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美女殺手愛上我
美女殺手愛上我 連載中

美女殺手愛上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我要寫經典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文傑 都市小說 風鈴

被美女倒貼是件稀罕事,讓一個美女殺手倒貼,渾身發毛
腹黑殺手,想要擺脫她,文傑決定打敗她 俗話說的好,要用敵人的手段打敗敵人才是正解展開

《美女殺手愛上我》章節試讀:

第3章 艾諾利嘉


「垃圾,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黑衣男子名叫本成,是蘇家三小姐的保鏢,今天伴隨三小姐出來用餐就發生這麼不愉快的事,可讓本成「氣不打一處來。」

「文傑……」李陽急的想趕出去勸,李嫣忽然擋在他面前:「李陽!」

「你是?」李陽想了想,忽然叫出來:「你是李高先生的女兒李嫣?」

「李陽先生記性真好。」李嫣看着李陽擔心的樣子輕嘆一聲:「先不說這個了,你知不知道文傑可能在故意利用你?」

「利用我?」李陽抬起頭看到外面文傑被本成打的發出一陣陣殺豬般的慘叫。餐廳門口的古武者出身的保安都不敢上去勸解。

「啊……」椅子又一下砸到文傑身上,爆裂的一擊連帶整個椅子都「分崩離析!」本成輕蔑的看着地上龜縮成一團「渾身是血」的文傑,冷眼吐了口唾沫:「得罪蘇小姐,從此以後你就得過上「生不如死」的日子!」

「繼續,打到我叫停為止!」不知何時,被撞的蘇煙來到本成旁邊,語氣冰冷的囑咐了一聲。

本成點頭,在看向文傑的眼神布滿了殺意,絲毫不加掩飾!

本該正常的天氣逐漸變得「烏雲密布」不多時,天空一聲巨響,密密麻麻的雨水打落地面。

「小姐去餐廳等待,別讓雨水**衣服!」本成柔和的側過身,看得出他很寶貝這個蘇家三小姐。

蘇煙沒有回應他的話,倒是折身去了餐廳門口。

在文傑眼裡,這個男人就是一個惡魔。本成走過去順手從衣服里抽出白手套帶上,單手環住他的雙腳,像拖死屍一樣往前面拖去。

文傑看清楚了,那裡不遠就是江邊。

一江雨水如同白簾,天地之間宛如煙水朦朦。

雨水澆打着他的臉,浸着鼻子和脖子的傷口,很疼。背部在路上摩擦,衣物破爛不堪,皮膚也磨爛了,拖的草坪上還可以看到猩紅的血水。

大雨滂沱,淋濕的不僅僅是萬物,還有文傑接近死亡的心。

「咕咕咕咕!」腦袋被本成單手抓住猛的按進了水裡。

等到文傑快要淹死的時候又抓起來,趁着文傑大口呼吸的時候,空出的一隻手甩手給了他一巴掌,打的本來就腫成豬頭的臉又變得更加「面目全非!」

反覆的重複上面殘暴的行為,也正好印證了本成說的話,要讓他「生不如死!」

「我錯……我錯了,咕咕咕,放過我,求求你!」文傑哭着求饒。

「休想!」

「在不救他,就要被打死了!」李陽看到雨幕中本成在對文傑施暴,忍不住想要替他出頭,幸好真紅的話即刻打消了他的行為。

「蘇煙,蘇家的三小姐,難道李陽你就願意為了那個文傑甘願與蘇家為敵!」

李嫣也跟着附和:「李陽先生,你可不知道文傑在公司里多傲慢「三番兩次」借你的名義「狐假虎威。」聽同事說,他還經常在外面貶低你來抬高自己身價,你跟那種人做朋友跟本是拉低你的身份!」

隔壁吃飯的青年調笑道:「這意思說那個挨打的男人就是該打,背後嚼耳朵根子的都是下三濫的小人!」

經她們「一唱一和」的,李陽也沒了氣勢在去救文傑。不經意間的看了眼門口在看好戲的蘇煙。

李陽嘴唇跟着文傑的慘叫在打哆嗦,一隻手默默伸進了口袋想要給風鈴打電話求救,他深知對文傑愛到發狂的風鈴有着何種力量。若是風鈴得知文傑在這裡遭受他人暴行,相信這裡相關人員一個都活不了。

一邊想打電話一邊又在猶豫,明明文傑自己可以打電話跟風鈴求救或者當著蘇煙的面報她名字也許有用。

「可以了,暫停吧。」蘇煙打着傘過去阻止了本成的暴虐。

「是,三小姐。」

「以後有你好受的!」蘇煙冷着臉嘀咕了一句。

文傑虛弱的躺在地上,恐怕只剩進的氣沒了出的氣。抬手想向李陽那邊求救,眼睛被血水糊的都要睜不開,在加上突如其來的惡劣天氣。文傑忍着劇痛抬起眼皮子看着餐廳門口。

「心如死灰」的他注意到了李陽等人的眼神,真紅以及李嫣還有門口看熱鬧的那些人,他們似乎都在嘲笑他,眼神里紛紛寫滿了鄙視。

眼淚不爭氣的流,無意想到風鈴留的那個電話。

拿出手機打電話,可能在正常人身上就是隨手的事,在文傑身上顯得那麼困難。

掙扎着爬起來,費了巨大的勁才爬到餐廳門口。剛要爬進去避雨就被保安攔住。「先生,這裡禁止「衣衫不整」的人進去,請見諒。」

文傑沒有說話,此刻,他說不出來,嘴巴一張開就有血水跑出來。

靠着旁邊的遮擋物勉強躲避了大雨,顫抖着身子撥打了那個號碼。

蘇煙已經進去餐廳裏面,李陽幾人也不見了人影,門口進出的人時不時對他「指指點點。」

一陣盲音過後,那邊接通了電話。

「喂?」那邊傳來異常好聽的女聲。

「你……你好,我是風鈴介紹來的!」一說完話,口中又吐出一口血,神色痛苦的隨時都會死掉。

那邊沉默了十秒有餘,後面像是換了一個人。那人立刻問道:「風鈴小姐介紹來的就是我的貴客,聽你說話聲音,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請問你現在在哪?」

「夢……夢西路餐廳!」嘴角流着血,此時此刻,就是說話都成了一種奢望,頭暈眼花的,看東西也很模糊,整個人感覺輕漂漂的,好像要漂起來一樣,頭都要炸了。他的喉嚨發出一個咳嗽似的聲音,似乎想說話,卻又吐不出一個字來。耗費了最後的氣息說出地址,文傑一頭栽在地上。

「求救?你以為誰能救得了你?」本成背靠牆壁,不置可否的嘀咕着。以一個正常人的思維邏輯,普通人的求救對象通常也是比他強了一階的人,那與螻蟻又有什麼分別?在加上文傑惹的人是誰?那可是華海市四大家族之一的蘇家。文傑今天挺倒霉,蘇煙今天心情本來就非常糟糕,文傑這不是自己往槍口上撞?

「來人,收屍。」門口保安一招手,裏面走出好幾個服務員。他們打着傘將文傑抬起來想丟到客人看不到的地方。這傢伙倒在餐廳正門的斜對面都有一會了。

服務員還沒來得及去抬人,這個時候,一輛「勞斯萊斯幻影」在大雨中衝破夢西路餐廳外的石牆,硬生生撞進來導致勞斯萊斯車頭都嚴重變形,那個在黑夜裡都閃耀着光輝的自由女神像都凹陷到了車頭下面,巨大的聲音自然吸引了裏面的顧客。

唯有李陽,蘇煙,她們沒拿這番動靜當回事,好歹都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些許吵鬧也不足以打亂他們各自的事情。

本成還靠着牆壁一直未動,雖然瞧不起文傑,可是他靈動的耳朵從文傑打的電話那頭聽到的聲音似乎「似曾相識。」眼皮子跳了跳,有種不祥的預感。

勞斯萊斯幻影的出現,以及上面那個熟悉的車牌號。如果猜的不錯,裏面的人可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車門打開,從後面依次下來兩個蒙了面巾打着傘的女人。就是這樣也無法阻擋人們對她們美麗的張望,那是一種怎樣的美?副駕駛的門緩緩打開,人未出,其中一個蒙面的女人立馬打開另外一把傘替出來的人遮雨。

下來的人也是一位女性,一頭如墨的黑髮散在身後,紫色的蕾絲線將一束小發懸在耳側,紅色的襯衣外是一件方格的蕾絲小禮服,白皙的手腕上懸上了漂亮的紫玉鐲子,小指上還戴了一個沒有任何修飾的銀戒,一切的裝扮都是那樣奢華精緻,卻讓人感覺不出半點多餘和累贅,彷彿她本來就應該穿成這樣。

「艾諾利嘉……」能來這家餐廳用餐的都是非富即貴的人,其中不乏認識出這名女性的人,並且發出驚訝的聲音。

本成皺起了眉頭,在這個時候趕來這裡,加上文傑打的那個電話,電話里熟悉的聲音。他心底頓時有點發慌,下意識的撇了眼彷彿咽氣的文傑。

艾諾利嘉透過大雨的雨幕四下張望,注意到正面斜對面倒在草坪邊上的人,她全然不顧外人驚愕的眼光大步向著文傑的方向走。

到了文傑身邊,旁邊蒙面的侍女像是讀懂了女主人的心思,丟下雨傘,任憑大雨沖刷,先是將文傑抱到餐廳門口擋雨,繼而攤開潔白如玉的雙手發出神奇的白色光芒。藉著侍女替文傑治療的空擋,艾諾利嘉瞬間沉下臉,語氣冰冷的質問在場所有人:「是誰把我尊貴的朋友打成這樣?」

「您好,利嘉大人,我是蘇煙小姐……」

「我有問你是誰嗎?」她眼神一凝,憑空捏造出無數看不見的細針,一眨眼便將本成釘死在牆壁上。下一秒,身體各處爆出無數細小的血花。

本成咧着嘴痛苦的嚎了一聲……

李陽,李嫣,真紅,蘇煙等人同時到了門口邊。

恰恰這個時候,幾位顧客「言談甚歡」的就要就此離去,剛出餐廳門口沒一分鐘,幾人紛紛被打的倒飛了回來,巨大的衝擊力將後面桌椅都撞的稀巴爛。

「剛才是誰打的我朋友?」艾諾利嘉的出現引起了一場「史無前例」的騷亂,那些用餐的「名門貴族」一時之間都沒了脾氣。來者可是曾經一人逼退無數狼人的強者「艾諾利嘉」凡不是傻子都沒人敢去觸她的眉頭。

艾諾利嘉一出聲,蘇煙不僅慌了神,背後頓時冒出一股冷汗。心裏暗自發涼,外面那個穿着那麼普通的人怎麼會認識艾諾利嘉?看她語氣態度,似乎那個男人跟她的關係還「非同一般。」否則,怎麼也不會因為文傑被打就冒着大雨親自來為他出氣。

在場沒人說話,靜悄悄的彷彿一根針掉地上都聽的「清清楚楚。」

蘇煙抿着嘴將手機收好大步站出來,語氣比較文傑的時候就是兩極化。撇到本成倒在血泊里「奄奄一息!」也是「怒火中燒。」

無奈,蘇煙忌憚對方的實力,她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利嘉姐姐,人是我打的,可是,那時候他並沒有告訴我說他認識你,否則我也不會對他「大打出手!」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艾諾利嘉一臉的憤怒。風鈴在走之前專門找到她要她幫忙。說文傑是她男人,還是個性格倔強又有點孤僻的男人,如果他打電話給你,請你多多關照。

蘇煙強做鎮定,內心實則虛的很。

「去死吧!」艾諾利嘉橫手一切,沒有任何利器,也沒看到她拿了什麼武器,僅僅是抬手照着蘇煙的脖子猛的切了一下。

五秒鐘,餐廳彷彿變成了「屠宰場。」地上滾下來一顆「頭盧。」鮮血染紅了整片雪白色的大理石地面。

艾諾利嘉殺掉了華海市「首屈一指」的大家族的人,還是公主級別的蘇煙?李陽張大了嘴,渾身顫抖着看着那個依舊「不為所動」的殺人者。

時間定格在這一刻,無聲的悲鳴猶如魔音從蘇煙的體內傳出。

夜色微涼,冷風徐徐,外面的暴雨也停止工作。唯有餐廳里一顆顆跳動有力的心臟還在預示着這個夜晚的不平靜。

就當眾人驚訝於利嘉的突然一擊的眼界中。轉眼,蘇煙又活脫脫的站在原地。頭還在,就是眼神變得空洞無神,猶如死屍一般,身子好像得了羊癲瘋不住的顫抖。

「這點教訓還不算完,你對我朋友的傷害我會原封不動的償還給你!」

大廳里艾諾利嘉的聲音響徹全場,沒人敢懷疑她語氣的能量。就像剛才那種能讓所有人都陷入幻境的神奇力量。他們都知道,蘇家最近可有的受了。

李陽本想上去跟她打個招呼,雖說他在華海市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可面前這位主可比他厲害的多。從小到大隻聞其人,不見其貌,他家族裡從小就灌輸過一個思想,華海市有三個不能惹的人,其中一個就是艾諾利嘉。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