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綜影視之尋覓萬世
綜影視之尋覓萬世 連載中

綜影視之尋覓萬世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桔梗軟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帝染 桔梗軟軟

她本是混沌大帝之女,六界高高在上的執法神,潛心修鍊,只因心境不全難以突破至聖之境,便讓自己的神魂進入各個空間小世界,去尋覓能填補心境的空缺
展開

《綜影視之尋覓萬世》章節試讀:

第8章 三生三世8


從葉輕染受傷後,白鳳九就再也沒見到宋玄仁,葉青緹再也沒來看過她,她也搬離長儀宮,那個居住着歷代皇后的宮殿。

「沐芸,陛下是不是很忙?」

白鳳九趴在魚缸旁無精打採的說道,她覺得自己好像被遺忘在這深宮裡一樣。

「殿下,陛下一直在忙着政事,等她忙完了就會來看殿下的。」

沐芸沒敢把陛下的行蹤告訴白鳳九,現在陛下的心都放在了那位安定郡主身上,根本就不記得她家殿下。

「是嗎?可是陛下都半年沒來看我了,青緹也是,他們都很忙嗎?」

陛下是不是怪她傷了安定郡主,她也沒有想到葉輕染是女子,青緹不來看他也是因為自己傷了他的親人吧。

可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殿下,陛下和大將軍只是有別的事要忙。」

「別的事?」

或許只是不想來見她吧,只要帝君可以平安渡劫,她怎樣都無所謂。

「安定郡主的傷應該已經痊癒了,我能不能 去看看她?」

「殿下,郡主現在不在宮中,幾個月前她就回將軍府了,你出不了宮,是見不到她的。」

進了宮,想要出宮難上加難,白鳳九還是沒有看清宮裡的局勢。

「明日是月夕節,郡主會進宮和太后陛下一起過節,殿下到時候就能見到郡主了。」

白鳳九這是第一次聽到凡間的節日,好奇的問道:「沐芸月夕節是什麼節,有什麼寓意嗎?」

「八月十五這天的的滿月比其他幾個月的滿月更圓、更明亮,所以叫做月夕節,也稱八月節,此夜,承虞國百姓都會一家人仰望天上如玉如盤的朗朗明月,意為團圓,若是親人不在身邊,就會藉此寄託親人的思念之情。」

「那為什麼郡主會在這天進宮和太后陛下一起過節呢?」

白鳳九對於人間所謂的節日不是很理解,同樣也無法理解一家團圓的意思。

「殿下,郡主大將軍和陛下自小就是一起長大的,他們每一年的月夕節都是在一起過的。」

進宮數年的沐芸對於皇家的事還是有一些了解,她之前一直在浣衣房做着最累最苦的活,直到遇見白鳳九,她才好過一些。

「那我要是去看郡主是不是就能見到陛下了?」

想到可以見到帝君,白鳳九就很開心,再也沒有心情逗弄魚缸里的鯉魚。

「沐芸,快幫我挑挑明日我該穿什麼衣服去見陛下。」

「殿下生得這般貌美,穿什麼都好看。」

太晨宮,宋玄仁一直 煩惱着明日要送什麼禮物給葉輕染,不是太俗的就是配不上他的染兒。

「陛下,只要是你送的,郡主肯定會喜歡的。」

「可是,染兒與旁的女子不同,她喜歡的自然也是有所不同,朕不知道該送什麼給她才好。」

他想把世間最好的一切都送到染兒面前。

「陛下,這些都是您親自準備的,要不都送給郡主,她肯定會很高興的。」

看着各種各樣自己從宮外買回來的小物件,宋玄仁就懷疑自己當時是不是興奮過了頭,那時看什麼都覺得很適合葉輕染,現在再看,又覺得每一件都不夠精緻好看。

「這些東西都很粗糙,沒有宮裡打造的精緻,如何能當作禮物送給染兒。」

「那奴才看看宮裡可有打造出來什麼新奇物件,拿來給陛下瞧瞧。」

「快去快去!」

管事公公急匆匆的跑出太晨宮,不知道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

葉輕染也發現了從自己受傷後,葉青緹就很少進宮,也一直都沒有去見過白鳳九。

「阿兄,你和陛下的白貴人是不是······」

「你瞎想什麼,那是陛下的貴人,我和她怎麼可能會有什麼。」

看着葉青緹有些慌張的模樣,葉輕染沒忍住笑出了聲。

「哈哈哈,阿兄你是不是欲蓋彌彰,我可什麼也沒說。」

看着自己的妹妹沒有形象的取笑自己,葉青緹也露出久違的笑容,他好久沒見到妹妹這麼開心的笑過了。

「別笑了,小心把臉笑咧了,嫁不出去怎麼辦?」

趕緊倒了一杯茶放到葉輕染面前,生怕她一不小心笑岔了氣。

「阿兄,我又不是傻子,怎麼會把臉笑咧了。」

將茶杯里的茶水喝掉,多年以來的習慣還是改不了,還是和扮作男子時一樣,絲毫沒有一點點大家閨秀的樣子。

「阿兄,白鳳九來歷不明,你還是少和她接觸,她現在是陛下的女人,就更加需要避嫌,萬一被有心人利用重傷我們葉家門楣,我們怎麼都可以,唯獨不能讓父親的一世英明、清廉斷送在我們手上。」

「染兒,你說的這些阿兄都知道。」

白鳳九的身上總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讓他不由自主的向她靠近,妹妹受傷的那日,他恍如大夢初醒,覺得自己那段時間的一舉一動都很奇怪。

就連陛下和他也有一樣的感覺,這樣的感覺讓他們感到恐懼,卻又說不清是一種怎樣的感覺,還有白鳳九額間的印記,都不像是一個凡人所有。

「染兒,你為何一直都對她有敵意,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阿兄,你喜歡白鳳九,對嗎?」

葉青緹想否認,但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阿兄何必瞞着我呢,在你護送和親公主進宮那天,你就對他產生了情意,可礙於她那時是男兒身,後來陛下封她為貴人,你還是時常進後宮看她,你更是動了要帶她離宮的念頭。」

「你都知道。」

葉青緹心彷彿空了一般,腦子裡一片空白。

「我們是親兄妹,阿兄覺得能瞞得住我嗎?」

從小只需要一個眼神,葉輕染就能知道自己的哥哥在想什麼。

「也是,什麼都瞞不住你。」

「我是喜歡她,可是又好像不是喜歡她,我每次見到她,總會被莫名的吸引,陛下也是,在你被她刺傷那天,我和陛下才彷彿清醒了過來。」

無論他和陛下怎麼查,都查不到白鳳九的來歷,她就像憑空出現一樣,找不到一點點的蛛絲馬跡。

「我知道了,總之阿兄離她遠點就行,白鳳九那邊我和國師會解決的。」

「好,你也小心一點,別讓她再傷到你了。」

葉輕染和葉青緹交代了一些事才回到自己房間······

「郡主,將軍是習武之人,不會再被那什麼白鳳九迷惑的。」

「夢溪,我連人家的底細都不知道,怎麼能不擔心,還有陛下。」

周夢溪為葉輕染掖好被子後無奈的搖搖頭,她家英明神武的郡主竟也是個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