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驚鴻志
驚鴻志 連載中

驚鴻志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清風與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趙嵐兮 陸知恩

大丈夫生當立鴻鵠之志,挽狂瀾於既倒,扶大廈之將傾;倘若有朝得勢遇風雨而化龍,定要鎮邪收祟,盪盡魑魅!展開

《驚鴻志》章節試讀:

第2章 禍起上豐村


「各位看官,今兒個,我就給大伙兒講講這近期;我們南域領主蕭無塵與那妖族大能盧浩坤激戰的事兒。」

「要說這盧浩坤,那可是當今妖族十二妖王之一,其本體乃是上古凶獸九目分澤天狼;這狼王最為耀眼的戰績便是半柱香蕩平青鳳山,單槍匹馬挑翻了鳳王麾下八萬七千羽翼,實力不容小覷。」

「當時南域主城隨着黑雲遮天蔽日,一龐然大物巨影若隱若現,半晌過後卻又見這廝化為人形,提着一桿青色火紋大旗,矗立於那虛空之上。」

「而蕭大人豈容異族放肆?觀他綉帶飛舞煥神光,錦袍映日照彩霞;環滌灼灼攀心境,寶甲輝輝襯戰靴;三尺長劍如游龍戲鳳,兩腳踏空似雲中飛燕。」

「轉瞬間,便與那三目天狼戰至一處,打的叫一個鬼泣神嚎天地暗,龍愁虎怕日光昏;兩方神力搖山海,不見輸贏皆傍寸。」

「要說這盧浩坤,嘿!真不愧被稱之為妖王,竟能在不化本體的情況下與蕭大人戰上幾百回合。」

「而就在這雙方勢均力敵之際,東域領主與西域領主相繼趕來,又帶着帳下一眾尊者,八十八位護界神丁,三千六百散修結成大陣。」

「盧浩坤哪敢託大,當機立斷化作真身;只見它本體青面獠牙厲鬼相,血光籠身數萬丈。」

「這孽畜現出原形後實力大漲,稍時的分心,那大陣之中將近一半的人馬便喪命於其口。」

「可如此行為卻不過是那繁星隕落前的一道閃爍;孤掌難鳴終歸不敵眾人的圍剿,隨着三位大人祭出本命法寶,重整好陣型,那盧浩坤也再無翻身之勢;負隅頑抗了半柱香後,便被蕭大人抓住破綻,一劍給刺中了命門。」

「瀕死之際,見它目光一凝,引爆了本命法寶,如此才衝出來一個豁口,得以施展法術遁去;三位大人斷言,那孽畜重傷於身,已活不過三日之久,不足為慮。」

一段講完,眾人皆是久久不能回神,彷彿自己便身處於那戰場之中一樣,過了半晌,台下才響起了震耳欲聾的掌聲。

陸知恩聽的也是熱血沸騰,他很嚮往着有一天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快意恩仇,懲奸除惡;不過他認為,那些只是遙不可及的夢罷了。

這時,人群中走出來一位衣着華麗,有着藍色眼眸的男子;伸手一拍,一枚金錠便立在了那案板之上。

「說書的,這蕭大人如此神通是否還在這滄元城附近?那東域與西域領主又可曾離去?若是有機會,在下真想拜會一下這幾位大人。」

那說書先生見此情景立馬便眉開眼笑起來,收起金子對着男子拱了拱手說道:「據可靠消息,蕭大人已經同其餘兩位大人離開南域,奔往中域去了。」

「真是可惜。」藍眼男子笑了笑,並不多言,轉身離去。

陸知恩也沒有繼續觀看,揣好那一兩銀子去藥鋪抓了少許的葯;又買了些糧食便出了城…

新雪初霽,滿月當空。

在這絕色景象下,一鬢角斑白的老者矗立於那城外的山崖之頂。

「什麼時辰了?」老者頭也不回的問道。

「啟稟長老,亥時三刻了。」

不知何時,一名身着黑衣看不清面貌的男子從暗處顯現出來,拱手向老者回答。

「動手吧。」

「是!」

隨着那名男子遁入黑暗,這月光籠罩的蒼茫大地上,彷彿也多起了一絲暗潮洶湧。

「無毒不丈夫,白長老這栽贓嫁禍的手段使得當真唯妙唯俏啊。」

一道有些陰柔的聲音傳來,那老者聽到後也是轉過身朝着來人拱了拱手。

「老朽還在疑惑這寒風怎的突然調轉了風向,原來是蛇王大駕光臨。」

話音未落,只見不遠的漆黑中緩步走出一道身影,來者身着紫光嵌玉蟒紋道袍,手持靈韻爍金珠光寶扇,一雙狹長的眸子中帶着幾抹幽異的藍色。

若是有今日在那桃家茶樓聽書者在場,打眼一瞧便能識得出來此人正是將金錠拍於案板上的那名富家子弟。

「蛇王不待在龍帝身邊觀謀妖族大事,怎的跑到這窮鄉僻壤來督促起老朽了?」白長老皮笑肉不笑的對着藍眸男子問道。

「你們聖堂做事,本王不放心,今日之舉乃是整個計劃的引子,半點差錯不容得出現。」

「那還真是勞煩蛇王費心了,不過有我白振在,您大可高枕無憂;嗯…看啊,他們已經操練起來了。」白振目光轉向山下,淡然的說道。

說時不覺,觀時已變。本是那浩蕩的夜空不知何時悄然掛起了片片烏雲,連那月亮也未曾幸免於難,隨着黑雲漸漸吞噬月光,此間地域也完全被黑暗給籠罩起來…

滄元城城南有一郊區村落,名為上豐村;這晚一老牧民朦朧酣睡時忽地被屋外陣陣狗叫吵醒,驚的以為是那山上的豺狼虎豹趁着夜色要下來吃羊,急忙披上外衣拎着稻草叉出了房門。

漆黑的夜伸手不見五指,老牧民摸不清野獸的動向,只得舉着叉子去查看羊圈,而就在這時,一道如同鬼魅般的身影出現在了他身後。

只見那黑影快步上前,伸手抽刀平行揮去,僅一個呼吸過後,那黑衣男子收刀離去,而那老牧民還站於原地不動,屋內的妻兒見他半晌未歸,提着火把來尋,又見他站於遠處,便出聲喚他,怎料叫不動,妻子疑惑隨即上前推了推,卻見那老牧民的頭顱順着脖子就滑了下來,落在地面滾了三圈;見此情形驚得那妻子破喉尖叫,而這聲尖叫,也為這場屠殺拉開了序幕。

火光四起,漆黑的夜看不到他們的行蹤,可四面八方卻儘是刀光劍影;地面滿是粘稠的鮮血,步子邁得大了些,甚至能踢到一顆顆未曾閉眼便被砍下的頭顱。

偶有一幸兒,飲酒至五迷三道,看不清路,不慎摔下了橋,半夜醒來時便於橋底發覺這一幕,嚇得慌然醒酒,埋頭不敢發出半點喘息。

四周喊殺聲、呼救聲、求饒聲不斷,而最令人振聾發聵的便是那句:吾乃妖族獅王麾下部將,奉獅王命,斬盡爾等螻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