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被滅族的少年竟不想報仇?
被滅族的少年竟不想報仇? 連載中

被滅族的少年竟不想報仇?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起名好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虎一 起名好煩

一個虎族的亞人少年,被路過的巨龍一口吐息滅族後,迷上了龍的強大與自由
為了成為這世間最強大最自由的存在而踏上了旅程
後因其行事作風太過殘暴,被安上了魔王的頭銜
與人類勇者相遇,相愛相殺的故事
展開

《被滅族的少年竟不想報仇?》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出場


火山島,這裡是格里拉大陸的最北方的一塊島嶼。

被稱為世界最兇險的險地之一,在普通大陸上難以遇見的活火山,在這裡到處都是,時不時噴發的火山,噴出的火山灰,映襯着天空都是灰濛濛的。因其惡劣的環境,這裡根本就不適合人類居住,就算在這片土地上艱難的種出了糧食,也會被這惡劣環境所孕育出的強大魔物給燒成灰燼。所以也被人們稱之為火系魔獸的天堂,其他種族的地獄。而且就算不是火元素的魔獸,在這種環境中生存一定時間,生下的後代有可能會變成完成火系的存在。但是這種變化只對魔獸跟體內同樣存在魔晶的獸人起作用。

在一塊巨大石頭的夾縫中隱藏着一個少年,樣貌看起來十三四歲的樣子,臉上還有一層稚氣未脫,眼神卻像一頭兇悍的野獸一樣散發出幽光。

奇怪的是其容貌與正常的人類有所不同,耳朵竟是從頭上生出一對獸耳,臉頰兩側各有三道像是老虎一樣的黑色斑紋,尾椎骨的地方還有一條帶着黑色斑紋的尾巴,模樣像是人類與一頭黑色老虎相結合起來一樣。

這個少年雙手扶地正死死的盯着前方一群有着四目,紅色的毛髮,兩角也是鮮紅,似牛但其尾巴又是像蠍子一樣長着倒鉤的魔獸。

這群魔獸看樣子正在進食,吃的是一坨還在滲血的巨大肉塊,看樣子暫時分辨不出是什麼生物的肉。周圍還有幾具其他魔物的屍體,看體型大概兩三階左右。

雖然說正在進食,但警覺性還是很高的,其中身體最為龐大的一隻站立在一塊從地面裸露出一半的石頭上環顧四周警戒着其他的生物。

「這群牛蠍果然對這炎牛的肉沒有抵抗力,雖說本質是同源的生物,但同源只不過會讓從血肉中提取魔靈更容易罷了。要是拿炎牛的魔晶來當誘餌估計會吸引來更多的牛蠍爭奪,但那樣多少有點浪費了。」少年在心中默默喃喃道。他已經在這裡蹲守了兩天,期間一直靠從部族帶出來的肉乾充饑,還時不時要往作為肉塊的誘餌上扔一個裝有炎牛血的血球,讓誘餌一直保持最大的誘惑力。

就在這時那頭最強壯的牛蠍看四周好像沒有其他的生物了,也稍稍放鬆了一點,它從石頭上跳下來慢慢走到肉塊後面,但是其他的牛蠍好像還沒有注意到它,還在大口大口的吃着,拚命從吃進去的肉塊中提取魔靈以供自身吸收。

看到這個情況身材最高大的牛蠍從喉嚨里發出一聲低吼,聽到低吼的牛蠍都警惕的停下並退後讓出了位置,只有一頭看樣子還是青年的牛蠍可能是吃的太入迷了並沒有任何行動,見狀高大牛蠍瞬間跳起一口咬向了吃的最歡青年牛蠍的脖子,長長的尖牙瞬間就刺破了皮毛,大量的鮮血流出,然而高大的牛蠍還沒有準備放過它,脖子用力的一甩,甩在了地上,然後用長長的牛角猛然撞進青年牛蠍的胸膛,將其狠狠的砸在了剛剛它站立的石頭上,砸在石頭上的牛蠍痛苦的發出悲鳴,應該是傷到了肺部,喉嚨也在不斷冒血,讓其發出的聲音也斷斷續續夾雜着咕嚕咕嚕的聲音。

高大牛蠍又抬起長長的蠍尾猛的**了其胸膛在其中摸索了一陣,像是抓住了什麼東西一樣從中猛然卷着一個亮晶晶的東西出來一口拋進了嘴裏。砸在石頭上的牛蠍接着抽搐幾下就沒了動靜。期間其他的牛蠍只是站在原地傻傻的看着,不敢有任何的動作。高大的那頭牛蠍緩緩的走到了肉塊面前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其他的牛蠍則退到一旁默默看着其大快朵頤,時不時看向剛剛死去的同伴屍體竟露出了一絲垂涎欲滴的樣子,這屍體對他們來說也是大補,雖說最精華的魔晶已經被挖出來吃掉了,但血肉中也蘊含著一些還沒消散的魔靈可以吸收,忍了一會終於有忍不住大膽的牛蠍慢慢向那具屍體走去,其它的看高大牛蠍沒什麼反應,就也壯着膽子走近吃了起來。

「這魔獸是在立威啊……嘿嘿,少了一頭我看看還剩......6頭。差不多,再等一會,它們徹底放鬆了再出手。」

又過了一會,獸群也從剛剛事情中慢慢放鬆了下來,作為誘餌的肉塊也快吃完了。「就是現在。」少年心中想着,雙眼的瞳孔竟然也像貓科動物一樣收縮成了一個豎條。四肢蓄力,手指也微微扣進地面。

突然少年像一隻滿弓射出的箭一般筆直的射向最為高大的那頭埋頭吃誘餌的牛蠍,但對方還來不及反應,迅速從背後抽出了一把比自己身型短不了多少的鐵刀,從背部上空砍向了其最脆弱的脖頸,乾脆利落的一刀兩段牛頭落地,然後少年一腳踩在了還沒來得及倒下的龐大牛屍上,借力在空中完成了轉向,向剩下的5頭飛了過去。

正在進食的5頭牛蠍除了兩頭是頭對着剛剛死掉的高大牛蠍的方向在進食,其他三頭都是背對着在進食,所以當少年完成剛剛那一系列行動後,只有兩頭察覺到了異常剛準備抬頭看看就發現少年已經衝到眼前了。

還沒來得及發出聲音來警告,只見少年拿着長刀在空中乾脆的轉了一個圈,刀鋒斬向面前三位同伴的脖頸,其中中間的那個向剛剛那頭一樣乾脆的一刀兩段,但旁邊的兩隻並沒有完全斬斷,還連着一些血肉,頸椎卻已斬斷,這樣的傷口足以致命。

眼看同伴相繼斃命,剩下的兩頭瞬間作出反應,揮動着長長的蠍尾向少年襲來。蠍尾一節一節的,表面覆蓋著一層甲殼狀的護甲,尾端還有一個看上去就鋒利無比的尖鉤。

少年見狀連忙用刀護在身前企圖抵擋住兩隻牛蠍的進攻,一條巨大的蠍尾與長刀碰撞發出了清脆的聲音,少年被蠍尾的力量從空中打落,雙腳落在了剛剛死去牛蠍屍體上,雙手還在抵着刀與在其上的蠍尾做着支撐不讓其砸下來,這時另一條蠍尾接踵而至砸在了刀上。

叮...長刀像是承受不了這麼大的力量一樣應聲而斷,從中間斷成了兩節,少年差點被砸下來的蠍尾給砸中,還好及時的後仰,加上腳下的屍體才沒死多久還保留了一部分彈性,腳下發力利用這股彈性才侃侃躲過攻擊,但是衣服還是被蠍尾上的鉤子給劃開了一個大口。躲開之後少年迅速拉開了距離,對面的牛蠍也在警戒着,不敢貿然發動攻擊。

少年低頭看向手中的斷刀,不免心中有些無奈,還好剛剛抵擋攻擊的時候是雙手把刀橫過來抵抗的,不然斷成兩截的刀在那種危機時刻都沒有辦法全拿回來。

雖然另外一隻手因為抓在沒有護布的位置導致手被鋒利的刀峰劃開了一道很深的傷口,好在沒有傷到筋骨不會影響接下來的戰鬥。少年用沒有護布那節的斷刀挑斷了一節剛剛被劃開的衣物,簡單的纏在了刀上。心想這樣就不會因為握刀太用力,而導致傷口惡化了。

做完這一切少年一手拿着一節斷刀,其中一隻手還在流着鮮血,鮮血順着刀尖滴落在滾燙的大地上發出呲..呲的聲音。然後竟然用略帶笑意的表情看向那兩頭憤怒發出低吼,眼神里也略帶一絲恐懼的牛蠍。說道「果然沒有這麼簡單嗎……你倆也像它們一樣安安靜靜死了多好,食物要有身為食物的自覺啊!」

就像是被少年的話給激怒了一樣,兩頭牛蠍同時甩尾,堅硬的尾巴摩擦着堅硬的大地發出瘮人的碰撞聲,尾巴每節的鏈接縫隙處竟然還散發出了一點火光,漆黑的甲殼加上鏈接處的火光就像火山噴發的熔漿遇到空氣冷卻然後龜裂的樣子一樣。其身上的毛髮也開始抖動起來,牛角比剛才的樣子更加鮮紅和耀眼了。

少年見狀臉上還是一副帶着笑意的表情,但是身體已經開始行動了起來,雙方距離迅速縮進,少年先是攻向其中一頭,被盯上的牛蠍鼻子發出一聲悶哼,迅速甩動自己的尾巴攻向少年,這攻擊比起剛才有所不同,其中還夾雜着大量的火光,隨着越來越近其中的火光也越來大,最後像被火焰給包圍着一樣,然後猛然甩下,火焰竟脫離蠍尾單獨向少年襲來,少年見狀連忙側身躲閃,剛剛躲過這道攻擊另一頭牛蠍的火焰就接着襲來。

少年只能不停躲閃,這兩天牛蠍竟然配合著不間斷的向少年發動攻擊,但是少年接近的腳步卻未停止,還在不斷接近。眼看少年越來越近,被盯上的那頭牛蠍也放棄了遠程攻擊,昂起頭頂着巨大的牛角向其衝來,想要用牛角來給少年致命一擊,靈活的蠍尾則護住頸部,防止少年像剛剛殺死其他牛蠍一樣殺死自己,龐大的身型踩踏着地面,發出巨大轟鳴,聲勢浩大的向少年衝去,而另一隻還在不斷向少年發射火焰。眼看那頭牛蠍沖了過來少年微微一笑,雙腿用力猛然一跳,跳到了其背上,一隻手上的斷刀馬上把牛蠍護在脖子上的蠍尾,從縫隙中**死死釘在其背上,另一隻從蠍尾的根部縫隙插入,猛然用力,蠍尾從內部斷裂,拔出釘住的斷刀,斷尾掉在了地上。

腳下的牛蠍發出了痛苦的悲鳴,來不及做更多的事情,另一隻牛蠍的火焰攻擊已經快到了,少年趕快從腳下的牛蠍身上跳下躲閃攻擊,巨大的斷尾還在地上扭曲翻騰,卻被少年拿刀一把挑起扔向了另一頭牛蠍,緊跟着斷尾少年躲在斷尾後面向發射火焰的牛蠍逼近,眼看斷尾就要砸到自己了,這頭牛蠍停下了火焰攻擊,揮動巨大的尾巴拍向那斷尾,想要將其拍飛,就在這時,在後面躲避的少年從地下滑出,猛然滑到牛蠍的身下,一刀砍向其咽喉,刀子劃開的瞬間,一股腥臭的血液噴涌而來,灑在少年的臉上,來不急多想,少年趕緊向一旁翻滾,躲開馬上要砸下來的牛屍。

站定之後看向剛剛被斷尾的牛蠍,這頭牛蠍四目通紅,不斷的發出嘶吼,斷尾雖然不會致命,但是尾巴是它最大的武器也是凝聚火焰的部位。現在沒有了武器,就算今天能夠逃脫,以後想活下去也會很難吧。想到這,這頭牛蠍不顧一切的衝來,沒有了尾巴,現在只能用牛角跟利牙取勝了。如果贏了,吃了其他死去同伴的魔晶它日後還有機會重新長出一條尾巴,沒有尾巴,就算逃走它以後也活不了多久就會被其他魔獸給捕殺吃掉。少年看着衝來的牛蠍,手中斷刀蓄力投出,插在了它的四目中的一個,趁其恍惚中迅速接近,另一把斷刀抹向其脖子,一擊斃命。

隨着最後一頭牛蠍倒向地面,少年緩緩的拔出插在那頭斷尾牛蠍眼睛上的斷刀,說是刀都有點牽強了...說是開了刃的黑鐵條反而更為貼切,刀身表面坑坑窪窪,只有開刃的地方較為光滑,並沒有護手也沒有刀柄,只有在手拿的地方,纏了幾圈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的獸皮保護手掌不被割破。刀刃也因為不知道跟什麼東西的戰鬥變得有很多缺口。可能這就是剛剛戰鬥突然斷裂的原因吧。

看着剛剛握刀的傷口已經不再往外滲血了,又看向手中的斷刀少年還是頗為心痛,「這刀斷成這樣只能融了重新鍛造了啊……又要被虎古爺狠宰一頓了...」想到這少年心中更為鬱悶了,「算了先不想了,先把戰利品收割一遍,嘿嘿,這次一共宰了6頭,大豐收啊,這炎牛誘餌真沒白偷。」

邊想着少年手起刀落,熟練的從一具具屍體里掏出大小各異的魔晶,一開始殺的那頭牛蠍體內的魔晶體積最大,但是它之前吃掉的那塊已經找不到了,畢竟魔晶這種東西通俗點來說就是能量聚集體,魔獸吃進去的一瞬間就會讓魔晶在體內爆開成魔靈,然後附着在自身的魔晶表面慢慢吸收。殺死之後就算沒有吸收完的魔靈也會慢慢消散在血肉中,無法再凝聚成魔晶。

雖然吃肉也能吸收殘存的魔靈,但是對於少年來講太沒效率,這麼大一頭屍體最少要吃三個月。三個月的時間裏面的能量早消耗完了。

除了這魔獸身上的魔晶,它的牛角和尾巴也能作為材料來為武器附魔,比如可以為少年的長刀附魔一層火屬性,讓其在戰鬥的時候灼傷對手,用更高級的材料附魔甚至可以擁有更多的能力。

但從少年的武器可以看出,少年的部族並沒有這樣的技術...但是還是收割了不少尾巴上的甲片想着讓部族的虎古爺幫忙給打造一套盔甲,畢竟這甲片看上去還是很結實的。除開最大的那顆魔晶有成人拳頭的大小,其他的也就有嬰兒拳頭那麼大,十幾片甲片堆起來有兩個水壺那麼大,加上這些東西少年的皮袋差不多就裝滿了。

看着袋子里的戰利品少年不由滿意的笑了笑,「剩下的這些肉也別浪費,先吃飽,吃不了的能帶多少帶多少吧。這兩天光吃肉乾吃的我都快吐了!」說著少年從最大的屍體上割下了一塊肉,找了個還在流岩漿的地方放上石板烤熟飽餐一頓,又割下來一整個牛腿背在身上,離開了這片區域。

少年走後沒多久就有其他的魔獸聞到空氣中散發的血腥味找了過來,看到遍地的屍體先是警戒了一番,發現沒其他生物才放心的上去飽餐一頓,後來再來的生物想要加入去進食,就免不了一場廝殺了,這就是在這片物資貧乏,氣候惡劣的土地上,每天都在上演的劇情。強者揮刀向更強者,弱者揮刀向更弱者,為了生存只能不斷奪取其他生物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