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血歌
血歌 連載中

血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隼人一文字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克里斯 奇幻玄幻 希爾維格

當戰火蔓延,天空被血色籠罩,我們必須用手中的利劍去劃破這灰暗的天空
讓高傲的權貴敗落,讓我們的傲骨被世人銘記!展開

《血歌》章節試讀:

第2章 終焉之前的寧靜


「克里斯,你看那是月影花,在月光下會變得像影子一樣。」

一個大叔牽着幼年的克里斯走在一大片月影花中,克里斯好奇地張望着這些在夜晚像影子的花。而後問道:「這些花是誰種在這裡的呢?」

大叔說:「是我讓人種的啊,大叔告訴你,大叔可厲害了,是一國之首呢。」

克里斯用手指着大叔說:「是像我爸爸一樣的人嗎?」

大叔笑了笑:「是啊。但是,我和克里斯的爸爸不一樣,我比較喜歡悠閑的生活。」

克里斯拿着月影花說:「像月影花?」

大叔將克里斯抱起來,說:「對,像月影花一樣。」

而後克里斯對大叔說:「我以後也會成為像爸爸一樣的人嗎?」

大叔說:「克里斯會成為他想成為的人,沒人能改變你,知道嗎?」

克里斯點了點頭:「知道了,但是,爸爸看起來很希望我成為他那樣的人。」

大叔颳了刮克里斯的鼻子:「你要記住,克里斯,這世界上的每個人都不一樣,他們在這個世界上生活,經歷各自的苦與難,喜和歡。無論如何改變,他們都不會變,這是他們一直以來的樣子,也是他們自己的樣子,知道了嗎?」

克里斯同樣用手颳了刮大叔的鼻子:「知道了!」

大叔笑了笑,抱着克里斯漫步在月影花的沼澤中……

奧古斯皇宮內,

克里斯坐在王座上,看着這個曾經生活過的地方,回憶曾經的一切。而後,克里斯嘆了口氣:「李錫尼,我上一次來這裡的時候,外面到處都是小孩,有貴族的,有平民的。非常吵,我在里廳都能聽見外面的打鬧聲,但是現在,外面好像挺安靜的。」

李錫尼說:「軍長,當時你準備放奧古斯王走吧。」

克里斯說:「對啊,但是他沒走。」

李錫尼說:「那是奧古斯王作為一名戰士的覺悟,也是作為一代王者的尊嚴。」

克里斯慢悠悠的說:「如果當時我把奧古斯王放走了,你會下令攻擊我們嗎?」

李錫尼說:「我會的,但是我會讓他們用普通子彈。」

克里斯笑了笑,隨後說:「帝國那邊是什麼情況?」

李錫尼說:「停戰派的呼聲越來越小,包括周邊大大小小的附屬國現在在極力把戰爭到來的進度拉快。而機關那邊也不穩定,貝奧武夫家族已經開始將勢力擴張到機關內部。」

「在此之前,機關裏面就出現了很多主戰的聲音。在加上坦斯因教廷國在帝國的南方不斷施加壓力,帝國內部的推動,戰爭爆發是遲早的事。」

克里斯看了一眼身旁的機甲:「你覺得我們和東方的夏國開戰有多少勝算。」

李錫尼沉思了一會兒:「勝算為零。」

克里斯笑了笑,說:「對啊,沒有勝算。但是我們接下來就要跨越和平界,從夏國的邊境發起一個進攻。」

李錫尼說:「帝國的決定?」

克里斯說:「我的決定。」

李錫尼滿臉疑惑:「您?恕我直言,我們軍團目前只有五千機甲騎士,而夏國在邊境的部署就有三萬多名機甲騎士,人數差距太大,我們沒有必要冒險。」

克里斯說:「這不是冒險,這是一次交易。」

李錫尼沉思了一會兒:「我明白了,需要通知機關嗎?」

克里斯說:「走我們的渠道,現在的公共渠道已經出現了泄漏。」

李錫尼微微頷首,隨後便大步走出皇宮,而克里斯仍坐在王座上。看着身旁的機甲,從機甲腰間的縫隙處拿出一枚硬幣,說:「也許是一次豪賭。」

帝國皇宮內,

「愛德華茲,克里斯接下來會不會跨過和平界」,一名穿着十分樸實的中年大叔說,「希望他能做出正確的選擇。」

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靠在柱子旁說:「我倒是覺得他會跨過和平界。依他的性格,現在可能已經在籌劃怎麼跨過和平界了,安亞里斯。」

安亞里斯看着皇宮牆上的壁畫,說道:「愛德華茲,如果克里斯真的跨過和平界,我們又將如何面對夏國或者說我該如何面對帝國里那些主權的傢伙。」

愛德華茲打了個哈切說:「該怎麼面對是你的事,但是,克里斯是為了你的計划去冒險的。不管你是為了帝國還是為了她,你都要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安亞里斯嘆了口氣:「不僅僅是帝國,你的機關里好像也出現了叛徒。」

愛德華茲看着皇宮的天花板喃喃道:「那種垃圾不需要理會,薩爾和維斯泰爾已經去處理他了。希望他們兩個別讓那個混蛋太好過。」

安利亞斯看着愛德華茲笑了笑,隨後朝他擺擺手。愛德華茲也明白,他該「離開」了。於是愛德華茲頭也不回地走出了皇宮,而安利亞斯獨自看着壁畫,一言不發。

而愛德華茲出了皇宮後,一輛銀色汽車開到愛德華茲面前,而後一名身穿黑色軍服的軍人跑到愛德華茲面前行了個軍禮,說:「愛德華茲閣下,眾哨兵已在機關等候多時,請閣下移步機關。」

愛德華茲看了一眼軍人肩上斷劍的肩章,說道:「克里斯讓你來的?什麼事。」

軍人看了一眼愛德華茲的身後,小聲說:「愛德華茲閣下,克里斯總軍長讓我轉告您,我們已攻下奧古斯,準備「迴轉」線界。」

愛德華茲沉思了一會兒,「我們還是先去機關吧,看看那群狗崽子在玩什麼花樣。」

軍人打開後車門,做出請的手勢。愛德華茲迅速上車,軍人也坐上駕駛位,開出了皇宮。而在愛德華茲跟軍人走後,從皇宮裡走出一個穿着華麗的中年人,身旁跟着一個長相艷麗的女人。

中年人對女人說:「告訴希格洛,讓他在會議上施加壓力。」

女人點了點頭,正準備走時,中年人又叫住女人,「順便去查一下,剛才那個穿黑色軍服的人屬於哪個哨兵。」

女人看了看車輛離開的方向,便獨自離開了。而中年人從懷裡拿出一塊懷錶,上面的指針已經不再轉動,但中年人卻將懷錶看做最珍視的物品,輕輕的撫摸之後,便再次揣入懷裡。

車上,愛德華茲閉着眼睛,問軍人:「克里斯現在越過和平界了嗎?」

軍人說:「軍長和副軍長決定在四天後出發從和平界的四分線越過夏國的邊防進入,在這之後,我們將切斷與帝國的所有聯繫。另外,軍長說,讓您小心希格洛。」

「畢竟,希格洛是貝奧武夫家族的繼承人,可能會借用家族的實力去打壓您在機關里的地位。」

愛德華茲依舊閉着眼:「這是他的原話?」

軍人說:「是的。」

「哼」,愛德華茲冷哼一聲,「什麼時候貝奧武夫也要插手機關里的事了。你回去之後告訴克里斯,我自有分寸,讓他別在和平界里做傻事。」

軍人有點尷尬地說:「軍長說讓我保護您的安全,所以我是不回軍團里的。」

愛德華茲說:「他什麼時候開始關心我這個老頭子了,算了,你叫什麼名字?」

軍人說:「我叫萊茵.諾威克。」

愛德華茲說:「諾威克家族?亡國奴?克里斯居然還能找到諾威克家族的餘黨,真是巧事兒。使用什麼型號的機甲?」

萊茵說:「我用的是狼騎,動力4.6,核心輸出6.9,基礎閾值7.6。」

愛德華茲頓時兩眼放光:「你使用狼騎?看來諾威克家族的人都不簡單啊,上一個用狼騎,還是這個極限數值的還是你們諾威克家族最有期望的長子。但終究,是埋葬在了「黃昏」之中。」

萊茵說:「您說的是坦洛克斯吧。」

愛德華茲說:「看來,他的名字是深深印在了你們諾威克家族的腦海里啊。當年坦洛克斯用狼騎在「黃昏之時」的表現實在令人振奮啊,但他的成功在狼騎,失敗也在狼騎,核心輸出過低導致的動力問題讓他還在埋骨他鄉。」

萊茵眼中划過一絲傷感,說:「那是我哥哥,黃昏之時發生的時候我才3歲,我哥跟我說,他回來的時候會給我也帶回一台狼騎,但,他沒有回來。」

愛德華茲說:「英雄總是在悲哀的落幕,只有廢物才會在戰爭之中傷感。你哥哥使用的狼騎無法超越,你使用狼騎應該也有你哥哥的因素吧。」

萊茵說:「狼騎也確實像您說的那樣,核心輸出太低,動力無法長時間維持。但我除了狼騎,對別的機甲已經不感興趣了。」

愛德華茲看向車窗外,說:「你會感興趣的,諾威克小子。」

萊茵一臉疑惑,「什麼?」

「專心開車,諾威克小子」愛德華茲說,「等到了機關,給你看看什麼才是狼騎。」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