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火影之攻略卡卡西
火影之攻略卡卡西 連載中

火影之攻略卡卡西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想吃涼糕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伊雪 其他小說 想吃涼糕

伊雪本是神,因為種種原因失去記憶掉進了火影世界,結識了小時候的卡卡西,她治癒了這個滿是悲慘命運的男孩子,而伊雪的記憶也得到恢復,一切的因果也隨之浮現了出來
「伊雪,這並不是你的錯……」 「謝謝你,卡卡西,我要走了,我們可能永遠都不會見了
」 「不……伊雪……為什麼……」 這因,因我而起
這果,便由我來幫你承擔好了
展開

《火影之攻略卡卡西》章節試讀:

第8章 室外燒烤


「小兄弟,你是外地人吧,我勸你可別住她家店,前面有一個小姑娘,都交了錢了,那老闆還要讓她交錢,最後還上手打了人家,那小姑娘哭的叫一個可憐啊。」說完,那人直搖頭。

卡卡西穿過了人群,看到伊雪正哭着給那女老闆道歉。

「不好意思,是我自己沒站穩,誤會了老闆姐姐,大家撤了吧。」

眾人無趣分分散開,大街上又恢復了以往的樣子。

「她推你,你道什麼歉?」卡卡西從女老闆懷裡將伊雪搶了過來。

看到卡卡西走過來,伊雪連忙沖他眨眨眼睛,馬上就可以什麼都不賠的離開,你可別給我壞事阿,大哥!

「眼睛怎麼了,這位大嬸打的?」說著,卡卡西兇狠的看着那個女老闆。

看的女老闆一哆嗦「不是我……你幹什麼?」

卡卡西拿出白牙留給他的刀,向旅館裏面走去,二話不說就是一頓亂砍。

漁兒驚呆了,只要是伊雪的事情,這死魚眼報復心都這麼強的?

不僅漁兒驚呆了,伊雪整個人都傻了,隨即帶着漁兒瞬移出了短冊街。

「回木葉的路你知道吧,你先跑着,我一會就追上你。」

「好。」

伊雪又瞬移回來帶走了拆房子的卡卡西。

三人在森林的樹上跳躍着,伊雪嘴裏不停的罵著卡卡西。

「卡卡西!你什麼時候這麼不理智了?本來可以不用賠錢的,這下好了,不僅要賠錢回去還要被三代叔叔罵。」

卡卡西一句話都沒說,加快了腳上的速度。

「伊雪,那傢伙以為你被欺負了嘛,我看也不是故意要搗亂你的計劃的。」漁兒在後面無奈道。

「好吧好吧,看在你都為他求情的份上,我就不說他了。」

到了木葉大門口,卡卡西在門口停了一下,回過頭「你怎麼娘們唧唧的?」

「哈?」他這句話什麼意思,是一直把她當爺們嗎?還是罵她男人婆?

「噗嗤!」漁兒反應過來,笑出了聲。

「你笑什麼?小心我打掉你的牙!」伊雪攥起拳頭朝空中比划了一下。

火影辦公室

「叩叩」

「進來。」猿飛日斬正在翻看飛鴿傳書來的舉報信。

伊雪剛一進屋,就看到了猿飛日斬手上的信紙,舉報信三個大字她看的清清楚楚。

「叔,不不,三代火影大人,我們不是故意的。」伊雪心虛的說著。

猿飛日斬沒有看伊雪,而是直接去問卡卡西。

「卡卡西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我無話可說。」卡卡西面無表情,好像並沒有做什麼錯事的樣子。

「不準對三代無理!」伊雪上手捶了下卡卡西的頭。

猿飛日斬笑了笑。

「無妨,聽說你帶回了一個小男孩,將他帶進來吧。」

漁兒有些緊張,進來的時候不敢看猿飛日斬。

「你叫漁兒是吧?不用緊張,你還記得自己來自哪裡嗎?」

「我們魚之村早就被滅了,我四歲時被一個銀白色頭髮的木葉忍者所救,他把我放到短冊街的老朋友家,就離開了,我記得他當時拿的就是這個刀。」

漁兒指了指卡卡西背上的刀,故作鎮定的說著。

「確有此事。」猿飛日斬點了點頭,當時朔茂的確有說過自己救了一個被滅了村的孩子,那個村子也有幾個忍者,所以這個孩子會一些本領也不會奇怪。

「救你人你認識他嗎?」伊雪有些激動,但她並沒有表現出來,畢竟朔茂還活着的消息是機密。

知道的幾個人也全都是守口如瓶。

「木葉白牙的名號,誰不知道呀,我很自豪能被他所救。」漁兒笑容滿面的說著。

可他隨後說的話,讓伊雪笑出了聲。

「就是他的兒子有些欠扁。」

「哈哈你也覺得是不是,我也這麼覺得。」她十分同意他的說法。

卡卡西此刻滿臉黑線,恨不得現在就去捏伊雪的臉,讓她停止現在的笑。

「咳咳……我一會就派人安頓好漁兒。」猿飛日斬搖搖頭,也就只有伊雪這個丫頭,敢在他面前如此的自在。

「哦,抱歉,那沒什麼事我們先退下了?」

伊雪和卡卡西轉身要走,猿飛日斬叫住了他們。

「等等,你們兩個這次的工資扣下了,可以走了。」

伊雪雖說已經猜到了,但聽到三代親口說出來的扣工資,心都碎了。

漁兒被安排進了忍者學校學習,再過幾天就是新年了,伊雪並沒有接任務,而是來到了和帶土約定好的地方。

帶土今天把琳也帶了過來,他們兩個是青梅竹馬,只可惜青梅心有所屬,竹馬一廂情願。

「呦,你們兩個是在這裡約會嗎?」伊雪突然出現在他們兩個面前。

「啊!伊雪你嚇死我了!」帶土直接被伊雪嚇的跳了起來。

「伊雪你來了,要喝熱咖啡嗎?」琳將咖啡壺掛到架子上,帶土弄出個小火球放到爐架底。

「好啊,不過這裡還差一些氛圍感。」

「什麼氛圍感?」

琳和帶土面對伊雪,總是有他們沒聽過的詞語出現,他們感覺和伊雪在一起很放鬆,很喜歡她。

伊雪沒有回答,從包包里不斷地掏出東西出來,都是她從手鏈空間里拿出來的,可在他們看來就是在掏背包。

帳篷,小彩燈,甚至是烤肉架,還有桌子椅子全都搬了出來。

「這……這,伊雪這是你的忍術嗎?你是把家都放背包里了嗎?」帶土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啊嘞……對,這招叫做隔空取物。」

伊雪翻着翻着竟然忘記了,這是假裝從背包里拿出來的東西了,糊裡糊塗的性格算是改不過來了,以後自己得注意一些。

「伊雪我越來越喜歡你了,太厲害了。」

「你可別喜歡我,你喜歡我了,琳怎麼辦?」伊雪調侃帶土。

「伊雪……別瞎說,什麼我怎麼辦。」琳臉一紅,抓住伊雪的衣袖。

帶土也害羞的撓撓頭「對呀,什麼怎麼辦嘛,我對你是朋友的喜歡,對琳嘛……嘿嘿……是……」

「卡卡西!你怎麼也來啦?」琳激動的說道,打斷了帶土想繼續說下去的話。

「嗯,今天沒什麼任務,你們在幹嘛?」

「我在弄咖啡你要喝嗎?」琳拿起一杯咖啡,遞到卡卡西面前,她的眼睛裏此刻都是卡卡西。

「不用了謝謝,我不是很喜歡喝。」卡卡西淡淡的語氣。

「他才沒這福氣喝呢,我喝。」帶土不爽卡卡西冷淡的樣子,直接搶過了咖啡一口悶進了嘴裏。

「帶土,還沒放糖呢!」琳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好苦!」帶土臉都苦變形了,拿過一盒方糖全都吃了進去。

伊雪見狀,拿過鋼針封住了他的味覺穴位上。

「你個呆瓜,怎麼樣了,還苦嗎?」她搖搖頭,世人都想要嘗嘗這愛情的苦,何必呢。

「是不苦了,可我好像失去味覺了。」帶土害怕急了,他不會是要死翹翹了吧。

「白痴。」卡卡西看了帶土一眼,說出這兩個字。

「就你聰明,帶土,你幫我干點活,味覺就能恢復了。」伊雪白了卡卡西一眼,轉頭就教帶土怎麼搭那個白色帳篷。

帶土也轉過頭對他做鬼臉。

看着伊雪和帶土兩人沆瀣一氣的樣子,卡卡西別提有多生氣,偷偷的將小兔子玩偶藏在了腰包里。

「不用放糖,謝謝。」卡卡西坐在馬紮上對琳說道,眼睛還是一動不動盯着伊雪和帶土看。

「嗯,不客氣。」琳又重新弄了一杯咖啡,也坐在了卡卡西旁邊的空馬紮上。

「伊雪~你在做什麼?」邁特凱正在橋上倒立行走,一下就看到了橋下正在搭帳篷的伊雪,大喊道。

「我要弄燒烤,凱你要來幫忙嗎?」伊雪向邁特凱擺擺手。

「好啊,我馬上來!」

邁特凱直接從橋上跳了下來,落到凍冰的河上,向他們滑了過去。

果然還是人多好辦事,伊雪把所有燒烤的東西都備好,一半彩燈掛在了旁邊沒有葉子的樹杈上,一半掛在了白色帳篷上。

「大功告成,我要去買食材,你們誰跟我去?」