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江湖,自有易水寒
江湖,自有易水寒 連載中

江湖,自有易水寒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慕名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慕名澈 胡生

一個少年,一段故事
看一個少年的成長故事
品一段故事的背後深意
天下風雲出我輩,手持三尺定三河!我是新人!大家輕點噴!展開

《江湖,自有易水寒》章節試讀:

第2章 城池俱壞,英雄安在


第2章城池俱壞,英雄安在

慶元年間,和風熏柳,花香醉人,鶯歌燕舞,正是春光爛漫的大好時光。淮河滾滾流水浩浩蕩蕩無窮無盡地由汴梁蔣家村村口流過,東流入海。

村東二十里處有一大片竹林,方圓幾十里全是清一色的毛竹。這竹海碧如翡翠,春風到處,遠遠望去就好似驚濤駭浪、波瀾壯闊。這竹林原是一個好去處,只因二十年前金人在這裡殘忍地殺害了我大宋的數百名同胞,晚風蕭瑟,在竹林深處,竟還會發出一種鬼哭狼嚎的聲音,並且還常有黑色的鬼影一閃而過。每當有某個勇敢的村民想深入竹林去探明真相時,結局卻不是失蹤就是死亡。漸漸的,這裡就變得人跡罕至,變成了一片荒蕪之地,人都道之「鬼魅竹」。

再往南走,就是汴梁最大、最有聲望的乘龍鏢局了。總鏢頭龍大福以一套家傳的「龍虎拳」威震武林。其祖父龍城鋒自創一十二路「龍虎拳」,並-手操辦起了乘龍鏢局,成就了這近百年的基業。乘龍鏢局在汴梁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一日,一個外鄉來的魁梧漢子來到蔣家村,走進了村口的一家小酒館。他從懷裡掏出了幾錠銀子,叫道:「掌柜的,快拿幾斤好酒上來!」小二陪着笑,殷勤地道了聲:「客官裡邊請!」說著領着那漢子坐下。

那漢子坐下來,見那酒館內的陳設極其寒酸,只有兩張粗木的八仙桌和兩條長凳,本就做得粗糙,再加上歲月的侵蝕,邊緣已磨得光滑,更顯老舊。屋子不及一人高。這漢子本就身材極其高大魁梧,一走進去,連腦袋都碰着屋頂了。

少時,掌柜佝僂着背走了出來,給那漢子端上了一大壇酒和一口土陶大碗。那掌柜姓柴,原是滄州人氏,三十年前因金兵攻城,舉家逃難來到汴梁,三十年,這柴掌柜已儼然成了一個河南人。但見這柴掌柜瘸了左腳,臉上還有一個兩寸長的傷疤。發須俱已花白,一張臉飽經風霜,顯是早已年過半百。

且聽那柴掌柜道:「小老頭子姓柴,我這小店只是做點小本生意,也沒甚麼陳年 美酒,只有當地的菊花釀,大爺您且就湊 合著喝吧!」 那漢子也不言語,只顧着自斟自飲,轉眼便喝了二十幾大碗。

柴掌柜瞧見這漢子三十歲左右,身材 高大魁梧,膚色黝黑,便道:「 瞧您口音和相貌,不像是本地人吶!

「不錯!」那漢子答道,「俺姓胡,叫胡生,原是山東人氏。」過了半餉,又向那柴掌柜道:「俺要去你們村東南面的乘龍鏢局辦點事兒,我今日就在你這兒借宿一晚,明早動身。你去給我找個挑夫幫我挑行李。」

「胡大爺,這銀子... .」

胡生哼了一聲,便道:「放心吧!俺不會虧待你。

那柴掌柜見那漢子耿直豪爽,想來覺着他說的話不會有假,便答應了一聲,叫小二去辦了。

這柴掌柜暗自個兒竊喜,想着要在這鄉巴佬身.上大大的撈上一筆。

想到這當頭,心中不禁喜滋滋的。這時忽聽到了一聲嘆息。急回頭,卻是胡生。

只見他自顧自地低着頭,不知在想些甚麼。但顯是沒注意到柴掌柜神色有異。

柴掌柜鬆了一口氣,只覺這胡生身上自有一般威嚴之氣。柴掌柜不敢多想,又獨自走到了一邊去。

不多時,小二將挑夫引來。這挑夫年紀不大,不過二十歲出頭,但虎背熊腰、身強力壯。小二向胡生哈腰道:「胡大爺,這是小李子,他自幼在村里長大,別看他年紀不大,對咱們村方圓幾十里那可是了如指掌吶!」

柴掌柜道:「小李子,這位胡大爺你可要好好待見,銀兩少不了你的!」說著看了看胡生。

胡生不耐煩得點了點頭。

小李子道:「不知胡大爺要到何處?

胡生向來口無遮攔,心中又無忌諱,便道:「俺去東南面的乘龍鏢局,順便到村東那片竹林里去轉轉....

「去不得!」柴掌柜打斷胡生,「那片竹林可是死過人的!晦氣!

胡生怒道:「你們那甚麼鬼林子俺早已有所耳聞,只有你們這些膽小鬼才信那些鬼話,俺姓胡的天不怕地不怕,又怕你們這些妖魔鬼怪的作甚?俺平生最看不起的就是是你們這些膽小鬼。你不讓俺走,俺就偏偏要走!

柴掌柜見這胡生如此固執,長嘆了一聲,吩咐小二收拾了間房給胡生歇息,然後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次日一早,天還沒亮,胡生帶上兩壇酒就準備動身了,卻不見了柴掌柜。胡生也沒多想,叫上了小李子,便上了路。

胡生和小李子兩人並肩行走着,胡生光顧着趕路,小李子挑着行李,兩個人一路上倒也都沒怎麼說話。

行了小半個時辰,遠遠的已能望見那片「鬼魅竹林」了,小李子卻停住腳,不再往前走了。

「怎麼,害怕了?」胡生笑道。.「....你看,.... 小李子戰戰兢兢地道。只見他右手指着遠處「鬼魅竹林」的上空,手指不住顫抖着。

胡生順着小李子手指的地方望去,只見四處都晴空萬里,唯獨那「鬼魅竹林」的上空卻黑漆漆的。

胡生道:「不就是幾片烏雲嘛?這有甚.么....

胡生話還沒說完,只聽見小李子在耳邊尖叫一聲:「有鬼呀!」說完轉身丟下擔子就跑。

等胡生轉過身來,小李子已跑得沒了蹤影。

胡生罵了一句,又苦笑了一聲。他卻丟下擔子,就抱了兩個大酒罈子,獨自一人繼續向西行去。又行了半個時辰,胡生已走進了這片傳說中的「鬼魅竹林」。這竹林里果真陰森幽暗,胡生抬頭一看,只見頭頂上的竹葉密不透風,半點日光也照不進來,當真是與黑夜沒有甚麼分別。胡生雖然膽識過人,卻也不禁打了個寒戰。

話說這胡生十二年前曾在山東蓬萊派拜師學藝,學了幾年功夫,在山東倒是小有名氣,但終究是內力修為尚淺,遇到真正的高手,便也不足為道了。

最近江湖.上出現了一個叫做「奪命斷魂釘」周剛的惡賊,據說此人武功高強,而且殺人放火、姦淫嫖賭無所不為。上次他在福州作案時,胡生正好經過,因此識得此人的相貌。

胡生之所以從山東大老遠的來到河南,一是奉師命去乘龍鏢局找好友龍鏢頭一起商議此事,第二就是要看看這遠近聞名的「鬼魅竹林」到底弄的是個甚麼玄虛,是否與這惡賊周剛有關。

可是還沒見到甚麼鬼竹林,就攤上了這麼一個膽小懦弱的挑夫,這倒好,連行李都給賠上了。

胡生在這密林中行了半日,別說是鬼了,連個癩蛤蟆、竹老鼠甚麼的都沒看到,彷彿這偌大的一片竹林中就只有他自己一個人。

胡生暗自納悶:「俺行了這大半日,甚麼奇怪的傢伙也沒看到,總難不成這種種的傳說都是空穴來風吧。

胡生又飢又渴,走到一-處空曠些的地方坐下來,拿起酒罈子送到嘴邊,大口大口地喝起酒來。不知不覺間已將兩大壇酒喝了個精光。

過了半餉,胡生酒力發作,醉醺醺地站起來,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去。忽然間腳上絆到了一塊石頭,胡生一個踉蹌,倒栽蔥地摔在了一塊硬石板上,登時人事不省了。

也不知是過了多久,胡生終於醒來了。這時候正是黑夜,還下着雨,四處漆黑一片。胡生緩緩地站了起來,全身濕淋淋的。

酒倒是醒了,可胡生感覺全身空蕩蕩的,一走起路來,下半身酸軟無力,像是踩在棉花里,輕飄飄地便摔倒了。

胡生心裏暗自納悶:「奇怪了,俺酒量啥時候變這麼差啦?」

突然間胡生的腦海中猛然蹦出了一樣東西:「蒙汗藥!難道是蒙汗藥?是了,定是那小李子在俺酒里下了葯!他為甚麼要這樣做呢?」

胡生正尋思着,忽然間耳邊響起了一陣陣異樣的聲音。這些聲音有的像野狼的嚎叫聲,有的好似嬰兒在哭泣,有的如悠揚的竹笛聲,有的卻彷彿有人在撕心裂肺地痛苦喊叫..種種奇怪的聲音交織在一起,倒把胡生給嚇出了一身冷汗。

過了一會兒,聲音漸漸消失了。胡生好奇心盛起,便想去看個究竟。這時他體內蒙汗藥的藥性漸去,已能自如行走。於是大着膽子,隨手撿起根竹棒,慢慢向剛剛發出聲音的源頭走去。

走到近處,卻是一個山洞。原來是風吹到山洞的洞壁上,回聲不斷交織着,才形成了這般好似鬼哭狼嚎的的聲音來。胡生罵道:「胡生你個膿包蛋!啥時候變得這麼膽小啦?你真是白活了這麼久,連個風聲都能把你嚇成這樣...」

罵了許久,胡生停下來。他尋思:「這次上河南來,師父交代的第一件事情算是完成了。原來這蔣家村二十年來鬼魅竹 林中的鬼怪竟是這麼一個山洞!」 想到這裡,胡生不禁暗暗好笑。

話是這麼說,可胡生究竟也是不敢進去探個究竟。

正尋思着,他卻又聽到了聲音。

胡生心道:「胡生啊胡生,沒想到你竟是如此....

只聽這聲音好像不是幻覺,再仔細聽,卻好像是刀劍相交的聲音,像是兩個人在打鬥。胡生暗暗心驚:「莫非這竹林里還有其他人不成?

胡生向聲音發出的方向尋去,只見遠處的黑暗中果然有兩個黑影。胡生在靠近了一些,躲到了一團樹叢中。

只見這兩個人的身法好快,胡生只看到兩個黑影忽隱忽現,直看得胡生眼花繚亂。這顯然是.上乘的輕身功夫。

兩人鬥了一會兒,停了下來。胡生看到這兩人的相貌,大吃一驚,險些叫出聲來。

只見這兩個高手一個面露凶光,便是那惡賊周剛;另一個,年紀輕輕,竟是那挑夫小李子!

胡生心道:「慚愧,慚愧。俺拜師學藝十餘年,自恃武功了得。俺的眼界狹隘,沒想到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要叫俺來挑戰這惡賊周剛,那也就只能叫做不自量力!

胡生這時對小李子心懷感激:「原來這,小李子原本有一身驚人的武功,而且早知道這惡賊周剛在竹林中。適才逃走,是為了先俺一步去對付周剛;給俺下蒙汗藥,是知道俺打不過周剛,不想讓俺白白送死!」

過了一會兒,兩人又斗在一起。鬥了許久,眼見小李子額頭.上汗水涔涔而下,周剛卻還遊刃有餘,大佔上風。

那周剛笑道:「你那位姓胡的大哥呢?不會是給你醉死了吧?

小李子道:「胡大哥是個好漢子,你這惡賊見他作甚麼?胡生心道:「原來這兩人早已知道俺在這竹林中了,要不是因為手下留情,俺這條命早就已經不在啦!」

周剛冷笑道:「哼!好漢子!這位好漢子胡大哥要是再不來幫你,你就會必死無疑!」

小李子仰天長笑。周剛本是以為小李子經過這一役,全身內力也要消耗得盡了。這時見小李子大笑,這笑聲竟似排山倒海般的向他湧來,大有綿綿不絕之勢,震得人耳朵嗡嗡作響。小李子止住了笑,笑聲的迴音兀自持續了一頓飯工夫。

周剛一呆:「這少年的內功竟是如此了得!雖比自己不及,但他小小年紀,卻也是甚是了得。」

周剛隨即問道:「你師承何處?」小李子也不答,只道:「你要殺我,哈哈,只怕還沒那個本事!

小李子話還沒說完,便趁着周剛沒回過神來,猛地向周剛刺去。

饒是周剛武藝過人,只見他下盤一沉,小李子的長劍從他項上三寸處划過。

胡生和小李子暗叫可惜。

周剛又急又怒,叫道:「我叫你看看我周剛的本事!」

說著抄起大刀,風馳電掣地連使了十餘個刀招。剎那間,小李子已被周剛凌厲的刀光罩住。小李子急忙格擋,可周剛這幾招連環刀法乃是他畢生武學精華所在,小李子卻如何擋得住?霎時間小李子已險象環生。

周剛眼見自己勝券在握、哈哈大笑。說時遲那時快,眼看小李子就快要命喪周剛刀下,一根竹棒出其不意地從周剛腳邊的樹叢中伸出來,直擊周剛的「尾閭穴」。

原本胡生的武功是萬萬不及周剛的,可是一來,周剛覺得自己必勝無疑;二來周剛怎能知道自己腳邊樹叢中竟躲得有人!正如常言道驕兵必敗,周剛這一下居然着了胡生的道。

周剛「尾閭穴」被點,周天氣息被阻礙,丹田氣不上升。因此凌厲的刀風漸漸減弱,小李子才逃過一-劫。

胡生一點得手,乘勝追擊又點周剛項後「風府穴」。不料這一次周剛已有了防備,肩部微沉,就只點到了周剛的「肩井穴」。周剛只不過全身微微一麻,而胡生卻被周剛的內力彈出了三丈多遠,所幸這周剛正和小李子激戰,心中也有所忌憚。

是以胡生只受了點兒輕傷,並無大礙。

周剛怒吼道:「是哪個卑鄙小人敢在背後偷襲我?」

胡生從樹叢後跳出,大叫一聲:「俺胡某人在此!」說完用竹竿猛擊周剛,周剛大刀一揮,猛向胡生劈去。

胡生連忙躲閃,周剛沒想要傷他性命,是以饒了他一命,刀風一掃而過,胡生的竹棒已被削成兩截。

胡生險些小命不保,雖然還活着,但還是給嚇出了一身冷汗。

這時小李子突然提劍上前來,胡生拿着兩截斷棒,使出了師傳的杖法「玄風神拐」,與前後夾擊,一劍一竿,倒把周剛打了個措手不及。

周剛慌忙招架,還道:「哼,英雄好漢!你們說我是惡賊,你們以二敵一,又算是什麼好漢子了?

胡生和小李子也不是周剛的對手,但周剛見他倆招招不離要害,顯然是拚命的打法,卻也不肯懈怠。又鬥了二十餘個回合,小李子和胡生終究敗下了陣來。

小李子長劍虛點,直擊周剛的「百會穴」。小李子已經看出周剛的全身都用刀風嚴防死守着,唯獨頭頂上這是一個極大的破綻。

周剛慌忙撤回刀鋒。

小李子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們打不過他,快走!

胡生本想拚死抓住這惡賊周剛,完成師命。但自己實力與周剛實在是相差的太遠,如果蠻幹,不但無法成功,還會白白搭上自己的一條性命。

適才經小李子這麼一提醒,他才猛然醒悟過來。

胡生正待奔去,小李子忽然抓住了胡生的手,身法一變向那竹林深處跑去...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