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秋辭雪
秋辭雪 連載中

秋辭雪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銀時辰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銀時辰月 陳無念

相意醉相思,斷弦斷一月
​勿念無念,天上一劍,瓊江曇花一現
​風氣雲亦起,江海憑一曲
​寒穹雲燕往雲霄之上,春酌幾杯落雪無歸期
​一劍斬萬妖,一念誅惡靈
展開

《秋辭雪》章節試讀:

第4章 比武


「三年前,反叛軍和妖魔鬼怪達成共識,北陵廊被入侵,向都城蒼月神川求救,蒼月神川派兵增援,到了北陵廊,帶領一支蒼月神川的鐵騎就是魏將軍,魏懷春,北陵廊的士軍,卻輕敵被敵將打的連連敗退,在外殺敵的魏懷春此時又趕回防守,守了一個月,士兵傷亡慘重,糧草都快耗盡了,敵方早已猜測出北陵廊士氣消退,糧草也所剩無幾,魏懷春將軍,只帶領數百騎兵,剩餘人堅守陣地,殺了出去,一路殺出去,殺的天昏地暗,一個個人頭落地,一個個妖魔被魏將軍斬殺,忽然魏將軍停下馬,意識到不對勁,連忙趕回,可半路遭遇埋伏,一個個戰友接二連三的倒地,又是一場血雨腥風,殺出埋伏,數百名騎兵只剩十幾人,好不容易趕回了北陵廊,還沒等開口,亂箭襲來,射殺了那僅存的十幾人騎兵,魏將軍逃離之後,才得知,有人向北陵廊的城主稟報,魏將軍戰死沙場,無論何人只要靠近城門,就放箭,魏將軍知道後,成天成謎美酒,喝得亂醉,最後逐漸意志消沉,在街上淪落為要飯的叫花子,最後還是玄太師以喝不完的美酒把魏將軍請上了天宮。」

陳無念這才恍然大悟,才明白為何魏懷春討厭書生了。

陳無念問道:「後來,那謊報軍情的人如何了?」

「死了,平定叛亂之後,全靈俊國徹查姦細,才查到了這個賊子,蒼月神川和北陵廊的城主都以為魏叔死了,傷心欲絕,最後沒找到屍體,他們的心也放了放,派人去找魏叔,魏叔早就上了這天宮了。」

陳無念點點頭,又繼續問:「趙兄,你來這天宮有何打算。」

「當然是為了習武,早日將那些妖魔殺乾淨,給天下一個太平。」

陳無念心裏暗暗自喜,算是遇見同道中人了,指不定還能教自己武功,到時候練就一身功夫,就下山去找哥哥。

這想的倒是挺美,說起來也輕鬆,不過是幻象,不過是兩張嘴皮子一張,一合。

但做起來,那可還真是不好說,先不談教不教習武,教了又該如何下山,下了山世界這麼大又該去哪找哥哥,哥哥若是死了自己又該何去何從,這一系列的問題等着陳無念。

但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第二日清晨,太陽還沒升起,趙雲尚就早早出門,陳無念還在床上睡得正香,口水流了一枕頭。

外頭一陣嘈雜聲,吵醒了陳無念,少年起床,伸了個懶腰,走到門口。

遠遠一群人圍着,這種熱鬧怎麼能少了陳無念,穿好衣服,就跑了過去。

原來是比武大會,有三個人正坐在一旁,陳無念一眼就認出兩人。

一個則是酒蒙子魏懷春,還有一個就是把自己騙上天宮的玄太師。

還有一人陳無念平日里也沒見過,但覺得坐在那裡的,絕對是都能揮一揮衣袖就能呼風喚雨的大人物。

學生們越圍越多,陳無念找好位置,等候着。

一片歡呼聲,陳無念剛歡呼一會兒,就哀嚎起來。

「疼,疼,疼」

轉頭看去是趙蘇琴。

「你是灶房的,你走了活誰干,灶房裡的人都在幹活,也就你有閑工夫來這看比武。」

「姐姐,好姐姐,就放我一馬,就一次。」

「不行」

陳無念哭喪着臉,捏緊拳頭,恨不得給趙蘇琴頭上邦邦兩拳,跟在趙蘇琴身後,及其的不情願。

走在路上,趙蘇琴問道:「你很喜歡這些東西嗎?」

陳無念不作回答,咬着牙跟在後面。

「忽然想起來了,也沒你什麼事,你去看吧。」

陳無念以為自己聽錯了,問道:「什麼?我沒聽清楚。」

「我說,別去了。」

陳無念嘆了口氣還沒等開口,趙蘇琴問道:「去啊,還跟着我幹什麼?」

陳無念喜出望外,話都沒說,三步化為兩步,直奔比武大會。

趙蘇琴看着陳無念跑起來的樣子,是覺得又氣又好笑。

陳無念找了個好位置,等着比武大會開始。

「咚」

一聲鑼鼓敲響,兩個少年同時登台,一個少年青色長劍,另一個少年手持黑色長劍。

雙方行禮,擺出架勢,還沒開打,台下人群就高聲呼喊。

伴隨鼓聲,比武一觸即發,持黑劍少年率先攻擊,一劍直刺,另一個少年向左側一翻滾,躲過一劍。

手持黑劍少年繼續猛攻,橫劈豎砍,另一位少年精湛巧妙的躲閃,迎來不少歡呼聲。

陳無念也不禁感嘆,好身法。

那手持黑劍少年屢次攻擊,都被躲閃,忽然改變戰術,以守為攻,等待時機成熟,一擊必殺。

果不其然另一個少年發起攻勢,大步上前,身子往一旁一側,劍就如此斜着刺去。

黑劍少年等的就是露出破綻,壓低身子,如猛虎下山,向另一個少年的下盤攻去。

可不料,那少年只是虛晃一槍,收回劍,迅速將劍架在那手持黑劍少年的脖子上。

「帥,太帥了」,陳無念不禁喊出一聲。

台下的一些群眾也高聲吶喊。

接下來是又上場兩位少年,陳無念一眼就看出來,那手持巨刀,衣服敞開露出顯眼腹肌的的正是趙雲尚。

趙雲尚額頭系著白色絲巾,另一個少年眼神凶煞,手持板斧。

一上場台下觀眾熱情依舊。

趙雲尚一上台,刀身開始蔓延起透明氣體,那使板斧的少年也是如此。

趙雲尚起手掄砍,這可是巨刀啊,在趙雲尚的手裡似乎就和一柄劍一般重。

速度驚人,拿板斧的少年用儘力氣格擋,也被震飛幾米遠,一股氣流衝擊,好似颳了一陣大風。

「大風徹」,使板斧的少年喊了一聲。

站在遠處劈砍,一道氣流縱向斬去,趙雲尚抬刀格擋之後,一把將巨刀扔了出去,隨後沖向前,對着那使板斧的少年就是一拳。

這一拳被那少年躲閃,趙雲尚後退兩步,抓起刀,又是劈砍,威力極其恐怖,又是將那少年擊退,又是一擊,一擊,火星四濺,直到那少年再也頂不住,認輸。

看得陳無念是目瞪口呆,奈何沒文化,半天憋不出個所以然。

下一場,一個頭系抹額的清瘦少年,和一個身材魁梧的少年比試。

當台下觀眾都覺得肯定是身材魁梧的少年會贏時,只有陳無念覺得那清瘦少年身上所散發出的氣場很強,看眼神就可看出此人絕對能和趙雲尚打上一架。

果不出所料,清瘦少年完勝,打架有些時候不一定要靠身材的對比,還有技巧以及靈活的腦子。

每一招,每一式都有其中的道理和套路。

玄太師忽然指向陳無念:「就你,少年上台來。」

「我?」

玄太師點點頭,陳無念上台之後,台下眾人議論紛紛,各有說詞。

「這是誰,沒見過啊」

「能行嗎?就這小身板,恐怕都扛不住兩拳。」

玄太師打了個手勢,眾人這才安靜下來,玄太師又指向另一個少年。

陳無念目光隨着玄太師手指的方向看去,這不是那日去打水遇見的少年嗎?

單手撐地,翻身側踹的畫面,在陳無念腦海里浮現出來。

那少年上了台,玄太師坐在一旁,親手敲鑼。

「咚」

兩人行完禮,隨着下一聲鑼聲響起。

那少年握拳等待陳無念出手,陳無念也早已見識過這少年的身手,不敢貿然出手。

這台下的觀眾急了,還不開始,是在唱戲跳舞嗎?

那少年使出一拳,勁如炸雷,一拳直入,陳無念低頭躲過,那少年再一勾,陳無念的反應也是迅捷。

用肘部進行格擋,再用一手發力打出一拳,那少年眼見拳頭直衝腦門,撤步躲閃。

陳無念緊接着一拳,那少年轉身,身子下沉,還擊一衝拳。

結結實實打在陳無念的腹部。

台下觀眾直呼「好拳。」

陳無念跨步前頂,那少年用肘部格擋,只可惜陳無念的勁力可不是蓋的。

從小跟着給病逝的爺爺打下手,鐵匠鋪子出來的孩子,手勁能差嗎?再說這陳無念也算天生下來就有一股子勁,只比大自己八歲的哥哥略遜一籌。

那少年被擊飛,陳無念趁機使右膝上頂,輪出一勾拳,再反肘擊中那少年臉部。

少年被打的直接翻了三百六十度。

陳無念這才意識到自己下手重了,趕緊跑上前去,按着人中焦急的說道:「求你別死,千萬別死。」

台下的觀眾也都捏了一把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