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七爺一笑,寸草不生
七爺一笑,寸草不生 連載中

七爺一笑,寸草不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栗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言瑞 現代言情 董芷茵

七巧玲瓏小貓咪&恣意驕縱大灰狼/ 女主假貓咪真老虎,虎起來,連她媽都覺得不認識她&男主假灰狼真舔狗,舔起來,連他爹都覺得噁心不已
爽文甜寵,歡脫虐渣,搞笑輕鬆
七年前,林言瑞被迫客串董芷茵男朋友,為她趕走蒼蠅
七年後,林言瑞不小心污了她的「清白」
董芷茵怨恨惱怒之際, 誰承想,老男人身邊卻跳出個小奶包…… 小奶包斜着眼,輕蔑道,「阿姨,你長得真像我爸爸的下一任前女友……」 這成功激起了董芷茵刻在基因里的勝負欲
她倒要看看,誰才會是那個被甩的可憐蟲前任! 本書男女主雙潔,小奶包雖然可愛,但他只是個客串嘉賓啦
展開

《七爺一笑,寸草不生》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001 被算計


頭好疼!

董芷茵在睡夢中被一陣陣刺痛感充斥着。

她眼珠轉了轉緩緩的睜開眼。

明媚的陽光刺得她眼睛生疼,眯了眯眼,一片白茫茫的朦朧中,終於確定自己是躺在奶奶家的房間里。

「嗚嗚嗚……媽您可得替我們做主啊!」

還沒來得及清醒過來,就聽到外面傳來女人嗚嗚咽咽的吵鬧聲。

她記得她昨天晚上還在參加陳氏集團的酒會。

角落裡那幾個女人的嘲笑聲還清晰的充斥在耳邊,怎麼就一下子來到了奶奶家呢?

緩緩坐起身,她輕輕拍了拍發脹的腦袋……

依稀想起,昨天好像是被人輕輕碰了一下,不多久就覺得頭暈腦脹,最後還強撐着一絲力氣,按下了對講機聯繫的保鏢。

林氏集團的保鏢還真是極品,連她奶奶家的住址都能查到。

正在她思忖之際,門外又傳來一陣陣嗚咽聲,還有奶奶嚴厲又冷漠的聲音。

董芷茵眯了眯眼只能模糊的看清周圍的環境,她憑藉著長期以來的記憶,摸索着走出房門。

緩緩的摸到二樓的樓梯處,她輕輕的喊了聲,「吳媽……」

站在一樓客廳里管家有些驚訝的抬起頭,「哎呦,我的大小姐,您睡得好好的怎麼就起來了呢?」

說著,她忙奔向二樓,攙扶着董芷茵下樓。

董芷茵溫婉一笑,「吳媽您就是瞎緊張,我也睡了夠久了。」

「是大伯和大伯母……」吳媽輕輕湊到她耳邊提醒道,「當心些,別怕,有老太君在呢,他們不能欺負了你。」

董芷茵會心一笑,「知道的。」

奶奶只疼她,她是知道的。

緩緩的她隨着吳媽往下走,又抬高嗓音,「我是聽到大伯母的聲音就覺得親切,想着有些日子沒見到大伯母了,就算有天大的事,也一定要出來見見大伯父和大伯母的。」

臉上還掛着淚痕的中年女人,正是董芷茵的大伯母,白碧辭。

她剛看到董芷茵時臉上閃過一絲驚訝,但在聽到董芷茵的話以後一下子火冒三丈,「你怎麼……你少在這裡假惺惺……」

還是老太君適時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才勉為其難的閉上嘴。

老太君轉過頭,對董芷茵寵溺道,「無妨,你眼睛不方便,你伯父伯母不會在意這些繁文縟節。倒是你,別在哪裡站着了,快來奶奶這裡坐。」

董芷茵心裏暖暖的,這就是她的奶奶,孟婉瑩女士,她溫婉知性,果敢勇毅,明理通透。

七十歲高齡還依然活躍在商場上的傳奇女性。

就是這樣一位傳奇女性,卻在經歷了早年喪夫,中年喪子之痛之後,還要獨自撫養丈夫前妻留下的兒子。

董芷茵走過去乖巧的坐在奶奶身邊。

不經意間,冰涼的小手被奶奶緊緊握住。

奶奶的手在微微抖動。

「好,既然芷茵也來了,咱們就說道說道吧!媽,您可不能偏袒芷茵,我們芝夏也是咱們董家的親孫女,不能白白就受了委屈。」

董芷茵一頭霧水,董芝夏的事與她何干?在外邊受了委屈,跟她有毛線關係?

「奶奶,您要替我做主啊,一定要把芷茵從族譜上除名。」

一個哭哭啼啼的女聲傳入董芷茵的耳朵里,是董芝夏。

抬眼看去,模模糊糊的看到她躲在大伯母的身後,要不是哭哭啼啼的,根本沒辦法發現她。

看樣子,今天是沖她來的,董芷茵不怒反笑,「我是犯了什麼天大的錯,讓堂姐如此憤怒,竟只有族譜除名才能讓你泄憤!」

「你……你少裝傻充愣!就是你做的,還不承認,不就是想要我的股份嗎?給你就好了,為什麼非要用這樣下作的手段……」

「夠了!」老太君一把摔掉了桌子上的茶杯。

茶杯順着力度,拋出了出去,砰的一聲不偏不倚的砸在董芝夏腳邊的地毯上,嚇得她縮了縮脖子又躲回大伯母身後。

「砰」的一聲,一直沉默的大伯父拍案而起。

「媽,我叫您一聲媽,是還認可您這個長輩,但如果您不分青紅皂白就偏袒芷茵,欺負我的老婆孩子,我看您這個長輩也稍微有些德不配位了。」

孟婉瑩氣的手更加抖了,「好!既然不認我這個媽了。你們家的事我也不管了,你愛怎麼折騰怎麼折騰,別碰我的寶貝孫女就好!她瞎了眼睛,還要被你們污衊,她才是最無辜的。」

「你……」大伯父被懟的啞口無言。

雙方都在僵持着,誰也不肯服軟……

「看樣子,我來的不是時候呢!」

這時,門外傳來一道慵懶的男聲。

話雖這麼說,可他依舊不停的往客廳方向走來。

「孟姨,昨天來的晚,知道您就寢時間早,就沒敢打擾您。今天正巧我想喝雞湯,可家裡窮沒有雞,就想過來借一隻。沒想到會打擾你們母子敘舊……」

孟婉瑩輕輕笑了笑,「你呦,三十幾歲了,還這麼皮。」

隨後又吩咐吳媽,「吳媽,快去給小七燉雞湯。」

坐在一旁的董芷茵嘴角動了動,這位是什麼人才啊?想白吃白喝還這麼多理由,真是服了!

男人沒說話,毫不見外的坐在了一旁的沙發上。

倒是大伯父一家見到有外人來了,便準備回去。

卻被孟婉瑩叫住,「不必回去,小七也不是外人,想必你們也有所耳聞,華亭林家的小七叔。」

董其華一聽他的名號,趕緊堆起一張笑臉,對他獻殷勤,「華亭七爺啊,久仰久仰!」

男人輕輕嗤笑,「董大哥,不必客氣,我在早年間得過孟姨的照顧,算起來我們也算是兄弟。」

「不敢當不敢當!」董其華忙擺手推辭。

個中緣由董芷茵也是知道一二,華亭林家本就是富貴之家,在老家時就輩分極高,但林老爺子來到華亭之後為了融入其中,便自降輩分。

即便如此,眼前這位小七爺,也是在林家行七,人雖年輕,但輩分也算是高的。

雖看不清他的樣貌,但七爺的名號董芷茵早些年就聽閨蜜宋北亭提過了。

她說,她七舅舅城府極深。陰晴不定,喜怒無常,腹黑可怕。

她說,坊間流傳,七爺一笑,寸草不生。

她還說,……

可董芷茵卻覺得他的聲音非常熟悉……

苦笑一聲,董芷茵鄙視自己又不爭氣的想起了那個人。

很快,她又寬慰自己,可能是因為他是那個人的親叔叔,叔侄之間有相似的地方也很合理的吧!

孟婉瑩感受到董芷茵的情緒,便開口對董其華說道,「既然你們覺得我來評判有失公允,那不如就小七來評判評判吧。」

董其華一臉為難,這畢竟是家醜,怎麼能讓一個外人指手畫腳的呢,更何況要他怎麼好意思開口呢。

可想了又想,今天這個事,是必須要解決的,能借外人的手而不傷了自家和氣,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便吞吞吐吐的說出了事情的大致經過。

小七爺聽後,緩緩抬起眼皮,對着董芝夏問道,「我問你,你昨天被人發現的時候是幾點?」

他聲音雖柔,但力道足夠。

董芝夏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矜貴又恣意嬌縱的男人,一時看的失了神,在聽到他的問話以後,乖乖說道,「凌晨一點。」

「那你覺得你做那檔子醜事,都是你的堂妹董芷茵一手策劃的?」

「對,就是她,她一定是先用藥迷暈了我,又把我放進她的房間,然後……然後……」

男人沒等她說完,又慵懶的問道,「然後她還把好幾個男人也放進了她的房間,對吧!?」

「……對,就是她,一定是她……」

坐在一旁的董芷茵終於理清了事情的原委,原來是她這位堂姐跟人苟且,不幸被人發現了,卻要把屎盆子扣在她身上。

「你放……,你胡說,我昨天晚上很早就回來了。」

董芷茵氣的聲音不停發抖。

《七爺一笑,寸草不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