在夢裡時間太久了,李傾會恍惚,到底哪邊才是現實世界?

他白天空閑時也會自問。

「為什麼會做這樣的怪夢?」

「只有我會一直做同一個夢嗎?」

沒人能解答他的疑問,就如同這個沒來由的怪夢。

李傾的夢中世界是一個被喪屍肆虐的末世廢土。

那裡是人類的末日,喪屍的樂園。

人類百不存一,城市化為一片廢墟。

暗紅的血液隨意灑在各處,像是街頭藝術家們的塗鴉;

報廢車輛隨意橫在安靜的街道,偶爾會因為喪屍的觸碰發出陣陣警報長鳴。

精美的商店、輝煌的大廈此時已是一片斷壁殘垣。

倖存的人類隨時可以聽見野獸般的嘶吼、感受到那令人驚心動魄的大地顫動。

末世里,人們苦苦掙扎,艱難求生,還要提防隨時都可能上演的背叛與欺騙。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則。

強者統領、殺戮、制定規則;

奸者依附、陷害、投機取巧;

弱者苟且,欺騙、不擇手段。

末世把人們心中的黑暗展現的淋漓盡致,他們為了生存,為了利益可以做出任何事。

李傾剛進入這個世界的時候,就因為信錯了人,最後絕望的死在喪屍口中。

還好。

他醒了過來。

還好。

那只是個夢。

然而第二天夜晚,李傾再次進入了這個怪夢,重新開始。

雖然不知道是為什麼,但是身體的本能告訴李傾,要努力的活下去。

這次他有了防範,不再高估人性,終於從那次事件里逃出生天。

但他最終還是死了。

他誤食了被喪屍血液沾染的蘋果。

等到第三次從夢中世界醒來的時候,李傾終於感覺不對勁了。

他第一時間請假去了醫院。

但是一番檢查過後,醫生告訴李傾,他的身體很健康。

無奈之下,無計可施的李傾只能欺騙自己,就當作是玩恐怖遊戲了。

還別說,隨着進入夢境的次數越來越多,李傾漸漸適應了末世生活,對喪屍也不像一開始的恐懼。

這中間他還親手殺了不少喪屍,成立了一個小隊,有了值得託付和信任的夥伴。

想着這些,李傾發現窗外泛起了魚肚白,再一看手機,已經早上6點了。

今天是周六,上完第一節美女導員的課就放假了。

想到這,李傾乾脆就不睡了,直接起床,輕手輕腳的洗漱完畢,拿起背包走出了寢室。

李傾呼吸着新鮮空氣,看着路上光鮮亮麗學姐學妹們,不禁感嘆起生活的美好。

李傾注意到,周圍不少女生小臉通紅,一個個跟朋友閨蜜悄悄對他指指點點的。

難道自己臉上有什麼髒東西嗎?

李傾抹了一把臉,沒什麼啊!隨即好奇的看向那些女生。

而那些女孩子在接觸到李傾的目光後,都羞答答的假裝看向別處。

李傾:?

李傾沒注意,他自己原本白皙的皮膚,因為這段時間噩夢的折磨,逐漸帶上了一絲病態的蒼白。

可這不但沒有消減他的魅力,反而更激起了一些女孩子的保護欲。

不少中二的女孩子稱呼這幾天的他為:真·小奶狗!

看着一個個跟自己擦肩而過的女孩子,李傾聳了聳肩。

他也不是沒聽說過有個什麼校草排名,他本人就位列榜首。

但是他自己卻不這麼認為。

不過...

自己好像確實該談個女朋友了...

李傾正想着女朋友的合適人選。

突然,一陣強烈的心悸傳來。

與此同時,他聽到了一個奇怪的機械聲音。

「倒計時開始,距離大災變還剩下20分鐘。」

李傾一驚。

「大災變?」

李傾第一時間想的是不是誰在跟他惡作劇。

但是隨着他的目光四處搜尋,他的周圍並沒有人。

看着腦海中醒目猩紅的倒計時,李傾知道,不能再等了。

這種事雖然不科學,但是現如今的科學顯然不能解釋一切。

就比如自己最近一直做的那個可以存檔的怪夢。

李傾對神秘側的態度一直是:寧可信其有!

雖然時間所剩不多,但是李傾還是逼着自己冷靜下來思考,這是他在夢中世界鍛鍊出來的能力。

越着急就越容易出錯,越慌亂就越容易把自己帶入死亡的境地。

李傾在心中默默盤算。

「20分鐘,出校門已經來不及了。」

因為末世可不是一天兩天,而是一直持續的。

所以校園內可供選擇的地方並不多。

食物水源、工具器械、醫療藥品都是需要考慮的。

首先排除食堂。

雖然今天周六,但這個時間段食堂至少也有個幾百人。

一旦末世來臨,人潮聚集的地方就會非常危險。

而且除了喪屍,一些不了解情況的聖母也是巨大的隱患。

後者的恐怖,甚至遠勝於喪屍。

至於教學樓、體育場、圖書館、宿舍樓什麼的也不可能去。

那些地方物資太少,而且人數眾多,進去了就別想出來了。

「那就只剩下校園各處的超市了。」

超市裡物資相對齊全,吃的喝的用的都有。

而且一些可以當作武器的工具超市也都有的賣。

「就那裡最合適了!」

電光火石間,李傾飛快的做出了決定,向著校園的某個方向飛奔。

雖然不知道這個大災變和他最近的夢有什麼關係,但李傾既然選擇相信,就會做好最壞的打算。

「啊!嗯~」

少女痛苦的悶哼,把李傾從思考中拉回現實。

原來是他思考時,撞倒了前方的一個少女,連帶自己也倒在地上。

李傾顧不得自己手裡傳來的驚人彈性,連忙道歉。

「對不起妹子,我不是故意的,我剛才走神了…誒?雪兒?」

李傾這才發現面前的少女竟是自己的青梅竹馬——泠雪。

此時的泠雪一副羞惱的小女兒態,氣鼓鼓的盯着李傾。

「太好了!」李傾心中一喜。

夢境里病毒爆發的時候,李傾也曾尋找過她,但最終一無所獲。

如今,朝思暮想的人在關鍵時刻不請自來,還有比這更讓人高興的嗎?

李傾飛快起身,一把抓過泠雪的手,飛奔向超市。

「來不及解釋了,快跟我走!」

從李傾撞倒泠雪到牽着她的手狂奔,整個過程不過10秒鐘。

泠雪連生氣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李傾莫名其妙的拉着飛奔起來。

泠雪一臉不解,但卻沒說話,只是順從地跟着李傾跑。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兩個人各懷心事的奔跑着。

終於,在時間還剩下10分鐘的時候,李傾帶着泠雪趕到了目的地——一座三層樓高的超市。

李傾之所以選擇這家超市,也是經過慎重考慮的。

這家超市一共三層,物資十分豐富。

不管是飲用水食物,還是各種工具都比較齊全。

而且李傾跟這家超市的老闆娘關係很好,經常來這裡幫忙。

所以他十分熟悉這周圍的一切。

這家超市有兩個門,正門是由幾片超大的鋼化玻璃,和兩扇鋼化玻璃門組成。

門和窗戶上方,各安置了一個捲簾門。

而後門,則是這裡的老闆娘自己加裝的高級防盜門。

這超市本身地理位置優越,坐落在校園的東北角,往西不遠處就是學校的小門。

而超市的旁邊就是藥店,書店,理髮店等。

值得注意的是,女生3號宿舍樓和女教師公寓就在超市北面幾十米處。

平日里,不少女生和女老師都會在這買東西。

這一點,在大災變爆發後可能是個隱患。

李傾深吸了口氣,帶着泠雪邁上高高的台階。

現在時間尚早,外加是周六,所以超市裡沒有什麼顧客。

剛一進超市,李傾顧不得休息,飛速回身把門關上鎖死,輕車熟路的來到收銀台拿出鑰匙,關上捲簾門。

整套操作一氣呵成,彷彿演練了無數遍。

超市裡,泠雪和正在忙活的收銀妹子一臉懵逼。

要不是彼此之間互相熟識,她們沒準會以為李傾要做什麼壞事。

「你們別愣着,快把窗戶關上鎖好,我去檢查後門。我知道你們有很多疑問,等一下我一起解釋。」

飛快的丟下一句話,李傾就帶着鑰匙去超市後門了。

留下兩個面面相覷的女生大眼瞪小眼。

終於,收銀妹子袁曉顫顫巍巍的開口,語氣中帶上了一絲不確定。

「那個,泠雪姐,李傾哥他這是受什麼刺激了嗎?」

泠雪搖了搖頭。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泠雪知道李傾這麼做,肯定有他的理由。

認識了這麼久,泠雪和李傾彼此之間十分信任,也十分有默契。

李傾這種分秒必爭的反常舉動,讓她很是不安。

「等他忙完回來咱們就知道了。在這之前,咱們還是先把窗戶鎖好吧!」

說著,泠雪就動起手來。

因為李傾經常來這裡幫忙,久而久之,泠雪也對這裡十分熟悉。

袁曉看着泠雪,制止也不是,幫忙也不是,臉色十分為難。

「泠雪姐,我也想幫你們啊!可我們還要開門做生意...要是被老闆娘知道了...」

不等她說完,泠雪就打斷了她的話。

「沒事,你們老闆娘怪罪下來,我擔著就是了。曉曉,咱們抓緊時間,你來給我搭把手。」

有了泠雪的保證,袁曉這才鬆了一口氣。

她只是個兼職學生,不想因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挨罵扣錢。

畢竟她又不是泠雪,不能像泠雪一樣不問緣由的支持李傾。

「好的,泠雪姐。」

兩個人動手間,李傾已經把後門出口處理好回來了。

看着二女忙碌的身影,李傾露出讚許的目光。

看了看腦海中剩下的時間,他快速轉身上了二樓。

這裡的一樓賣的是零食、飲料、工具、文具等生活中比較常用的東西。

二樓賣的是新鮮的水果蔬菜、肉類和一些不常用的工具,比如鐵鍬,鎚子等。

上到三樓,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道鋼化玻璃門,門口裝有指紋鎖。

李傾輕車熟路的打開門禁,走到老闆娘的卧室門口,輕輕敲門。

「依依姐,我是李傾,我有事找你...」

話音未落,房間內傳來了一聲慵懶酥媚的聲音。

「門沒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