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靈界風雲
靈界風雲 連載中

靈界風雲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梁盧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雲梁 奇幻玄幻 梁盧

萬物皆有靈! 靈孕育了一切,又將毀滅一切! 來自大山深處的孩子云梁,為尋找青梅竹馬未過門的媳婦,隻身闖入了文明世界! 文明世界不文明,盛世之下,一場跨越人類的大戰即將開啟......展開

《靈界風雲》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出山


乾山山脈深處,一聲鷹嘯劃破長空,嘯聲未衰,短暫而急促的箭翎破空之聲又起,山谷中飛出一箭正中雄鷹,碩大的鷹翅無力的揮動了幾下,搖搖欲墜的跌落山谷。

山草晃動,一個手持彎弓的獸皮少年風一樣竄了出來,邊跑邊喊:

「小白,快!」

一頭碩大的白狼緊隨其後,一人一狼直奔落鷹而去。

少年拔出箭矢,掂了掂雄鷹的分量,滿意的扔了一塊兔肉給那隻白狼。

夕陽滿山,一人一狼被陽光染成了金黃色,威風凜凜!

少年看了看天色,又看了一眼掛在腰間的三隻兔子和一隻狐狸,對着白狼說道:

「今兒戰績不錯,跟我回家犒勞一下你吧!」

白狼好像通人性一樣,轉身朝山腳下的村落而去。

山裡路難走,天也黑的快,少年快到村口的時候,發現有不少人家開始掌燈了,村口的幾隻獵狗遠遠的聽到有人來,汪汪的狂吠起來,直至它們看到那隻白狼,瞬間沒了聲響,躲到黑暗的角落去了。

少年推開家門,一股米飯夾雜着野豬肉的濃香撲面而來,令人食慾大動。

少年非但沒高興,反而嘟囔道:

「嬸兒,你怎麼又做飯了,我不是說等我回來我做嗎?」

裡屋顫顫巍巍走出來一個中年女子,身材瘦削,面容憔悴,一看就是常年積病所致,但望着少年的眼中滿是慈愛之意,說道:

「梁子,累了吧,趕緊吃飯,吃完飯嬸有話對你說!」

名叫梁子的少年道:

「您身體本來就不好,下炕都困難,怎麼還燉起肉來,是不是雀兒來信了,讓您這麼高興!」

中年女子聽到梁子說起雀兒,眼神立刻就暗淡下來,無力的說道:「先吃飯,吃完飯咱娘倆兒聊聊。」

梁子看到中年女子失落的樣子,料定雀兒並沒有來信,心下也是一陣失望,但仍強做歡顏道:「好!吃飯吃飯!我就愛吃嬸燉的野豬肉,香着呢!回頭我再去山裡打幾頭!」

中年女子聽到少年如此說,心下又是一股愧歉之意,梁子這個年紀的孩子,不是在山外讀書,就是去山外打工了,而梁子卻還在大山裡陪着她這個病癆鬼,靠打獵養活着她,現在近山的獵物越來越少,只能去深山裡,而深山裡熊和野豬經常出沒,這可是玩命的活兒,着實苦了孩子!

梁子邊吃邊說道:

「嬸你有什麼話就說,說完早點休息。」

中年女子執意等梁子吃完再說,兩人收拾完碗筷,中年女子才幽幽說道:

「梁子啊,這些年你在我們家是辛苦了,雀兒他爹走的早,着實是拖累了你。」

梁子一聽就紅了眼圈,說道:

「嬸你又說這些,我的命都是我叔救的,沒有我叔,我早在山裡凍死了!」

中年女子望了望窗外,回憶道:

「當年你叔把你從山裡抱回來的時候,你知道他多高興嗎?說你是山神賜給他的兒子!

你叔去山裡打獵,亂草里突然就竄出了一頭大白狼,一下就把你叔撲倒在地,山裡的狼不少見,但這麼大的白狼他可是頭一次見,那可是傳說中的狼王,把他的魂都嚇丟了!

白狼並沒有傷害你叔,反而叼起你叔的弓就往山溝子里跑,他納悶啊,這是什麼狼啊,不傷人不搶肉,怎麼搶起東西來了!」

中年女子邊說邊瞅了一眼旁邊趴着的小白,眼裡充滿不可思議,接著說道:

「白狼走走停停,好像在故意逗你叔呢,你叔那個倔脾氣也上來了,打了一輩子獵,還能讓一隻狼給戲耍了?

狠狠心就跟了上去,一直跟到了一個好大好大的樹底下,這白狼張嘴就把弓給吐了,你叔戰戰兢兢的去撿弓,一眼就發現躺在弓旁邊雪窩裡的你,看你的小手還在動,你叔就明白敢情兒這狼是在救人啊!那麼冷的天沒把你凍死,而且還有狼王引路,就說你是山神給他的兒子,心花怒放,把你和小白一起帶了回來。」

梁子感激的看了眼趴在旁邊的小白說道:「我的命就是叔和小白救的,所以您以後不要再說什麼拖累我的話。」

中年女子說道:「就算你叔救了你的命,這六年你也把恩情報答完了,你叔走的那年,你才上高一,死活不上學了,說什麼不愛上學,那怎麼可能呢!你的成績可是比雀兒還好呢!嬸心裏都知道你是為了我和雀兒,這幾年,你打獵賺錢給我看病,供雀兒上學,該做的你都做了!如今,你也該為自己以後打算打算,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梁子連連搖頭說道:「您有病在身,我怎麼能拋下你出去呢,誰來照顧你?雀兒現在應該已經畢業了,她上次來信說,找到工作就把我們都接到南方去,到時候咱們一起走。」

中年女子說道:「我讓你出去,也是為了雀兒,現在馬上冬天了,雀兒畢業應該有三個月了,原來上學的時候是一個月一封信,但是畢業後這三個月,她連一封信都沒有,我擔心她出什麼事,畢竟她也沒什麼社會經驗,一個女孩子,剛剛走出校門,別是碰到什麼壞人。」

梁子也擔心雀兒,納悶她為什麼上學的時候一個月一封信,畢業了反而音信全無,這都三個月了,怎麼能不叫人擔心呢!

梁子安慰道:「可能雀兒找工作太忙吧,一時沒有安頓下來,所以就沒來信。」

中年女子說道:「孩子,你不用安慰我,雀兒的性格咱們都清楚,她要是沒遇到什麼麻煩,不會不給咱們寫信的,你還是去找她吧,假如找到她沒什麼麻煩,給我來封信,你也在那邊和雀兒商量着找份工作,等你們在那邊都穩定了,我就放心了,假如她真有什麼麻煩,你也能幫幫她。」

梁子急道:「那您自己在家怎麼辦呢?」

中年女子說道:「我明天就搬去你舅舅家,有他們照顧我,你放心吧,反而是你,沒出過遠門,一定要小心!」

梁子見中年女子心意已決,也不好再說什麼,畢竟雀兒杳無音信,都放心不下她,暗中決定南下找到雀兒後,沒什麼麻煩再回來照顧嬸。

晚上,梁子久久不能入睡,既擔心嬸,又擔心雀兒,小白好像通人性,知道他要遠行,緊緊的依偎着他,原來可從來不這樣。

小白倒是不用擔心,它本來就經常半月十天的不回家,山中稱王,遇到冰熊也能全身而退,照顧自己沒問題。

想着明天就要離開生活多年的大山,往事一幕幕又回想起來。

原來,救梁子的這一家姓雲,男主人叫雲遠山,善良又能幹,不僅要供梁子和雀兒兩個孩子上學,還要照顧體弱多病的妻子,非常辛苦。

不幸的是六年前,雲遠山和村裡的壯丁進山冬獵遇到雪崩,去了二十多人,只回來了七個人,雲遠山一死,加上雲嬸又常年身體不好,家裡就沒了經濟來源。

當時,梁子和雲雀兒都正在鎮上讀高一,聽到這個噩耗,梁子就決定輟學在家,挑起了這個家的重擔。

過了兩年,雲雀兒考上了南國海洋大學,由於學習成績優異,學校免一切費用而且每月補助生活費,這樣雲雀兒上學的吃穿就都沒問題了。

雲嬸就決定不能再耽誤梁子前程,希望他出去闖蕩,畢竟總在大山裡不會有什麼出息,梁子死活不肯,要留在家裡照顧她。

雲嬸過意不去,就和梁子說了實話,告訴梁子其實並不是親生兒子,是雲遠山在大山裡撿來的,雲嬸這樣說就是為了刺激梁子外出奔前程,但梁子知道後,更加明白雲嬸的良苦用心,又難過又感激,不論雲嬸怎麼說,一定要照顧雲嬸到雲雀兒畢業之後有了穩定的工作,再做打算。

好容易盼到雲雀兒畢業,卻突然和家裡斷了聯繫,只得先找到雲雀兒再說。

想到明天即將啟程,梁子也有一絲絲興奮,梁子所處的國家名為東方國,北部為山區,主要是乾山山脈,僅山區面積就達到四千萬平方公里,這其中更有三千五百萬平方公里都是人跡全無的深山老林。

梁子所處的村落叫雲家寨,能看到人類文明的的最北邊,但由於山路太遠太崎嶇,寨子里連電都沒有通,寨子里的人都過着原始的漁獵生活,梁子見到電燈還是在六年前遠在八百里山路之外的鎮上中學裏。

第二天起床,床頭已經擺好了早飯和路費,雲嬸卻不見了蹤影,梁子知道雲嬸受不了離別,就先回了娘家,梁子又把家仔仔細細打掃了一遍,才戀戀不捨得鎖好門出發。

到最近的鎮上,還要走七天的山路,梁子為了省路費,就帶上了打獵的裝備:一把弓和一把刀!

想着路上餓了,直接打野味吃,獸皮大衣必不可少,晚上能禦寒,而且這也是梁子的心愛之物,這是梁子搏鬥一頭巨型冰熊的戰果,大山裡也沒幾件,這是榮耀。

小白也不用着急放歸自然,周圍的數百里山脈,本來就是小白的家,而且這幾天的風餐露宿,讓小白跟着,也能多恢復恢復野性,畢竟自己不知道自己多長時間回來,小白必須要照顧好自己。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